第408章【吓住了!】


  第408章吓住了!

  机场跑道上。

  今儿shìzhōu日,回国的人很多。

  航班里,登机的人流呼呼啦啦,行李舱眨眼的工夫就被挤满了。董学斌shì最后登机的一批,一看这个架势,也不敢把布袋放到上面了,干脆xiǎo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找了找座位,坐到了后面一排靠窗户的地方,系上安全带勒住腰,然后将菩萨像和山水画的袋子轻轻搁在大腿旁边。

  忽然,座位一重,旁边坐下了一个人。

  这边座位都比较窄,加上布袋子占了一点地方,所以那人坐下时膝盖冷不丁磕了董学斌腿一下。

  董学斌腿上一痛,下意识地吸了口气。

  “哟,抱歉抱歉。”那中年人忙歉意道:“不好意思啊xiǎo伙子。”

  一听对方shì北京口音,董学斌就笑了笑,“没事儿,xiǎo意思,呵呵。”

  穆正中把腿往里侧了侧,笑道:“北京人?留学生吧?”

  “留学?我都工作两年了,过办点事儿。”董学斌看看他,眼睛眨了一下,“您来这边旅游的?看您有点眼熟啊。”

  穆正中道:“不shì旅游,过来买件古玩的,不过没买成。”

  “古玩?呵呵,我也喜欢啊。”

  这个让董学斌很眼熟的中年约四十多岁不到五十的样子,国字脸,浓眉,感觉上挺客气的,挺谦虚的,shì那种正儿八经的老北京人的性格,都shì老乡,又坐在一起,董学斌闲着也shì闲着,就和他聊起了古玩,不过一聊上董学斌就佩服了,穆正中在文物方面的知识非常渊博,根本不shì董学斌这个半吊子比得上的,唐宋元明清,一代一代的文物知识人家shì信手拈来。

  董学斌越听越奇,忽然想起了一个名字,他不禁一拍大腿,“嗨,瞧我这脑子,您shì穆正中吧?”

  穆正中呵呵一笑,“咱们认识?”

  “我认识您,您肯定不认识我,久仰大名了。”

  “没那么邪乎。”穆正中笑着摇摇头,“我这☆点名声都shì媒体吹出来的,你kě别让电视上给骗了,呵呵。”

  “您啊,太谦虚了啊。”

  穆正中的大名在收藏界kěshì响当当的,董学斌上大学那会儿kě在古玩店打过工,当然知道他,在京▲☆点名声都shì媒体吹出来的,你kě别让电视上给骗了,呵呵。”

  “您啊,太谦虚了啊。”
diǎnmíngshēngdōushìméitǐchuīchūláide,nǐkěbiéràngdiànshìshànggěipiànle,hēhē。”

  “nínā,tàiqiānxūleā。”

  mùzhèngzhōngdedàmíngzàishōucángjièkěshìxiǎngdāngdāngde,dǒngxuébīnshàngdàxuénàhuìérkězàigǔwándiàndǎguògōng,dāngránzhīdàotā,zàijīng◇城,第一家私人博物馆就shì穆正中的手笔,家财万贯已经远远形容不了他的个人财产,如果将他博物馆的所有藏品都走拍卖的程序卖掉,相信其价值绝对shì一个天文数字。不过人家开博物馆似乎shì不为了赚钱,只s●◇城,第一家私人博物馆就shì穆正中的手笔,家财万贯已经远远形容不了他的个人财产,如果将他博物馆的所有藏品都走拍卖的程序卖掉,相信其价值chéng,dìyījiāsīrénbówùguǎnjiùshìmùzhèngzhōngdeshǒubǐ,jiācáiwànguànyǐjīngyuǎnyuǎnxíngróngbúletādegèréncáichǎn,rúguǒjiāngtābówùguǎndesuǒyǒucángpǐndōuzǒupāimàidechéngxùmàidiào,xiàngxìnqíjiàzhíjuéduìshìyīgètiānwénshùzì。búguòrénjiākāibówùguǎnsìhūshìbúwéilezuànqián,zhīshì提供了一个文化环境,听说穆正中还致力于慈善事业,董学斌对这种人shì很尊敬的。

  这kěshì巧了啊。

  董学斌乐呵呵道:“这shì他乡遇故知啊,穆老师,你kě得给我讲讲古玩收藏,遇见你一面kě不容易,我得好好请教请教。”

  穆正中摆摆手,“我也经常打眼。”

  “又谦虚,您这shì看不起我呀。”

  “呵呵,kě没有,也别请教了,咱们相互探讨吧。”

  “行,那我kě问了啊?您对古董有什么看法?它价值在哪里?”

  董学斌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他本还打算把《雪舟泼墨山水图》捐给故宫博物院,现在想想确实不妥,没别的,二级文物还好说一些,但国宝级的文物就牵扯太多了,难免会引起一些外交上的纠纷,现在看来,私人博物馆倒似乎shì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跟国家这一层面不会有太大的牵扯,只shì董学斌对穆正中还不太了解,所以也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加上■有了这个心思,董学斌干脆也没报姓名,没摘眼睛,只装成shì一个普通xiǎo青年的样子。

  穆正中这人很随和,很低调,坐飞机都坐经济舱,谁也看不出他shì个富翁,对董学斌,穆正中也挺有好感的,都◇○shì北京人,这xiǎo伙子气质也不错,所以见董学斌发问,穆正中也没有藏私,把自己知道的关于古董的事情都简单说了说,三个xiǎo时的飞机,有个人聊聊天也不错。

  一xiǎo时……

  两●▲xiǎo时……

  俩人聊得很投机,有说有笑。

  董学斌觉得自己看人还shì比较准的,穆正中给他留下的印象十分的好,没有官场人那么多虚伪,很真诚,很有气度,shì个值得交的人。

 ○ 最后董学斌把话题引到了《雪舟泼墨山水图》上。

  穆正中笑孜孜道:“这幅画你kě把我给问住喽,呵呵,说实话,《雪舟泼墨山水图》我只跟国立博物馆见过两次,嗯,至于评价我不太好说,毕竟和咱们国家有☆着些文化差异,但我这么说吧,咱们国家连齐白石老先生的画都称不了国宝,甚至连一级文物两级文物都算不上,kě《雪舟泼墨山水图》却能在被奉为国宝,甚至在国宝中都名列前茅,其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就不用我说了。”■

  董学斌眨眼道:“画得这么好?”

  “那shì肯定的,怎么了xiǎo伙子?对古董这么感兴趣?”

  “咳咳,那倒不shì,就shì好奇他们能比齐老先生画的还好?”

  “也不能这么说吧,国情不同shì一个,《雪舟泼墨山水图》最重要的还shì其历史价值,齐白石老先生的画shì好画,但更偏向于经济上和观赏上,和《雪舟泼墨山水图》……没有kě比性吧。”末了,穆正中还加了一句,“不过《雪舟泼墨山水图》确实shì好画,虽然我只看过两次,但印象很深,艺术无国界啊。”

  董学斌点点头,没再多说。

  聊着聊着,穆正中忽然道:“xiǎo伙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董学斌笑笑,“我名太俗,就不让您笑话了,不好意思说。”

  一愣,穆正中呵呵一笑,也没再问。

  傍晚六点四十左右,飞机在一阵颠簸中降落在了北京首都机场的跑道上,董学斌下了飞机,再次用过了海关,拿着袋子出了大厅。远远的,穆正中正在航站楼门口点了支烟抽,好像在等着什么人,才过了几秒钟,一辆奥迪8就停在了他面前,车上只有一个司机,穆正中笑着和司机点点头,掐灭烟头上了车。

 □ 董学斌一直在跟着他,见状,踱步走上去一拉后车门,直接上车。

  司机脸色一变,回头皱眉看看他,心说这谁啊。

  董学斌腆着脸道:“穆老师,我这人自来熟,呵呵,能不能搭你车?”

  ★□ 董学斌一直在跟着他,见状,踱步走上去一拉后车门,直接上车。

  司机脸色一变,回头皱眉看看他,心说这谁啊。

  董学斌腆 dǒngxuébīnyīzhízàigēnzhetā,jiànzhuàng,duóbùzǒushàngqùyīlāhòuchēmén,zhíjiēshàngchē。

  sījīliǎnsèyībiàn,huítóuzhòuméikànkàntā,xīnshuōzhèshuíā。

  dǒngxuébīntiǎnzheliǎndào:“mùlǎoshī,wǒzhèrénzìláishú,hēhē,néngbúnéngdānǐchē?”

  ◆“呵呵,当然没问题。”穆正中也有些狐疑地看他一眼,没多问,笑道:“我倒shì不急,这样,先送你回去?”

  董学斌暗道这穆老师还真够意思啊,点头道:“麻烦您了,真不好意思。”

  车开了,▲“hēhē,dāngránméiwèntí。”mùzhèngzhōngyěyǒuxiēhúyídìkàntāyīyǎn,méiduōwèn,xiàodào:“wǒdǎoshìbújí,zhèyàng,xiānsòngnǐhuíqù?”

  dǒngxuébīnàndàozhèmùlǎoshīháizhēngòuyìsīā,diǎntóudào:“máfánnínle,zhēnbúhǎoyìsī。”

  chēkāile,上了绕出了航站楼,准备上机场高速。

  突然,在一个机场外的辅路上,董学斌叫住了司机,“劳驾停一下车,司机师傅,能不能请您回避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和穆老师谈。”

  司机板起了脸。

  穆正中也怔了怔,“什么事儿?”

  董学斌看看四zhōu,“挺重要的,我只能和您一个人说。”

  穆正中想想,眼中纳闷的很,但他的经历很多,什么人都见过,最后还shì对司机一摆手,“老zhōu,你先下车抽根烟。”

  司机警惕道:“这人……”

  “没事,下去吧。”

  无奈,司机只好开门下了车,走向不远处。

  穆正中苦笑道:“xiǎo伙子,什么事神神秘秘的?kě以说了吧?”

  看四zhōu没有路口摄像头,董学斌嗯了一声,“抱歉啊穆老师,情况比较特殊,倒shì我太唐突了,还请您谅解。”

  “不碍事,说吧?”

  坐在后座的董学斌挪了挪身子,腾出一些空地,一抓手里一直抱着的布袋子,慢慢解开死扣,将一副卷轴取了出来,解开皮筋儿,递到对方手上。

  穆正中疑惑地低头看看,接过来徐徐用手捋开。

  这一看不要紧,饶shì穆正中见多识广,这下也吓了一大跳,“《雪舟泼墨山水图》!?”

  董学斌没言声。

  穆正中有点懵了,也顾不上跟他说话,立刻将画轴全部摊开,上下仔细看了看,末了还拿放大镜端详了一阵,最后得出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结论,“shì真迹!shì国立博物馆的那幅真迹!?”倒抽了一口凉气,穆正中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神秘,为什么连姓名都不告诉他了,傻眼道:“xiǎo伙子,我上飞机前刚听说国立博物馆大白天的被盗了,这shì……”

  董学斌笑笑,“那我就不知道了,这东西您看着怎么样?”

  穆正中哭笑不得,“的国宝,当然不一般,xiǎo伙子,你kě给我看了个烫手的玩意儿啊,这shì什么意思?”

  董学斌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想跟您请教请教。”

  穆正中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吸吸气,再次反复端详了这幅画一会儿工夫,以前都shì共和国的国宝流落海外,穆正中怎么也没想○到他也能有一天kě以拿到其他国家的国宝在手里,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心中也有无数个疑问一波一波涌了上来,国立博物馆被盗shì这xiǎo伙子干的?kě他怎么逃出来的?怎么上的飞机?还过了海关把东西带回祖国来○了?这他妈什么人啊!?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