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过海关!】


  第407章过海关!

  下午。

  一点。

  国立博物馆大院外的出租车上,一上车,董学斌就用英语说了一句国际机场,司机没听懂,他就用手比划了一个飞机的手势,司机这才看明白,踩下油门朝机场驶去。董学斌则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等拐过了这条大街后,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进怀里,摸了摸那尊pú萨像和《雪舟泼墨山水图》。

  铃铃铃,手机响了。

  董学斌接起来道:“喂,老钱。”

  “学斌,你那儿信号不好吧?刚刚打了几遍都没通。”六处副处长道。

  “可能是,刚才有点事,嗯,回程机票……”

  “徐局长给你办好了,不过时jiān太紧,没弄到两点多的,有个预计三点五分起飞的航班,可以吗?”

  “行,太谢谢了。”

  “不用,呵呵,手续都弄完了,你直接拿证件就能登机了。”

  “好,给你和徐局添麻烦了,等我回去请你吃饭。”

▲  “哈哈,行啊,回头我得好好宰你一顿。”

  挂了电话,董学斌抬起腕子看了眼手表,手上空空荡荡,才是想起那块百达翡丽被他和奔驰商务一起扔到首都机场外的一个停车场里了,因为这种贵重物品是要报关的☆,董学斌怕麻烦所以干脆没带。瞧瞧手机上的时jiān,嗯,刚一点出头,到机场也就一点半不到,时jiān绰绰有余。

  东京国际机场。

  付账下了出租车,董学斌进了航站楼,准备办过关手续。

  突然,几个奔跑的身影拉住了董学斌的视线,是三五个穿着警服的警官,腰上配着枪,手里拿着对讲机,好像有什么急事。

  再往周围一看,四周的穿着警服的rén明显比董学斌昨天下飞机时看到的要多●了四五倍,而且很多都不是机场警方,当地警局的rén似的占了大多数,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董学斌一皱眉,往里走走朝着海关安检那边看了一眼。入眼就是十几个警官,每个通道口都有几个rén把守,而且安检的时j★iān非常长,不但要过一遍履带的机器,每一个出境rén员的行李箱、衣服和身上都会被rén仔仔细细地探查一遍。

  “咦,这是什么?”

  “是佛像,怎么了?”

  “你请这边来一下,◎我们需要检查。”

  “这个还用检查?我来的时候怎么都没问题?你们快点行不行,我还等着上飞机呢。”

  “抱歉,请你配合一下!”

  安检rén员和几个警官立刻围住了一个中年妇女,然☆后就开始给上面打电话,似乎在问着什么,说了一会儿后,后来一个工作rén员拿着一张图piàn跑了上来,递给安检的rén,那rén看了看,又瞧瞧佛像,这才放行。远处的董学斌眼珠子一眯,知道是警方采取手段了。他们跟国立博物馆没有找到pú萨像和《雪舟泼墨山水图》,于是才加派了rén手到机场海关,怕他们的国宝流失到海外!

  密密麻麻,警察太多了。

  董学斌不禁头疼了起来,这可不好办了啊。

  他来的时候脑子里一直琢磨着怎么才能把pú萨像偷到手,一直没有考虑其他的事儿,可现在pú萨像也拿到了,一个董学斌忘记了考虑的新问题却浮上了水面,这海关他该怎么过?如果就这么走正常程序过去的话,不用问也知道,pú萨像和山水图安检的时候肯定会被查出来!

  大厅太惹眼了,董学斌不想被警方注意到,干脆进了卫生jiān。

  想了想,董学斌关上了隔断的门,将《雪舟泼墨山水图》拿出来,重新卷好,打上皮筋儿,然后将pú萨像塞进山水图卷jiān的空隙里,摸出一个不透明的布袋子,将东西装进去,再将布袋系了一个不容易打开的死扣,这才作罢。拿在手里掂了掂,除了有点重之外,也没什么异常,外面看不出什么。

  他已经有了主意!

  的时jiān,也没什么电了,干脆关了机。

  一个深呼吸,两个深呼吸,董学斌顿时下了指令——!

  时jiān停住了!

  董学斌为了节省时jiān,一刻也没有耽误,拧开隔断门转身走出了卫生jiān,原本乱糟糟的机场大厅此刻静悄悄的一piàn,有的rén保持着伸手递护照的姿势,有的rén保持着迈步赶路的姿势,大厅里死寂沉沉的。

  见得如此,董学斌手里拿着布袋,直接往海关的方向跑去,这边排着长长的队伍,每个通道都有十几个rén的样子,一看,董学斌就绕到了安检检查口,从两个安检rén员和三个警察的夹缝里挤了过去,左闪右闪,只用了几秒钟的时jiān就通过了安检,随即大步往里跑,进了候机楼的一个登机口附近,身子一闪,钻进了025登机口斜对面的一个卫生jiān里,见有两个中年rén正在洗手,他便进了隔断关上门,默念接触!

  ……

  ……

  时jiān恢复了!

  “今天机场安检怎么这么难过?”

  “好像有案子吧,我看他们拿着照piàn找什么呢。”

  “我也看见了,似乎是几个文物的照piàn,被盗了?”

  两个中年rén一边跟卫生jiān洗手一边闲扯着,几秒种后,俩中年rén烘干了手,迈步走出去。

  听见卫生jiān没rén了,董学斌一呼气,转头在小隔断里看了看,有个马桶,有个装卫生纸的地方,其余就没什么了,眉毛皱了皱,董学斌可不想东西出什么意外,将布袋放在马桶上面后,他活动了活动肩膀做了做热身,随即从里面反锁住隔断的门,踩着马桶马上去,从隔断顶上一跃而下,再推推隔断门,推不动,已经锁住了,这样别rén看来就是里面有rén,也不会进去了。

  时jiān霍然一定!

  董学斌推开厕所门原路返回,穿过安检回到了大厅的那个卫生jiān,进了隔断,随后解除了。董学斌倒是非得多此一举不可的,他也想刚刚就那么直接上飞机,可没有登机牌没登记护照,他也上不去啊,就算用强行上了飞机,只有入境记录却没有出境记录,这难免会引起怀疑,他可不想博物馆被盗的事儿查到自己头上,他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

  走出厕所,董学斌大大方方地去办手续了。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安检门口终于抡到了董学斌。

  安检rén员和几个警察都看向了他,一rén拿着仪器在他身上从头到脚地探了探,仪器没有响,董学斌也没有行李,履带上只放了手机钱包和护照等物,一过机器,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即使这样,安检rén员一看他是共和国的rén,还是在他身上反复摸了摸,好像查犯rén似的。

  董学斌不禁一瞪眼,“没完了是吧?”

  安检rén员并没有摸到纸张等物,皱皱眉,就放行了。

  将护照钱包收起来,董学▲斌瞥瞥那些配枪的警官,心中冷冷一笑,转头,快步直奔025登机口的卫生jiān。

  进去后厕所有rén,董学斌假装洗手洗脸,耐心地等着,可这边是离安检口最近的卫生jiān,rén是一个接着一个,□源源不断。董学斌等烦了,干脆一念,把时jiān定住,随后扒着隔断门爬了上去,跳进去,伸手一抓,布袋依旧好端端的放在那里,安然无恙,上面的死扣也没有被rén解开的痕迹,点点头,董学斌开门走出去,站在厕所里他刚刚喊了的位置,解除了!

  ……

  时jiān一舒!

  大家都行色匆匆,也没rén会注意到董学斌手里突然多了个袋子。

  走出卫生jiān,董学斌拿着登机牌看了看自己的航班和登机口,是036,随即一转身朝西边大步走去。安检已经过了,后面也不会再有rén查,只是下飞机时候的京城海关还要故技重施一翻才能过去,不过时jiān很够,这个不用发愁。走到036登机口,离飞机起飞时jiān也近了,不少rén都排着长队等待登记。

  董学斌往休息区一坐,**了一下这次的行程。

  不容易啊,确实太不容易了。

  这也就是自己,要是换了别rén,别说国立博物馆的防护措施多么多么严密,就算能把文物从博物馆里偷出来,就算能侥幸避开警卫逃出来,可最后也很难把东西带出国,海关就是一道大坎儿。

  好在是有惊无险啊。

  直到现在,董学斌才彻底松了口气,知道警方已经抓不到自己了。

  不过……这件《雪舟泼墨山水图》怎么处理?自己脑子一热偷是偷来了,可这玩意儿太烫手了啊!

  卖了?

  国宝的世界认知度显然没有共和国文物高,没什么rén认,估计也没rén敢买。

  扔了?

  好不容易偷回来的,扔了太可惜了啊。

  末了,董学斌很阴损的想到,靠,哥们儿干脆也捐给博物馆得了,麻痹,你们丫非法走私了我们的文物还赖着不还,行!那哥们儿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折腾折腾你们丫的!想到这里,董学斌心情大爽!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