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国宝也被盗了?】


  第406章国宝也被盗了?

  国立博物馆一片大乱!

  警报大作,出口当时就被关闭了,所有人都禁止出馆,接受搜查!

  东条信二和博物馆的几个负责人一看是菩萨像被盗,就知道□
  dì406zhāngguóbǎoyěbèidàole?

  guólìbówùguǎnyīpiàndàluàn!

  jǐngbàodàzuò,chūkǒudāngshíjiùbèiguānbìle,suǒyǒuréndōujìnzhǐchūguǎn,jiēshòusōuchá!

  dōngtiáoxìnèrhébówùguǎndejǐgèfùzérényīkànshìpúsàxiàngbèidào,jiùzhīdàozhè事儿肯定和共和国有关,于是立即下令将馆内所有共和国人集中在一处,先由博物馆工作人员搜身,就算查bú出问题也必须移交日本警方处理,bú排除同伙作案的可能。博物馆里确实有bú少共和国人,听到工作人员○bú管别人却只搜他们的身,一个个都怒了。但东条信二根本管bú了那么多,博物馆被盗zhè可是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是找bú到东西,zhuābú到嫌疑人,他也将面临被开除公职的危险。

  “松手!草!你◆丫听bú见啊!”

  “你们干什么!有搜查证吗?凭什么搜我身?”

  “小日本!你丫还敢碰我老婆?”

  共和国的十几个游客全都拒绝搜身,但工作人员却早就接了上面的指示,当即就采取了强制手段。

  要是本国人他们可能还顾忌一些,毕竟引起纠纷bú好,可能还要打官司。

  但共和国的人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反正都是游客,语言都bú通,还指望他们跟你打官司?反正过几天就走了!现在zhuā住嫌疑人才是最要紧的!

  董学斌也看到了那些工作人员将一个个共和国人带走的一幕,瞳孔一缩,怒火更胜,他早先一步就躲进了本馆的卫生间里,吸吸气,心里对着同胞们说了声抱歉,然后脸色更狠,脑子里快速过了过之前既定的计划。

  碰,门被人重重推开了!

  “有人吗?厕所里的人都出来!”

  “证件拿出来!哪个是共和国的人?”

  连个警卫冲进了来,一个个踢开了厕所的隔断,开始找人。

  麻痹!你们丫作死!

  董学斌是在最里面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就知道马上会找到自己了,冷冽地眯起了眼珠子,还没等他们踹门就默念一声!

  时间定住了!

□  董学斌拧开隔断门一看,一个警卫已然怒火冲冲地把脚身在了半空,眼看就要踹开董学斌所在的位置,看看他,董学斌侧身走出去,关上门,又看了另外一个警卫一眼,大摇大摆地走出卫生间。

  外面人心惶惶,◆警卫和工作人员都在往东洋馆跑。

  一个个雕像似的定在那里,保持着诡异的奔跑姿势。

  董学斌瞬间回忆了一下上午的所见所闻,目光一侧,转到了左边的一个厅口,眯眯眼,快步跑了过去。

  zhè是本馆的国宝室,里面全是日本的国宝级文物,其历史价值跟共和国的国宝几乎一样,经济价值也没法用金钱衡量,是一个国家的底蕴,是一个国家文化和历史的象征,珍贵之极。现在,国宝室里的警卫都跑去东洋馆了,只有两个警卫在国宝室外的走廊上拿着对讲机通话着,里面没有人!

  董学斌冷笑一声,故技重施地跳上一个展台,将摄像镜头封住了。

  随即,董学斌再次举起胳膊肘,重重朝着《雪舟泼墨山水图》zhè件国宝的玻璃罩上磕了下去!

  砰砰砰!

  砰砰砰!

  防护玻璃罩四分五裂!

  董学斌二话bú说地一伸手,毫bú客气地将《雪舟泼墨山水图》拿出来,撤掉多余的部分,只留了本身的墨画,一卷一叠,跟菩萨像一样贴身装在自己的衣服里,清理了玻璃碎片后转身就走了,没有回警卫正在查看的本馆卫生间,而是走到了一个摄像头的死角里,站在那儿默念!

  ……

  ……

  时间解除!

  奔跑声和对讲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可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阵阵刺耳的警报!

  董学斌一怔,默然了下来,国宝室的警报设备果然比东洋馆的敏感多了。

  滴滴滴!

  滴滴滴!

  “bú好!怎么回事?”

  “哪里响的?怎么又有警报了?”

  “坏了!是国宝室!是国宝室!”

  走廊上两个警卫大惊失色,脸色吓白了,慌忙跑去国宝室一看究竟,入眼的碎裂玻璃让俩人心中咯噔了一声,仿佛心也随着碎了一下,zhè个位置是……《雪舟泼墨山水图》?没了?国宝被盗了!?

  啊!

  怎么可能!?

  消息很快通过对讲机传到了东条信二等博物馆高层的耳中。

  如果说菩萨像被盗只是震惊全国的大案,那《雪舟泼墨山水图》zhè等本国国宝被盗……可以说得上是震惊世界的大案了!

  东条信二和一众人脸都绿了!

  “你们怎么看守的?啊?”东条信二吼道:“人呢?盗窃犯呢?”

  对讲机那头的警卫擦汗道:“我们……我们没看到犯人,只听到警报一响,然后东西就没了,之前真没有人进去过国宝室!”

  另个警卫也作证道:“是啊,没人进去过。”

  “放屁!”东条信二急急忙忙带着人往国宝室赶去,嘴里对着对讲机怒道:“没人进去过?那你告诉我《雪舟泼墨山水图》怎么没了?啊?为什么会没了!?马上给我找!!一个人也bú许出去!尤其那些共和国的人!一个一个给我查!馆内所有地方也给我搜索一遍!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人给我找出来!”

  那可是国宝啊!

  如果找bú到,东条信二简直bú敢想象后果如何了!

  旁边的副手早就一脸惨白,他知道,就算国宝能失而复得,他们博物馆也将面临一次大清洗,他和馆长的位子都会保bú住了,万一找bú到……万一国宝损坏……副手打了一个哆嗦,那尊菩萨像就是他从一个日本商人手里接◇受的捐赠,手续也是他办的,可现在副手已经有点后悔了,为了一个共和国的二级文物却丢了本国国宝,zhè笔买卖划bú划算傻子都知道!

  早知如此,打死他也bú会接受菩萨像的捐赠了!

  丢了一■件,丢了两件,谁知道还会bú会有第三件第四件?那个盗窃者明显是高手中的高手,神bú知鬼bú觉封掉了摄像镜头,又神bú知鬼bú觉地拿走了文物,连目击者都没有,连他是男是女都bú知道,zhè是什么本事?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过来偷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大摇大摆地“拿”东西了,如入无人之境,好像是在向他们博物馆宣战一般!太打脸了!太嚣张了!

  现在,东条信二他们已经顾bú上什么菩萨像了,《雪舟泼墨山水图》,zhè件国宝必须要找到!

  bú然他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是整个国家的罪人了!

  “给我找!找!”大厅里回荡着东条信二的暴吼!

  搜索了zhè么久连犯罪份子的影子都没看到,zhè个情况太诡异了!

  另一边。

  董学斌用躲开了一个个警卫的搜查和摄像头,一次又有一次地走在了摄像头的死角里,最后听到博物馆大院里似乎响起十几辆警车的警笛声,脸上蹙蹙眉,就知道bú能再下手了,几十个警察他就算用也无法轻易多开,人太多了,加上博物馆警卫加强了警惕,那些其余的国宝和文物又bú方便带走,体积太大,董学斌只能作罢,反正zhè次收获bú小,一个国宝是什么分量董学斌比谁都清楚,zhè足以引起一场轰动世界的轩然,足以出口气了。

  是该走了,bú能把自己赔进去。

  场面zhè么乱,博物馆里少个人应该也bú会引起注意吧?

  四周一定●!所有物体都凝固在了那里!

  董学斌bú再耽搁,大步往前跑,一边回忆着上午探路的画面一边走了最短的距离来到本馆最外面的大厅。看来事情闹的太大了,几十个警察鱼贯而入,有些已经进来了,有些正焦急地◇走在安检上,有些还刚从警车里下来。zhè片区域的警力有多少董学斌bú知道,但看zhè个阵势,应该是能来的警察都过来了吧。

  董学斌冷冷一笑,心说你们丫zhè回知道着急了吧?

  还他妈跟我打太极?还他妈bú归还我们的被盗文物?zhè回哥们儿让你们丫也尝尝国宝流失的滋味!

  门口有些挤,留出的空隙bú多。

  董学斌侧着身,与五六个警察擦肩而过,又挤开安检路上的四个警官,左侧右侧地躲避着,终于过了安检走到了大门附近,博物馆已经被下令了,外面的窗户和大院四周应该也有警察留守,所以董学斌bú想引起什么意外,干脆没有接触,多花一点时间就多花一点吧,安全第一。

  越过高高的门槛,董学斌踱步出了大门。

  五步……

  十步……

  二十步……

  顺着那条人工河道一直向前,终于跑出了博物馆大院。

  外面已经围满了老百姓,正扯着脖子往●里震惊地看着,显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几个拿着指挥棒的警官也在外围维持着秩序。

  越过隔离带,董学斌从静止的人群中挤了出去,找了个bú引人注目的墙角,轻念一声!

  ……

  ……★lǐzhènjīngdìkànzhe,xiǎnránshìzhīdàofāshēngleshímeshì,jǐgènázhezhǐhuībàngdejǐngguānyězàiwàiwéiwéichízhezhìxù。

  yuèguògélídài,dǒngxuébīncóngjìngzhǐderénqúnzhōngjǐlechūqù,zhǎolegèbúyǐnrénzhùmùdeqiángjiǎo,qīngniànyīshēng!

  ……

  ……

  时间一复!

  “怎么会被盗?博物馆干什么呢!”

  “zhè到底谁啊?也太大胆子了!”

  “人肯定跑bú了,都了。”

  老百姓都议论了起来,殊bú知,盗窃博物馆的正主儿正大大咧咧地走在他们后面,还笑呵呵地打了一辆出租车。

  ……

  二更,求推荐票!

  ……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