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蜜】


  周六早晨。.

  瞿父家。

  向阳一跃,几只麻雀在窗外唧唧喳喳地扑腾着。

  董学斌醒的时候萱姨还在熟睡,他看看瞿芸萱温婉的侧脸,一伸手抓过衣服,就想拿出烟来抽一根,但想到了什么,董学斌又赶紧住手,回身钻回被窝,一手搂着萱姨的脖子,一手伸进被窝下面抚在了她软乎乎的肚子上,拿手心反频频复地上面蹭着,摸着,捋着,心情极好。董学斌不是个特别喜欢孩儿的人,但yě不知怎么了,知道自己要当爸爸后,就感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满足得要命,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工具从萱姨肚子里给抱出来似的。

  摸摸,摸摸,董学斌盼着宝宝能踢他一脚。

  “嗯。”瞿芸萱闭着眼翻了个身,“禁绝闹。”

  董学斌垂头亲亲她的后背,“别跑,再让我摸摸我儿子。”

  “姨再睡一会儿。”瞿芸萱把肚子上的手扒拉开,嘴巴里困呼呼地嗯嗯了几声,“别拆台,听话。”

  董学斌不听■,又摸上了她鼓鼓的肚皮,顺带还揩着油,在萱姨嫩呼呼的年夜白屁股上抓了几爪子。

  瞿芸萱没辙了,终于睁开眼瞪瞪他,“早晚被给气死,几点了?”

  “快八点了,今儿个别上班了,我带们娘俩出去●转转。”

  “姨昨晚上差点让折腾散架了,哪儿还有力气?”

  “对了。”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捧住了萱姨的脸,“昨天我还没过瘾呢,后来让咱妈给打断了,yě没继续,那什么,外面现在yě没消息,咱爸咱妈估计还睡觉呢,再来一回吧,这回他们肯定听不见了。”

  瞿芸萱脸一热,啐道:“还有脸?姨这张lǎo脸算是丢光了!”

  “咳咳,不就是叫了几声哥哥嘛,有什么的。”

  “还?信不信姨揍死?”瞿芸萱扬起手吓唬他。

  打闹了一会儿,被子yě给踢开了,瞿芸萱熟美的身子马上一览无余,董学斌实在心痒难耐,腆着脸死活缠上去,非要再折腾她一次,瞿芸萱不承诺,狠狠掐了他好几把,最后还把肚子里的孩子搬了出来,医生不让过度那啥,见状,董学斌只好悻悻躺了回去,哼哼唧唧地不言声了。瞿芸萱一看,轻轻推了他一下,叫了他一声,瞅他不话,就无奈掐掐他,一分钟以后,瞿芸萱一抿红彤彤的性感嘴唇,将身子倒过来,脑袋钻进被窝里,贴着董学斌的胸口一路亲了下去,片刻后,董学斌就感受到了瞿芸萱嘴巴里的温柔和温度,一口口吸着气。

  二十分钟过去了。

  董学斌满面红光,舒服到了骨子里。

  瞿芸萱把脑袋拿出被窝,紧紧闭着嘴看看他,嘴里唔唔一声,慌忙指了指那头柜子上的纸巾,让董学斌帮她扯一张。

  董学斌嘿笑着装傻,“什么呢?啥?听不懂。”

  瞿芸萱气急,啪地一打他胳膊,“唔唔……唔!”

  董学斌不睬她,还搂住萱姨的腰不让她下床,一副无赖的样子。

  瞿芸萱气得要死,偏偏又不舍得用力打他,僵持了好几分钟,她终于喉结涌动,咕噜一声将嘴里的工具咽了下去,见董学斌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两抹酡红就爬上了瞿芸萱的脸颊,她好气地伸手去掐他,“就知道祸害姨!就知道祸害姨!个流氓!除会欺负姨还会干啥??”

  董学斌笑道:“现在带着两条命呢,我哪儿敢欺负呀。”

  瞿芸萱横他一眼,若无其事地抹抹嘴角,“臭工具,起床。”

  在董学斌的强烈要求下,瞿芸萱穿上了一条黑色的紧身裤,把两条丰腴的美臀裹得弹性十足,上身是一件白衬衫套着灰色的羊毛衫,鞋子穿了尖尖款式的黑高跟鞋,头发盘起来,利落十足。紧身裤之类的服装一般是比较lǎo气的,年夜街上往往一些中年妇女才会这么穿,但萱姨穿上却一点yě不显lǎo,反而把成熟的身子彰显的淋漓尽致,看一眼就挪不开眼球了。

  董学斌眼馋得很,又忍不住凑上去摸她腿,入手感觉极佳,呼哧呼哧的。

  瞿芸萱剐他一眼,不让他乱碰。

  穿好衣服,俩人出到客厅,发现瞿父瞿母果真没醒呢,外面一个人yě没有。

  刷牙洗漱后,瞿芸萱就去厨房忙活早晨了,董学斌现在是一刻yě不想离开她,于是yě进了厨房,从后面抱住萱姨的身子,下巴搭在她肩膀,笑呵呵地看着她做饭。

  瞿芸萱好气又好笑地一回头,“没有这么腻呼人的。”

  “脸皮薄,又比我岁数年夜,所以欠好意思腻呼我,那就只能我腻呼了呗。”

  “。”瞿芸萱笑着回手刮了他鼻子一下,“总有道儿。”

  “嘿,切着葱呢往我鼻子上抹什么,找揍了是不?”董学斌把萱姨的口头禅用了出来。

  瞿芸萱嘴角出现笑容,“反了了,揍姨一个试试?”

  董学斌一咳嗽,“我哪儿舍得揍呀,疼还来不及呢。”

  “油嘴滑舌,呵呵……☆”瞿芸萱回头在他脑门上吻了一口,“不闹了,姨做饭,去敲敲门叫我爸妈起床。”

  早饭的时候。

  起了床的瞿母一个劲儿地那眼睛看瞿芸萱。

  瞿芸萱被看得有些害臊,“妈,赶紧吃饭吧,◇★趁热。”

  想起昨晚的事儿,董学斌yě很欠好意思,赶紧道:“伯……爸,妈,我给您俩盛粥。”

  饭后,瞿母旁敲侧击地频频提了提怀孕时期的注意事项,好比饮食,好比性-生活不克不及太频繁,尤○其后者,瞿母好像没看到董学斌和瞿芸萱尴尬的脸色似的,来回了好几遍,最后还让他俩“悠着点”,显然是怕他俩折腾的太凶惊动胎气。瞿芸萱有点受不住了,等九点钟的时候就找了个借口拉着董学斌一起出门了。

  楼道里,瞿芸萱一边下楼一边道:“这次回来几天?”

  董学斌心情年夜好,道:“想我待几天我就待几天。”

  给他理了理领子,瞿芸萱笑道:“现在是一把手了,工作不克不及担搁,早点回去吧,姨这边没事。”

  董学斌一嗯,“再吧,想多陪一阵。”

  “那……现在去哪儿?不是想带我们娘俩逛逛吗?”

  “呵呵,片子,泡泡温泉?身心舒畅对孩子yě有好处,咋样?”

  “●嗯,开的车还是开姨的?”

  “我车外地牌照,不便利,开的吧。”

  楼下,瞿芸萱带着董学斌来到后院停车场,找到了那辆级的银色奔驰,究竟结果是女人,对车子的珍惜还是很细腻的,董学斌那辆奔驰◇商务比萱姨的奔驰跑车还后买了很久,崭新度却反倒还不如,这辆级350l看着就跟新买时一样,外漆很亮,感觉好像一个月就保养一次似的,而董学斌的奔驰商务连一个季度保养一次有时都没法做到,工作一忙,忘性就年夜☆了。

  开上车,俩人直奔片子院。

  路上,董学斌问,“公司忙吗?”

  “怎么不忙?”瞿芸萱笑道:“忙得姨都晕头转向了,不过好在努力没白搭,那次来咱们公司总资产还四千万左右呢,还◇是多亏中了彩票的奖金,现在嘛,年夜约勉强能够一够五千的关口喽,几次拍卖都办的很成功,收来了很多好工具,佣金自然yě高,姨,现在正准备下回的春拍呢。”

  董学斌道:“钱是赚不完的,可别了,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身子养好,给我生个年夜胖子。”

  “姨知道。”瞿芸萱贤惠地笑了一下,“最近姨已经把拍卖行的工作渐渐撒手下去了,桃儿还不可,机灵有,年夜智慧还不敷,不过底下倒有一个副总经理表示不错,姨○准备把总经理的担子卸下来给他,以后呢,姨慢慢就禁绝备插手芸德拍卖公司的具体事务了,只是管一管年夜标的目的,生宝宝才是姨现在最关心的。”摸摸肚子,瞿芸萱笑容更浓,yě更加柔和,“yě不知道这工具淘气不淘气,降生以后姨该有的忙了。”

  董学斌笑道:“不会淘气的,性子肯定随,温柔。”

  瞿芸萱嗯了一声,“呵呵,要是随就坏了,指不定淘气成什么样儿呢。”

  “嘿,怎么lǎo踩呼我?”董学斌翻白眼道:“要是随了我,甭管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将来肯定有本领,以前我yě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刚进体制时就想着必须要进zhèng治局,想想还真傻,两年之内我能提上副处就不错了,zhèng治局这辈子还不知道有戏没戏,我要是不可,我儿子我女儿肯定能接我的班儿。”

  她笑着用食指在董学斌脑门上重重一点,“吹,牛,皮!”

  “得,不信咱就走着瞧。”董学斌话音又是一顿,“咳咳,固然了,长相还是随的好,随我就太普通了。”

  “去,以后禁绝这话。”瞿芸萱捏捏他鼻子,“长得怎么了?姨就觉得挺顺眼的。”

  “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