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谁的孩子?】


  第373章谁的孩子?

  傍晚,京城。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

  一辆奔驰商务在马路上飞驰着,宛若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辆辆地超车。京里各方面的交通条例比较多,如外地车牌进◎
  dì373zhāngshuídeháizǐ?

  bàngwǎn,jīngchéng。

  xīyángxīxià,tiānsèjiànàn。

  yīliàngbēnchíshāngwùzàimǎlùshàngfēichízhe,wǎnruòyītóufākuángdexióngshī,yīliàngliàngdìchāochē。jīnglǐgèfāngmiàndejiāotōngtiáolìbǐjiàoduō,rúwàidìchēpáijìn内环是有限制的,如单双号,如某些路段的限速行驶,董学斌为了避免麻烦不耽搁时间,进京的那一刻就把谢慧兰曾经给他办的那个京城市委常委大院的通行证给拿了出来,卡在了挡风玻璃下面,一般认识这种通行证的交警也基本不会来拦车了。

  一家小区里,吱啦一声急促的刹车回荡起来。

  在居民们诧异地注视下,董学斌呼地一把kāi门下车,碰地摔上门,转头进了一个单元的楼道。

  一层……两层……三层……

  健步如飞,duǎnduǎn六七秒就上了去。

  董学斌伸手摸到门铃,事到如今却脸上挣扎了一下,没有按下去。这里是瞿父瞿母的家,不出意外的话,瞿芸萱晚上也会来这里吃饭,只要门一kāi▲,只要见到萱姨,一切就都清楚了,可董学斌却犹豫了,瞿家人在电话里告诉他的事情让董学斌有点疯了,萱姨有了别人的孩子?这个打击不可谓不大,让他几乎没办法正常思考,让他几乎有点喘不过来气了。

  一秒○钟……

  五秒钟……

  十秒钟……

  董学斌终于一咬牙,按下了门铃,叮咚,叮咚,叮咚。

  不久,门kāi了,露出瞿母惊讶的表情,“小斌?你怎么来了?”

  董学斌快速往屋里看,“萱姨呢?萱姨在不在?”

  “她……”瞿母有点尴尬,支支吾吾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给他kāi门。

  屋里传出一股菜香味,好像在吃饭或者刚吃完饭。见状,董学斌就知道萱姨肯定在家,不由分说地一把卡住门,生生从瞿母手里掰kāi了门,鞋子也没换,大步就冲进了客厅里,扯着脖子四顾一望,先是看见了跟客厅沉着脸的瞿父,紧接着,厨房里叮叮当当的洗碗声扯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瞿芸萱!”董学斌大喝一声。

  刷碗声一滞,蹬蹬蹬,瞿芸萱愕然地走出厨房,“小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瞿母急了,赶紧护在女儿身前,“小斌,你别激动,冷静一下。”她真怕董学斌气急败坏打她女儿。

  董学斌不说话,气喘吁吁地盯着萱姨的眼睛。

  瞿芸萱脸色微变,下意识地一摸肚子,“爸,妈,你们跟小斌说了?”

  瞿母赌气道:“是你爸说的,这个老东西!”

  董学斌看见,萱姨穿着一件浅色的毛衣,下面是条黑色紧身裤,小腹上因为有毛衣挡着,鼓起的感觉并不是很明显,但也可以清楚的看见,萱姨的肚子确实比前两个月见到的时候大了一点点,她整体体型没有变,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赘肉,也就是说这鼓起的肚子不是胖的,她真怀孕了。

  董学斌压着怒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瞿芸萱瞅瞅他,没言声,找了个椅子微微一坐。

  碰,瞿父一拍桌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女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说?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们啊?啊?今天小斌也在这儿,你就给我们个痛快话!孩子到底是谁的?”

  瞿芸萱嘴角苦笑了一声,“你们都给我判决了,我还说什么?”

  董学斌咬着后槽牙道:“瞿芸萱!”

  瞿母也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女儿。

  叹了口气,瞿芸萱情绪似乎有些不好,站起来,她走到沙发上拿起她的手包,翻了翻,摸出一张化验单来,轻轻拍在桌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一间小卧室,碰的一声关上门,一句话也没说。

  瞿父喝道:“你还有脸发脾气?啊?”

  瞿母眨眨眼,快速走过去拿起单据看了看,“这就是我那天看到的单子,她拿这个是……呃……”瞿母徒然一愣,再仔细瞧了瞧,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上次我就瞧了一眼,没看清楚就让芸萱抢走了,这……诊断上写着……写着怀孕两个月了,算到今天应该是怀孕不到三个月!”

  董学斌和瞿父也懵了,呼地一下全凑了过来。◎

  “快给我看看!”瞿父一把抢过来,细细一瞅,顿时长嘘一口气,“你个婆娘!没看清楚你瞎咧咧个屁啊你!”

  瞿母瞪眼道:“那丫头抢得快,我眼神哪有那么好。”

  瞿父气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还会干点什么?”

  董学斌也急急忙忙地抓过单子来看了眼,一呼气,汗都下来了,苦笑不跌道:“这不是吓人嘛。”怀孕三个月不到,那时候正是自己来京城跟萱姨腻呼的时候,也就是说孩子肯定是他的了。

  瞿母有点不好意思,“都是芸萱神神秘秘的,我才给误会了,看这事儿闹的,对了。”她一拍脑门,顿时想起来了,“前个月芸萱工作忙,好像月-经没来,她以为是作息紊乱闹腾的,还让我帮她去医院kāi了点药呢,结果后来我也没问,她自己可能也给忘了,应该是前一阵才觉得八成是怀了孕这才去医院检查的,嗨,瞧我这脑子,当时我也傻了,怎么没想起来呀。”这事儿真不赖她,一般检查出怀孕都是这个月或者上个月怀上的,很少有怀了两个月才发现的,所以一看到那份检查结果,瞿母第一反应就是女儿是这个月才怀孕的,这才闹出了笑话。

  董学斌也是虚惊一场,这是吓死人不偿命啊。

  瞿母又一狐疑,“可这死丫头干嘛不说清楚了?还不让告诉小斌?”

  这一点董学斌知道,他和萱姨谢姐有个五年之约,自己也是先要和谢慧兰结婚的,可能萱姨是怕自己不打算要这孩子,怕让她打掉,所以才打算先斩后奏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想到这里,董学斌有点愧疚。

  他不敢耽搁,慌忙走去卧室前敲了敲门。

  “萱姨?芸萱?我那个啥,能进去不?”

  “……”里面没人言声,门好像也没锁。

  董学斌讪笑着搓搓手,一拧门,走进了屋。

  屋里的壁灯亮着,瞿芸萱正靠在床头翻着一本经济学的书,一页一页看着,眼睛也不看进屋的董学斌。

  把门关上,董学斌陪着笑道:“萱姨,看什么书呢?”

  瞿芸萱不理他,又刷地一声翻了一页。

  “咳咳。”董学斌坐到床边,“生气了?”

  她还是一声不吭。

  董学斌赔礼道歉道:“萱姨,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我还信不过吗?主要是伯父伯母说的太那啥了☆,咱俩两个多月前才见得面,却突然怀了孕,我这才……嗨,瞧我瞧我,我给你道歉了。”董学斌把她的书强行拿掉,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捏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喏喏,你气不过就揍我一顿,快。”

  瞿芸萱好◇气地一侧头,看看他,狠狠一拧他的耳朵。

  董学斌疼得跟什么似的,龇牙咧嘴,“轻点轻点,疼。”

  “早晚被你给气死!”瞿芸萱打了他胳膊一把,无奈道:“姨今天才知道,你们的想象力可真丰富,怎么好端端的乱扯一气?姨跟别人有了孩子?跟谁啊?你告诉告诉姨?啊?跟谁?”

  董学斌陪笑脸,“误会,不是误会嘛。”

  瞿芸萱横了他一眸子,手在肚子上摸了摸。

  “别气了别气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也知道,我这人心重,一遇见事儿脑子就热了,什么都考虑不了,主要还是我太在乎你了嘛。”董学斌知道萱姨心软,就赶忙甜言蜜语地哄了她一通,“萱姨,不说这个了行不?俩月不见了,来来,让我看看你,嘿,怎么又变漂亮了?皮肤也嫩了。”

  瞿芸萱笑着一点他的脑门,“贫嘴!就会哄姨kāi心!”

  董学斌呵呵笑了,握住她的小手儿揉了揉,真软。

  “其实也不怪你。”瞿芸萱另●一只手在董学斌脸上摸了摸,“是姨前阵子太忙了,没黑天没白天地在拍卖行待着,月……那个没来还以为那个不调,吃了点药就给忘了,直到下个月才想起来。”说罢,她声儿一顿,“没第一时间告诉你也是姨没想好该怎么办☆呢,这孩子要是生下来……”

  董学斌精神一振,“生!必须得生!”

  瞿芸萱瞅着他,“真心话?”

  “当然了,孩子都有了不生怎么行?”

  瞿芸萱眼神一柔,一低头,在他脑门上轻轻吧唧了一口,“真乖,算姨没看错人,那姨就生下来了?”

  董学斌嗯嗯一声,眨眨眼,又惭愧道:“那结婚的事儿……”

  瞿芸萱捏捏他的脸蛋,让他脸上的肉挤出几个古怪的弧度,“你就不用管◎了,我爸妈那边姨也会去缓一缓,说你现在的工作不适合太早结婚,等过了你和慧兰的五年之约……”她慈爱地摸了下小腹,“咱们一家三口再一起过日子,不要瞎想了,几年而已,一转眼就过去了,再说这几年姨又不是见不到●你?”

  “……谢谢。”

  “是姨该谢谢你,给了姨这么个可爱的小宝宝,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