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怎么被窝里还一人?】


  第328章怎么被窝里还一人?(第一)

  午后,董家。

  客厅里,董学斌和郭攀伟一杯杯地喝着,聊着,借着点酒劲儿,董学斌将自己下le延台县后的一些丰功伟绩跟攀伟说le说,什么去●学校救人质啊,什么山体滑坡救人啊,听得郭攀伟惊为tiān人,马屁连忙一个接一个地拍le上去,说是马屁,基本也都是真心话,对小董主任这个无所不能的领导,郭攀伟从以前开始就非常佩服,当初跟综合办的时候,他◆就见证le小董主任的很多奇迹。

  “今tiān高兴,攀伟,喝!”

  “老领导,我敬您。”

  “好,干le干le,虞大姐,你也喝一杯啊。”

  “我,我没喝过白酒,怕……”

  “我给您倒一杯。”郭攀伟主动倒酒。

  虞美霞一看也没办法le,“那,那好吧。”

  一杯酒……

  两杯酒……

  三杯酒……

  小茜茜早吃完饭回屋里睡午觉去le,只剩虞美霞跟一旁作陪。

  末le,等一瓶五粮液下进le三人的肚,董学斌已经喝得有点不行le,虞美霞酒量浅,只是一杯下去就晃晃悠悠le起来,满脸通红。郭攀伟也没有再敬酒,又聊le一会儿,见董学斌嘴里都有些吐字不清le,郭攀伟就扶着董学斌坐到沙发上,然后等le片刻,郭攀伟告辞离开le董家。

  厅里就剩le虞美霞和董学斌俩人。

  “小斌,我给,给你倒茶。”虞美霞晕头转向地去抓水壶。

  董学斌美滋滋地坐着,“别,你喝多le,再烫着……烫着你。”他口齿也不利落le,“来,坐过来,陪……陪我待会儿。”

  虞美霞走到沙发跟前,一屁股下去差点坐到地上,没找对位置。

  董学斌大笑,扶住她道:“喝一杯你就醉le,咯……什么酒量呀。”

  虞大姐眼中带着迷糊,靠在董学斌怀里晕晕乎乎着。

  正所谓酒后乱性,瞧着虞大姐一副娇滴滴的诱人模样,再看le看她米色休闲长裤绷紧的美臀美腿,董学斌顿时食指大动,手在她大腿上狠狠摸le一把,然后顺势摸进le她的毛衣里面。虽然这两tiān在北京已经尝过le虞大姐不少次味道,但这么成熟漂亮的大美人在身边,那是□尝多少次也不够的。

  虞美霞还保持着一小丝清醒,推推他,“小斌,别……”

  董学斌不听,使劲扯开她的腰带,将她裤扣解开le,慢慢往下拽,露出le内里的保暖秋裤。

  冬tiān穿◇□尝多少次也不够的。

  虞美霞还保持着一小丝清醒,推推他,“小斌,别……”

  董学斌不听,使劲扯开她的腰带,将她裤扣解开chángduōshǎocìyěbúgòude。

  yúměixiáháibǎochízheyīxiǎosīqīngxǐng,tuītuītā,“xiǎobīn,bié……”

  dǒngxuébīnbútīng,shǐjìnchěkāitādeyāodài,jiāngtākùkòujiěkāile,mànmànwǎngxiàzhuài,lùchūlenèilǐdebǎonuǎnqiūkù。

  dōngtiānchuān的衣服多,不好脱。

  折腾le五六分钟,董学斌把她脱干净。

  “别,小斌,晚上再……再做吧,tiān太亮le。”

  董学斌不管,醉醺醺道:“虞大姐,你先给我跳支舞吧,那次在……咯……”打le个酒嗝,他道:“那次在华美小区的时候,你不是跳过一次嘛,就是那……咯……挺古典的舞,有点xiàng芭蕾似的,对le,我记得你手机里还有配乐呢不是?还存着呢吧?放放,再我给跳一次,那时的你特美。”

  虞美霞捂着白花花的身,“我,我没穿衣服。”

  “那也能跳啊。”董学斌想看的就是没穿衣服的,“好不?跳一个!”

  即使醉得不知道姓什么le,虞大姐也保持着那保守的性格,犹豫着没吭声。董学斌想起一出是一出,他是真想看le,不由得死乞白赖地撺掇le几句,“,跳个,你身材那么好,没le衣服跳得肯定好看。”

  几分钟后。

  虞美霞还是妥协le,颤颤巍巍地从衣服堆里找出她那诺基亚n8,笨拙地翻le翻,终于点开le那首曲。

  音乐响起,飘飘荡荡。

  虞美霞俩手上下捂着,很不自然地站电视柜前面。

  董学斌往沙发上一靠,舒舒服服地眯起眼欣赏起来。

  一开始虞美霞跳得很僵硬,不敢伸胳膊,不敢伸腿,一些幅度大一点的动作她还要捂着身,可慢慢的,似乎是酒劲儿发挥le作用,跳着跳着虞大姐也放开le一些,看得董学斌险些流鼻血。

  太美le!

  一曲作罢,虞美霞赶紧回le沙发上。

  董学斌亲亲她,“真好,嗯,今tiān换le地方吧?”

  “……啥,啥意思?”她咬咬嘴唇。

  董学斌又一吻她,牙尖还抿le下她的红唇,“拿你这里,好不好?”

  虞大姐一听就慌le,羞愤地用力摇头,“不要,真不行。”

  “有啥不行的,。”董学斌酒意正浓,胆和气势也无比的大,“不答应的话揍你屁股le啊。”说着,还真啪的一下轻轻拍le她肥厚的美臀一把。

  虞美霞身一震,“别……”

  以前,瞿芸萱一直以大姐姐的形象照顾le董学斌好几年,就算后来俩人上le床,董学斌也不太敢这么欺负她,主要是余威在那里摆着,可是虞大姐就不一样le,认识的时候董学斌就比较主动,加上虞美霞性比较软,所以纵然是比董学斌大le九岁十岁,欺负起她来董学斌也没有心理障碍。

  “,用这里。”

  “真别,我,我不会。”

  董学斌唬起脸来又浅浅打le她小屁股一下,学着萱姨的口气道:“揍你le啊。”

  虞美霞脸热难耐,终于屈服le,抿抿嘴,从沙发上站起来,等董学斌将衣服都脱掉仍在一边,虞大姐咬咬下嘴唇,羞赧欲绝地慢慢跪在地上,红彤彤的小口微微启开一道缝隙,低头过去。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tiān色暗le,好xiàng到le晚上。

  卧室里,董学斌困呼呼地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看le下墙上的表。

  六点五分,都这个时候le?

  睡le一小觉,董学斌的酒也醒le,拍着脑门想le想下午的事情,好xiàng跟郭攀伟喝酒喝到后,记忆就有点模糊le,怎么搞的,咋又喝多le啊?董学斌暗叹这酒真不是个好东西,幸好是跟京城,要是陪县领导喝酒弄出什么事儿,撒出什么酒疯,他的脸可就丢光le,嗯,以后得少喝le。

  怀里,软绵绵的身体带着一丝温度。

  董学斌低头一看,是睡的正香的虞美霞。

  记忆登时回来le一些,董学斌不禁不好意思地笑le笑,好xiàng自己下午又把虞大姐给祸害le一通,而且祸害的不轻,从沙发到饭桌上再到卧室里,足足折腾le一个多小时完事儿,别说人家虞大姐le,自己现在腰都疼上le,唉,这两tiān净那啥le,太没有节制,再不消停身体肯定顶不住le。

  “虞大姐,虞大姐……”

  “嗯。”她迷糊地一嗯。

  董学斌晃晃她,“醒醒,该吃晚饭le都。”

  虞美霞一睁眼,看看董学斌又闭上眼继续睡,突然,她意识到le什么,酒劲儿早过去le的她眼皮一抖,◆也没睁开眼睛,只是脖根从头到尾地红透le,嘴巴也条件反射地紧紧闭le起来,接着悄悄用手擦le擦嘴唇,显然是想起酒后稀里糊涂地干le什么勾当,羞得要命。

  董学斌见状,在她嘴上吧唧le一口。

  虞美霞慌忙一捂嘴,“别,脏……”

  “脏啥。”董学斌柔声道:“没有比你再香的le。”

  虞美霞脸红le,瞅瞅他,大着胆小心地勾住董学斌的腰,然后烫着脸蛋低低头,动作中带着那么一点依恋。

  董学斌笑道:“怎么le?”

  “……没什么。”她头低le。

  “没什么你抱我干啥?这可是你第一次搂我。”

  虞美霞赶紧松开他腰上的手,想抽回去,可董学斌却往后一抓,死活不让她拿开,还一再追问。

  没办法,虞美霞只好道:“我就是觉得自己挺幸福的。”

  “怎么幸福le?”

  “我前夫对我和茜茜的好,还不及……不及你对我们的十分之一。”●说到这儿,虞大姐眼眶红le红,“我们娘俩困难的时候,是你借钱给我们的,还给我和茜茜地方住,还给我们转户口,让茜茜上学,后来我的脸……你还放下工作带我去韩国做手术,我,我……能遇见你,我真的……”
  董学斌道:“真的什么?”

  她不言声le。

  董学斌也觉得很温馨,搂住她,亲le亲她脑门。

  “对le。”虞美霞吃不住他这么热情,转移话题道:“茜茜呢?”

  “不知道,没看见啊。”说完,董学斌愣le一下,“是啊,小茜茜呢?”

  人一喝多le酒,视野和心思就会变得特别窄,考虑不le那么多,所以会有酒后胡言酒后乱性的说法,董学斌和虞美霞下午都喝多le,也压根就没意识到家里还有小茜茜在呢,现在是想起来。

  蓦地,董学斌察觉到le虞大姐后面的被有些鼓囊囊的。

  虞美霞顺着董学斌的目光愕然一回头,伸手过去,徐徐掀开le她旁边的被,然后她和董学■斌都怔住le!

  被窝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是虞茜茜!

  虞美霞立刻惊呼一声,吓的脸都白le,“茜茜!你!你怎么在?”转即是想起来,他们之前在外头喝酒的时候,茜茜可不就是进屋睡☆☆觉le嘛,虞美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le。“你,你都听见le?”

  虞茜茜也满面通红,慌忙道:“我,我什么也没听见。”

  董学斌狠狠一拍脑门,完蛋,何止听见le,估计小丫头连看都看见l○e!

  虞美霞急急解释,“茜茜,娘和你叔叔不是那个样,不是你想的那样!”可他俩此时光溜溜地贴在一起,这话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董学斌也老脸一红,尴尬的不得le,自己干啥呢,竟然当着人家女儿的面和她母亲那啥le,这叫什么事儿啊。董学斌能想象虞茜茜为什么没离开,估计当时是被自己俩人吓住le,这躲在被窝的远处一动也不敢动,眼巴巴地瞧着董学斌和她母亲做着没羞没臊的事儿。

  我去!

  董学斌道:“茜茜,那个什么,我跟你娘吧,我俩……”

  虞茜茜比他俩还急,“我,我一直睡觉呢,真没看见,真的。”

  虞美霞再也受不住le,吱溜一下钻进le被窝里,把脸都给蒙住l★e。

  “娘。”小茜茜忙推推被,“我,我真什么也不知道。”

  小丫头越这么说,虞美霞越觉得羞愤欲死,躲在被窝里说什么也出来le,恨不得躲在里面一辈。

  “娘……”虞茜茜叫她。 ■★e。

  “娘。”小茜茜忙推推被,“我,我真什么也不知道。”

  小丫头越这么说,虞美霞e。

  “niáng。”xiǎoqiànqiànmángtuītuībèi,“wǒ,wǒzhēnshímeyěbúzhīdào。”

  xiǎoyātóuyuèzhèmeshuō,yúměixiáyuèjiàodéxiūfènyùsǐ,duǒzàibèiwōlǐshuōshímeyěchūláile,hènbúdéduǒzàilǐmiànyībèi。

  “niáng……”yúqiànqiànjiàotā。
  董学斌道:“茜茜,那个,你先出去下。”

  虞茜茜不敢看董学斌,红着脸赶紧从被窝里爬出来,开门小跑le出去。

  董学斌就掀开被无奈道:“这事儿怪我,嗨,好端端的我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呀,虞大姐,对不起啊。”

  “怪我对,我,我……我该怎么和茜茜说啊?”

  “咳咳,这个,我看小茜茜也没怎么,是不是真睡着le没看见?”

  “……不可能的。”

  董学斌■也纠结啊,“反正已经这样le,说什么也没用le,干脆直接告诉她……嗨,不告诉人家也知道le,小丫头又不傻。”

  虞美霞急得跟什么似的,“小斌,你帮我想想主意,怎么办啊?”

  “要不然先★回延台吧,换个环境,不然跟这里总尴尬。”

  “……嗯。”

  “那穿衣服。”

  当tiān晚上,董学斌开车带着母女俩回le县里。

  一路上,虞美霞都低着头不敢去看女儿,小■茜茜也不知该说什么,气氛尴尬极le。

  董学斌打le几句哈哈,见没起到效果,不禁一咬牙,“那个啥,茜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你娘在一起?”

  小茜茜重重摇头,“没!”

  “真■的?”

  “嗯!”

  董学斌道:“那就行le,虞大姐,瞧孩都这么说le,你就别那啥le。”

  虞茜茜也拉le拉母亲,“娘,你别不理我。”

  虞美霞终于看看女儿,低声一嗯□,“娘和你叔叔的事儿,不要……不要跟别人讲。”

  “我知道。”小茜茜很懂事地一点头,“我谁也不告诉。”

  董学斌笑道:“茜茜真乖,回头叔叔给你买个平板电脑,喜欢哪一款?嗯,就d2吧,那▲个现在火。”

  虞茜茜不好意思道:“太贵啦。”

  “只要你喜欢,多贵叔叔都给你买来。”

  这一次,虞美霞没拦着。

  虞茜茜一下就高兴le,欢呼道:“噢,谢谢叔叔!”(↘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