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被逮捕!】


  服务员看见步凡的样子,道:“你如果有急事不妨去找马艳姐,或者打刘哥的手机。”

  “真的假的?”黄发小子明显信了三分。

  “你是她什么人?”校卫看了看步凡,rán后说道:“她现在已经去学校保卫处了。”

  刚想开口,guì台里站的那个服务员一脸惊奇地叫道:“是你,你可来了。”声音里还带着激动。

  “那我们zǒu吧。”步凡带乔依浅向前zǒu去,心里不禁又把那三个家伙给咒骂了一顿。

  昨天晚上两人约好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步凡带乔依浅去见刘建刚。

  “呃?”步凡一晕:“你认识我,我们好象没见过面吧。”

  “你小子瞎说吧?我怎么不知道。”黄发小伙明显不相信。

  “当rán是真的,那女的衣服都被撕烂了,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鞋子也掉了一只,那个叫惨啊。”说完这个小伙还咂叭了两下嘴,一副同情的样子。

  步凡说了声谢谢,就向学校保卫处赶去。

  步凡站起身来,用鄙视的目光看了看这两个家伙,他决定去学校门口一趟,希望能确定一下事情的真实性,如果是真的,他希望那女的能告诉自己昨天晚上的详细情况,虽rán这对那女的有点残忍,但是自己真的想确认一下是不是那个武学败类干的,以便缩小自己的搜索范围。江城市上千万的人,想找个人出来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战毅那里又不希望自己介入,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有点困难。

  “学校后勤上要采购一批东西,刘哥去调货去了。”服务员答到。

  步凡一想也对,反正刘建刚什么都听马艳姐的,自己不如去找马艳姐谈谈。

  “我们刘哥说的,我们这里的人都认识你,你看。”服务员说完从guì台里拉出一张小相片,举到步凡面前:“看见了吧,刘哥拿你的相片都给我们看了。”

  “那后来呢?”黄发急忙问到。

  “靠,不信你自己去看,那女的就在学校门口呢。”先前的小伙有些生气。

  “我是她朋友,她到底出什么事了。”步凡急忙问到。

  二人来到刘建刚家门口,步凡发现门半开着,里面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男的声音,马艳姐的声音也很大,似乎在吵架。

  步凡心一震,不会这么巧吧,那个恶魔这么快就出来行动了!

  “他这是干什么?”步凡又开始头疼了,这个刘建刚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这次又不知道唱的是哪出戏。

  乔依浅忙摇了摇头:“不,我也刚下来。”

  “不会吧?你亲眼看见的?那你没让人给一起**了。骗鬼啊,鬼都不信。”黄发小伙哈哈大笑起来。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出去泡mm啊?”刘振东一脸奸笑地追问着:“不要反抗,组织上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那你给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黄发见对方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一下来了兴趣。

  步凡赶紧敲了敲了门,一会就见马艳过来,将门完全拉开,看见是步凡,马艳有点意外:“步凡,怎么是你,来,快进来吧。”

  等来到艺术系的教学楼下的时候,乔依浅已经等在了那里,步凡赶紧迎过去:“等久了吧?”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下步凡更惊奇了:“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上午第二节课刚下,步凡的手机响了,一按接听,就传来乔依浅那温软怡人的声音。

  “***,这个家伙肯定是从老子档案上抠下的照片。”步凡在心里笑骂着,突rán发现自己这句话竟rán和刘建刚一样粗,不禁笑了起来。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步凡并没有看到那个女的,也没有围观的人群。

  步凡怎么解释,这三人就是不信,步凡一怒:“靠,我就是去泡mm,咂了?”
○   “上次你来吃饭要付钱,我们刘哥一着急,就和你吼了两句,回去让马艳姐给狠狠地训了一顿。刘哥第二天来就直说自己犯浑,想找你道歉,不过你却从此再也不来了,刘哥认为是你在生他气,不敢去见你,心里一个劲后☆   “shàngcìnǐláichīfànyàofùqián,wǒmenliúgēyīzhejí,jiùhénǐhǒuleliǎngjù,huíqùràngmǎyànjiěgěihěnhěndìxùnleyīdùn。liúgēdìèrtiānláijiùzhíshuōzìjǐfànhún,xiǎngzhǎonǐdàoqiàn,búguònǐquècóngcǐzàiyěbúláile,liúgērènwéishìnǐzàishēngtāqì,búgǎnqùjiànnǐ,xīnlǐyīgèjìnhòu★悔,吩咐我们以后要是见到你,务必代他向你道个歉。”

  “靠!”步凡明白自己原来是让这几个家伙给耍了,一脚把张军踹飞,rán后赶快zǒu出了教室,三个贱人在身后一阵阴笑,再让这几个家伙这么说下去○,估计会更加不堪。

  步凡笑了笑:“原谅什么?我本来就从没生过刘哥的气。”

  步凡急忙说道:“你就在你们楼下那里等我,我这就过去。”说完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步凡正坐在餐厅里吃早餐。

  “那我们再。”黄发现在完全相信了。

  “我有事呢,不和你们瞎扯了,我要zǒu了。”步凡推开张军就要zǒu。

  步凡告辞了那个服务员,就和乔依浅直奔‘海南岛’而来。

  步凡看马艳的神情似乎有些不高兴,一时踌躇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步凡一脸郁闷地zǒu出校保卫处,心里一边为这个女孩庆幸,一边却盘算着,自己看来得加紧行动,不rán说不定真的明天起来就有哪个女孩遭了殃。估计依靠战毅他们很难找到这个武学败类,这家伙的内家真气十分深厚霸道,就算是战毅他们找到了这个家伙,也很难抓到他。

  服务员立刻欢呼雀跃道:“太好了,你也是个好人。”

  步凡瞅了瞅那张相片,心里不禁有些感动,也真难为刘建刚了,不知道他是从学校哪个部门找到的这张相片,肯定没少花时间。刘建刚这个人虽rán人粗了点,但dài人厚道,性情豪爽,又嫉恶如仇,绝对称得上是条汉子。自己以前一直认为马艳姐人那么漂亮,又是个大学教师,嫁给刘建刚这个初毕业的粗人有些亏,现在看来是自己太俗了,马艳姐的眼光和境界远比自己要高。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我还要回寝室补个觉呢。有什么好看的,那女的那么丑,竟rán都有人干。”这小子说完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在学校保卫处的小会议室内,步凡看见那个鼻青脸肿的女孩,学校保卫处的人正在询问着情况。没人过来搭理步凡,步凡就站在旁边听。

  “后来我就回来找你吃饭了,那女的估计现在还在那里呢。”

  “切~,不相信拉到。我亲眼看见的呢。”先前的小伙继续说到。

  “刘哥呢?我找他有事呢。”步凡微笑地看着那个服务员。

  “你不就是步凡嘛!”服务员笑眯眯地说到。

  刘振东和晨曦这时候也围了上来,一脸阴笑:“老实交代,什么事情,我们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难道自己来错了校门?还是那个家伙本来就是在搞恶作剧。”步凡有点郁闷了,看见门口的校卫,就zǒu上去问道:“大哥,我问一下,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个女的在哭。”

  “昨天晚上我在外边吧砍一个通宵游戏,早上回学校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看见一个女的坐在那里哭,好多人都围着看,我一打听,原来那女的昨天晚上被人给那个了。”

  “步凡,你这两天好象很忙嘛?是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张军一脸坏笑的把胳膊搭在步凡的肩膀上。

  “大概要等晚上才能回来。”

  “我去帮一个朋友联系工作。”步凡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三人一愣,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张军竟rán从兜里掏出一枚钢镚,递给步凡:“这就对了嘛,以后就要这么坦白嘛,来,这个钢镚给你了,路过那个自动售套机的时候,记得买一个防身。”说完还一脸遗憾地拍拍步凡的肩膀:“我们寝室估计要少一个纯洁处男了。”

  到了学友楼,步凡领着乔依浅直奔二楼,这是步凡第二次来这里,轻车熟路地zǒu到二楼的guì台前。

  步凡一皱眉头,今天看来来得不巧啊。

  “我怎么知道,我们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就发现她在门口坐着哭,怎么问都□不说话。这不,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劝到保卫处了。你既rán是她朋友,那你赶快吧。”校卫似乎对那女的有些头疼。

  “唉!步凡,你就原谅我们刘哥吧,他可是个好人,平时对我们可好了。”那个服务员笑呵呵☆地央求着步凡。

  “切~。你骗谁啊,态度老实一点,你以为我们这样就会相信你。”张军把手指关节捏的“趴趴”直响,一副威胁的样子。

  “昨天晚上咱们学校一个女的让人给**了。”坐在步凡不远处的一个小伙突rán给他对面的一个黄发小伙说到。

  一听之下,步凡就更郁闷了,这都什么事跟什么事嘛。原来这女的昨天跟自己男朋友分手了,在校外借酒浇愁,一直喝到半夜三更,酩酊大醉之后一个人往回z●ǒu,路上不知道跌了多少跟头,衣服划破了,脸也磕烂了,鞋子也不知道在哪里丢了一只,最要命的是她把自己的包丢了,里面有手机、钱包还有一些小东西。zǒu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吐了一顿,便有些清醒了。看见自己这副●样子,再想到丢失的东西和负心的男友,那女孩就坐在学校门口嚎啕大哭起来。(↘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