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董哥!】


  第312章【dǒng哥!】

  下午三点。

  天马跆拳dào馆外。

  隔着yī条马路看了看对面dào馆的牌子,dǒng学斌眼神yī凝,决定了第二个目标,所有事件的起因都是从这家天马dào馆开始的,要是他们的学员没有把人打得那么狠,要是他们的教练不纵容,要是他们dào馆早yī点赔钱,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所以既然dǒng学斌动了手就自然不会放过这里。

  “dǒng哥,进去吗?”李安问。

  陈大辉dào:“再歇yī会儿吧,不然体力……”

  “早歇够了。”dǒng学斌整了整衣领,“……走吧!”

  看过了dǒng学斌之前的英勇姿态,陈大辉李安他们都显得很振奋,跟着dǒng学斌过了马路来到对面。

  忽然,两辆车子吱呀yī声停在了路边。

  车上急忙下来jǐ个记者,有拿录音笔的,有拿照相机的,下车后jǐ人就看到了dǒng学斌等人,纷纷围了上来,唧唧咕咕问着什么,dǒng学斌明白,八成是水源dào馆被踢的事情传出去了,这才引来了媒体记者,不过他并不打算回答什么,好歹dǒng学斌也是个国家干部,有些话是不好从他嘴里说出去的,所以yī看这个阵势,dǒng学斌就拉着李安陈大辉他们大步进了天马dào馆。

  yī层有jǐ个工作人员正在说话,见来了这么多人,都愣了yī下。

  dǒng学斌开门见山dào:“看什么看!踢★馆的!”

  jǐ人再愣,表情怪异地对视yī眼。

  突然,dào馆门口又挤进来了不少人,“李安,大辉,我们来了!”

  “哈哈哈,真要踢馆吗?”进来的好像都是中国留学生,嘴里说着汉●语。

  “听说水源dào馆被踢了?痛快啊!谁是dǒng哥?dǒng哥在哪儿?”大家yī个比yī个兴奋。

  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李安就赶快给他们介绍,这些大都是韩国yī些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李安陈大辉怕待会儿被天马dào馆的人围攻,就把同学叫来了,谁知这里只有十jǐ个是他们认识的,余下还有二三十人竟不知dào是哪里来的,有学生,有年纪比较大的,也有jǐ个来旅游的中国游客,yī问才知dà★o,原来是yī传十十传百,李安打过电话后,那些留学生也打了电话,把他们认识的中国人全都给叫来了。

  足足来了jǐ十人,阵势很大。

  天马dào馆的人yī看,赶紧把那些媒体记者拦在了外面,关上门没让他们进来,然后立刻通知了教练和负责人。

  dǒng学斌则带着jǐ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去了训练场。

  百平米左右的训练场,不少韩国学员已经等在了那里,列队很整齐,站了四五排,也同样有jǐ十人的样子,他们大都绑着绿带和蓝带,都是中层学员,其中金希真也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还有dǒng学斌跟飞机上遇见过的韩尚宇和朴恩智,旁边还有两个绑着黑带的教练。

  dǒng学斌看看他们,三个黑带吗?

  朴恩智是天马dào馆的总教练,也算是最高负责人了,他看着dǒng学斌,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是你?水源dào馆是你踢的?”

  李安低声给dǒng学斌翻译了yī下。

  dǒng学斌笑笑,“天马dào馆也将会是。”

  “年轻人,话不要说的太大。”朴恩智笑了yī下,“不要以为练了点拳脚功夫就天下第yī了。”

  dǒng学斌yī乐,“老东西,这话正是我打算教育你们的,你倒是替我说了。”

  韩方的学员不干了,齐声骂了起来,“不就是个中国人吗!嚣张什么!”

  “水源dào馆的教练今天不在吧?不然凭你也能踢馆?”

  “回家再练jǐ年吧!máo还没长齐呢!”

  中方的那些留学生们yī听,也破口大骂了回去,现场火yào味十足,双方你yī波我yī波地对峙了起来。

  dǒng学斌将大衣脱掉,往地上轻轻yī扔,“来吧!”

  朴恩智瞅瞅他,“希真,你去试试他。”

  “是!”金希真立刻跨前yī步,冷笑着做了做准备活动。

  看着对方腰上蓝色的带子,dǒng学斌不禁摇了摇头,知dào他们是想先探探自己的虚实,不过却没说什么,这个金希真,dǒng学斌早想揍他了,无论是飞机上侮辱虞大姐的事儿还是前阵子殴打留学生的事儿,dǒng学斌都没想放过他,上前yī步,dǒng学斌动了动脚腕子和手腕子,活动完毕。

  “dǒng哥加油!”

  “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切磋开始了。

  金希真很有自信地紧了紧拳头,脚下踏着yī个跆拳dào的基本步法慢慢朝dǒng学斌走过去,可进可退,表现得很稳健,并没有贸然出手。

  dǒng学斌却连招式也不比划,就用yī个很普通的站立姿势杵在那里,手也不抬,脚也不挪,眼睛yī眨不眨地看着对手。dǒng学斌这个破绽百出的姿势引起了很多人的轻视,比起金希真可攻可守的步伐,dǒng学斌的架势就太外行了,然而dǒng学斌也不是故意不摆架势的,主要他是真没练过什么功夫。

  “呵!”yī声轻喝,金希真出招了。

  脚下yī蹬身子前冲,是yī招类似连环腿的动作,第yī脚是虚的,紧接着的第二脚才是杀招!

  可dǒng学斌脚下却不躲不闪。

  金希真冷哼yī声,jǐ乎全身的力气都倾注在了这yī脚上!

  赢了★——韩国那些学员喜形于色。

  yī般这种踢技力度极大,在实战中也好,在跆拳dào比赛中也罢,唯yī的办法就是躲,或者退后避开,或者侧身躲闪,很少有人会硬接,因为哪怕是接住了这yī脚,后面还是会◇◇有后招的,接的了yī招接不了两招,躲避才是最好的选择,但dǒng学斌没躲,非但没躲,反而还突然朝着身侧狠狠出了yī拳!

  碰!

  拳与腿相接了!

  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腿上的★力气总是要大yī些,更何况金希真这个练了三四年跆拳dào的人了,大部分功夫都在腿上,这yī下被dǒng学斌硬接住,肯定不会好受,就算真的挡下来,再后面第三个连续腿技dǒng学斌也肯定无法挡下,甚至连避开都很难,因为借此yī击俩人已经相距只有yī米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拳脚相撞后,yī声痛呼声突然蹦了起来!

  居然是金希真在叫,甚至连后招都没有出,竟是耷拉着腿软了下来!

  打在麻筋上了!

  dǒng学斌这yī拳出的太巧了,借着金希真的腿劲儿,直接用拳头敲在了对方大腿最脆弱的地方,只是简简单单的yī拳就止住了金希真必胜的杀招,旋即dǒng学斌右腿往上yī撩,踢了○过去,金希真左腿短暂失去了控制,刚收回来,根本无法进攻和移动,只能咬着牙飞快yī侧身。

  但dǒng学斌似乎早知dào他的躲避方向,右脚在半空毫无征兆地微微yī变角度,与此同时金希真的脑袋也挪◇向了同yī个方向,碰,就好像金希真腆着脸找打似的,yī脚就提到了他脸上!

  “啊!”金希真横飞出去倒在地上,脸yī下就肿了!

  yī招!

  yī招就将对方击败了!

  中方留学生那边顿时爆发出欢呼,叫好的叫好,鼓掌的鼓掌!

  dǒng学斌走上去,yī把揪住躺在那里的金希真,“小伙子,先学会怎么做人吧,连人都不会做,还练个屁功夫,别丢人现眼了。”

  金希真怒极,突然偷袭,yī拳朝dǒng学斌脸上打过去!

  dǒng学斌冷冷朝旁侧yī伸胳膊,咚,rou与rou碰撞的闷声,金希真的惨叫声再yī次响了起来,又yī次被打到了麻筋,这回是手臂!

★  “住手!”朴恩智眼睛盯着dǒng学斌。

  dǒng学斌站起来,“下yī个谁?赶紧的吧!”

  两个黑带高手都看向朴恩智,“总教练,我去吧!”

  朴恩智摇摇头,拉了拉dào服,□亲自上去了。短短jǐ个出手朴恩智就看出来了,眼前这中国青年不是旁边jǐ个黑带教练能对付的,yī出手就能恰恰打中麻筋,这不仅需要眼力,需要反应力,还需要丰富的实战经验,就连朴恩智也没有信心能在双方yī秒钟都不到的jiāo手里判断出对方出脚位置,还精准的打到对方麻筋上,这是什么流派?专打麻筋?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这其实是dǒng学斌之前跟水源dào馆踢馆时琢磨出来的,也是yī个比较适合bac★k的战术手段。

  跟真正的高手相比,dǒng学斌还差了很多,经验,力量,速度,爆发力,这些他都不行,昨天跟那黑带yī段的教练切磋,要不是dǒng学斌花费了十jǐ次back,三秒两秒地无限倒退时●间重新来过,他早就吃了大亏,更别说今天这个朴恩智了,他可是黑带五段的高手,在整个韩国跆拳dào界都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于是dǒng学斌为自己量身定做了yī套很阴险无耻的招数。

  打麻筋!打穴位!反正你哪儿是软肋就打你丫哪儿!

  dǒng学斌有back在身,可以反复尝试,没打对位置就倒退时间重来,所以没有比这套阴险的功夫再适合dǒng学斌的了。

  “来吧!”dǒng学斌准备好了,打算再跟朴恩智身上试试这套新招式。

  朴恩智脚下踩着yī个高级的步伐,迎上了dǒng学斌。

  dǒng学斌这次也没有坐以待毙,迈步也谨慎地走了上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韩方的学员,中方的留学生和游客都瞪着眼睛看着训练场中央,yī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什么关键的镜头。

  蓦地,朴恩智第yī个出手了!

  他右脚蹬地,重心移到左脚,右脚屈膝上提,两拳置之于胸前,左脚前前脚掌辗地内旋,髋关节左转,左膝内扣,随即左脚掌继续内旋转180度,右脚膝关节向前抬置水平状态,小腿快速向左前横踢出,很基本的yī个跆拳dào横踢,让朴恩智打的非常精湛,力dào,角度,速度,简直无可挑剔。

  dǒng学斌也动了,右脚猛然前踢,以脚对脚!

  碰!两人踢在了yī起!

  朴恩智只觉yī股酸麻胀痛的复杂滋味瞬间在脚上蔓延开来,甚至刺痛了腰椎,感觉上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yī样,腿上那个难受劲儿啊,那就不要再提了,居然这么迅雷不及掩耳的横踢都被dǒng学斌提到了麻筋,整条腿yī下就僵硬住了。

  dǒng学斌也不好受,跟金希真对敌的时候,他的力度远远差了☆许多,在自己打中他弱点的时候,力度更是减缓,dǒng学斌才毫发无伤,可朴恩智不yī样,黑带五段果然是黑带五段,这yī脚力dào太大了,即使打中对方麻筋后力气也没有收敛多少,dǒng学斌的右腿也生疼yī片,这是硬碰硬的结果!

  yī击之后,俩人都停住了攻击。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是谨慎了。

  朴恩智不愧是跆拳dào的高手,短短yī个试探下就明白dǒng学斌踢中自己麻筋绝对不是什么偶然,有yī次就有两次,有两次就有三次,他知dào自己不能再被对方抓住破绽了,想了想,朴恩智没有再出脚,等腿上的麻痹感渐渐消失,他就挪着步伐围着dǒng学斌转圈,反复寻找着机会。

  突☆然,朴恩智yī步窜了上去,yī拳弹出,直朝dǒng学斌的脸部!

  dǒng学斌扬手yī档,用拳头上最突出的yī块骨头,直接迎上了对方的拳头,两拳相遇,咚,dǒng学斌的手被打的都麻了,只觉yī●股深深的力dào从手上压了过来,好像打在了铁板上,可朴恩智也不好受,jiāo手的那yī刻,他的拳头就被dǒng学斌手上那块刻意横过来的骨头顶了上来,然后朴恩智右拳无名指和中指的夹缝处,酸痛难耐的感觉再yī次袭击了全身,这yī回连脑袋都嗡的yī声!

  那不是麻筋,而是yī个穴位!

  朴恩智疼得脑门青筋暴露,身子都晃了yī下!

  之后,在众人提心吊胆的注视下,硬碰硬的较量开始了,yī次,两次,三次,朴恩智出拳,dǒng学斌也出拳,朴恩智踢腿,dǒng学斌也踢腿。可巧不巧的是,dǒng学斌的每yī击都能打在朴恩智的软肋上,不是拳头缝隙上的穴位,就是胳膊上脆弱的麻筋,jǐ番jiāo手后,朴恩智疼得汗都下来了!

  这他妈什么招数啊?

  太阴险了!

  朴恩智都快恨疯了,打了这么多年比赛,从没有遇见过这么无耻的对手,对方好像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身体构造似的,招招都打在他最难受的地方,就算忍着酸麻冒险进攻第二次第三次,也没有yī次例外,胳膊上,拳头上,大腿上,甚至后背上的麻筋和穴位jǐ乎都被dǒng学斌打了yī个遍。

  呼呼喘着气,朴恩智全身上下都有点僵硬了。

  他受得了yī次,受得了两次,可却受不了jǐ次十jǐ次!

  旁边的韩国学员都不明白总教练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不连续进攻啊?打完yī次就歇yī会儿,打完yī次就对视yī下,这是干什么呢?

  dǒng学斌比他稍好yī些,只是手上腿上有点疼,见到朴恩智脑门直冒虚汗,dǒng学斌就知dào自己的招数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心里yī爽,不退反进,第yī次主动发起了进攻,yī个直拳打过去!

  之前的碰撞nong得朴恩智都不敢出招了,见dǒng学斌主动攻过来,心中就是yī喜,心说这次是你先出的拳,总不知dào我往哪里打吧?总不能再打到我软肋吧?于是朴恩智低喝yī声,想以彼之dào还施彼身,也看准角度yī拳打向dǒng学斌的胳膊肘,想袭击他的麻筋,但朴恩智出拳的那yī刻,dǒng学斌毫无征兆地突然yī变角度,朴恩智还没反应过来,dǒng学斌的拳头就锤在了他的胳膊上!

  又是麻筋!

  朴恩智手臂当时就僵硬住了!

  机会!dǒng学斌yī个弹腿提出了右脚,踹在了朴恩智右腿的yī个穴位上,见对方脚腕子yī软,dǒng学斌再次进攻,躲开了朴恩智迎上来的拳头,yī胳膊肘横冲在他的腹部,噗,yī击得手,dǒng学斌势头不减,脑袋也顶了上去,yī仰脖子yī甩头,咚的yī声磕在了朴恩智的下巴上,接着膝盖yī顶又是yī个重击!

  咚!

  朴恩智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倒吸着冷气!

  全场yī片寂静!

  yī秒钟……两秒钟……

  呼的yī下,中方那些留学生顿时暴了!

  “赢了!赢了!”

  “dǒng哥!你丫太牛bi了!”

  尖叫,欢呼,吼叫,yī个个声音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

  陈大辉眼泪差点掉下来,热血沸腾,只能用血热沸腾jǐ个字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太过瘾了,居然赢了!

  dǒng学斌也累得不轻,擦擦脑门的汗,他指着地上的朴恩智dào:“你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别以为练了jǐ天功夫就天下第yī了,去你大爷的吧,给我听好了,我们的人在你们dào馆被打,这事别以为完了,我给你yī天的时间考虑,如果见不到你和你们dào馆的人公开dào歉,我他妈以后yī个星期就来韩国yī次,yī个星期就踢你们yī次馆,要是不信咱们就走着瞧,看他妈谁耗得过谁!”

  韩国学员yī个个怒目而视,屈辱到了极点!

  “dǒng哥!好样的!”

  “dǒng哥!dǒng哥!dǒng哥!dǒng哥!”

  中方留学生齐声喊着dǒng学斌的名字,yī次又yī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