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打遍道馆无敌手!】


  第311章【打遍道馆无敌手!】

  下午一点半。

  首尔,水源跆拳道馆。

  董学斌望着头顶的几个韩文,手往兜里一摸,弹出只香烟来点上,闭上眼默默chou了几口烟,慢慢调整着身体状态,五秒钟,十秒钟,十五秒钟,董学斌做了一个深呼吸,吐出口气蓦然睁开眼睛,“那红máo和黄máo就是这里的道服吧?他们的其他学员也跟一起殴打华人游客有牵扯?没错吧?”

  李安擦擦脑门的汗,“没错是没错,可……”

  “董哥。”陈大辉苦笑道:“你别冲动,咱们就四五个人,但他们……”

  “他们少说也有几十个,教练也都是黑带的高手。”

  一中国留学生道:“是啊,还是想想别的解决办法吧,踢馆这个实在,水源道馆跟这边是比较大的跆拳道馆了,实力很强,像我们几个,不是黄带就是绿带,练得最hǎo的一个也才是蓝带,跟他们没法比。”实力很强这话纯粹是废话,傻子都知道,能跟首尔立足的道馆没有实力才是扯淡呢。

  “早说了。”董学斌看看他们,“不用你们动手。”

  李安一咂嘴,“可你一个人就更……董哥,你,你练过功夫吗?”

  董学斌实话实说道:“没有。”

  “这不就结了,所以……”李安赶紧劝他。

  “可没练过功夫不代表不能打,这是两个概念。”已被激怒了的董学斌根本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不用说了,李安,走!”

  李安陈大辉几人对视一眼,只hǎo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他们不是怕事儿,对首尔跆拳道馆的嚣张大家也很激愤,也想打他们一顿出口恶气,但自知zhī明几人还是有的,一个人就算再厉害,面对一个道馆、面对整个跆拳道协会也是○十分渺小的,根本没有胜算,而且董学斌的实力,陈大辉他们有句话没hǎo意思说,别说那些红带黑带的高手了,董学斌那不高不壮的小身膀看,连陈大辉他们几人怕是都打不过,就更别说踢馆了。

  道馆内。
●shífènmiǎoxiǎode,gēnběnméiyǒushèngsuàn,érqiědǒngxuébīndeshílì,chéndàhuītāmenyǒujùhuàméihǎoyìsīshuō,biéshuōnàxiēhóngdàihēidàidegāoshǒule,dǒngxuébīnnàbúgāobúzhuàngdexiǎoshēnbǎngkàn,liánchéndàhuītāmenjǐrénpàshìdōudǎbúguò,jiùgèngbiéshuōtīguǎnle。

  dàoguǎnnèi。

  前台一个女工作人员正在本子上写着什么,闻声一抬头,“请问……”刚要说话,就看到为首那青年手里点燃的香烟了,她眉一皱,“这里禁止吸烟,没看到牌子吗?你们有什么事情?”

  董学斌大步走上去,一抬手,捏着烟头直接碾灭在桌上。

  女工作人员怒道:“你干什么!”

  “……踢馆!”董学斌道:“李安,给她翻译!”

  李安就用韩语道:“我们是踢馆来的!”

  女工作人员顿时一愕,立刻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一个,这种事情他们道馆每年都会碰到,不奇怪,不过像董学斌这种上来就把烟头掐在他们办公桌上的嚣张主儿,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董学斌也不理她,一转身,径直往里走。◆

  “你等等!”女工作人员喊道:“里面闲人免进!”

  董学斌这次就是出气来的,哪里还管什么规矩不规矩,带着李安陈大辉他们就上了二楼,直接找到了训练室。门缝里能看到大约几十个腰上围着黄带●的跆拳道学员正在训练,有一拨人在相互帮忙压腿,有一拨人则在练习一套动作,嘴里哼哼哈哈的大声吆喝着,都是一些最低级的学员。

  董学斌二话不说,在追上来的女工作人员和李安等人愕然的注视下,碰地一脚生生将门踹开了!

  气势!

  输了什么也不能输了它!

  屋里正在训练的人都被震住了,纷纷错愕地看过来。

  董学斌喝道:“让你们教练滚出来!踢馆!”李安原话翻译了过去。

  跆拳道大致分为几个级别,一般从低到高是按照颜色区分的,白带是最低一级的,jiāo钱就能拿到,黄带是练习一阵后经过一次简单考核后的颜色,也就是说,这些黄带的学员都比较低级,再往后是绿带,蓝带,红带,黑带,最高的黑带又有段位,一段两段三段等等,能到黑带的一般都是教练级别的人物了。

  训练场中央,黄máo和红máo俩人赫然在列。

  红máo是蓝带,黄máo则是红带,级别都不低,想来低级学员教练并不会亲自指导,所以才让高级学员负责的。

  “踢馆?”黄máo不禁有点想笑。

  红máo也乐了,“呵呵,喂,我没听错吧?”

  周围那些黄带的学员也看笑话似的瞧着他们,“就你们几个?踢馆?”

  “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自不量力!”

  把虞大姐撞伤,陷害董学斌和虞大姐偷手机的就是红máo和黄máo,董学斌眼神嗖地一下落到了他俩身上,冷冷看了他们一眼,熟悉董学斌的人都知道这丫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被人骑在头上拉屎还不反击,那不是董学斌的作风,“中国有句话叫‘会叫的狗不咬人’,你们别也是这种狗。”

  李安苦苦一笑。

  董学斌道:“原话翻译!”

  李安只hǎo换成了韩语翻译给他们。

  听完,水源道馆的人全都怒了,一个个叫嚣着要揍人!

  红máo的脸也一瞬间阴了下来,一摆手,众人都停住了喊声,会场一下安静了,红máo上下看了看董学斌,笑道:“hǎo,还挺有胆量的,我还以为你除了会偷东西就不会别的了呢,对了,你偷我们的手机什么时候还回来?”他看向黄máo,黄máo也侧头对着朋友呵呵笑了一下。

  陈大辉骂道:“去你大爷的!”

  董学斌拍拍陈大辉几人的肩膀,“退远点等我吧。”然后眯着眼看着黄máo红máo,“不叫你们教练来?”

  红máo嘲笑道:“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行了★。”

  董学斌点点头,将大衣一脱,扔在后面,“我不喜欢废话,来吧,老听跆拳道被你们韩国人吹的挺厉害,一直没机会见见,行,今儿个就让我开开眼吧。”对方是蓝带,在道馆里算是中流实力了,李安和陈大辉▲几人都有点紧张,为董学斌提心吊胆着,然而董学斌却根本没把红máo放在眼里。

  “要是骨折了可别怪我!”红máo笑道。

  董学斌嗯了一声,“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红máo心中冷笑,在外头想打董学斌和虞美霞的时候,他得顾忌这个顾忌那个,没法放开手脚,但在自己的道馆里,对方身份换成了踢馆的,这就给了他大开杀戒的机会,根本没打算留手。

  “加油!”

  “揍死他!”

  那群黄带学员给红máo打着气。

  红máo轻松地笑了笑,动动肩膀活动了活动,他突然喝了一声,微微斜着身子用一个很诡异的步法朝董学斌冲过去。

  董学斌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他。

  红máo皱皱眉,脚下一转,换了个方向绕到了董学斌斜侧面,接着又转到了他背后。可董学斌依旧无动于衷,站在原地连转身都不转,大大咧咧地将后背对着红máo,闭着眼,hǎo像睡着了一样。

  谁也不明白董学斌在搞什么。

  李安急道:“董哥这是干嘛呢?怎么不打?”

  “我怎么知道。”陈大辉无语道:“他怎么不动啊,闭着眼干什么?”

  “说的是啊,看都不看对手这他妈怎么打?”

  红máo觉得自己被小看了,眉梢一火,冷笑着měng然朝前踏出一大步,朝着董学斌后背跑上去,蹬蹬两步,他左脚一蹬跳了起来,右腿在空中一抡,打了一个漂亮的回旋,用了一个跆拳道最有力的杀招呼地一下踢了过去,这一招力度极大,要是踢到后背上骨折都是轻了的!

  “董哥!”

  “小心啊!”

  这时,董学斌动了。

  他仍然没有回头,可虽然背对着红máo,却仿佛早就预测到了对方的招式,身子微微往右一挪,紧接着右脚就摔了出去,转身,抡腿,用了一个近似于跆拳道的踢技,一边躲开了红máo的杀招,一脚狠狠踢在了红máo的肩膀上,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半空中的红máo避无可避,碰地一声被打了个正着!

  “啊!”

  红máo一叫,半跪在地上手一撑,总算没有倒下。

  可董学斌的拳头下一刻就抡了上来,噗,一拳打在红máo的脸上,一股鲜血顺着红máo的鼻子喷了出来!

  红máo惨叫着倒在地上,当时就晕了过去!

  不少人都看傻了,谁也没想到这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中国人竟然一个照面就把一蓝带的高手给打晕了,而且还是闭着眼打的!

  旁边的黄máo立时大怒,“hǎo小子!这是你自己找!”

  董学斌一看他,“到你了?”

  黄máo紧了紧腰上红色的腰带,这是仅次于黑带的段位,在道馆中除了教练以外的最高级别。黄máo上了,他谨慎地迈着步伐一步步接近着董学斌,没有再轻敌,也没有再用那种动作幅度太大的杀招,五米……四米……三米……黄máo冷着眼睛离他越来越近,手上拳头一攥,准备招式已成。

  董学斌动也不动,轻轻看着他。

  黄máo一哼,突然冷不丁地一发力,竟是出了拳!

  跆拳道一般情况用拳的情况不多,有些比赛会限制,有些不会限制,但不管怎么说腿技才是跆拳道的主流技击,这一拳打出去实在很出其不意,至少后面那些黄带的学员都没有想到。

  可偏偏,董学斌知道了。

  在黄máo出拳的刹那,董学斌飞快一抬手,手掌张开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拳头,黄máo反应很快,见状腿就是一弹,照着他的下盘扫了过去,如此近距离是很难躲开的,谁知董学斌只是右脚一抬一落,还没等众人回过味来,训练场就响起了黄máo撕心裂肺的叫声,董学斌这一脚正hǎo将他扫过来的脚腕子重重踩住了!

  董学斌下了狠手,黄máo的脚腕子几乎变了形!

  接着,董学斌把他拳头狠狠一拧,一个肘击迎上去,直接敲在黄máo的下巴磕上,咚,一声闷响下黄máo仰着脖子飞了出去,躺在地上颤动了几下,就晕死在了地上,嘴巴里,几颗沾☆着血的牙齿落了出来。

  又是一个照面!

  太快了!!

  李安和陈大辉总算回过了神,纷纷大喊道:“hǎo!打得hǎo!”

  “我草!董哥你太厉害了!”

  “牛bi☆!过瘾!”

  李安他们才明白为什么董学斌敢单枪匹马地挑战一个道馆,原来是深藏不露啊,刚刚那几下太他妈漂亮了!

  那些韩国学员简直又惊又怒,赶紧跑过去将红máo黄máo扶起来。

  忽然,训练室的门一开,呼呼啦啦地走进来不少人。

  为首的一个中年人腰上绑着黑带,显然是这个道馆的教练,后面那些全是红带和蓝带的高手,还有几个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进来后他们就看到了被打晕过去的★黄máo和红máo,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教练!”黄带学员们精神大振。

  黑带教练沉着脸道:“怎么回事儿?”

  几个学员赶紧跑上去跟他说了几句,然后怒气冲冲地指着董学斌。

  陈大辉也低声对董学斌道:“这人是现在负责水源道馆的张教练,黑带一段,刚刚晋级黑带的。”一般道馆都有黑带四五段的高手坐镇,不过也不可能每天每时都在这边教学,这个张教练看来是今天这里最厉害的人物了◆。

  董学斌微微点头,看向那人,“老东西,就是你教唆你们道馆学员围攻我们中国人的?你也真不长眼!欺人太甚了吧?”

  学员被打成这样,张教练脸上很不hǎo看,“你哪个道馆的?”

 ★◆。

  董学斌微微点头,看向那人,“老东西,就是你教唆你们道馆学员围攻我们中国人的?你也真不长眼!欺人太甚了吧?”

  学。

  dǒngxuébīnwēiwēidiǎntóu,kànxiàngnàrén,“lǎodōngxī,jiùshìnǐjiāosuōnǐmendàoguǎnxuéyuánwéigōngwǒmenzhōngguórénde?nǐyězhēnbúzhǎngyǎn!qīréntàishènleba?”

  xuéyuánbèidǎchéngzhèyàng,zhāngjiāoliànliǎnshànghěnbúhǎokàn,“nǐnǎgèdàoguǎnde?”

  李安居中翻译。

  董学斌笑笑,“我没馆,也没练过什么功夫,就是一中国游客,看你们韩国跆拳道界得瑟的厉害,就想教育教育你们。”

  张教练怒极反笑,“教育我们?就凭你?”

  “是的,就凭我!”董学斌道:“这些天的帐是该算算的时候了!”

  董学斌并没有小看跆拳道,但也没有高看它,真正行内人或者练过点功夫的都知道,跆拳道的招数比较华丽,比较漂亮,比较大开大合,在观赏xing上或许非常高,可真正实战当中破绽也是很大,这些年跆拳道zhī所以这么火,世界各地都有分馆和学员,那是因为它的经营模式cào作的很hǎo,比如从白带到黑带一个一个级别的递进,比如华丽的招数,比如运营模式等等,跟实战没有关系。

  要是共和国国内的一些真正的国术高手,董学斌肯定不会这么挑战,因为他的底子在那里摆着,就算有back,最多也只能保持一个不败,等back用完就彻底歇菜了,对方不太会给★董学斌留下什么攻击的破绽。

  但跆拳道不一样。

  这种以观赏xing为主的踢技,即便是黑带高手,董学斌也有信心打一打,这些天他的back已经积攒了将近二十分钟了,非常富裕,只要预测到对○方的攻击线路躲开攻击,再寻找破绽反击,他就有机会赢。当然,具体怎么样董学斌也不清楚,要打打才知道。

  张教练挥挥手,学员们顿时散开,围在训练场四周。

  董学斌也做hǎo了准备,对着他勾了勾手。

  较量开始了。

  水源道馆的学员们对张教练非常有信心,在一旁呐喊着“加油”“打死他们”zhī类的话,李安和陈大辉几人也给董学斌助威着。

  “喝!”张教练进攻了!

  前横踢,双飞踢,再加上旋风踢,一套动作打的非常漂亮!

  董学斌连连后退,一个照面就被bi退了两三米。

  张教练气势更胜,在道馆学员的助威声中大步追过去,一点喘气的机会也不留给董学斌,又是一套组合踢技,三次前踢,三次横踢,脚下步伐紧跟上去,连续了一个旋风踢,最后是一个后旋踢收尾,每一脚几乎都带出了一道道风声,呼呼呼,看上去非常华丽,劲头十足。

  反观董学斌,后退,弯腰,左滚,后仰,一直在躲。

  韩国学员们发出哄笑,这是毫无还手zhī力啊。

  李安紧张道:“董哥不行了?”

  “对方是黑带。”陈大辉咬牙道:“输了也正常。”

  张教练越打越☆勇,歇了口气,又朝前一冲,再次打出了一套组合踢技,只要挨上一脚估计骨头都得断了。

  董学斌继续后退躲避,表面上看去他hǎo像根本没有还击的力气,但董学斌的躲闪却并不狼狈,脸上也非常镇定,甚至还□☆勇,歇了口气,又朝前一冲,再次打出了一套组合踢技,只要挨上一脚估计骨头都得断了。

  董学斌继yǒng,xiēlekǒuqì,yòucháoqiányīchōng,zàicìdǎchūleyītàozǔhétījì,zhīyàoāishàngyījiǎogūjìgǔtóudōudéduànle。

  dǒngxuébīnjìxùhòutuìduǒbì,biǎomiànshàngkànqùtāhǎoxiànggēnběnméiyǒuháijīdelìqì,dàndǒngxuébīndeduǒshǎnquèbìngbúlángbèi,liǎnshàngyěfēichángzhèndìng,shènzhìhái有些轻轻松松的样子,左躲一下,右闪一下,又让张教练打完了这一套组合技,末了,董学斌不禁摇头笑了下,“我说姓张的,你们跆拳道就这点本事吗?我还想等你出点什么厉害的招式见识见识呢,就这两下子你也hǎo意思见人?你知道脸字怎么写吗?”

  李安原话翻译了过去。

  闻言,学员们勃然大怒。

  张教练皱皱眉,心知是碰见了高手,他这一套脚法就胜在凶měng和连续,可现在却连对方的衣服角都没碰到,表面上似乎占了很大优势,可实际上这种连续技对他的体力有很大透支,根本没办法持续。

  “该我了吧?”董学斌一眯眼睛,动了动腿。

  张教练看看他,一吸气,再一次冲了上去——横踢!

  这一回董学斌没有再躲,他基本上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和跆拳道的几个主要进攻招式,一看zhī下,董学斌手腕子一抖,居然精准地一把捏住了张教练踢过来的脚腕子,张教练心知不妙,身子měng然一扭,就想用另一只脚在半空甩过去,可董学斌没有再给他机会,迈前一步竟是用脑袋撞了过去!

  碰!脑门狠狠撞在了张教练的鼻梁上!

  张教练捂着鼻子就叫了一声。

  董学斌再次发力,一脚朝着他的小腹蹬上去,对方本就重心不稳,这下直接被踹飞了一米多,碰,摔在了地上!张教练不服气地撑着地要站起来,可腹部的剧痛却让他根本无法用力,终于还是躺在了那里!

  全场鸦雀无声,hǎo多人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一秒钟……

  两秒钟……

  “hǎo!”

  “打得漂亮!”

  “赢了!我草!真他妈赢了!”

  李安和陈大辉几人立刻叫了起来,水源道馆的人则哑了火,一个个脸上都憋屈极了。

  张教练很不服地怒视着董学斌,“你用脑袋撞我!这是犯规!”

  董学斌冷笑道:“我犯你大爷!踢馆什么意思你懂不懂?啊?这是比武!不是你们跆拳道的比赛!噢!我还非得用你们跆拳道的招式对付你?我他妈吃饱了撑的啊!你还跟我提犯规?你们丫跟街上打我们中国人!砸我们中国餐馆!打的难道不是一些手无缚jizhī力的老百姓?你们丫也hǎo意思说犯规这俩字?”

  李安吼道:“骂得hǎo!”

  “董哥!帅呆啦!”

  陈大辉接替了李安的工作,当起了翻译。

  董学斌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指着张教练的鼻子道:“瞧瞧你们丫这点出息,就会打一些不会功夫的老▲百姓,你们不是牛bi吗?不是得瑟吗?打我来啊!打啊!你连碰都碰不着我!还说什么这个那个的!欺软怕硬说的就是你们这帮人!姓张的!我不知道你们学员跟外头打人的事儿你参与没参与,可我告诉你,今后你们道馆要是◎□再有辱华事件让我知道!我他妈一天过来踢你们一次馆!我让你们丫名声扫地!我让你们丫今后一个学员也招不上来!听见了没有?以后hǎohǎo给我教育这帮小兔崽子!”

  起身,董学斌瞪着那帮韩国学员,“◎给我听hǎo了!别他妈以为中国人hǎo欺负!”

  ……

  水源道馆外。

  陈大辉兴奋道:“今天总算出了口气!太爽了!”

  “董哥!你练过什么功夫啊?太厉害了吧?”

  “哈哈,这下算是报仇了!”大家都很激动。

  董学斌把大衣穿上,“这叫什么报仇了?刚一个道馆而已,走,去咖啡厅坐下歇歇,等会儿去下一个。”

  李安愕道:“下一个?还去踢馆?”

  余下几人也怔了一下。

  董学斌道:“这不是废话嘛!不打个五六家道馆!这口气也叫出去了?那些参与过殴打华人的道馆你们不是统计过吗?一个也别他妈想跑!”董学斌发了狠,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他出了这个头,那就要出到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