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很白!】


  第307章【很白!】

  这天早上。

  首都机场t2大厅。

  chun节de旅游高峰还没到,不过机场还是人山人海de样子,扫眼yī望,密密麻麻都是人。董学斌拉着yī个旅行箱走在前面,拿着刚打de登机牌找着15登机口,后面,yī身貂皮大衣de虞美霞紧紧跟着,她脸上带着yī个厚厚de白口罩,盘着头发,柔弱de眸子里不时露出犹豫和紧张de神色。

  “小斌。”虞美霞●咬牙看看他,“真要去吗?”

  董学斌yī汗,“都这个时候了还说啥啊,当然得去了。”

  “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我……”虞美霞心里luàn糟糟de。

  “你什么?”董学斌苦笑。□

  “没,没事。”她牙齿yī咬下嘴唇,“走吧。”

  董学斌不是虞大姐,但此时也有点理解她复杂de心情,既想做手术,又怕手术失败失去了盼头,再加上第yī次坐飞机,第yī次出国,或者还有些对“手术”这yī词本能de恐惧吧。想到这里,董学斌也没有yī点不耐烦de意思,笑呵呵地又安慰了她几句,表示了自己对手术能成功de强大信心。

  等飞机是件很枯燥de事情。

  去首尔de这架航班晚点了,九点多钟登机口才开。首都机场de航班降落后,飞机yī般都会开到登机口与起降台对接,乘客只要检票过后进入登机口yī直走就直接能上飞机了,下机de时候也yī样,很方便,不像其他省市deyī些机场,还要摆渡车搭着乘客嘎吱嘎吱地开上七八分钟才能到跑道附近de飞机边上然后再登机。

  检过登机牌,董学斌和虞美霞上了飞机。

  左三排右三排,是架小飞机,机内空间不是很大。

  拿登机牌de时候董学斌特意跟虞大姐选了个相邻de座位,在机翼偏后yī点de位置,走过去放下包,董学斌xiān让虞美霞坐到最里面靠窗de地方,然后才将装着俩人衣服de小行李箱举过头顶,塞到上面,接着往中间de位置yī坐,从兜里拿出yī副扑克牌,扒开挡板和虞大姐玩起来,闲着也是闲着。

  慢慢de,登机de队伍收尾了。

  这时,yī个小眼睛de男子坐到了董学斌身边,应该是个韩国人,他嘴里说着yī种董学斌完全听不懂de语言,唧唧咕咕地yī边跟前面yī排de三个人说笑着什么,显然前面那仨也是跟他yī起de。董学斌看到,前面有两人放行李de时候,半透明de胶皮袋子里隐约能瞧见有yī身跆拳道de训练服,四十多岁那人是黑带,三十多岁那男子则是红带,可能是韩国哪个跆拳道馆de。

  yī开始董学斌没在意,继续跟虞大姐玩牌。

  可过了yī会ér,董学斌突然发现坐在他旁边de那个青◇年总是往虞美霞脸上看,看yī眼还不够,几乎是每隔十几秒就看上yī下,还用韩语跟前面de几人说了句什么,前面那仨也纷纷回头往虞美霞脸蛋上瞅了yī眼。因为虞大姐de疤痕比较深,比较长,yī个口罩没办法全部◇遮住,右脸边缘还露出了yī些,那几人肯定是在看那个伤疤。

  虞美霞见这么多人看她,手yī抖,忙yī把捂住脸。

  董学斌可不干了,“看什么看!”

  金希真皱皱眉,就算听不懂中文也知道对方没说好话,盯着董学斌de眼睛用韩语冷声道:“你喊什么!”

  董学斌眼睛yī瞪,“唧唧喳喳de你废什么话!说人话不会啊!”

  金希真神色yī恼,“你们中国人就这个素质?”

  董学斌听不懂他de话,但有人听懂了,后排yī个年轻小伙子腾地yī下站了起来,骂道:“bāng子!你丫骂谁呢?”听口音是yī北京爷们。

  董学斌看向他,“哥们ér,丫说什么呢?”

  那留学生小伙子怒道:“他骂咱们中国人没素质!”

  “麻痹!”董学斌火了,指着那韩国人道:“你他妈从坐下开始就盯着我大姐脸看!还我们没素质?你知道素质俩字怎么写吗?啊?丢人现眼de玩意ér!”话音yī转,董学斌又指着前面yī排de那仨练跆拳道de人喝道:“好歹也三四十岁de人了!你们有点ér脸没点ér脸啊?还跟我提素质?素质你大爷!”

  那北京小伙ér哈哈yī笑,“骂得好!”

  机舱里还是中国人比较多,见那韩国人来了个地图炮攻击,也纷纷骂了起来。

  “这帮小bāng子!欠骂!”

  “人家大姐脸伤了,你们还盯着人家脸看,打死你们都不多!”

  前排de韩尚宇和朴恩智黑着脸看着董学斌,嘴里de韩语连续不断,“你这人怎么回事?希真怎么你了?你骂什么人!”

  董学斌阴着脸道:“你俩少跟我瞪眼!欠骂是不是?”

  金希真见董学斌连他两个老师也骂上了,立刻站了起来,yī把揪住董学斌de领子。

  董学斌反倒乐了,也yī把揪住他,“呦喝,还跟我动手?练了跆拳道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行啊!咱俩练练!”

  虞美霞慌忙拉住他,“小斌,别打,算了吧。”

  空姐闻声赶来,赶紧拉架。

  董学斌不是没脑子de人,这里不是延台县,出门在外还是低调为好,能不惹事ér董学斌也不想惹事ér,但这事ér却关乎到了虞大姐,yī个刚刚被毁了容de女人被人这么盯着脸看,好像看笑话似de,谁受得了?这是最基本de素质,有点道德de人都不会这么干!可这帮韩国人不但揭了虞大姐de伤疤,还挺有理?这让董学斌怎么忍?更何况他对韩国人yī直没什么好印象。

  董学斌yī直是个愤青。

  外jiāo上,共和国虽然和韩国yī直没有太大de纷争,指责啊,谴讨啊,这些外jiāo上de声音很少,但韩国人有些事办de却不能不让人窝火,就在前阵子还发生了yī起很恶心人de事件,新闻上没播,可报纸上和网上却登得清清楚楚,再追溯到yī年前,两年前de那几起事件,想想都窝火。

  飞机快开了。

  在两个空姐de劝阻下,架还是没打起来。

  金希真压着火重重坐下,xì上安全带,还跟前面两个老师唧唧咕咕地说着。

  韩尚宇和朴恩智用英语指责了空姐几句后,看了眼董学斌,也回头坐稳了,xì上安全带闭目养神。

  “什么东西!”董学斌道。

  “小斌,别说了,我,我没事。”虞美霞低声道。

  董学斌拍拍她de腿,“别理他们丫de,yī帮缺心眼érde玩意ér!”

  虞美霞yī嗯,心里很暖呼。

  yī个多小时后,首尔机场。

  董学斌和虞美霞下了飞机,看到金希真几个练跆拳道de人走在前面,董学斌与他们jiāo换了yī个冷冷地视线,然后就带着虞大姐出了机场,准备打车找个酒店住下。不过麻烦却来了,医院那边虽然联xì好了,但酒店还没有,董学斌是打算找个离医院近yī些de地方住,可语言不通啊。

  “哥们ér,要帮忙吗?”飞机上那曾给董学斌翻译过韩语de北京青年走了上来。

  董学斌心说正好,就拿出yī张纸来,“这个医院你知道吗?我想去附近找个宾馆酒店之类de。”

  那人笑道:“行,我帮你打辆出租车吧。”

  “多谢了啊,怎么称呼?”

  “李安,正跟这边上大学呢。”

  “我董学斌,带我姐看病来de。”

  等车de时候俩人简单认识了yī下,都是北京人,岁数也相差不太大,所以聊得很投机。不yī会ér,出租车来了,李安拦下车用韩语跟司机说了几句,然后转头道:“董哥,我跟这师傅说好了,直接去酒店de。”

  董学斌拍拍他,“多谢多谢。”

  “嗨,出门在外相互帮衬呗。”李安呵呵笑道:“再说你跟飞机上骂de过瘾啊,我回去也得练练骂人了,跟你yī比,我这都不是yī个水平de啊。”

  董学斌有点不好意思,作为yī个国家干部动不动就跟人对骂,实在影响不好。

  首尔四环酒店。

  前台大厅,董学斌用英语○跟对方反复jiāo流着,他大学英语考过级别后就放下没动过,现在yī年多两年了,早忘得差不多,说起来简直蹩脚de很,好在对方服务生理解能力很强,折腾了十几分钟才算把房开好。

  董学斌拿着房卡往前★◆走,按开了电梯。

  虞美霞也不知怎么了,脸上很烫,嘴里yu言又止。

  “咋了?”董学斌yī侧头,“又变主意了?汗,咱都到首尔了啊。”

  “不是不是。”虞美霞连忙摆手,脸红道:“●你,你就开了yī间……yī间房吗?咱们……咱们俩住yī起……是不是……”

  董学斌呃了yī声,“是大套间,有两个卧室de。”

  yī听,虞美霞松了口气,“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咳咳,没事,走走,上楼了。”

  本来董学斌没觉得什么,让虞大姐这么yī说,他心里也泛起yī股异样de情绪,也是,人家虞大姐可是个寡妇,就算两间卧室分开de,但跟自己yī个大老爷们住yī个房间也确实有点那啥,倒是董学斌没考虑周全,可是,不跟虞大姐在yī个屋话他又不太放心。算了,就xiān这么着吧。

  九楼,918房。

  进了房间,入眼就是yī片棕色绣花de地摊。来de时候董学斌也不知道这是几星级de酒店,不过看看屋里de布局和装潢,不是四星就是五星吧,各方面环境都不错,yī些随手摆着de小东西也很人xing化。选了yī个屋子后,董学斌将行李简单整理了yī下,分开虞◆大姐de那份衣服行李给她拿去了房间。

  “……累了吧?xiān洗个澡?”

  虞美霞脸热道:“你xiān洗吧,我不急。”

  “行。”董学斌搓搓手,“我xiān洗个暖和暖和。”

  虞美霞yī直在农村生活,以前de三十几年对她来说只有做饭养孩子下地干活,她连县城de环境都没有太熟悉,更别说xiān后到了北京和首尔这种yī线城市了,她显得非常拘谨,坐在房间里也不敢随便瞎碰东西,生怕nong坏了要赔钱,就干巴巴地跟那ér傻坐着,yī会ér看看吊灯,yī会ér按按软乎乎de床。

  约莫yī小时后。

  虞美霞也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和董学斌yī起在卧室里坐着。

  “我给张晶晶大夫打电话了。”董学斌笑道:“她让你下午就去医院,说已经联xì好了,xiān得做个检查。”

  虞美霞脸yī绷,又紧张了起来,不断捏着自己de手指头。

  董学斌宽慰道□:“来都来了,别担心了。”

  “……小斌。”

  “嗯?”

  虞美霞很痛苦地举起胳膊,放在脸庞跟脸对比了yī下,“我身上皮肤跟脸上de颜色有点差别,要是换上去,会不会……”
  董学斌定神yī看,确实,胳膊上de皮肤颜色比脸稍稍深了yī点点。

  虞美霞叹气道:“你不是说身上皮肤颜色越和脸接近,手术以后复原de几率就越大吗?可,可我……”

  董学斌yī想,“夏天,手经常着太阳,颜色肯定深yī些,yī般植皮也不会从手上植。”

  “但我腿上好像也……”虞美霞这两天背着董学斌偷偷摸摸研究了好久,手,肚子,腿,上面derou都被她对着镜子照过了,可都和脸不yī样,所以她这几天才闷闷不乐,要是把那些皮植到脸上,复原效果肯定不会好,深yī块浅yī块,好像牛皮癣yī样,不用问也知道难看极了。

  董学斌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闻言也紧张了,“颜色差很大?”

  “以前我总下地干活,可能那个时候晒de。”

  “那怎么办?”董学斌yī咂嘴,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圈,“给我看看你腿,你自己对着镜子可能看不清楚。”

  虞美霞点点头,yī弯腰,将裤腿往上挽了挽,露出yī小节小腿肚子。

  董学斌道:“不是小腿,小腿汗máo孔多,植皮不好吧,而且你以后怎么穿裙子?看你大腿。”

  虞美霞脸上热乎乎deyī下,没动。

  “哎呀,都这时候了还有啥不好意思de,快。”

  “……噢。”

  董学斌比她还急,虞大姐身上要真没有yī块rou跟脸上肤色yī样,那完全复原根本是不可能de了。

  虞美霞yī咬下嘴唇,手慢慢摸到腰带上轻轻解开,双手捏着裤子微微欠身,手臂向下yī褪,将裤子和保暖秋裤yī起往下按了按,顿时,yī抹白色de内裤就露在了外面。虞大姐脸上烫烫de,她yī手捂着丰腴de美tun,侧着身子对着董学斌,扒着裤子露出那条柔顺de大腿给他看。

  董学斌也顾不得什么,急急蹲过去,看看她腿,看看她脸。

  虞美霞低低头,“颜色yī样吗?是不是差了许多?”

  董学斌反复确认了几遍,“倒不是太多,可明显有差别,你脸比较白。”这可怎么办,董学斌着急道:“再给我看看你后背,那里yī般晒不到太阳。”

  虞美霞赶紧把裤子提上,也没xì腰带,想了想,翻手将máo衣脱掉放在床尾,又捏住保暖内衣de下摆往上翻了翻,背过身露出光溜溜de后背给他,yī条文胸后带ér紧紧蹦蹦在那里。

  董学斌定神看过去,认真道:“你回过头来,我好对比。”

  虞美霞yī回头,小声ér道:“后背行吗?”

  “……悬。”董学斌嘴里有些发苦,“后背也没脸白,你再往上脱yī点我看看,嗯,嗯,不行,上面也yī样。”

  虞美霞眼圈顿时红了,“那,那我de脸恢复不了了?”
☆   董学斌锤了锤脑门,将她后背de衣服拉下来,“也不能这么说,对了,yī般植皮都用tun上de皮肤,那里你看了吗?”

  “……照过镜子,但不好看,看不清楚。”

  “我给你看yī下?行○吗?”

  虞美霞做了下思想斗争,瞅瞅董学斌de眼睛,她没说话,抿着嘴从床上站起来,慢慢摸住裤子再yī次脱了下去,只不过这次脱de比较多,将裤子和保暖裤拉到了膝盖左右de位置,旋即虞大姐微微yī扭身,让tun部对着董学斌,然后她伸手犹豫了几下,徐徐扒开了白色de三角裤,露出yī片雪白来。

  董学斌心头跳了跳,有点冒邪火了。

  赶紧压了压不轨de心思,他定了定神ér,紧巴巴地瞧瞧那片嫩rou,接着抬头望了望虞美霞de脸,呃了yī声。

  虞美霞娇躯yī绷,“是不是……也不行?”

  “不是,你脸太红了,对比不出来。”董学斌yī咳嗽。

  “那……那……”

  董学斌柔声道:“你别瞎想,静静心,做做深呼吸。”

  虞美霞也不想脸红,但yī个大男人就在后面看着她de屁股,她脸皮实在没那么厚,照着董学斌de话做了深呼吸,yī次,五次,十次。

  几分钟后,她脸上decháo红终于渐渐褪去。

  董学斌赶紧对比,看看routun,瞧瞧她脸,不禁脸色yī喜,“成了!”

  “什么成了?”yī直闭着眼de虞美霞睁眼yī看他,脸又yī下就红了。

  董学斌乐道:“没问题了,绝对没问题,你屁股很白,跟脸上de颜色几乎yī模yī样,当然是我rou眼感觉de啊,不过肯定**不离十,这下放心了!”

  虞美霞也是喜上眉梢,可当看到董学斌de目光还落在她tun上时,虞大姐匆忙yī拉裤子,急急穿上衣服。(↘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