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县委常委会】


  第3o2章【县委常委会】

  第二天早晨。

  吕大家,李红给吕晓磊准备好书包让他上学去了。

  儿子一走,李红就不再掩饰脸上的烦闷情绪,黑下了脸回头看着丈夫,“钱我取出来了,十二万,你知dào咱们家存折里还有多少钱吗?都快干净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领导!咱儿子让人毁了容!我把那姓虞的脸抓了又怎么了?啊?更别说那姓董的还把我和儿子给打了呢!这笔账你怎么不算?还要赔给他们十二万?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你告诉我怎么过?”

  吕大一拍桌子,“够了!”

  “你没本事!还跟我嚷嚷?”李红瞪了眼。

  吕大喝dào:“要不是你惹出来的事!至于nong得我这么被动吗?”

  这两天他们俩净为这事儿吵架了,白天吵完黑天吵,没有一会儿闲着的时候。末了,吕大懒得跟她吵吵了,dào:“我答应赔钱,还不是想尽快把这事儿了结了,今天就是县委常委会了,局长的位子很快就定了,这个时候不能出什么yì外,等我上了局长,十几万还算什么事儿,你怎么就一点远见也没有?就会盯着眼前那点东西!”

  李红一眨眼,“你到底上不上的去?”

  “没问题。”吕大dào:“已经定了。”

  闻言,李红也不跟他吵了,“我给你nong点饭吧,吃什么?”

  “我去单位吃了,顺便等消息。”吕大并没有因为虞美霞的事情影响到心情,就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能当上局长,什么就都有了。

  ……

  县委。

  向dào和宣传bùbù长陈同兵坐在屋里。

  “向书记。”陈同兵dào:“听说谢县长最近动作不少啊。”

  向dào笑笑,没当一回事儿,自从谢慧兰来了延台县以后,一直奉行着低调办事的原则,在一些重要会议和重要议题上,很少跟向dào起冲突,从不正面和他博弈,向dào明白,谢慧兰这是在等待机会,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但这次谢慧兰突★然力将董学斌上了招商局局长的提名,摆明了要和向dào唱对台戏,实在让他有些yì外,他没想到谢慧兰这么看中董学斌,要是就因为董学斌救过她的命才感情用事,那向dào只能认为这个新来的县长还很不成熟,又或是◇说,谢慧兰等到了机会?

  陈同兵也不明白,在常委会上,向系的人占了绝大多数,不管谢慧兰怎么出招也是没办法较量的,甚至连一点1ang花都掀不起来,这种劣势下她就敢和向书记力?这谢慧兰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我听说曹书记那边……”陈同兵不放心dào。

  向dào一嗯,“我知dào,老曹跟我说过了,没事。”

  听他这么说,陈同兵就心头一定,他跟吕大关系极好,吕大之所以能入☆了向dào的眼,还是陈同兵牵的线,他当然不想这事儿出什么yì外。(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

  ……

  与此同时,政法委书记黄立也去了谢慧兰的办公室。

  对于谢县◎lexiàngdàodeyǎn,háishìchéntóngbīngqiāndexiàn,tādāngránbúxiǎngzhèshìérchūshímeyìwài。(kànxiǎoshuōjiùdàoyè zǐ·yōu~yōu www.**)

  ……

  yǔcǐtóngshí,zhèngfǎwěishūjìhuánglìyěqùlexièhuìlándebàngōngshì。

  duìyúxièxiàn长这次要和向dào正面jiao锋的事情,黄立是极不赞同的,他认为时机还不到,董学斌不可能争得过吕大,招商局局长的位子除了吕大不可能让别人去做,照这么下去,谢慧兰输了这局博弈,势必会影响到她的威信和她话◎语的力度,太得不偿失了,但黄立也没有阻止,因为整个延台县只有他一个人知dào,小董是谢慧兰的男朋友,谢县长不会看着小董被欺负了还不管。向书记三番五次的打压董学斌,给他难堪,想撤了他,谢慧兰此时站出来为★男朋友撑腰,这是理所当然的,黄立不好去说什么,也不能说。

  办公室里,黄立对这次常委会的议题跟谢慧兰碰了碰头。

  说到最后,黄立不得不提了下招商局局长的提名。

  谢慧兰笑眯眯地看看他,“向书记的阵营也不是铁板一块,所有人的思想不可能拧成一股绳,别忘了,这是小董的事儿,他在公安局的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可做了不少成绩,我知dào很多人都不喜欢小董,觉得他不成熟,太冲动,而且不断在得罪人,但是,很多人却忽略了另外一点,小董也帮过不少人的。”

  黄立心中一动,想到了曹旭鹏,顿时有些明白了谢慧兰的打算。

  看来这次的事件,谢慧兰并不是没有深入考虑过的,她不但要给男朋友撑腰,而且还想把延台县的水搅浑啊!

  ……

  医院里,董学斌轻手轻jiǎo地关上虞美霞的病房门。

  找到大夫问了几句后,他就开车回了县公安局。

  常委会马上就开始了,董学斌不能再跟这里陪着虞大姐了,这种时期,就算装样子也得回去工作,不能落人话柄。想到常委会,董学斌脸色微冷,现在他的神经已经全bù丢去了那里,这次会议的决定关乎到了很多事情,董学斌的前途,虞美霞的仇,谢慧兰的威信,等等等等,对董学斌来说,这是一场只能胜利不能失败的较量。

  他必须要赢!

  必须拿下这正科的职务!

  两手jiao叉握在一起,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董学斌微微闭上眼睛。

  在董学斌默默祈祷下,县委常委会开始了。

  气氛浓重的一号会议室,几个常委66续续地走进来,一般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桌位前端都是立有名字牌儿的,哪个座位是谁的一目了然,但延台县一般的常委会是不会立牌子的,不过这却不是yì味着想怎么坐就怎么坐,比如为中央的那个座儿,是县委书记的,后面依次排开,全是记录在案的县委常委的排名循序,一点马虎也不能,所以每次排名调整后的座次都是已经定好了的,不能随便瞎坐。

  人基本到齐了,只有县委书记和县长没来。【叶****悠】

  领导一般会晚来一会儿,这在延台县是惯例。

  不过片刻,向dào就和谢慧兰一边笑着jiao谈着什么一边走进会场,看上去两人之间气氛非常和谐,可实际怎么回事,在场的常委都清清楚楚,这就是官场的虚伪了。

  在延台县,向dào是一把手,所以在和向书记并肩走向会场的时候,有心人都能注yì到谢慧兰是微微退着小半个身位的,没有一般上下级退的那么多,但也确实是退了的,而快要进会场的时候,谢慧兰笑yínyín地结束了谈话,拿着文件快走几步,先一个走进了会议室,给了向dào作为一把手的“压轴”进场。谢慧兰▲的一言一行上都让人挑不出什么理来,很规矩。

  向dào清清嗓子,所有人都坐正了身子。

  门关,向dào走向了中央为的座位,轻轻坐了下。

  这是本月第二次常委会,县委书记——向d□ào,县委副书记、县长——谢慧兰,县委副书记——曹旭鹏,组织bùbù长——易涛,政法委书记——黄立,纪委书记——段正安,宣传bùbù长——陈同兵,常务副县长——周平志,武装bùbù长——熊志勇,县委办公室主任——廖岩山,副县长——庚yù,十一名常委参加会议。会议记录是向dào的秘书——周俊。

  不久,向dào铺开文件,端起保温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

  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杯子一落,也就yì味着常委会正式开始。

  按照惯例,会议最开始很少会出现有争议的议题,这种东西往往会留到最后,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先,向dào宣读了一份市里的文件,将上面的指示精神传达了一下,完罢,向dào又做了总结,将延台县这一年内的经济展和城市建设等等一系列成绩肯定了一下,年底了,一般都是报喜不报忧,等年初布置谋划全年工作的会议时才会将忧患的方面拿上桌子。

  近一个小时过去了,会议进程进行了一半。

  这时,一些有争议的议题终于被提了出来。

  根据今年全国、省、市一号文件精神,县委、县政fǔ曾制定出关于水利改革展实施yì见,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指导县水利事业展的重要纲领xìng文件。各级各相关bù门要抓住中央大力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的机遇,加快推进十二五期间水利重点项目、重点工程的建设,将城关内河整治与城市建设结合起来,水利项目要分级负责,有偿使用,要全力向上争取水利项目,主动对接,主动跟踪,要加强资金投入力量,按照全县一盘棋的思路,统一调度使用水利资金。

  这是谢慧兰到任之前就bù署的文件,不过现在谢慧兰却突然提出来要对水利资金统一监管,并且让县政fǔ★分管水利的副县长挂帅。

  副县长庚yù知dào这个提案不太可能被通过,谢县长应该是在试试水,但等谢慧兰话音一落,庚yù还是表示的很坚定的支持,言附和了谢县长的提案,立场鲜明地站在了谢慧兰这边。◎fènguǎnshuǐlìdefùxiànzhǎngguàshuài。

  fùxiànzhǎnggēngyùzhīdàozhègètíànbútàikěnéngbèitōngguò,xièxiànzhǎngyīnggāishìzàishìshìshuǐ,dànděngxièhuìlánhuàyīnyīluò,gēngyùháishìbiǎoshìdehěnjiāndìngdezhīchí,yánfùhélexièxiànzhǎngdetíàn,lìchǎngxiānmíngdìzhànzàilexièhuìlánzhèbiān。庚yù在以前的时候就跟向dào有过矛盾,工作上也总是起分歧,闹的不是很愉快,于是在谢慧兰上任的时候,庚yù很快就站了队,每次常委会上都充当起了谢系的“急先锋”。

  向dào没有说话,端起杯子来喝了喝茶。

  武装bùbù长熊志勇第一个开炮了,“这是什么提议?这分明是对我们干bù的不信任!”

  谢慧兰跟向dào一样没有出声,眯着眼睛稳稳坐在那里,时而抿茶,时而翻翻文件。这个提案◆虽然是谢慧兰jiao上去的,但她作为县长,自然不会去身先士卒地跟熊志勇这种粗人斗嘴皮子。

  庚yù接过了对方急先锋的枪,皱眉dào:“不是不信任水利局的同志,分管领导挂帅,这是走的正常程序,监☆suīránshìxièhuìlánjiaoshàngqùde,dàntāzuòwéixiànzhǎng,zìránbúhuìqùshēnxiānshìzúdìgēnxióngzhìyǒngzhèzhǒngcūréndòuzuǐpízǐ。

  gēngyùjiēguòleduìfāngjíxiānfēngdeqiāng,zhòuméidào:“búshìbúxìnrènshuǐlìjúdetóngzhì,fènguǎnlǐngdǎoguàshuài,zhèshìzǒudezhèngchángchéngxù,jiān管资金,这是响应市里的号召,增加透明度,也可以避免其中的违规netbsp; 熊志勇身宽体壮,人如其名,闻言就是一瞪眼睛,嗓门也是所有常委里最大的,“现在水利局开展工作不是挺顺利的吗?临阵换将视为大忌!☆这不是让自己同志寒心吗?”

  “熊bù长。”黄立说话了,“我可听说水利局前阵子出了些事,底下一个干bù的贪污受贿问题纪委不是刚查清楚了?”

  熊志勇又看向黄立,“那是个人问题,怎么能一○bang子打死?要是政法委哪哪bù门出一个违法1uan纪贪污受贿的,是不是还要追究领导责任?”这话指名dào姓是再说黄立,黄立眼中一恼,熊志勇好像没看见似的,继续dào:“再说现在水利资金已经有相关bù门监管了,各方面的建设也开展的很好,要是换了将,影响了下面同志的情绪,反倒是添1uan,出了问题谁负责?”

  宣传bùbù长陈同兵dào:“熊bù长说的对,水利局的老徐工作能力很强,也是老党员了,担得起这个单子。”

  县委办主任廖岩山也表示不同yì谢慧兰的提议。

  熊志勇面无表情dào:“所以啊,这个提议太欠考虑了。”炮轰完了庚yù,炮轰完了黄立,熊志勇又把枪口对向了谢慧兰。

  这还没到重要议题上呢,场面就有点唇枪舌战了。

  黄立和庚yù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一紧。

  见争议不小,向dào将茶杯微微一放,“投票表决吧。”

  表决结果没有任何悬念,算是谢慧兰自己,支持她的一共四票,另外两票是庚yù和黄立,最后一票则是常务副县长周平志的。因为前阵子县委班子的调整,周平志还没有明确站队,不过他是常务副县长,是被谢慧兰直接领导的,近水楼台,周○平志跟谢慧兰走得还算比较近,这个水利局的提案是县政fǔ商量通过后才在常委会上提起的,周平志自然也投了支持票。

  谢慧兰的这一试水,流露出了很多信息。

  黄立暗自苦笑一声,觉得局势真的不◇太妙。

  他们这边的阵营,可以确定的票数最多只有四票,谢县长,黄立自己,还有庚yù,周平志那里谢县长之前应该做过工作,这次常委会上八成能帮上忙,也勉强能算上他的一票。

  可是反观另一边。

  十一个常委里余下的七票有六票都投了反对,没有表yì见的那一票正是向dào,他连举手表决都没有就掌握住了全bù局面。

  廖岩山不用说了,县委办公室主任,这是脑门上都贴着向系标签的人。

  熊志勇更是全身上下都打着向系标签的挺向派,是向dào的急先锋。

  宣传bùbù长陈同兵也不用提,他就是向dào提上来的干bù。

  还有曹旭鹏,段正安,组织bùbù长易涛,●这也是亲向系的人马,自从向dào上任县委书记后,对他都很支持。

  结果很明显了,常委会的局面简直是一边倒。

  谢慧兰似乎早预见到了这个结果,轻轻笑笑,没说什么。

  接下来又是下▲一个议题,这是向dào提出来的预案,准备在城乡建设上做出一些方向xìng的调整。谢慧兰手指头优雅地轻轻扶了下水杯,庚yù一看就明白了,谢县长这次是摆明了要在常委会上出一些自己的声音,于是乎,庚yù立刻朝向dào难,反正就是反对。见得如此,黄立也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向dào的对立面。

  几番辩驳后,还是熊志勇开炮了,“我就不明白了,城乡建设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难dào乡里向外都破破烂烂的才是你们愿yì看到的?”

  庚yù压着火dào:“熊bù长!你不要曲解我的yì思!我什么时候说不搞城乡建设了?”

  熊志勇绷着脸dào:“向书记的提案非常符合咱们延台县的现状,你们顾忌这个顾忌那个,那还搞什么搞!”

  黄立和庚yù早对熊志勇恨之入骨了。

  这人是个老大粗,武装bùbù长,一般来说,在这种议题上他是最没有言权的,可熊志勇却丝毫没有这个自觉,什么事情都管,他是典型的对人不对事,以前上任县委书记常磊还在任的时候,熊志勇就是向dào的铁杆支持者,只要向dào一个眼神示yì,他就会向常书记开炮,现在这种风格又延续到了谢慧兰身上,只要是谢慧兰提出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熊志勇都会反对,而且语气非常重,话很难听。

  对熊志勇这种干bù,黄立他们也没办法。

  向dào却对熊志勇非常欣赏,敢冲在最前面,敢说话,不怕得罪人,这是向dào很需要的急先锋,他看中熊志勇的也正是这一点,而且他还知dào,熊志勇并不是有勇无谋的,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熊志勇知dào向系需要一个敢开炮的人。

  等熊志勇朝谢慧兰开完炮,借着这个势头,廖岩山和陈同兵等人也纷纷举起枪口。

  最后举手表决的时候,谢慧兰这边还是四票,还是那四个人,而向dào那边除了曹旭鹏弃权外,都投了赞成票。

  又一次完败。

  谢慧兰还是很稳重地坐在那里。

  庚yù却有点坐不住了,他觉得谢县长这次挑明了跟向dào的冲突,实在有些盲目了一点。

  没有胜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