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一定得拿到!】


  第3o1章【一定得拿到!】

  晚七点。

  美廉美市斜对面,场面一片混1uan,李红被董学斌打得站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着“杀人了杀人了”,妻子被打,吕大可不干了,揪着董学斌跟他理论起来,他儿子吕晓磊也从车里跑下来,大吼一声冲向董学斌,似是要跟他动手。董学斌正处在一个怒不可遏的状态,见得如此,呼地一巴掌地推开了吕大,对方蹬蹬倒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董学斌随即一抡胳膊,啪,将吕晓磊扇到在地!

  “晓磊!”吕大怒气冲天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远处几人路人不禁道:“你们两kǒu子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提王法?被打了才想起来?呸!活该!”

  一老太太也道:“人家好好一个大姑娘让你们爪成那样!打死你们都不多!”

  这时,吱呀一声,几辆警车停在路边。

  “董局长!”三五个警察快下车。

  一见小董局长正大开杀戒,几个治安警察都吓了一跳,慌忙迎上去阻拦,抱手的抱手,抱腰的抱腰,总算是将小董局长给制住了。再看向一旁的三kǒu子,几个警察有一人rèn出了吕大,低声对着同伴说了几句,听完,大家都在心里摇了摇头,心说董局长连东北虎都能干趴下,更别说三个老幼妇孺了,你们闲的没事惹他干什么啊。

  等了解完了情况,几个警察都有些默然,看看满脸是血的虞美霞,他们知道这事儿不好处理了。

  “董局长,这里……”一个警察试探道。

  董学斌指指李红,“故意伤人!把这老娘们给我带走!”

  “是。”几人一听,就硬着头皮上去了。

  一转头,董学斌顾不得再管这边的事情,弯腰一把将晕倒的虞美霞抱在怀里站起来,快步跑进一辆警车里,“快!县人民医院!”

  司机不敢耽搁,一踩油门就走了。

  看着虞大姐被抓花了的脸,董学斌心中像针扎一样痛,咬咬牙,将手net的头里,一点一点帮她捋顺了丝,然后轻轻握住了虞大姐的一只手,董学斌闭上眼睛,默默祈祷,一定没事,一定不会有事,现在的科学技术可不比十年前了,这点伤肯定不会留疤的。

  ……

  医院。

  董学斌路上就跟院方联系好了,车一停,一个大夫和几个护士已经推着病床等在了那里,董学斌飞快将虞大姐的身子放在床上,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医院大厅。一边走,大夫一边观察着虞美霞的情况,不时伸手扒了扒她脸上的伤kǒu,不多时,大夫皱皱眉头,轻轻叹了kǒu气。

  董学斌急道:“大夫,病人没事吧?”

  “生命危险倒是不会有,只是受了惊吓晕过去了。”

  “那脸呢?”这是董学斌最关心的,“不会留疤吧?是不是?”

  “……很抱歉。”大夫的话让董学斌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大夫道:“我们医院技术有限,我只能先为她清理伤kǒu防止感染,然后只能等伤kǒu先自动愈合再说,不过这之后肯定会有疤痕,而且看病人的伤势……”他低头看看虞美霞的脸,“太重了,已经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相貌,疤痕会非cháng重,请您和病人有个心理准备。”

  董学斌脸一白,“植皮呢?植皮也不行?”

  大夫道:“植皮得去专门的机构和医院,我们院没有这种设备,不过就算是植皮,一般也不可能完全恢复原貌,取决于很多因素,就算恢复得比较好,手术比较顺利的,愈合后恐怕也会有痕迹,只不过是拿掉了抓痕,换成了其他的疤痕,而且花费很高,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董学斌身子一晃,停下脚步,没有再跟上去。

  靠在走廊里,董学斌呆呆地望着窗外,他当然知道一张脸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要是让虞大姐知道这事儿,那她……

  麻痹!

  碰!董学斌猛然一拳打在走廊的墙壁上!

  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响了,号码是虞茜茜的。

  董学斌手掌微微一颤,“……喂。”

  “哥哥,你和娘怎么还没回来?”小茜茜无聊道:“我打了娘的电话她不接,你们在哪儿?我都饿啦。”

  董学斌强笑道:“我和你娘有点事,正在外头呢。”

  “噢,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家?”

  “可能要……等一会儿了,这样吧,你跟家等我电话。”

  挂了线,董学斌立刻给老妈打了过去,“妈,华美小区您知道吗?小茜茜现在正住那里呢,您帮我过去接一下她吧,嗯,先接您单wèi宿舍去,让她跟您那儿住几天。”听栾晓萍奇怪,董学斌道:“虞大姐受了点伤,我正跟医院呢,先不能让小茜茜知道,让她先和您住,过几天我再和她说。”

  十几分钟后。

  大夫找到了董学斌,“伤kǒu处理完了,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真没办法了?”董学斌吸气道:“一辈子就……就得这样了?”

  大夫一沉yín,道:“也不能说绝对,国内的医疗技术水平有限,但国外的一些机构还是有些希望的,如果不想做整张脸的整容,那只能到国外碰碰运气,董局长,我以前的几个同学我可以帮您联系一下,但国外的这种医院和这种手术,花费上或许要很高,而且也没有一家医院敢百分之百保证能恢复如初,具体怎么样,有时候谁也说不好,但至少是有完全恢复的可能的。”

  董学斌神情一震,“跟原来一模一样?”

  “恢复好的话,应该是可以,但也不能保证。”

  “只要有希望就行!”董学斌看着他,“大夫,多谢你了,务必帮我联系一家最好的医院,钱不是问题。”董学斌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能让虞大姐的脸好起来,只要能让她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多少钱董学斌也不心疼。

  大夫点头道:“那好,我尽快帮你联系。”

  “对了。”董学斌道:“毁容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虞大姐?”

  “这……”

  “我怕她承受不了。”

  想了想,大夫慢慢一点头,“好吧。”

  一间病房里。

  董学斌和大夫走进去的时候,虞美霞早已经醒了,她脸上裹着纱布,正面色苍白地站在卫生间里死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指捏在纱布上,似乎想掰开纱布看一看脸上的伤kǒu,神色非cháng紧张。

  “纱布不能动!”大夫阻止道。

  虞美霞看看他们,慌张道:“我的脸……脸……”

  董学斌心都快滴血了,但攥了攥拳头,还是忍了下来,假装轻松地呵呵一笑,走进厕所将虞大姐扶出来,让她上床躺下,“好好睡觉吧,你脸没事,大夫也说了是小伤kǒu,过不了两天就愈合了。”

  虞美霞咬咬嘴唇,“会不会……会不会留疤?”

  “不会,怎么可能!”董学斌笑道:“这点伤不碍事,别想那么多了。”

  “大夫。”虞美霞不信,看向医生。

  大夫一迟疑,身为医生自然不好骗她,但董局长刚才又jiao代了,他只能含糊着说了句“放心吧”,至于这个放心怎么理解就是对方的事儿了。

  一听,虞美霞就松了kǒu气,靠在床头不说话了。

  董学斌给她盖上被子,“听见了吧?没事的,你就放心养病吧,那打你的李红我已经让人带回局里了,后面的事情jiao给我。”

  虞美霞低声道:“对不起。”

  “说啥呢,这话应该我说才对,这■事儿赖我。”

  董学斌内心非cháng歉疚,这事儿的起因说白了就是自己和吕大的矛盾,跟虞美霞一点关系也没有,要不是自己跟吕大争招商局局长的wèi子,吕大的儿子也不会欺负到茜茜头上,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在一想到吕大一家的胡搅蛮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到自己头上,董学斌刚下去的火又腾地一下冒了上来。

  走到走廊,他给局里打了电话,“怎么样了?”

  “李红已经带回来了,正在录kǒu○供。”

  “好好给我审这老娘们!别让她好受了!”说罢,董学斌道:“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人!”

  “明白了。”

  回了病房,大夫已经走了。

  董学斌强装出笑容道:“晚上●○还没吃饭呢吧?想吃点什么,我下楼给你买去。”

  “我不饿。”虞美霞情绪还是不怎么好,“茜茜那边……不要告诉她。”

  “我知道,刚才让我妈把小茜茜接她那里住了,放心。”

  虞美霞◎低低嗯了一声,顿了顿,手又不自觉地摸上了脸,在纱布那里碰了碰,“真不会有疤?”

  董学斌拍拍她的手背,“不会,大夫刚不是说了吗?”

  虞美霞一哦,“那我……不住院了,这里太贵了,咱们回去吧。”

  看她想起来,董学斌赶紧按住她,“别担心这个,医yao费让吕大和李红那老娘们出,你就放心住着,把伤养好了再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听我的。”

  “……嗯。”

  陪她到了晚上九点,小茜茜又打来了一个电话,董学斌随kǒu编了瞎话,然后把手机递给虞美霞让她跟女儿说了几句。挂了线,虞美霞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转头对董学斌道:“小斌,不早了,你回家休息吧。”

  董学斌笑笑,“我不走了,今儿陪着你。”

  “不用……”

  “我回去也没事,你睡你的吧。”

  看着他的眼睛,虞美霞心中一暖,“……谢谢。”

  “睡吧,翻身时小心点,别压着伤kǒu,夜里有事就叫我。”

  “嗯。”虞美霞徐徐闭上眼睛。

  等虞大姐睡熟了,董学斌才松开她的手站起来,瞅瞅她的睡脸,他鼻子一酸,眼睛不自觉地红了红,退出病房走到外面点上支烟,董学斌狠狠chou着,毁容的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等后天拆纱布换yao的时候虞美霞肯定能知道,到时候董学斌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董学●斌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一睁眼,他赶紧一捂手机喇叭,看看身边还在睡着的虞大姐,董学斌快从陪护床上翻身下来,走出去接起电话。

  “董局长,我是治安科的。”

  “说。”

  ◇▲“李红夜里的时候被放走了。”

  董学斌一下就火了,“我不是说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人吗!?”

  那人苦声道:“是梁局长的命令。”

  啪地一声挂了电话,董学斌阴着脸就拨通了梁成鹏的★◇号码。

  梁成鹏刚睡醒,一看董学斌的电话就知道什么事,接起来道:“小董啊,昨天晚上的事我知道了,人是我让放的,李红已经答应赔偿十二万元作为医yao费,这个赔偿不算少了,就是个民事纠纷,解决了就★好,没必要nong个拘留,你啊,也消消气。”梁成鹏也是向系的人,昨天县宣传部部长打了电话给他,这个面子梁成鹏不能不卖,所以才当起了和事老,更何况吕大就要提正科了,算起来,吕大跟他也是一个派系的。
■   “梁局,您让我怎么消气?我保姆现在已经毁容了!毁容您明白吗?她一个女人!一个才三十岁出头的女人!你让她后半辈子怎么办?这是赔点钱就能完事儿的么!”董学斌火道:“他们要是觉得钱能解决!行啊!我现在◎就过去把李红吕大全给毁了容!赔钱?我赔他们二十万!我一天毁他们一次!我他妈看谁耗得过谁!”

  谁都知道董学斌中了彩票,几十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儿。

  闻言,梁成鹏喝道:“你可别给我胡来啊!”

  “李红这是故意伤人!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无奈之下,梁成鹏道:“你还说别人?昨天你把吕局长一家三kǒu都给打了,人家还要报案呢,我好说歹说才算作罢,你们也算两清了,听我一句★,大家各退一步,这事儿到此为止,行不行?”

  董学斌就知道跟他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病房里,虞美霞醒了,“小斌,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董学斌把愤怒压★在心里,“感觉怎么样?伤kǒu疼不疼?”

  “有一点火辣辣的,倒是不怎么疼了。”

  “……那就好。”

  等安顿好了虞美霞这边,董学斌就出了医院,直奔县政fǔ。

  ……

  县长办公室外间。

  董学斌一脸气愤地推开胡秘书的门,“胡姐,谢县长在吗?”

  “在,你直接过去就行。”胡思莲眨眨眼,不明白小董局长怎么生了这么大气,昨晚的事情并没有闹开,很多人都不清楚。

  一转身,董学斌咚咚敲敲门。

  “请进。”里面的谢慧兰说话了。

  推门进屋,董学斌反手将门关上,也不等谢姐说什么,他就道:“谢县长!咱们延台县的干部一个个都是什么素质?啊?那个吕大!就因为我跟他一起上了提名!他就撺掇他儿子去欺负我保姆的女儿!不但截了人家钱!还要当众脱人家裤子!这他妈叫什么人?最后那小子自作自受被抓伤了脸!他吕大和李红又把帐算在我保姆头上了!到了她工作单wèi把她脸给抓了!五道痕迹!触目惊心!医生说想恢复到以前的容貌可能xìng不大了!才三十几岁就被毁容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谢慧兰放下手里的文件,“现在呢?”

  “李红被放了!连拘留都没拘!只说赔给我保姆十二万!十二万!真多啊!和一个人后半辈子比起来十二万能干什么?”董学斌咬牙道:“这事儿是因我而起的,毁容的事儿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还没告诉她呢!”

  又说了半天,谢慧兰才是了解了情况。

  她皱皱眉头,“……你想怎么处理?”

  “不管怎么处理!他们必须为这事儿付出代价!不是赔点钱就完了的!”

  谢慧兰瞅瞅他,下巴一努前面,“你先坐下。”站起来,她亲自走到饮水机边上倒了杯水,转身递给他,“喝kǒu水消消气先,遇见事就暴躁成这样,你啊,什么时候能有个稳重的样子?”谢慧兰伸手解开他大衣的扣子,捻着优雅的指头又重新给他系上了,“扣子都系错了。”

  董学斌怒气一缓,“谢谢。”

  谢慧兰道:“很多时候,要惩罚一个人并不非得用最直接的办法。”

  董学斌不懂。

  “明天不就是县cháng委会吗?”谢慧兰淡淡道:“那个局长的wèi子,谁都不rèn为你能抢得过吕大,如果你爆了冷门真的上去了,对吕大的打击不用我说你也清楚,等你正式上任,吕大就是你手下的兵了,到时候你想整治他,有的是办法。”这些天,谢慧兰一直在为明天的cháng委会布局着,这关乎到董学斌今后的仕途,谢慧兰很上心。

  听谢姐一说,董学斌也想明白了。

  确实,如果自己真抢了吕大的晋升,这可比让李红拘留几天解气的多!

  董学斌现在的目的就是不让吕大好过,虞大姐的这笔账他必须要算回来!

  是了!

  这个正科自己一定得拿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