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毁容!】


  第300章【毁容!】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星期三中午,今儿是个大晴天,朵朵白云在空中摇摆漂泊着。

  从县政fǔ办公☆■
  第300章【毁容!】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
  dì300zhāng【huǐróng!】

  yītiānguòqùle……

  liǎngtiānguòqùle……

  sāntiānguòqùle……

  xīngqīsānzhōngwǔ,jīnérshìgèdàqíngtiān,duǒduǒbáiyúnzàikōngzhōngyáobǎipiāobózhe。

  cóngxiànzhèngfǔbàngōng楼出来,董学斌对着外头迎面打过来的暖暖呼呼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前两天大风降温,今儿个的温度总算有所回暖,董学斌点上支烟抽了几口,一边往大院外走一边想事情。

  后天就是县常委会的日子了。

★  招商局局长的位置……到底能不能成?

  董学斌心里没shí么把握,这三天他没干别的,把时间几乎都用在了跟领导套近乎上了,段正安那边,曹旭鹏那边,董学斌都一一拜访了,并把自己想yào上进的意思◆很清楚地传达给了他们,只不过他们具体是个shí么想法董学斌就不清楚了,因为段书记曹书记都没有明确地答复他,比如曹旭鹏,饭后就说了句“知道了”,董学斌也不知道他是答应了还是意思说yào考虑考虑,即便有人情的成分在,人家几个也是向系的人马,会不会帮董学斌还真不好说。

  至于谢姐派系的人自然就非常顺利了,董学斌刚刚去县政fǔ就是拜访副县长庚欲超的,政法委书记黄立董学斌也在昨天请他吃过饭了,有谢慧兰在后面支持,庚县长和黄书记当然也会不遗余力,其实就算不去拜访谢姐估计也早交代好了,董学斌去就是走走形式,这是礼貌。

  呼,现在该做的都做了。

  听天由命吧!不想那么多了!

  忽然,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神一看,是招商局副局长吕大发。

  董学斌神色一冷,“哟,这不是吕局长吗?”

  吕大发也看到了他,眉头一沉,“董局长倒是勤快,这几天净看你往县政fǔ跑了啊。”

  “我可比不了你。”董学斌冷笑一声,“县委办公楼都快成你招商局的办公室了吧?你还不如住这儿算了。”

  吕大发压着对他恨之入骨的情绪,没再搭理他,径直朝县委办公楼走去。

  招商局局长的位置肯定会在吕大发和董学斌两人中选出来,董学斌在跟领导拉关系,吕大发又何尝不是?这几天他也是频频跟县委领导接触,与董学斌不同的是,这个局长的位子吕大发是势在必得的,说到政绩他或许没有董学斌多,但谈到资历,谈到关系,吕大发无疑是有着绝对优势的,他跟新任的宣传部部长关系很好,借着这条线也搭上了向书记的车,也得到了向道发的亲口许诺,有了县委书记的全力支持,吕大发等于已经提前坐上了局长的位■置,没有任何悬念。

  等吕大发走后,董学斌哼了一声,也转头走了。

  对方眼中的恨意让董学斌很是恼火,最开始俩人交恶,就是因为吕大发的亲戚打了自己妹妹唐瑾,后来吕大发的儿子又欺负到了小q●iànqiàn头上,不但截钱吓唬qiànqiàn,还yào脱虞qiànqiàn的裤子,几次三番地欺负到董学斌头上,他还没跟吕大发算账呢,这丫竟然还恨上自己了?这老王八蛋!

  开车上路,董学斌给惠田乡派出所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刘,我董学斌。”

  刘大海道:“董局,有吩咐你说。”

  “……前天我让你问的事儿问到了没?”

  “噢,查到了,吕大发和他爱人确实带着儿子去过医院,不是县人民医院,是建安医院,我跟熟人打听了一下,听说他儿子脸被抓了一道子,可能是感染了还是shí么原因,伤口处理完以后留了点疤痕,据说吕大发两口子当时就火了,指着大夫鼻子骂了一顿,问zěn么这么点伤还会留疤。”

  “后来呢?”

  “那就不知道了,可能换医院看病去了吧。”

  “噢……”

  “真yào是有了疤,一般就去做整容手术了,普通治疗估计效果不大。”

  放下电话,董学斌开车回了县公安局,开始忙活起工作来,他算是知道吕大发为shí么露出那种带着寒意的眼神了,脸是shí么?脸就是面子,yào是这辈子都带着一个疤,连找对象都不好找。不过董学斌★却没觉得shí么,这是他们自作自受,你们丫既然连欺负一个小女孩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那就得有承担后果的准备,归根结底也是你们咎由自取的,怨不得别人!

  与此同时,吕大发的手机响了,是他妻子打来的。□

  “你在哪儿呢!”李红的声音yīn恻恻的。

  吕大发皱皱眉,“县委,干shí么?”

  “你说干shí么!不是说今天去市里给晓磊看病的吗?你zěn么还不回来?”

  “突然有事,你带孩子先去吧,我过会儿到。”

  “吕大发!”李红怒了,这股火气她已经压了整整四五天了,“晓磊是你亲儿子!你还有个当父亲的样儿吗?晓磊让姓董的妹妹毁了容!你连个屁都不放!成天还惦记着你★那个局长!你还是人吗?啊?晓磊脸上都这样了!他以后zěn么办?你让他带着这块疤过一辈子啊?那是你儿子!”说到最后,李红呜呜哭了起来。吕大发的妻子是个乡下人,出嫁之前就很泼辣,脾气很爆。

  “好○★那个局长!你还是人吗?啊?晓磊脸上都这样了!他以后zěn么办?你让他带着这块疤过一辈子啊?那是你儿子!”说到最后,李红呜呜哭了起来。吕大发的妻子是个乡下nàgèjúzhǎng!nǐháishìrénma?ā?xiǎolěiliǎnshàngdōuzhèyàngle!tāyǐhòuzěnmebàn?nǐràngtādàizhezhèkuàibāguòyībèizǐā?nàshìnǐérzǐ!”shuōdàozuìhòu,lǐhóngwūwūkūleqǐlái。lǚdàfādeqīzǐshìgèxiāngxiàrén,chūjiàzhīqiánjiùhěnpōlà,píqìhěnbào。

  “hǎo了好了!”吕大发蹙眉道:“你等着,我马上回去。”

  李红一边哭一边狠声道:“晓磊的脸yào是恢复不了!我跟那姓虞的小娘们没完!”

  县里最好的两家医院他们三口人昨天前天都去了,但大夫却无能为力,说不管zěn么治疗疤痕都很难完完全全去掉,只能淡化一些而已,如果市里的医院也治不好的话,儿子可能真得一辈子都这样了。吕大发又何尝不心疼儿子?又何尝不想把这笔账算回来?所以他现在yào做的就是先坐上招商局局长的位子,有了权力,然后再一点一点收拾董学斌和虞qiànqiàn一家子,虞美霞曾经当过董学斌保姆的事儿,虞美霞母女俩现在住在哪里在哪儿上班上学,吕大发都托人打听好了,这事儿绝对不会这么完了。

  ……

  下午,县公安局。

  正在看文件的董学斌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喂,小斌?”电话那头的虞美霞声音很小心,“是小斌吗?”

  董学斌被她逗笑了,“是我●,虞大姐,你这是啥声儿啊。”

  “我没zěn么用过手机。”虞美霞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拨错号码没有,又,又怕打扰你工作。”

  “没事,zěn么了?”

  “我想问你晚上过来吃饭吗□?”

  一琢磨,董学斌道:“过去。”

  “那我下班时买点菜回去,可能yào……yào晚一些,超市这边也许加班。”

  “噢,那我下班时顺路把小qiànqiàn接回去吧,现在天黑得早,她一个人回家我也不放心,行了,晚上见吧。”

  “那,那qiànqiàn麻烦你了。”

  “都是自己家人,麻烦shí么,呵呵。”

  收起手机,董学斌继续低头工作起来,越是这个节骨眼他越不能怠慢,得争取表现得好一些。

  下班了,董学斌看看表,下楼开车。

  大院里,不少公安局的同志笑呵呵地跟董学斌打招呼,大部分人都知道后天常委会会讨论招商局局长的人选,而董学斌就◎是其中一个提名,但却没有人提这个事儿,更没有人去恭喜他,原因很简单,这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更何况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个正科的位置跟董学斌不会有shí么关系,有向书记在,吕大发的上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会有shí么意外。

  傍晚。

  董学斌接了虞qiànqiàn回了华美小区,天已经黑了,星光闪闪。

  “到了,你先回去吧。”董学斌却没下车。

  虞qiànqiàn眨眨眼,“哥哥你去哪儿?娘就快回来了。”

  “我知道。”董学斌笑着摸摸她的头,“你娘说yào买菜,我怕她又弄得大包小包的拿不动,我去超市接她一趟,5路终点站的那个美廉美超市吧?”

  “……嗯!”

  “行,哥这就回来。”

  出了小区,奔驰商务慢悠悠地一路向北。

  董学斌之所以想到去接虞美霞,也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的,一来是真怕她买的菜太多拿不动,二来是想看看虞大姐的工作环境,她那么漂亮寡妇,惦记她的人肯定不少一她同事里有shí么追求者,呃,那好像也跟自己没啥关系啊,虞大姐yào是真看上了谁谁谁,董学斌也没办法,拍了拍脑门,他决定不再考虑这个问题了。

  对了,打个电话吧。

  董学斌怕和她走岔了,没准虞大姐已经上公交车了呢,就摸起电话拨了过去,嘟……嘟……嘟……嘟……半天没人接,应该在忙吧?董学斌也没在意,挂了电话继续开,等了一会儿又拨了过去■,嘟……嘟……嘟……嘟……还是没人接听。正当董学斌想放下手机的时候,电话忽然通了。

  “虞大姐。”董学斌笑呵呵道:“忙着呢吧?”

  谁知那头却没人回应,电话里传来杂乱的噪声,隐约还有喊◎声。

  “臭婊子!给谁打电话呢!”是个妇女的声音。

  “你干shí么!啊!”这是虞大姐的嗓音。

  碰,嗒,手机好像掉在地上了,紧接着虞美霞的痛呼声就传了过来,那边应该有不少人,■男男女女的说话声不绝于耳。

  “臭娘们!害我儿子毁了容!我打不死你的!”

  “啊!”

  “小红!别闹了!”

  让董学斌惊愕的是,电话里居然还有吕大发的声音,他一下就火了◇,“虞大姐!虞大姐!你在哪呢?zěn么了?”

  “啊!”

  “别打了!都别打了!”

  虞美霞好像被打了,周围有人劝架!

  我草你大爷!听着虞大姐的惨呼声,董学斌当时就爆了,大吼一声五分钟!

  ……

  ……

  时间一退!

  画面回到了董学斌刚从华美小区出来的时候!

  二话不说,将用了的董学斌立刻怒气滚滚地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拿起手机就给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我董学斌!马上叫人5路终点的美廉美超市!有人行凶!快点!”那头人一听是小董局长,立刻接线联络出警。挂了电话,董学斌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虞美霞的手机,嘟嘟嘟,嘟嘟嘟,没人接!

  妈的!

  前面一个红灯,董学斌看都不看,开车就冲了过去!

  快!再给我快点!

  董学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赶上,但他已经拿出了最快的速度,联系到刚刚的声音,他基本明白了zěn么回事儿,肯定是吕大发一家人见吕晓磊被虞qiànqiàn挠出了疤,这才把帐算到了虞美霞头上,到了虞大姐工作的超市跟她理论,然后动起了手,那个叫小红的人绝对是吕大发的妻子李红!

  这俩王八蛋!

  董学斌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

  美廉美超市,东北口。

  漫骂声此起彼伏,不少人路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热闹。

  李红像一头疯了的狮子,指着对面的虞美霞◆破口大骂着。她和吕大发下午带着吕晓磊去了市里的医院,结果大夫说这种疤痕他们虽然可以治疗,有一定把握让痕迹看不出来,但却不是百分之一百的把握,yào想真完全恢复如初,还得到专业的机构诊所去治疗。这下一听●■市里也治不了,李红脸都白了。

  回县里的路上,几人正好路过这边的美廉美。

  见吕大发yīn着脸指了指那个准备下班的美妇,说她就是虞qiànqiàn的母亲,李红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下■了车就找她算账去了。

  “婊子!你zěn么教育孩子的?啊?”

  “我听不懂你说shí么!”虞美霞根本不认识她。

  “不懂?好!我今天就让你懂一懂!”李红刚刚骂了半天也骂累了,一把揪住虞大姐的头发,用力撕扯起来!

  虞美霞疼得尖叫了一声,捂着头喊:“你干shí么!”

  李红龇牙咧嘴道:“你说我干shí么!毁了我儿子的容!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

  “啊!”柔柔弱弱的虞美霞zěn么是她的对手,头发都快被抓掉了。

  车上的吕大发见状一皱眉,让儿子呆在车里别动,他赶紧开门下车走上去,现在正是他升官的关键时期,吕大发不想出shí么意外,想到这里,他真有些后悔,刚刚就不应该告诉李红虞美霞的事儿。

  周围也有不少人在劝架。

  李红是谁的话也不听,啪地甩了虞美霞脸蛋一巴掌,又揪住她头发打!

  虞美霞叫道:“你放手!啊!放手!”

  “小红!”吕大发快步走上来!

  远处,警车警笛声越来越近!

  吱呀一声急促的刹车,一辆奔驰商务停在了路边上。董学斌从挡风玻璃中就看到了虞大姐被打的情景,肺都快气炸了,大骂一声一把推开车门,朝着那边就飞奔了过去,“给我他妈放开!”

  一见董学斌来了,李红火气更足了,抬起手来一把就抓向虞美霞的脸,她是被气疯了,心里想着你女儿毁了我儿子的容,我也毁了你的容!

  嗖!

  五根指甲一下挠到了虞美霞的脸上!

  虞美霞捂着脸惨叫一声,血顿时从她指缝里流了出来!

  李红愣了一下,低头一看自己的指甲盖,缝隙里全是些带着血的肉沫,她心中一凉,怒气登时惊散了大半,“你……你zěn么不躲,我可没碰你啊!我可没碰你!”李红也有点慌了。

  旁边的吕大发脸色大变,一胳膊将妻子揪回来,“你胡闹shí么!”

  “不是我,是她不躲开!”

  在李红挠出这一下的时候,现场就骤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董学斌呆住了,脚下步子一顿,刷地一看看向虞美霞。

  跌坐在地上的虞大姐喉咙里发出痛苦地叫声,双手捂着脸一动不动,鲜血顺着她的手背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当虞美霞拿开手掌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心中一突,看看她的脸,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本是绝美无暇的脸蛋,此时却留下了五道触目惊心的抓痕,延伸到了整整半张脸,再加上那满脸的鲜血,看上去跟鬼一样可怕,谁也没想到刚刚那个倾国倾城的美妇转眼间就成了这个不人不鬼的模样!

  “虞大姐!”董学斌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虞美霞怔怔地摊开双手看着那满手的血,脑袋一歪,当场就晕了过去!

  董学斌简直不敢相信那张脸是虞大姐的,眼睛都红了,眼珠子里蹦出了一股疯狂的凶戾,一字一字道:“吕!大!发!李!红!”

  吕大发脸色不好看,心里想着该zěn么解决这事儿。

  呼,董学斌蓦然冲了上去,啪的一巴掌狠狠扇在了李红的脸上!

  吕大发往上一栏,怒道:“你打shí么人!”

  抬起手腕将他狠狠推开,董学斌理都不理他,看着被打懵了的李红,抬起脚就猛然踹了过去,碰,李红肚子上挨了一脚,疼得她脸蛋扭曲了起来,惨叫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酸水都吐出来了!

  “住手!”吕大发喝道。

  “我他妈住手你大爷!你媳妇打虞大姐的时候zěn么没住手?啊!?”董学斌指着他鼻子道:“吕大发我告诉你!虞大姐yào是毁了容!我他妈跟你没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