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正科有戏了!】


  第299章【正科有戏le!】

  第二天,周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

  华美小区,虞家。

  董学斌睡le个懒觉,上午十点多才睁眼,从被窝里爬出来的他就觉得浑身酸痛,哪哪都疼le起来,不禁暗暗苦笑一声,打虎可不是个轻省活儿,瞧瞧,昨天还什么事也没有呢,今儿后遗症就显现出来le吧,应该是肌rou有些拉伤。董学斌龇牙咧嘴地活动le几下膀子,一呼气,踩着拖鞋下le床,走出小卧室,只见虞美霞正跟沙上看昨天打虎新闻的重播呢,电视里正播着董学斌慷慨激昂的话语。

  ——“因为我是一名党员,我不上谁上?”

  董学斌微微点头,自己都觉着自己说的真好。

  “虞大姐,早啊,茜茜呢?”

  “噢,你醒le?茜茜找同学玩去le。”

  “刚去?这都几点le?中午不回来吃饭?”

  “她说跟同学家吃,下午回来。”虞美霞就进屋给他叠被子去le,“……你想吃啥,我待会儿去买菜?”

  “嗨,随便吃点就行。”董学斌走进卫生间刷牙洗漱,“不用太麻烦。”

  “那早饭……”

  “十点多le,不吃le。”

▲  擦过脸后,董学斌把mao巾往架子上一晾,走出卫生间大大咧咧地往沙上一坐,眼睛盯着电视上自己英姿飒爽的小模样,暗暗点着脑袋,随手摸出支烟来叼在嘴里,很是满意。那边的虞大姐刚给他叠被子扫完床单出来,见★状,赶忙快走两步从裤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给他把烟点上,然后也不等董学斌说什么,虞美霞就绕到沙后面,很称职地给他rou着脑袋和肩膀。

  “……小斌。”

  “嗯?”

  “听说你要提正科le?”虞美霞问。

  啪,董学斌一拍脑门,“你不说我都把这事儿给忘le,唉,提正科八成没戏,就是个提名而已,还不知道怎么nong呢。”

  “可你不是立le很多功吗?”

  “不一样,这是得经过县党委投票的。”

  “我不太懂这个。”

  “简单来说吧,我得罪过向道,他手里可握着一半以上的常委票,也就是说,只要县委书记不点头,我就上不去,现在跟立le多少功劳已经○关系不大le。”

  “噢,这样啊。”

  下星期就是县常委会le,留给董学斌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照这个势头下去的话,招商局局长的帽子绝对会扣到吕大的头上,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这不jǐnjǐn是因为自己得罪过向道,最关键的也是吕大是向系人马,在这种敏感的人事任命上向道当然不会让féi水流到外人田里,更何况还关乎到他和谢慧兰的政治斗争,他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个谢系的人上位?不可能!

  唉,正科啊,难道真要等明年后年le?

  正想着呢,铃铃铃,铃铃铃,手机铃声叫le起来。

  虞美霞把手从董学斌头里chou出来,踱步进le小屋,出来后手里多le一个手机,“是胡秘书号码。”

  “谢谢le。”接过来,董学斌拿起一听,“喂,胡姐?”

  那头的胡思莲道:“你在家?说话方便吗?”

  “方便。”董学斌眨眨眼,“有事?”

  胡思莲一嗯,“刚刚听说le一事儿,县长让我跟你确定一下,昨天你跟野生动物园打虎时救下来的那个小男孩,是不是段书记的亲戚?”

  董学斌才想起来昨天忘跟谢姐说le,“对,是段书记的儿子。”

  “还是真的le?”电话那头沉默le。

  “胡姐,怎么le?”

  “你等下,我去跟谢县长说一声。”听筒里立刻安静le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是被那头调le静音,什么也听不到,大约过le半分钟左右,杂声才蹦le出来,“……董局长,过几天就要开县常委会le,你的提名还……县长的意思是让你把握住机会,跟段书记搞好关系,争取把这一票……对不对?”

  闻言,董学斌愣愣,随即眼前豁然开朗,“对啊,嗨,我怎么给忘le!”

  “县长还说,曹书记跟你关系好像也不错……”

  “我明白le,明白le,胡姐,太谢谢le啊。”

  “别谢我,我只是传话而已。”

  挂le电话,董学斌狠狠给le自己脑袋瓜子一巴掌,自己怎么净犯傻啊,段正安是纪委书记,是县委常委,手里可握着很关键的一票呐,虽然他是“亲向”系的,虽然他和自己前阵子才有过些矛盾,可有le董学斌救他儿子的事情,这个矛盾也就不算矛盾le,如果能争取下来这一票,此消彼长,算上谢姐手里握住的票数,就能弥补票数上的弱势le啊,而且谢慧兰让胡秘书传过来的话又让董学斌突然想起来,同样是向系人马的县委副书记曹旭鹏,他可还欠着自己一个人情呢,如果再争取争取他的话,那……

  靠!

  正科有戏le啊!!

  董学斌一下就激动le,“虞大姐!虞大姐!”

  “我在。”厨房里的虞美霞探出脑袋,“中午吃炖rou行吗?”

  “别做我的饭le,你自己吃,我得出去一趟,晚饭估计也不回来吃le。”说罢,董学斌就拿着包和钥匙出le门。

  说干就干,时间得抓紧le!

  ……

  县委家属院。

  看着那一栋楼,董学斌拿手机打le个电话。“喂,是段书记家吗?”

  “你是?”那头是个妇女的嗓音。

  董学斌笑道:“是嫂子吧?我董学斌。”

  “唉哟,★是董局长啊,我刚还说想给你打电话呢,你晚上有时间吗?我们家老段说要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

  “您太客气le,不用,那啥,我就跟您家楼底下呢。”

  “楼下?哟,那你等着,我下楼接你去。☆

  “别别,那怎么好意思,您告诉我门牌号吧,我自己上去。”

  挂le线,董学斌紧le紧手里的一包东西,走进楼里,坐着电梯一层层地上le楼,叮,电梯门开,等董学斌出le电梯一转弯,就看▲到旁边段书记家的门已经开le,一身居家打扮的程婷婷热情地在门口等着他,等董学斌一过来,程婷婷就赶快笑呵呵地把他迎进le家里,关好门。

  “京京昨天检查没事吧?”董学斌问。

  程婷婷笑道◇▲到旁边段书记家的门已经开le,一身居家打扮的程婷婷热情地在门口等着他,等董学斌一过来,程婷婷就赶快笑呵呵地把他迎进le家里,关好门。 dàopángbiānduànshūjìjiādeményǐjīngkāile,yīshēnjūjiādǎbàndechéngtíngtíngrèqíngdìzàiménkǒuděngzhetā,děngdǒngxuébīnyīguòlái,chéngtíngtíngjiùgǎnkuàixiàohēhēdìbǎtāyíngjìnlejiālǐ,guānhǎomén。

  “jīngjīngzuótiānjiǎncháméishìba?”dǒngxuébīnwèn。

  chéngtíngtíngxiàodào:“托你的福,身体没事,就是被吓坏le。”

  董学斌把手里的玩具汽车递给她,“没事就好,这是给孩子买的,电动遥控汽车,玩玩也能放松一下精神,过几天就忘le那事儿le。”

  “你看你,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程婷婷咂嘴道。

  这时,小屋门开le,段正安领着京京走屋里走出来,“小董来le。”

  “段书记。”董学斌打le声招呼,“昨儿个也不知道京京被咬伤没有,我就说过来看看,打扰您休息le。”

  段正安摆摆手,“不打扰,快坐吧。”

  京京之前的情绪一直很低mí,好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似的,从昨天医院检查回来后到今天,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可看到董学斌后,京京却是神情一震,走过去轻轻拉住le董学斌的手,乖乖叫le声叔叔,旋即就不撒开le,对董学斌显得很依赖。不难怪,昨天董学斌生生把小家伙从虎口里抢le回来,这才让京京捡回一条命,在小家伙心里留下le很深的印象。

  程婷婷把玩具递给儿子,“喏,你叔叔给你买的遥控车。”

  “嗯!谢谢叔叔!”京京接过盒子,当时就拆开包装摆动起来。

  “这孩子,就知道玩,呵呵。”看到儿子情绪有所好转,程婷婷也很欣慰,“小斌,你快坐吧,我给你沏茶。”称呼也改le。

  “哎,谢谢嫂子。”

  “别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快坐。”

  董学斌见段正安先坐下le,这才在沙上小心一坐,他也想明白○le,冤有头债有主,让纪委查自己归根结底还是向道的意思,再说段正安是秉公bàn理,并不是他的错,在调查自己的过程中人家也没做什么为难,自己提出不想让老妈知道怕她担心,段正安也很通情达理的没告诉栾晓萍,○所以不能把帐算在段书记头上,说来说去他跟段正安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段书记,您chou烟。”董学斌摸出烟来。

  段正安从茶几上一摸,“来,netbsp;  等俩人都叼上烟后,董学斌本想给他点上的,谁想段正安却一打打火机要给董学斌点烟。董学斌当然不敢凑上去,忙受宠若惊地一收脖子,“别别。”最后还是他给段书记点上le。

  “小董啊。”段正安感触很大,“昨天谢谢你le。”

  董学斌道:“应该的。”

  “我看新闻le,你那句‘我是一名党员,我不上谁上’……说得好啊!”

  “嗨,没有。”

  段正安是真对董学斌刮目相看le,之前他看董学斌不顺眼,是因为怀疑他贪污受贿,后来查清le他是中le彩票,段正安也没有除去那心中的反感,主要还是他在纪委工作le太多年,看不惯像董学斌这种太张扬的干部,动不动就买辆一百多万的车,近两百万的表也是随随便便就带上le,影响太不好le。

  但昨天儿子险些命丧虎口,让段正安对董学斌的印象有le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当时妻子打电话说这事儿的时候,段正安脸都白le,后来一看电视上的打虎视频,更是清楚le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可这种情况下董学斌还能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把京京救le回来,这让段正安非常感激。他和董学斌是有矛盾的,前阵子才把董学斌带到纪委调查审查,要是换le另个人,巴不得看着自己儿子出事呢,但董学○斌却没有,反而冒死救le自己儿子,单说这种气量和作风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段正安心里有些歉意,自己刚查完董学斌,儿子反倒被他救le,这个人情欠得太大le。

  程婷婷也清楚之前纪委调查◎的事儿,心中也很过意不去,给董学斌沏le杯茶后,她道:“小斌,中午跟家吃吧,爱吃什么菜,我去买。”

  董学斌客道道:“太打扰le,我坐会儿就回去le。”

  “来都来le,想走可就不是你说le算的喽。”程婷婷呵呵一笑,“你们聊吧,我去做饭,今天必须跟这儿吃。”

  董学斌道:“那……麻烦嫂子le。”

  “不麻烦,你喝茶吧,我洗菜去。”

  饭桌上,段正安和程婷婷和颜悦色地招呼着董学斌吃菜。

  董学斌暗叹世事难料,头天还互看不顺眼呢,今儿个却和和善善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le。

  “来,多吃点这个。”程婷婷亲切地给他夹着菜。

  董学斌赶快道:“谢谢嫂子,您别客气le,我自己夹吧。”

  段正安平时跟单位就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主要是纪委工作的特殊xìng,不知是不是养成的习惯,在家里他也很少说话,大多数时间都是程婷婷在陪着董学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有意控制下,俩人谈的很投机。

  饭后,程婷婷忽然道:“老段,我听说招商局局长的提名有小斌一个?”

  “嗯。”段正安点点头,“下周常委会讨lùn。”

  一听,董学斌耳朵就竖起来le。

  程婷婷有心想报答董学斌,也知道他第一次上门不好说什么,于是程婷婷主动提le出来,“机会大吗?你给小斌使使劲儿呗。”

  “常委会不是我能做主的。”

  “那你手里也有一票啊。”程婷婷见丈夫这么说,有点不满意,“小斌这种称职的领导干部,现在还有几个?我看去招商局都有点屈才le。”

  董学斌讪笑道:“嫂子您太捧le,我这几斤几两的……”

  官儿做到段正安这个级别,哪个不是人精?从董学斌主动登门拜访的一刻,段正安就知道他想的什么,含糊le几声却没有再提这段话,实际上他心中已经有le打算。董学斌也明白段正安不太可能亲口表什么态,当领导的一般都不会把话说死,所以下午一点左右的时候董学斌就告辞离开le,能做的他已经做le,该表达的信息也表达出去le,至于能不能成,只有听天由命le。

  出le楼,他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琢磨着请曹旭鹏吃个饭。

  能不能上正科,曹书记的票很关键。

  曹旭鹏是县委副局长,延台县的三把手,几个月之前在那次越狱犯劫持学校师生的案子里,歹徒当时本来是叫曹旭鹏去做人质的,而如果他去le,相信必定凶多吉少,关键时刻还是董学斌挺身请命,主动替下le曹旭鹏,被铐上手铐当做人质进le教学楼,这才击毙le歹徒破le案,也让曹书记逃过一劫。董学斌明白,前阵子曹书记之所以每次在自己受伤住院的时候都打来电话慰问,就因为他欠le自己一个人情。

  得好好把握啊!

  必须争取下这一票!

  董学斌眼神一定,就要给曹书记打电话,问问他在不在家。

  “咦,董哥?”后面有个男孩儿的声音。□

  董学斌意外地一回头,放下手机道:“噢,你小子啊。”来人正是小华。

  小华看看他,“您怎么过来le?来送礼的?”

  “去,别胡说。”董学斌瞪瞪他,没给小华好脸色,“我来看个领◎导。”

  小华也不生气,“董哥,你要是bàn完事le去我家坐坐吧,我都好长时间没碰电脑le,你跟我爸我妈说说,我都保证不胡闹le,他们还不让我上网,再这么下去我都快憋疯le啊。”

  董学斌失笑道:“谁让你小子有前科的。”

  “我真改邪归正le。”小华哭丧着脸很郁闷。

  董学斌来延台县的第一次任务就是查获一起黑客案,当时的黑客就是小华,这小子竟把县政fǔ网站上县长和副县长的名字给调le一个个儿,差点nong出xìng质很恶劣的政治事件,是董学斌花le很大功夫才将这小子逮住的,不过后来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董学斌还是放过le他,并没有如实向上汇报,主要还是碍于小华的父亲是县里的领导,董学斌不想闹大,顺便也送个人情给他。

  对le,这也是个人情啊!

  而且这情绝对不小!

  董学斌灵机一动,把小华拉到一边,“你爸呢?”

  小华眨巴眨巴眼睛,“你找我爸?他中午跟曹叔叔吃饭去le,还没回来。”

  “县委的曹书记?”他问。

  “嗯。”

  自从那回黑客案结le以后,小华的父亲只是打le个电话和董学斌说le谢谢,并没有见面,后来在县委遇见le也是擦肩而过,基本连话都没说过,想le想,董学斌觉得这张底牌是该用出来的时候le,但心里又没有太大把握,就道:“小华,jiao给你个事儿,晚上我想请你爸吃饭,你帮我约一下。”一想又不好,应该自己直接跟人家联系的,“算le算le,还是我给你爸打电话吧。”

  “你找他啥事儿?”

  “什么都有你,一边去。”

  “嘿嘿,我问问嘛,说不定还能帮你呢。”

  敲le小华脑袋一下,董学斌一边往县委家属院外面走一边开始打电话,争取把能到手的常委票全部拉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