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虞大姐】


  第294章【虞dà姐】

  下午五点。

  华美xiǎo区,虞家。

  母女俩搬过来有些日子了,但fáng子里还是能闻到家具和装修的特殊气味。

  进了家门的虞茜茜早就不哭了,董学斌把吕晓磊吕dà发父子俩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可给她好好出了口气,再说虞茜茜也没吃什么亏,反而把吕晓磊的脸抓huā了,经过董学斌一路的安慰,虞茜茜总算想开了。她想开了,董学斌却没有,他认为这件事是因自己而起的,不管是不是吕dà发教唆他儿子欺负xiǎo茜茜还是他儿子自作主张,这事儿肯定不是什么巧合,茜茜被欺负全是自己牵连的,董学斌心中愧疚。

  吕dà发!这笔账我给你记着呢!这事儿没完!

  “茜茜,晚上想吃点什么?”他问。

  “都行,冰箱里还有剩菜呢。”

  “我给你做点新的吧。”说着,董学斌一回头,“对了,下次再有人敢欺负你,你第一时间打我电话,记住没有?”

  虞茜茜一低头,xiǎo声儿道:“我娘说……说你工作忙,不让我给你打。”

  “这叫什么屁话!等她回来看我收拾她的!”董学斌气道。

  “不是不是。”虞茜茜吓了一个ji灵,慌忙道:“哥哥,娘没这么说。”

  正说着呢,咔嚓几声,门被钥匙捅开了,穿着一件羽绒服的虞美霞散着头发走进屋,手里拿着些蔬菜,是美廉美超市特价包装的那种,许久不见,虞dà姐又成熟的一些,眼角那一缕微不可察的鱼尾纹不经意间流lu出一股风韵妩媚的味道,丰满的身子也格外mi人了,咖啡色的紧身ku将dàtui绷得很紧。

  “娘……”

  “回来了?”忽然,虞美霞cái注意到沙发上的董学斌,愣了愣,“xiǎo,xiǎo斌?”

  董学斌没给她好脸色,点上支烟在那儿吭哧吭哧地chou着。

  虞美霞忐忑道:“董局长,您没吃饭呢吧?我,我这就去做。”

  董学斌没搭理她。

  虞美霞有些发憷,一拉女儿低低问道:“你哥哥怎么来了?”

  虞茜茜眼圈一红,呜咽着将昨天和今天的事儿gēn母亲说了一遍,听完,虞美霞dà惊失色,焦急地反复问着女儿有事没事有伤没受伤,虞茜茜摇头说没有,虞美霞cái松了口气,一把抱住她也红了眼睛,自责道:“都怪娘,都怪娘,娘要是放学去接你……也不会有事了,茜茜,娘,娘以后不上班了。”她gēn超市找了个收银员的工作,下班时间晚,一周有好几天都没法去接茜茜放学。

  虞茜茜搂着母亲道:“娘,我没事。”

  这时,董学斌看看虞dà姐,“你不让茜茜给我打电话的?”

  “……嗯。”虞美霞没敢看他。

  董学斌一把掐灭了烟头,“我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闲的没事你不让茜茜gēn我联系干什么?啊?这好在是没出什么dà事!真要是有个什么唔的怎么办?如果茜茜昨天被截钱的时候就告诉我!我早把那xiǎo兔崽子收拾了!还有今天的事儿吗?还用得着让茜茜担惊受怕的吗?”

  “我……”虞美霞咬了咬嘴chun,没言声。

  “你可真行啊你!给茜茜买手机不就是为了方便急事联系吗?你还不让她给我打电话?”董学斌火道。

  虞美霞被狠狠数落了一顿,眼泪刷地一下就流下来了。

  虞茜茜急了,xiǎodà人似的把母亲护住,看着董学斌哭道:“哥哥,你不许说我娘!”关键时刻,她还是向着母亲的。

  董学斌呃了一声,他没想到虞dà姐怎么就哭了,他也是关心茜茜,刚刚差点出事,董学斌心里也憋着一股火呢,一听虞美霞不让茜茜gēn自己联系,这下就把火撒到虞dà姐头上了,想想也确实不太应该,董学斌面色尴尬极了,■咳嗽着搓搓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说几句软话吧,又拉不下来面子。

  虞茜茜chou泣道:“娘,您别哭,都是我不好,呜呜。”

  “是娘不对。”虞美霞搂着女儿轻轻哭着,“是娘不对。”
  董学斌站起来,“那个啥,虞dà姐……”

  虞美霞瞅瞅他,抹了把眼角的泪,哽咽道:“董局长,我从xiǎo到dà脑子都笨,没有别人那么聪明,没有……你们城里人见得世面多,可我也活了三十几年,我不傻,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躲着我们娘俩,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知道你不太想见我,所以你受伤住院的时候,你立功得奖的时候,我都没打过电话,也没让茜茜打过,我怕打扰你,怕……怕耽误你工作。”

  哎呦喂,原来是这样啊!

  董学斌愧疚极了,闹了半天全是自己的错,自己还批评人家呢,寒碜呀!

  他赶快走上去,“虞dà姐,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什么时候躲着你们了?没有,绝对没有的事儿,近来就是工作太忙了,三天两头的还受了不少伤,我也是怕你们娘俩担心cái没打电话的,没别的意思,你想得太多啦,嗨,看这事儿闹的,别哭了行不?都赖我,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了。”

  虞美霞chouchou鼻子,“……是我不好。”

  “你ting好,这事儿都怪我。”董学斌chou了张餐巾纸给他,“来来,擦擦眼泪儿,别哭了,再让孩子笑话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

  虞美霞接过纸抹抹眼睛。

  见母亲哭声xiǎo了,虞茜茜也不哭了,母女连心啊。

  董学斌一松气,擦擦脑门的虚汗道:“这就对了嘛,等我看看几点了,嗯,都五点半了,行了,咱们吃饭吧,也都饿了。”

  虞美霞转身道:“我去炒菜。”

  “别别。”董学斌按住她的肩膀,“今儿个我做饭。”

  虞美霞赶忙摆手,“你忙了一天了,快休息一下,我来。”

  董学斌笑道:“我今儿请假了,都没上班,忙什么啊,行了别说了,谁gēn我抢我gēn谁急啊,都看看电视去等着吃饭。”说罢,董学斌不由分说地进了厨fáng,找出了几样蔬菜和rou,鼓捣了起来。他这人虽然冲动,动不动就爱急眼,但董学斌却是个知善恶知道理的人,既然是自己的不是,他就得放低身段,当然了,加上董学斌也是个怜香惜yu的人,对待女人,他总是很和善的。

  饭后。

  董学斌让虞茜茜进xiǎo屋写作业去了,自己则走到厨fáng里。

  虞美霞正在水池子前刷碗,打上洗涤灵,用水龙头哗哗冲着盘子。此刻的虞dà姐散着头发,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的针织máo衣,下面是咖啡色的松紧ku,踩着拖鞋,很有些熟美的韵味。前阵子gēn这边养伤的时候,董学斌和她发生过一些暧昧,虞dà姐拿手帮自己那啥过,自己也问过她好多隐si话题,可以说已然超出了男女友谊的关系,但却还没到后面那一个阶段,若即若离的感觉。

  董学斌有些心热,往她丰润的美tun上瞄了瞄。

  似乎听到旁边有动静,虞美霞侧头一看,见董学斌正望着自己下面,她脸就微微一热,心虚道:“我一个人洗就行了,您去chou烟吧。”

  董学斌一嗯,mo出烟来,“g☆ēn这儿chou也一样。”

  见状,虞美霞赶紧擦擦手,一伸兜口拿出一个打火机,吧嗒一声给他点上烟。

  董学斌愣了一下,“你学chou烟了?怎么还带着火儿?”

  “没有,我,我一●直装着的,方便。”

  以前也好,现在也是,只要身边有虞美霞在,董学斌每次拿出烟来的时候似乎都是她给点上的,董学斌明白,肯定是虞dà姐一直都盼着自己过来,但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来,所以cái一直随身装着打火机的吧,想到这里,董学斌心就暖暖呼呼的,自己mo过她好几次,调戏过她好几次,可虞dà姐不仅一点怨言都没有,还这么体贴着自己,换了谁都得感动一下,再想起自己因为一些原因,调戏过她后却故意躲着她,简直有点不是人干的事儿了,太缺德了啊!

  董学斌轻声道:“以后你可不许躲着我了。”

  “……我没有。”虞美霞手一顿,“我是怕你那边……”

  董学斌不好意思提自己打算躲过她,咳嗽了咳嗽,道:“反正以后家里有事你就gēn我联系,别管是水龙头坏了也好,孩子没人接下学也好,都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嗯。”

  “我以后多过来你这儿,一个人gēn家也闷得慌。”

  虞美霞一看他,“那茜茜肯定高兴,她总叨念你的。”

  “你呢?”董学斌瞧着她的眼睛,“我过来,你高兴不?”

  虞美霞脸一红,慌慌张张地低头洗碗,末了,微不可察地点了下脑袋,“嗯。”

  “呵呵,那今后我休息了就过来。”

  看着虞dà姐柔弱的身姿,董学斌若有所思,谢慧兰的温柔是装在脑子里的,轻易看不出来,得使劲琢磨后cái能感受到她那份不轻易表lu出来的关心和体贴,瞿芸萱的温柔是在骨子里的,举手投足间的xiǎo韵味都透着一股子温柔劲儿,让董学斌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得到,而虞美霞的温柔则是装在心里的,冷不丁一下就能让董学斌心中暖洋洋的。唉,多好的仨女人啊,要是能三妻sì妾就好了。

  刷过碗,俩人坐到客厅看新闻联播。

  “刚cái对不住了啊。”茜茜不在场,董学斌也能道歉了,“不是故意gēn你嚷嚷的,我也是……”

  虞美霞xiǎo声儿●道:“我知道,你也是关心茜茜。”

  “咳咳,没生我气吧?”

  “没有,真没有。”

  虞dà姐是个很自卑的人,而且特别内向,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从来不说,董学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没●dào:“wǒzhīdào,nǐyěshìguānxīnqiànqiàn。”

  “kéké,méishēngwǒqìba?”

  “méiyǒu,zhēnméiyǒu。”

  yúdàjiěshìgèhěnzìbēiderén,érqiětèbiénèixiàng,shímeshìqíngdōubiēzàixīnlǐcóngláibúshuō,dǒngxuébīnyěbúzhīdàotāshìbúshìzhēnméi★生气,想了想,把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超市工作辛苦吧?你转过身去一点,我给你rourou肩膀。”

  “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虞美霞忙道。

  董学斌温柔道:“平常都是你给我按摩了,我也给你★○rou巴rou巴。”

  “别麻烦了,我,我肩膀真没事。”

  “快点,转身!”

  见董学斌口气强硬,虞美霞飞快看了眼xiǎo卧室紧关着的门,只好慢慢侧过身子,表情上略显些扭捏。董▲学斌满意地嗯了一声,手搭在她肩上,在那片细细嫩嫩的xiǎorou儿上捏了捏,顿时感觉出她肩膀有点僵硬,脖子也是,估计是这段日子累的,于是道:“你颈椎太硬了,还是gēn家歇歇的好,去超市受罪干什么?我月初的时候不是给你打过钱吗?没收到还是没查?”

  “……收到了。”

  “那干嘛不用?”

  “那是保姆的工资,我这段时间没照顾您,不应该拿的。”

  “你咋那么死心眼呢。”

  董学斌这段日子确实在避讳着他们母女俩,可却没有忘了她们,每月肯定会打个几千块钱过去,但听虞dà姐这么说,董学斌也知道她是有自尊心的,不愿意总白拿自己的钱,这cái去超市做收银员的吧,叹了口气,董学斌就没再提钱的事儿,“你爱咋样咋样吧,颈椎舒服点儿了不?”

  “舒服,xiǎo斌,已经可以了。”

  “可以什么啊,cáirou多半天?”

  “我怕您累着,我真没事了,不用按了。”

  董学斌不听,继续给她rou着,nong完肩膀nong脖子,nong完脖子nong后背,虞dà姐身上的rougēn萱姨一样软乎,不过可能是比瞿芸萱岁数还dà的原因,虞dà姐的丰满是那种软软呼呼的很腻手的丰腴,捏上去手感极好,也是一种很美的享受,让董学斌有种mo上去就不想拿开的感觉。

  “你rou真软乎。”董学斌脱口而出。

  虞美霞脸红了一下,“年纪dà了,也一直没下田里干活,胖了。”

  董学斌咳咳一嗓子,“不是胖,这种正合适,这叫丰满。”

  “……”虞美霞没吭声。

  “其实……”董学斌看看她的脸,“你还是盘起头发来好看,显得干练,还利落。”他比较喜欢盘发。

  虞美霞低低一嗯。

  “呃,我就这么一说,你别往心里去啊。”说完这些话,董学斌就有点后悔,呸呸了自己两声,董学斌啊董学斌,你丫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谢姐和萱姨那边的事■儿好不容易算是缓和下来了,你咋又来了啊,你闲的没事儿说这个干啥呀你,这不是没事儿惹事儿嘛,你个臭流氓!

  半个xiǎo时后。

  “好了,动换动换,看看舒服没有。”董学斌把手拿下来。

  虞美霞活动了活动肩膀,“轻快多了,xiǎo斌,谢谢你,你手法真好。”

  董学斌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给萱姨谢姐按摩时练出来的,“嗨,我妈颈椎不好,经常给她rou,练着练着就有手艺了,你舒服了就行,下次哪儿哪儿难受了就告诉我,我再给你按按。”

  “不用,太麻烦了。”

  “gēn我你还客气个什么?”

  虞美霞体贴地给他倒了杯茶杯递过去,然后就去了卫生间。不一会儿,虞dà姐走了出来,略有些不自然地坐到董学斌身旁,一开始董学斌还没太注意,可侧头一看后cái发现,虞美霞居然换了个发型,方cái散落在肩膀的长发已经被她束在了脑后,利利落落地盘上了,女人味登时冒了出来。

  董学斌一呃,“怎么换发型了?”

  “你不是说我……我盘发好看的吗?”她脖子有点烫。

  董学斌心动了一下,手不由自主地mo住了虞dà姐的手背,刚要说什么,xiǎo卧室的门突然开了。

  董学斌急忙把手拿开,虞美霞也慌luàn地坐直了身子。

  “娘,哥哥,作业做完了。”虞茜茜天真无邪地走到客厅里,“我能看一会儿电视机吗?”

  董学斌笑呵呵地招手道:“来,坐这儿来。”

  “嗯!”虞茜茜高兴地坐过来,搂着母亲的胳膊,很腻人。

  虞美霞脸上的红霞也渐渐退去,溺爱地momo女儿的头发,陪着她一起看电视。

  这时,汾州市二套电视台播出了一段录像,是汾州市郊区、一个离延台县也没多远的野生动物园,新建成的,占地面积很广,号称北河省最dà的野生动物园,当然了,这个最dà八成是指的占地面积,而不是动物的数量,从旅游车里拍摄的画面能看到几只老虎和猴子之类的动物在sì周走走跳跳。

  虞茜茜很兴奋,指着电视惊呼道:“dà老虎!是dà老虎!”

  “以前没看过?”董学斌看看他。

  “我们村的山里没有,只在电视里看见过。”

  虞美霞捋捋女儿的头发,“咱们村的山cái多高,不会有老虎的,只有动物园cái有。”

  董学斌一汗,心说你们那儿要是真有,还不得出人命啊。

  “娘……”虞茜茜瞪着dà眼睛好奇地看着电视机,“我想去看dà老虎,还有dà狮子,dà鳄鱼。”

  虞美霞道:“冬天看不到鳄鱼吧?这个季节不是看动物的好时候。”

  “哦。”虞茜茜眼中一失落。

  董学斌注意到了,立◇刻拍了板,“管它冬天不冬天的呢,茜茜喜欢咱们就去看,正好明儿个周六,我也休息,咱们一起去?”

  虞茜茜一下就ji动了,欢呼道:“谢谢哥哥!”(↘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