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家长VS家长】


  第293章【家长vs家长】

  周五。【叶****悠】

  下午一点半,董学斌给栾晓萍办了出院手续,送着老妈回了县一中jiāo师宿舍。已经快十二月底了,气温越来越凉,纵然是午后这种一天温度最暖的当口董学斌也感觉那一缕缕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径直往自己眼睛、耳朵、鼻子和脖领子里使劲儿地钻,冻得他bú行。好在老妈宿舍的暖气是二十四xiao时的,一进屋,僵硬的手脚才稍稍舒服了一些,寒冷在身体里渐渐被融化。

  “妈,明儿后儿周末,你好好休息,先别急着备课呢。”

  “让别的老师替了这么久的课,bú备课怎么行,妈没事了,大夫bú是也说了吗?”

  “那您也得多注意点,记得按时吃yao,对了,要bú我跟这儿陪您住着吧,您一个人我bú放心。”

  “妈又bú是xiao孩儿,去忙你的吧,bú是有希望要提正科了吗?”

  “就是个提名,能上去的机会太渺茫了,我都没抱希望。”

  “那也得争取一下,万一呢。”

  “……嗯,我知道。”

  陪着老妈呆了会儿,董学斌才开车回了家。

  县公安局家属院,董学斌进浴室洗了个暖暖呼呼的热水澡,冲掉了身上的寒冷。一边洗他一边想着招商局局长的位置,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董学斌既然得罪了向道,那想成功上位的可能就基本为零了,十一个县委常委里谢慧兰算上她自己只握着三票左右,而向道却有七八票,差距太大了,可以说这个正科轮到谁上也轮bú到董学斌,董学斌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有什么好办法?

  常委会要下个星期才开,这段时间怎么来个惊天大逆转?想了很久董学斌也没想出来,答应或许只有五个字——根本bú可能!

  算了,bú想了,反正自己已经尽力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洗完澡出来,董学斌裹着浴巾往沙上一躺,边chou烟边拿着遥控器播台,无所事事地看着新闻。力所bú能及的事情就bú要想,想了也没用——这就是董学斌现在的心思,倒bú是他心态变好了,也bú是他对那个正科级别放弃了争夺,主要是董学斌怕自己再头疼下去会病,那次因为精神紧绷和情绪鸡动下引起的心脏突然停止的事情,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呢。

  看看电视……

  听听音乐……

  哼哼xiao曲儿……

  董学斌尽量放松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滋滋滋,滋滋滋,手机忽然在茶几上震动了起来,有来电,探着身子拿过来一看,是虞qiànqiàn的手机号码。董学斌表情有点bú自然,那次给xiaoqiànqiàn买了手机后,过了bú多久便遇到了感情穿帮的事情,谢姐和萱姨两边的压力一下给董学斌压得都喘bú过来气了,他觉得对bú起这个也对bú起那个,末了就开始有意识地回避着虞美霞母女俩,一个两个就差点把董学斌给折腾死,要是再跟虞美霞生点啥,董学斌估计自己xiao命肯定得搭进去,所以这么久了连电话也没给她们打过。(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

  清清嗓子,董学斌一接电话,笑道:“喂,qiànqiàn,放学了?”

  “请问你是虞qiànqiàn同学的家属吗?”谁知,电话那头却bú是虞qiànqiàn的声音。

  董学斌皱皱眉,“我是她哥,你哪位?”

  那个女人道:“我是红旗中学的政jiāo处主任,虞qiànqiàn刚刚抓伤了我们学校的孩子,我们的学生脸都流血了,联系虞qiànqiàn的母qīn没有联系到,请你来这边一趟吧。”

  “qiànqiàn打人?红旗中学?你是bú是搞错了?”

  “bú会错的,被抓伤的学生也联系家长了,你马上过来吧。”那政jiāo主任语气很bú客气,说罢,电话就嘟嘟嘟断了。

  董学斌脸色一变,bú敢耽搁,立即穿上衣服就开车出了大院。

  他现在是又急又怒,虞qià◎nqiàn是什么样的孩儿,董学斌再清楚bú过了,胆xiao,懦弱,害羞,老实,听话,简直是乖得bú能再乖了,qiànqiàn会打人?还从县一中跑去红旗中学打人?这他妈怎么可能!董学斌是个很护短的人,对●下属如此,对qiànqiàn就更甚了,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qiànqiàn让人欺负了,而董学斌却因为避讳虞大姐而一直没有关心过她们,心里顿时内疚极了。

  ……

  红旗中学。

  这★边跟县一中差bú多,也是延台县的重点中学,虽然师资力量比县一中稍稍差了一点点,但设备硬件和jiāo学环境却比县一中高出了一筹,有bú少延台县领导干部的孩子和qīn属都在这里就读。现在离放学时间刚过没多■◆久,门口车来车送,大部门学生已经回家了,只有xiao部分人66续续地从学校大门走出来。

  车一停,董学斌大步走进学校。

  “诶,你等等!”一个老师喊住了他,“学生家长在外面等,bú能进□学校。”

  董学斌冷着脸看看他,“保安室在哪儿?”

  那老师一指斜对面,“你有什么事?”

  二话bú说,董学斌踱步朝那边走去,碰,一脚就将保安室的门硬生生给踹开了,后面跟着的那老师本来还想阻止他进学校,毕竟bú久之前南柳xiao学的jiāo师学生被绑架挟持一事的余温还没过,县jiāo育局早下令加强防范,禁止社会人群和校外人员进入学校,然而看到董学斌上来就凶神恶煞地将保安室的门给活活踹开了,那老师愕然地望着那边,真bú知该说什么好了。

  屋里的人也没料到这种情况的生,齐齐一愣。

  董学斌沉着脸道:“qiànqiàn呢?”

  一身校服的虞qiànqiàn正站在那里chou泣地抹着眼泪,闻声一抬头,哇地一下哭的更厉害了,“哥哥!呜呜呜!”

  董学斌心疼坏了,箭步走上去捧住她的脸,左看看右看看,“你伤着没有?伤着没有?”

  虞qiànqiàn哭着用力摇摇头,抱住董学斌的胳膊怎么也bú撒开了,脸上又害怕又委屈。

  一保安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踹什么门!”

  董学斌正在气头上,“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两个保◆安面色都一阵红一阵白,没想到这家长这么bú讲理。

  jiāo导主任陈芳也眉头一蹙,心说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真是越来越溺爱,bú问青红皂白就脾气,哪有这种人?她道:“你妹妹没受伤,现在是她把我们学校●的同学给打伤了,你应该问问吕晓磊的伤势。”旁边坐着一个很瘦xiao的男孩,年纪大概也就初一初二的样子,表情很阴沉,正捂着脸照镜子,左侧脸颊上赫然有一道鲜红的指甲印,bú过bú是很严重,只有些血印。

  董学斌看看陈芳,“你哪位?”

  “政jiāo处主任,陈芳。”陈芳没给他好脸色。

  董学斌点点头,指着那叫吕晓磊的男孩道:“我们家qiànqiàn一个女孩子,从xiao就听话懂事,连骂人都没骂过,好啊,现在却突然大老远的跑到你们学校门口,打了你们学校的人,还他妈是个男孩儿,是我们家qiànqiàn有病还是你有病啊?”

  陈芳也恼了,“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妹妹打了人你还tǐng横?”

  那保安道:“陈主任,报警吧。”

  董学斌一mo怀里,将证件往桌上一摔,“我就是警察!把门关上!今天bú查清楚这事儿!谁也别想走!”

  俩保安对视一眼,心说怪bú得这位气势这么足呢,原来是公安。

  董学斌蹲下身,轻轻给xiaoqiànqiàn擦了擦眼泪,“bú哭了,bú哭了,乖,跟哥哥说,谁欺负你了。”

  虞qiànqiànchouchou鼻子,大着胆子一指屋里那男孩儿。

  吕晓磊见状,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虞qiànqiàn吓得缩了缩脖子,但看向董学斌后,心中一暖,咬牙哭道:“吕晓磊截我的钱,昨天我放学的时候他就和几个人在车站把我拦住了,呜呜,说要我给他们钱,bú然就……就打我,我害怕,就把我娘这星期给我买矿泉水的五块钱给他们了,可他们说bú够,让我今天给他们送一百块钱来,呜呜,我,我bú敢跟我娘说,放学以后就想赶紧回家,呜呜,可,可吕晓磊一直在学校bú远处等我,我想跑却跑bú过他,他把我拽到红旗中学外面的巷子里,非要我给他钱,我没有,他,他,呜呜……他就让我脱kù子。”

  董学斌脸色就变了,麻痹的!

  吕晓磊怒声道:“你丫再胡说一个试试!”

  “你他妈给我闭嘴!”董学斌嗖地一下看向吕晓磊。

  虞qiànqiàn流着眼泪道:“当时巷子里好多人都在,呜呜,我bú脱,他就上来扒我kù子,我一着急就伸手推了他一下,指甲碰到了他脸。”后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快下班的保安去巷子里的xiao卖部买烟,正好看到这一幕,结果吕晓磊恶人先告状,于是保安就将他们俩带回学校保安室了。

  ◇董学斌越听越怒。

  陈芳心中一皱眉,显然bú知道里面还有这事儿,“晓磊,你跟虞qiànqiàn恶作剧了?”

  碰,董学斌猛然一拍桌子,“恶作剧你大爷,一个女孩子,让人家当众脱kù子羞辱★人家,有他妈这么恶作剧的吗?啊?就你这水平还政jiāo处主任呢?你这么多年活到狗肚子里去了?”他是逮谁就骂,董学斌早看出来了,这个陈主任明显是偏向吕晓磊的,从一开始就是!

  陈芳一张脸涨的通红,“你骂什么人!”

  董学斌猜得bú错,陈芳确实从心里偏向吕晓磊,一来吕晓磊是他们学校的,而虞qiànqiànbú是,二来吕晓磊平时成绩虽然一般般,但还是个tǐng听话的学生,并bú像虞qiànqiàn说的那样会去截钱和脱人kù子,陈芳bú太相信,三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吕晓磊父qīn是延台县的领导。

  吕晓磊叫屈道:“陈老师,我可没脱她kù子,她血口喷人!”

  虞qiànqiàn气急地呜呜一哭,“就是你!”

  “你们家长什么时候来?”董学斌冷冷看着那男孩,“给他打电话!”

  陈芳压着火道:“这位警察同志,bú要吓唬孩子,他还xiao!”这话留有余地,也是在为吕晓磊辩解,就算真像虞qiànqiàn说的那样是吕晓磊的bú对,一句他还xiao,这就没办法了,毕竟是未成年人。

  其实很多人都认为董学斌是个bú讲道理的主儿,可实际上,董学斌却觉得他是○个很讲道理的人,他火的时候,生气的时候,都是他占理的时候,bú然站bú住道德的制高点,董学斌想脾气也bú痛快。就拿这件事儿说,在他初二的时候,什么事还bú明白?他就bú信吕晓磊bú知道截钱的后果,他就○bú信吕晓磊bú知道当众扒一个女孩kù子是什么样的行为,一句年纪xiao就能算了?

  “呜呜,哥哥……”虞qiànqiàn叫他。

  董学斌momo她脑袋,“别哭了,怎么了?”

 ○ “我刚才听说,吕晓磊的爹爹好像是县里的领导。”

  董学斌知道虞qiànqiàn是担心自己,脸色顿时一板,“别说他妈县领导了,就是中央领导的孩子难道就能随便欺负人?他哪个部门的?”

  ■陈芳心说你口气还tǐng大,一侧头,没搭理他。

  那保安冷声道:“招商局的!”

  “招商局?姓吕?”董学斌看看那男孩,“你吕大的儿子?”

  陈芳和俩保安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人还知道吕局长,而且听口气好像tǐngbú客气的?

  董学斌却敏感地察觉出这里面有猫腻,吕大和他可算是老相识了,当初吕大的qīn戚把唐瑾给打了,董学斌还跟电话里刺道过他,现在招商局局长一职与董学斌一起提名的正是这个吕大,怎么会这么巧?前几天刚公布了提名,这会儿吕大的儿子就欺负到虞qiànqiàn头上了?

  “xiao子!你认识我?”董学斌看着吕晓磊。

  吕晓磊脖子一扭,“你谁啊,bú认识!”

  这时,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了,一身夹克的吕大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我儿子呢?谁打的我儿子?”

  吕晓磊腾地站起来,“爸!”

  吕大根本顾bú上看其他人,“伤到哪儿★了?有事没事?”

  董学斌冷言冷语道:“他没事!我妹妹有事!”

  “是你?”吕大脸一黑,真是冤家路窄,“你妹妹?她打的我儿子?”

  董学斌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吕大!你丫怎么ji◇āo育孩子的?啊?年纪轻轻的就劫道抢劫!还要动手脱我妹妹kù子?这就是你jiāo育出来的儿子?什么人xìng啊!想进少管所是bú是?行啊,我欢迎!”

  一听少管所,吕晓磊也怕了,脸一白。

  吕大气势很足,“放屁!你妹妹把晓磊打了!你他妈还嚷嚷上了!”

  董学斌道:“别说抓了你儿子脸了!我看打死都bú多!大庭广众脱人女孩子的kù子?什么东西啊!”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我儿子什么人xìng我比你丫清楚!”

  吕大和董学斌开始对骂上了。

  旁边的陈芳听得一愕,这会儿再看bú出来好歹她就真白活四十多岁了,那虞qiànqiàn的家长虽然年纪bú大,可面对吕局长却一点含糊也没有,好像官威比他还足似的,张嘴就骂,一点脸面也bú留,而吕局长那边骂归骂,却并没有要报警或者施压的意思,所以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虞qiànqiàn的哥哥也是延台县的干部,并且职务上可能还要比吕大高上那么一点点。

  陈芳和两个保安有点后悔了,俩神仙打架,自己闲的没事掺和这个干嘛啊。

  得,现在想走也走bú了了。

  “两位领导……”见得俩人越骂越凶,陈芳只能硬着头皮打圆场,这件事上谁对谁错其实已经bú那么重要了,关键是怎么解决,就算吕晓磊真的打算去脱虞qiànqiàn的kù子,他脸上被挠伤了,还bú知道会bú会留疤,已经得了惩罚,再说俩人都还是未成年人,就算真论出个是非来……又能怎么样?

  五分钟后,董学斌和吕大也骂累了。

  董学斌憋着一肚子火,但却也并没想把事情闹起来,因为虞qiànqiàn毕竟是女孩子,脸皮又薄,要是真大张旗鼓地把事情查清楚,只会让xiaoqiànqiàn受伤更重,到时候谁都知道她差点被人脱了kù子,那她还怎么见同学?

  吕大也是同样的心思,这种事如果传开了,他面子上也bú好看。

  末了,两人都气冲冲地带着人走了。

  ……

  去医院的路上。

  吕大沉着眸子看着儿子,“截钱?脱人kù子?到底有没有这事儿?”

  “真bú是我!”吕晓磊死bú承认。

  “那女孩儿校服bú是县一中的吗?你跑那里去干什么?”

  吕晓磊bú言声。

  吕大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前天公布招商局局长考察人选的时候,他和妻子在客厅里说过这事儿,言语中好像还谈及了董学斌,吕大狠狠骂了董学斌一顿,儿子当时在屋里学习,很可能是他听见了这话,所以才去找虞qiànqiàn麻烦的,吕大也知道董学斌母qīn在县一中jiāo书,至于这个虞qiànqiàn虽然他bú太了解,但他儿子可能是从他以前xiao学同学那里知道那女孩儿是董学斌妹妹的吧?

  想到这里,吕大心中一叹,怎么也bú忍心责备儿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