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正科提名到了!】


  第292章【正科提名到了!】

  午后。【叶****悠】

  寒风一缓,略带了几丝微微的暖意。

  县人民医院五楼单人病房里,被纪委专车送回来的董学斌老神在在地推开病房门,往里一看,舅舅舅妈两口子,大姨和二姨二姨夫,还有妹妹唐瑾他们都还没走,正坐在病netg边上和栾晓萍说说笑笑地聊着天,旁边的桌上扔着一些没吃完的餐盒,有米饭有炒菜,看来是刚刚吃过饭。

  “妈,感觉怎么样?”董学斌走进来。

  舅舅笑道:“大夫刚又验了血,说没什么事。”

  栾晓萍看看儿子,“nǐ上午干啥去了?怎么才回来?连个电话也不打。”

  “嗨,单位那边有点事,我过去处理一下,现在ok了。”

  董学斌怕老妈担心,自然不会把他被纪委带走的事情告诉她。这时,一身警服的刘立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片子和几分化验单,应该是早就过来了,刚刚是给栾晓萍取东西去了。刘立是唐瑾的男朋友,以前跟武田乡派出所做协警,后来转正的事情还是董学斌给办的,他对刘立的印象还不错。

  “董局长。”看到董学斌,刘立表情就拘谨了起来。

  董学斌笑笑,“还叫啥局长,叫哥吧,都快是一家人了。”

  刘立不好意思道:“董哥。”

  “表哥。”唐瑾撒娇似地跨住了董学斌的手,略微晃了晃,“nǐ可说话不算数啊,啥时候给我家刘立调到县里来呀。”

  这事儿董学斌以前确实答应过,调刘立来县公安局,再给唐瑾在县里找个工作,这样俩人结婚或者同居以后就能跟县里过日子不用两地分居了,不过给唐瑾俩人跟县城买了一套两居室后,董学斌那边事情太多,几次都险些丧命,又是住院又是休息的,一时间还真把这事儿忘了,二姨二姨夫和刘立他们自然不好去提,这话也就唐瑾说最合适。

  闻言,董学斌一拍脑门,“房子都装修完了?”

  “早装完了。”唐瑾撅嘴道:“还一直想让nǐ过去看看呢,nǐ又忙,没时间。”

  董学斌讪笑一声,“赖我赖我,一直没顾上,行行,xiao刘的事儿我尽快办。”

  一听,病netg上的栾晓萍瞪了儿子一眼珠子,“nǐ老说尽快办,到时候一忙叨又给忘了,别尽快了,nǐ今儿个就给xiao瑾和xiao刘办了,房子都装修完好些日子了,我去看了,tǐng不错的,nǐ二姨二姨夫也寻思着让他们早点领结婚证呢,nǐ早点办,人家xiao两口早点过日子,别耽误事儿。”

  董学斌尴尬道:“成成,听您的,我这就打电话。”

  二姨赶紧道:“姐,xiao斌,没事,不着急。”

  “二姨,您别管了,jiao给我吧。”

  董学斌就出了病房走到走廊的一个窗户边上,趴在窗户框子上点了支烟,并拨通了公安局秦勇fù局长的电话,“喂,秦局长。”

  “是董局啊,呵呵,我正想给nǐ打电话呢。(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秦勇笑道。

  董学斌玩笑道:“劳nǐ惦记了,没什么事,就当是去纪委旅旅游了。”

  “哈哈,我也听说了,没事就好。”

  之后,董学斌就将想把武田乡派出所的刘立调到县公安局的事情跟秦勇说了说,武田乡本来就是秦勇分管的派出所,掉个民警过来,基本不是什么问题,只是秦勇告诉他,要是刘立想进巡警队或jiao警队,他都能办,毕竟秦勇就分管着这些,一句话甚至一个电话就能办成了,dàn想进刑警队或者治安科,他就不太好办了,意思就是让董学斌跟那边部门打一个招呼,得有人接秦勇才能调人。

  以前,董学斌答应二姨他们的是把刘立调到jiao警队,不过现在他人脉和影响力也有一些了,琢磨了一下,还是帮人帮到底吧,更何况是自己妹妹的事儿,jiao警那边的展前途终归是差一些,于是乎,董学斌就直接治安科那边打了个电话,现在的科长叫常海亮,董学斌跟他不太熟,dàn也打过几次jiao道,对方一听掉个人过去,还是很给董学斌面子的,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回到病房,唐瑾和刘立都看向他。

  董学斌呵呵一笑,“成了,等着调令吧,去治安科。”

  唐瑾愣了一下,“不是说去jiao警队吗?☆怎么成治安科了?”

  “不愿意啊?行,那就去jiao警队。”董学斌笑道。

  “哎呀呀,啥时候说不愿意啦,我是高兴嘛。”唐瑾嘻嘻哈哈地晃晃他胳膊,“治安科可比jiao警队好多了,谢谢表哥▲啦。”治安科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比jiao警巡警那边有前途,有比刑警队的危险xiao了许多,董学斌也正是为了唐瑾考虑才没想让刘立去刑警队,一来工作时间hún1uan,二来不安全。

  刘立听完,也是心中鸡动,“谢谢董哥,谢谢。”

  “一家人,别客气了。”董学斌拍拍刘立的肩膀,“秦局长跟我关系不错,事儿办成了nǐ去拜访一下,常科长那头也是,到时候准备两条好烟。”

  刘立道:“我明白。”

  “表哥。”唐瑾眼巴巴地看着他,“……我的工作呢?”

  董学斌rourou脑门,“呃,nǐ的稍等会儿,我琢磨琢磨。”主要是那些国企和sī企的人,董学斌没太打过jiao道,一个■也不认识,“xiao瑾,nǐ先辞职吧,直接搬县里住,过些日子我给nǐ想想办法。”

  正说着呢,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了敲,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fù。

  离门最近的唐瑾面色一狐疑,“n☆ǐ是?”

  董学斌一怔,转即笑着迎上去,“胡秘书,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呵呵。”胡思莲乐道:“没有风我就不能来了?”

  那次董学斌住院,谢慧兰来探病的时候带着胡思莲来过一次,舅舅他们也都见过,只是当时就介绍了谢慧兰,并没有介绍门外站着的胡思莲。见状,董学斌就对着家里人介绍道:“这是胡秘书,县政fǔ第一秘书。”说起县里的第一秘书,也就是说的县委书记的秘书周秘书,可要说县政fǔ的第一秘书,那就是谢慧兰的通信员了。

  县长的秘书?

  舅舅几人神情一震,“胡秘书,您好您好。”

  刘立也紧张了起来。

  胡思莲跟他们点头打招呼,随即苦笑道:“别听董局长捧我,什么第一秘书啊,就是个通信员。”要是跟体制里的人,胡思莲就不太会说这种话了,就是个通信员,这句话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可以理解成很多意思,不过胡思莲倒没把董学斌当外人,在场几个也不是体制内的人,所以说说谦虚话也没什么,反而显得亲近。

  “xiao斌,快让胡秘书坐啊,扶我起来。”栾晓萍手撑了撑netbsp;  胡思莲赶紧上前扶住她,“阿姨,您别起来,刚做完手术,您躺着吧。”她手里还拿着东西,是一些时令的水果,让栾晓萍重新躺下后,胡思莲就把水果放在桌子上,“谢县长让我来看看您,您身体怎么样了?”

  栾晓萍受宠若惊道:“没事了没事了,谢谢县长关心。”

  胡思莲就笑呵呵地和栾晓萍寒暄起来。

  舅舅和舅妈几个对视一眼,上次xiao斌住院谢县长就亲自来探病了,这回xiao斌母亲住院,谢县长也叫秘书来了,还拿着水果,从这几件事上就能看出来谢县长对xiao斌的重视了。胡思莲也清楚,她还是从董学斌被纪委带走的这件事上捕捉到的,董局长被审查,谢县长却一直不徐不疾,没有一丝担心,最后等董学斌出来后胡思莲才明白,谢县长早就知道董学斌中了彩票的事儿了,显然不只在工作上,谢县长和董局长sījiao也很好的。

  聊了一会儿,董学斌突然想起件事。

  “胡姐。”董学斌一拉唐瑾,“这是我妹妹唐瑾,nǐ看怎么样?”

  胡思莲一笑,“不错,又漂亮又机灵,呵呵。”

  董学斌道:“是吧?我正为她工作的事儿愁呢,她现在跟乡里一个做包的工厂干活,一个女孩子,干这个总不是常事儿啊,我就想给她nong到县里找个好点的单位……”

  胡思莲就明白了,痛快道:“行,我帮着问一下吧。”

  “唉哟,那多谢了啊。”

  “跟我nǐ还客气。”

  见唐瑾有些愣神,董学斌扒拉了她一下,“还不谢谢nǐ胡姐。”

  唐瑾赶忙道谢,二姨二姨◆夫他们也立刻表示感谢,让县长的秘书帮着找工作,这得多大面子啊。

  末了,胡思莲告辞离开了,董学斌出去送她。

  走廊上,胡思莲笑孜孜道:“董局长,什么时候请客吃饭?”

  “好说,■fūtāmenyělìkèbiǎoshìgǎnxiè,ràngxiànzhǎngdemìshūbāngzhezhǎogōngzuò,zhèdéduōdàmiànzǐā。

  mòle,húsīliángàocílíkāile,dǒngxuébīnchūqùsòngtā。

  zǒulángshàng,húsīliánxiàozīzīdào:“dǒngjúzhǎng,shímeshíhòuqǐngkèchīfàn?”

  “hǎoshuō,nǐ晚上有时间晚上就请。”

  “呵呵,一般饭馆可别想打我,至少是个五星级饭店才行。”胡思莲玩笑地看着他,“我可是知道了啊,nǐ彩票中了好几百万,现在可是咱们延台县最有钱的干部了,我啊,得想辙多吃nǐ几顿。”或许在延台县还有比董学斌更有钱的干部,dàn那些绝对不会是见得了光的资产,所以董学斌还真算是延台甚至汾州市最有钱的干部了。

  玩笑了片刻,俩人走到了走廊尽头。

  胡思莲一侧头,“别送了,我还不回去呢。”

  “嗯?”董学斌关心道:“身体不舒服?”

  “不是,谢县长让我来看一看孟局长。”这边一拐弯就是孟祥麟的病房。

  董学斌心说看他什么,不过也知道孟祥麟是招商局的一把手,谢慧兰派胡秘书探探病也是理所当然。

  胡思莲忽然声音一压,“我听说,孟局长可能要病退了。”

  “……真的?”董学斌一愕。

  胡思莲嗯了一声,“脑淤血,这种病可不好治,也治不了根儿,顶多缓解一下症状,不过孟局长那天在电梯里被惊到了,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打电话汇报工作的时候声音都不太利落了,断断续续的,听他的语气似乎有提前退下去的意思,具体怎么样还不知道,不过应该**不离十了。”

  目送着胡思莲进了孟祥麟的病房,董学斌就折身回了另一端的走廊,趴在窗户上看着远处。

  孟祥麟要病退了?

  这不能不让董学斌心思动了起来。

  诚□然,招商局在其他县可能是个很热门的地方,毕竟这些年各个地区都在招商一事上做的风风火火,甚至说到经济展,很多干部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招商”,dàn在延台县这种穷一些的地方,招商局却并不是一个热门的地方,▲◎这是很多方面制约着的,可也正因为如此,董学斌才动心了。

  他正惦记正科的职务呢啊!

  财政局,监chá局,这种地方董学斌资历远远不够,他才进入体制一年多的时间,提到fù科已经很破格了,○再提正科且还是这种féi缺的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而且那种地方现在也没有空缺啊,至于文化局或者民政局那种地方,却并不是正经仕途的中转站,跟那里养老还差不多,再怎么工作也出不了什么大政绩,董学斌自然也看不上。

  招商局……

  现在想一想,这还真是个很靠谱的部门。

  所谓靠谱,一来是招商局很有展潜力,是个能有机会出成绩的地方,二来招商局这种不冷不热……或许说更偏冷一点的部门正适合董学斌那不算厚实的履历,是他伸伸手勉强可以够到的,第三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现在孟祥麟很可能要病退了,一把手职务有空缺,也正好来了机会!

  招商局……招商局……

  好地方■啊!!

  董学斌越想心越热,之前还为正科的事情愁呢,现在就来了这么一个大机遇,还是自己用back吓唬孟祥麟无意中吓唬出来的,这是老天爷都站在自己这边啊,不争一争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 就是这儿了!

  当天晚上,董学斌回到家就拿着电话思来想去。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终于,董学斌狠了心拨通了谢慧兰的电话,“喂,谢姐。”

  “xiao董啊,什么事?”她可能在车上,隐约能听见些收音机的声响。

  董学斌咳嗽一声,“那个啥,我听说孟祥麟孟局长是不是要病退了?”

  “呵呵,nǐ消息倒是灵通,可能是吧,我看他有这方面的意思,d○àn还没定,要看明天的检查结果。”

  “那nǐ看,他要是真退下来,我能不能……咳咳……”

  谢慧兰笑眯眯道:“能不能什么?”

  “nǐ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董学斌讪讪一笑,张嘴要□官道:“我要是接了他的班,nǐ看是不是……”

  “nǐ上进心倒是强,刚惹了这么大麻烦,还惦记这个?嗯?”

  “呃,不行就算了,我就这么一说。”

  “呵呵……”谢慧兰语气一顿,“好了,我知道了。”

  得到了谢慧兰的答复,董学斌一颗心算是定了下来,这一次,他没有什么势在必得的想法,董学斌也知道想从县常委会上通过自己的提名基本不太可能,dàn要是连拼都不拼一拼,那就说不过去了,所以他想着先把这个正科的提名nong到手,好好争一争,成与不成再单说。

  ……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董学斌chou空就来县人民医院陪陪老妈,顺带盯着孟祥麟的病情。

  不出所料,孟祥麟的脑淤血虽然没有再进一步恶化,dàn经过一系列治疗,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好转。终于,县里在征求了孟祥麟的同意下,很快就开始给他办病退手续了,新任招商局局长的位置也惹来了众人的关注,延台县fù科的干部太多了,谁不想更进一步?谁不想从fù科越到正科?

  可是谁也没想到谢县长的动作这么快!

  在确定孟祥麟病退后的第二天,谢慧兰就递上了招商局局长的提名jiao给组织部考chá,一个是招商局fù局长吕大,这人好像跟县委宣传部部长陈同兵有亲戚,一样是向系的人马,这是比较正常的,虽然招商局是县政fǔ的部门,dàn谢慧兰也不可能严严◆实实地卡住向系的人,里面方方面面涉及到了很多东西。而第二个提名却让很多人都愣了一下——竟是董学斌!

  谁都知道向书记看董学斌不顺眼了。

  那次考chá投资黄了的事儿,纪委带走董学斌的事☆儿,可以说向道已经到了必须拿掉董学斌职务的地步,不然县委书记的威信往哪儿放?可这个时候谢慧兰居然把董学斌的提名写上去了!董局长可是才二十四岁啊!才工作了不到两年!这就要做破格提正科级干部的准备了?也太快了吧??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县委书记和县长这是在掰腕子,矛盾已经越来越表面化了!

  谢慧兰提了董学斌的名,这是打在向道的脸!

  县委书记刚让纪委调查了的人,这个名字还没过两天反而被写在了晋升考chá的名单上,反差之大,这脸打的不可谓不狠!!

  不少人都暗暗一心惊,不得不再一次谨慎地观chá起延台县的局势。

  山雨yù来风满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