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清清白白!】


  第291章【清清白白!】

  早,十点。

  延台县纪委大院,一辆老款桑塔纳载着董学bīn缓缓驶入。

  自打董学bīn来延台县上任以来,还是第一次进到纪委里面,他不慌不忙地下le车,左右望le望,就想给老妈他们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今天可能回不le医院le,但这个要求却遭到le两个纪委工作人员的拒绝,他俩面无表情地在前面走,带着董学bīn进le一个办公楼,上le楼梯,进le二层的一间xiǎo办公室。

  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盏灯。

  这儿跟公安局的审讯室差不多的感觉,很严肃。

  让董学bīn坐下后,一人坐去对面,另一纪委的人则出去找人le。

  董学bīn没有被纪委调查的经验,但看这个阵势也大概明白le,这肯定不是双规,双规的话一般是有充分的证据le,纪委方面会直接强制隔离,可从那俩人的表情和行动上看,倒还没有双规的地步,然而,这当然也不是普通的调查问话,普通问话一般会在非工作时间或者单位直接跟本人或同shì领导接触,继而le解一些情况,并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把董学bīn带回纪委。也就是说,这次对董学bīn的强制调查虽然不到双规的地步,但也离双规不远le吧。

  看来向道发是铁le心要动自己le!你就这么肯定哥们儿贪污受贿le吗?

  董学bīn心里冷冷一笑,幸好他回延台县之前就准备le一手,不然还真得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

  县政fǔ,胡思莲急忙敲开le谢慧兰办公室的mén。

  “谢县长,董局长被纪委带走le。”

  谢慧兰手里的钢笔微微一顿,一抬头,“……什么时候?”

  “就在五分钟之前,纪委直接去县人民医院带人的。”

  “嗯,知道le。”谢慧兰眼睛一眯,一低头继续批改着手里的文件,没再说其他的话。

  胡思莲看看谢县长,yù言又止,末le还是没说什么,关上mén走le出去,董学bīn对胡思莲有恩,她能从被撤职的状态一跃成为县长秘书这种美差,多亏le董学bīn的举荐,所以这会儿自然担心他的安危,胡思莲知道,如果向书记和纪委真想查一个人,单说董学bīn那辆价值上百万的奔驰商务就解shì不清楚,借的?只要资产来历不明,只要上面真想动你,怎么都说不清楚!

  董学bīn被纪委带走的shì情很快就传开le。

  谁都明白,这是向书记要秋后算账le。

  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胡一国,医院里接受治疗的孟祥麟,招商局副局长吕大发,教育局局长于郑智等人都有点幸灾乐祸,冷眼看董学bīn的笑话。跟董学bīn关系比较近的人则都心中一紧,像曾被董学bīn救过xìng命的惠田乡派出所所长刘大海和几个民警就恼火不已,xiǎo董局长为延台县做le多少shì?为老百姓做le多少shì?就算不说这个,让你向道发受益的shì情也绝对不少le,现在就为le一个本身就不知道能不能落实的考察投资黄le的shì就要发难于xiǎo董局长?你这也太xiǎo肚鸡肠le吧!秉公执法还不对le?立le那么多功还有罪le?要是都像你向道发这样nòng,以后谁还敢认真工作?太让人心寒le!

  一时间风云突变,大家都认为xiǎo董局长要完le。

  ……

  纪委大院。

  两分钟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谢顶中年人走进le办公室,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董学bīn侧头一看,就认出le他,虽然以前没和他说过话,但几次去县委县政fǔ办shì的时候也远远见过他几面,段正安,延台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以前常磊那个前任县委书记还在任的时候,听说段正安是个“亲常派”,虽然不一定所有shì情都跟着常书记的步调,但一般人shì调整和重大shì件,还是保持着对常书记的支持,后来改朝换代后,段正安又成le“亲向派”,跟向道发走得比较近,但据说跟谢慧兰的关系也没有闹僵。

  “段书记。”董学bīn道。

  段正安点点头,不苟言笑地坐到对面,低头翻着文件。

  几个纪委的干部也纷纷落座,正对着董学bīn。

  董学bīn对段正安可没什么好感,纪委书记亲自到场问话,这已经说明le对董学bīn的重视程度,是非要将他拿下不可le。县委书记向道发,纪委书记段正安,个儿个儿都是延台县的大领导,董学bīn觉得自己应该受宠若惊le,你们还真看得起哥们儿啊,这么大阵势来搞我一个副科的xiǎo干部!

  沉默le大约几秒钟。

  一个长得很古板的青年看向段正安,“段书记……”

  “xiǎo李。”段正安也不抬头,“你问就行le。”

  李做le个深呼吸,一眨不眨地看向董学bīn,“董局长,今天让您来是想调查一下你的经济状况。”

  董学bīn笑笑,“强制xìng的吗?”

  “您可以这么理解。”

  “行,那问吧,不过我有句话先说在前面。”

  “嗯?”xiǎo李一看他。

  董学bīn淡淡道:“我母亲岁数大le,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两天不但被车撞le,还被人吓唬威胁le一下,结果闹出le心肌梗塞,为le老人家考虑,我可不想我被带到纪委的shì情被我妈知道,不然出le什么shì就……”语气一顿,他道:“调查我可以,但就别打扰我母亲le,暗地里调查,好不好?”

  xiǎo李询问的目光看le下段正安。按说shì情已经到le这个地步,找栾晓萍例行问话调查是必须走的一步程序,但栾晓萍的身体状况他们也确实清楚,刚做完手术,危险期还没过,情理上讲也实在经不住折腾le。

  段正安不是不通人情的人,脑袋微微一点。

  董学bīn道:“多谢le,嗯,想知道什么可以问le。”

  一个纪委的人拿着笔和本子在一旁准备记录。

  xiǎo李拿着一份文件边看边道:“先想le解一下您的工资状况,您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这个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吧?副科的工资都差不多,随便打个电话都能查到。”董学bīn翘起二郎tuǐ,答道:“刨去税后,算上各◎方面的补贴,每月能到账的钱是大约四千元左右,奖金还算吗?算的话还要多一些,加上我以前破le些大点的案子,省里和县里也给le些奖金,最多一次是几万块吧。”

  xiǎo李道:“也就是说,你一年的工▲资大约在五万元左右。”

  董学bīn皱皱眉,“你这是非往少le算啊,这位同志,就算你不是干部也应该知道,每个月的工资补贴乘以十二并不等于年薪吧?我说过le,除le我破案的奖金外,还有很多单位的奖金分红等等等等,真要算年薪的话,大约**万吧。”延台县比较穷,工资待遇并不如京城那种一线城市高,但也比少部分特别落后的基层乡县高出不少le。

  xiǎo李又问,“那去年的时候,您在国安系统的年收入是多少?”

  “部mén有规定,这属于保密shì项。”董学bīn道:“不过我也不在国安le,说一说也没什么,我提副主任之前的工资是两千左右,提le综合办副主任后的工资是每月三千元多一点点■吧。”xiǎo李点点头,在本子上写le几笔,他们已经调查过le,董学bīn说得没什么问题,和实际情况基本附和。

  董学bīn看看表,“咱就别明知故问le,说点入题的行不行?下午局里还有个会呢。◎

  李道:“经过我们初步统计,您从大学毕业进入体制后的这一年多几个月的时间里,能入手的工资大约有十万块钱左右。”

  “差不多吧。”

  “那您的那辆顶级配置的奔驰商务,是怎么来的?”

  董学bīn耸耸肩膀,“那是我朋友的,借来开开而已。”

  “什么朋友?”

  “算是亲戚吧,当初京城时和我家mén儿挨mén儿,关系非常好,跟一家人似的,你们可以去查查,也可以调查下奔驰的来源,这车是划在芸德拍卖公司旗下的,可不是我买的,到时候还得还给人家呢。”

  xiǎo李看着他道:“对方为什么要借你这么贵重的车?”

  “我不是说le吗,我们就跟一家人似的,借个车还能怎地?”

  “那你的手表呢?”xiǎo李拿出一张图片,上面照着董学bīn,明显是tōu拍,尤其是手腕子的位置上特别明显,很清楚地看到le那块镶着不少钻石的名表,“这是有人寄来的举报材料,经鉴定,这块表是百达翡丽的,市场价值大约将近两百万不到,这表的来源是哪里?以您的工资似乎买不起吧?”

  董学bīn不以为然道:“也是那个开拍卖行的朋友的,我就借来带带。”

  “……不是别人送的?”xiǎo李问。

  董学bīn笑道:“我知道你希望我说是别人给的,可惜不是。”

  接着,纪委的人又问到le董学bīn身上的翡翠佩饰和戒指,这些都是价值好几万甚至十几万的东西,董学bīn也咬死le说是借的。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买来的东西,非要说是借的,董学bīn也tǐng无奈,可谁让赌石和鸡血石矿这些shì不太上的le台面呢,再说他以前捡漏和赌石赚的钱也确实没去税务局jiāo过税,要是像现在这种有心人的算计下,这些钱肯定会被计入不明资产里,所以董学bīn不能说。

  又询问le一会儿,纪委那边也没有纠缠什么,问完就记录,董学bīn说什么他们就记什么,好像真是例行问话一般,不过董学bīn当然明白,这最初的问话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开局,外面肯定有纪委的人在查自己的帐。

  果然,十分钟后,一个人推mén进来le。

  那人跟段正安和另外几个纪委的人说le几句什么,然后递过来一份资料文件。

  段正安仔细看le看,嗯le一声,随手让给xiǎo李。

  xiǎo李一看,抬头道:“我们和银行方面取得联系,已经查清le你和你母亲账户上的资金,你的银行卡上总共有三十几万块,你母亲栾晓萍的户头上则有十万多元,总共合计五十万元左右,董局长,以你和你母亲的工资,还有你的家庭状况,这些钱不可能是正常所得的,是怎么来的?”

  董学bīn撇嘴道:“别急着定xìng,为什么不能是正常所得?”

  xiǎo李不耐打道:“据我们调查le解,您和您母亲在京城时的生活很不富裕,您父亲去世,医yào费huāle很大一笔钱,连房子都卖le,而您母亲的工作甚至连两千元都不到,加上您这一年多的经济所得十万元,怎么也不可能出来五十万元现金吧?而且我们还调查过,你的保姆虞美霞当初身无分文,可是现在她的名下却多le一套房产,一套价值几十万的房产,她是哪里来的钱?”

  董学bīn眼珠子一眯,没想到对方调查的还真清楚,不禁反问道:“你们以为呢?”

  xiǎo李道:“虞美霞的房子是你出钱买的,那些现金也是你贪污受贿所得,我们只▲能这么认为,不然请你说出这些资金的来源,可以吗?”

  “贪污受贿啊?”董学bīn乐道:“你们倒是真能猜。”

  xiǎo李在纪委工作le也有几年,还真没见过董学bīn这种人,都被查到这份▲○上le,shì情也基本明lele,他居然还笑得出来,好像根本不当回shì儿似的,“董局长,希望你尽快jiāo代问题,现在的证据还只是一xiǎo部分,我们的人还在继续调查,相信取得其他证据只是时间的问题◎○上le,shì情也基本明lele,他居然还笑得出来,好像根本不当回shì儿似的,“董局长,希望你尽快jiāo代问题,现在的证据还只是一shàngle,shìqíngyějīběnmínglele,tājūránháixiàodéchūlái,hǎoxiànggēnběnbúdānghuíshìérsìde,“dǒngjúzhǎng,xīwàngnǐjìnkuàijiāodàiwèntí,xiànzàidezhèngjùháizhīshìyīxiǎobùfèn,wǒmenderénháizàijìxùdiàochá,xiàngxìnqǔdéqítāzhèngjùzhīshìshíjiāndewèntíle。”

  董学bīn道:“那照你们的说法,是谁贿赂我的?怎么贿赂的?”

  xiǎo李道:“是我们在问你。”

  董学bīn坦然道:“你们可以再去查一查,逢年过节,我董学bīn什么时候受过超于两千块钱以上的礼,我在职期间,什么时候假借生日之名受过别人的钱财?我连生日都没过过!人家上哪儿贿赂我去?”董学bīn的钱虽然来的不是那么美,但在贪污受贿的问题上,他一向是敬而远之的,这方面董学bīn问心无愧,况且也没人有过什么要贿赂他的意思,董学bīn就分管一个惠田乡派出所,实权在所有公安局干部里是最xiǎo的,是排名最后的一个副局长,人家要托人办shì也不找他啊!

  二十分钟后。

  段正安的电话响le,一看,他就走出le办公室,“喂,向书记。”

  电话那头的向道发问,“jiāo代le吗?”

  “还没有,恐怕问不出什么le。”段正安道:“不过现在证据也差不多le,董学bīn没办法解shì这钱的来源,总是卖关子,总是在反问,看来这钱确实很可疑,已经查到的证据也说明le这点,我看可以双规le。”

  向道发嗯le一声,“继续查!”

  ……

  县长办公室。

  谢慧兰把胡思莲叫le进来,“xiǎo董去纪委多长时间le?”

  “大约……快两个xiǎo时le吧?”胡思莲愁道:“会不会……”

  谢慧兰好笑地摇摇头,“这xiǎo子,他还被调查上瘾le是不是?甭管他,他愿意在纪委待着就让他待着!”

  胡思莲呃le一声,她发现谢县长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啊。

  不止谢慧兰没当回shì儿,身在纪委的董学bīn也是一脸轻轻松松的表情。

  段正安和几个纪委的人都看得纳闷,都火烧眉máole,这人怎么还这么没心没肺?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要双规吗?

  段正安蹙起眉头,敏锐地察觉到le一丝不妥,有些犹豫le。

  就在这时,屋mén突然被人推开le,一个纪委的人急急踱步进来,把一份文件递给段正安,忙道:“刚刚调查董局长账户时发现le几笔转账记录,其他一些还很零碎,但有一笔金额巨大。”

  段正安心中一动,“多少?”

  那人道:“大约四百万。”

  一听,在场的几人均是倒chōu一口冷气,四百万?这是十几年不遇的大案le啊!数目太大le!

  段正安追问道:“资金来源呢?”

  “这个……”

  “说!”

  那人lù出一丝古怪的表情,“是京城福利彩票中心。”

  “什么?”段正安愣le愣,旁边几人也是齐齐一愕。

  那人尴尬道:“我们刚刚跟京城福彩中心联系过le,经过调查已经确定,董局长中过福彩发行的彩票的头等奖,奖金五百万不到,税后是四百万左右。”

  中过彩票!?

  还是头等奖??

  连段正安都大吃le一惊,他调查干部经济问题时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shì。

  四百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董学bīn的资金来源就没有问题le,不管是账户上的五十万也好,奔驰商务也好,百达翡丽也好,就算不是董学bīn借来的,是他huā钱买下或者先借后买的又或者真是借的,只要董学bīn有这份白色的收入,那所有东西都不再是问题,想在从这上面做文章就太难le。

  “确定吗?”段正安脸色一沉。

  那人答道:“已经确定le,福彩中心方面也核实le两次。”

  段正安一转头,盯住le董学bīn的眼睛,“为什么不早说?”

  “什么早说?你们也没问我啊。”董学bīn一摊手,无辜道:“而且中le那么大的奖,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中奖的实感,实在太幸运le,幸运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呵呵,现在倒想起来le,确实中奖le,是跟京城和平街北口的一家彩票店买的pk拾,唉,当时真是运气啊,你们不提我差点忘le。”

  xiǎo李差点一头晕倒在地,忘le?扯淡去吧!中le四百万的奖谁他妈能忘le?

  段正安和其他几人算是看出来le,董学bīn一开始就有恃无恐,根本就没把这调查当回shì儿,而且他故意不说中奖的shì情,就是想让纪委瞎忙活,成心逗他们玩呢,如果董学bīn一开始就说le这shì儿,他们也不用去费劲巴拉地查什么账户,直接福利彩票中心一核实就行le。

  这丫tǐng!太气人le!

  xiǎo李和几个纪委的人都恨得牙痒痒!

  段正安立刻出去和向道发汇报le这一情况。

  接到这个电话,向道发那头足足停顿le十几秒钟,才蹦出几个字来,“继续查!”

  段正安明白le向书记的意思,一叹气,站在原地想le想,就吩咐人从其他方面开始查,调查的源头都是那些这一年寄到纪委举报董学bīn的举报信,董学bīn有钱,但并不代表他没受过贿赂,没做过违法犯罪的shì情,只有能抓住一个突破口,也能跟调查银行账户一样起到相同的作用。

  又一个xiǎo时过去le。

  可偏偏,恨不得把董学bīn老底都给翻出来的纪委人员却震惊的发现,xiǎo董局长居然“干净”的可怕!所谓无官不贪,这句话虽然说得夸张,但也不无道理,身在官场,不可能什么shì情都干干净净的,但董学bīn似乎是个例外,就说行贿受贿的问题上,真像董学bīn自己说的那般,他连生日都没过过,逢年过节收礼的额度也控制的很好,至少纪委的人没有查出什么大额礼品,举报信上的东西大都是捕风捉影,瞎掰的。另一方面,在工作方式上董学bīn虽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也都不太大,都够不上能拿起来做做文章的地步。

  清清白白?

  干干净净??

  段正安有些默然le。

  旁边那些纪委的人也是,大家的主观思路都先入为主的认为董学bīn肯定不干净,谁也没想到会查出这么个结果,都有点接受不le。

  怎么可能这么干净啊?

  ……

  二十分钟过去le。

  屋mén一开,进来一个纪委干部,“董局长,谢谢你的配合,已经查清楚le,举报☆信上的shì情都不属实。”

  董学bīn笑着和他握握手,“没关系,都是为le工作嘛,我理解。”

  那人面无表情道:“调查完le,你可以回去le。”

  “噢。”董学bīn站起来,■笑道:“来的时候没开车,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劳驾,派辆车送我一趟成不成?”

  那纪检干部眉头跳le跳,“……可以。”

  下午一点半,董学bīn被纪委送回le县人民医院。

  知道消息的不少人都大跌le眼镜!!

  [w w w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