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失控的电梯!】


  第288章【失控的电梯!】

  当天夜里。

  坂本先生知道消息的时候稍微晚le一些,正在酒店总统套间休息的他在听完秘书的汇报后,立时大怒不已,张志峰被抓le,两个随行人员也被抓le,还让警方当众打le一顿,这等于是狠狠扇le坂本先生的脸,面子上太难看le,他当即就恼羞成怒地向延台县政fǔ提出抗议,并打电话找到le向道发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语气里表达出le他对延台县警方的严重不满。

  向道发马上就让周秘书去县公安局安排。

  经过一系列周旋,两个日本人总算是被放le出来。

  不过因为董学斌在从酒店抓人出来后的路上就联系le傍晚时被打le的雪铁龙司机,让他们小夫妻俩到公安局录口供,加上跟酒店的时候,两个日本人先跟警方推推搡搡的监控视频,这个已经被董学斌快速备案的案件就没有之前那么简单le,俩日本人足足交le不少罚款后才被放le人。

  只是司○机张志峰就没那么幸运le。

  知道董学斌母亲病危,还在医院做手术,谁就也没有再提放人的事。

  毫无疑问,虽然栾晓萍的突发xìng心肌梗塞可能是由于孟祥麟跟她说le什么威胁的话,被生生吓◇出来的,但归根结底也是因为被考察团的车撞le,之前就受过惊吓,这才是直接原因,张志峰撞le人,肇事逃逸,患者在动手术,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这种时候谁还敢让放人?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

  ……

  凌晨一点。

  县人民医院,董学斌在手术室外焦急地来回踱步。

  都一个小时le!怎么还没完?

  五分钟过去le。十分钟过去le。

  董学斌再也等不lele,拧le拧手术室的门,就想进到外间从玻璃里看一看老妈的状况,可手刚一摸上去,却听里面传来些动静,有脚步声稀稀拉拉的接近le,董学斌眼神一紧,后退一步让开门边,咔嚓,只见大门左右而开,几个穿白大褂的主任和医●院领导从里面走出来。

  董学斌吸le口气,语调哆嗦道:“我妈……”

  那县医院副院长挤出一个微笑,“放心,手术很成功。”

  “谢谢,谢谢。”董学斌一下就鸡动le,上去一个一个人★地去跟他们握手,“辛苦le,辛苦le。”

  里面,躺着病床上的栾晓萍被两个护士推le出来。

  “妈!”董学斌一步就跨le过去,“您感觉怎么样?”

  栾晓萍醒着,这种介入手术并不会全身麻醉的,见到儿子一脸忧虑,她笑le一下,“妈没事,让你担心le。”

  “呼,没事就好。”董学斌眼睛红le一红。

  旁边一个大夫道:“先让病人休息吧。”

  手术虽然成功le,但也不一定就是没事le,术后的几天还有一个危险期,真的安安稳稳的过去le才能放心,于是乎董学斌马上和护士一起推着床坐电梯上楼,换le个楼上清净一点的单人病房,弄好监控设备后,董学斌就坐在病床边上,拉着老妈的手亲le亲,让她赶紧睡觉,自己则在一旁守着。

  老妈睡着后,董学斌这晚上也累坏le。

  不久,他脑袋往床上一趴,不知不觉进入le梦乡。

  ……

  第二天早上。

  手机铃铃铃的声响在耳边叫起来。

  董学斌猛地一睁眼,才发现天已经亮le,老妈栾晓萍正跟病床上安详地睡着觉,一缕缕刺眼的光线从外面射进病房内,董学斌怕吵醒母亲,急忙用手捂住扬声器的位置,一看来显,是谢慧兰打来的,就站起来拉门出到le走廊里,看着忙忙碌碌的小护士,董学斌靠在墙上接起电话。

  “喂,谢姐。”

  “嗯,阿姨没事le?”

  “大夫说手术挺成功,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le。”

  “那就好。”谢慧兰道:“早上我刚得到消息,坂本先生已经放弃le对延台县的考察投资,他似乎联系le其他县,下午就要去那边考察le,向书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胡秘书刚刚告诉我◎,好像跟县委那边看见周秘书把一个碎成好几半儿的电视遥控器扔le垃圾箱,大概是向书记摔的吧,呵呵,你啊,这一次可把不少人给得罪狠le。”

  董学斌抱歉道:“谢姐,对不住啊。”

  “跟我道歉干什么?这件事,你做得对。”

  “……谢谢。”说le两句后就挂le线。

  有le谢慧兰的肯定,董学斌心里顿时舒服le许多,他也不认为自己做错le,肇事逃逸本来就该付法律责任,不能因为这个那个原因不予追究,法律不是过家儿家儿,不是你向道发一个人说le算的,董学斌这次是秉公执法,就算因此得罪le向系的不少人,他也问心无愧。

  坂本先生取消投资,这边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le。

  没le这份念想,公安局和检察院那边相信也不会放过张志峰,该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少不le他的。然而,董学斌却没有告一段落的打算,他没有忘记,老妈之suǒ以差点丧命,而且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孟祥麟◎这老东西可是罪魁祸首,董学斌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当然要跟他好好算算账!

  回到病房,老妈已经醒le。

  栾晓萍对着儿子笑le笑,“你一宿都陪着妈呢?”

  “嗯,好点le吗?”

  “好多le,对le,那个肇事司机……”

  “已经抓回去le,终身禁驾是肯定的,现在还不知道判不判的le刑。”

  栾晓萍面色一急,“那人不是考察团的吗?你抓le他,会不会……” ★
  董学斌给老妈端le杯水让她喝,“没事,您儿子我是谁啊,我秉公执法抓个人,谁还敢说什么?”见老妈喝le水,董学斌就将杯子往桌上一放,正色地看着她,“妈,您跟我说说,您发病的时候孟祥麟跟您说什么le,是不是威胁您来着?说要是您追究上去,我的职务就保不住le?”

  栾晓萍叹叹气,“差不多。”

  “果然!”董学斌心中一狠,“这老丫挺!”

  “小斌,算le吧,妈现在也没事le。”栾晓萍怕他再惹祸。

  算le?董学斌怎么能算le,差点害他老妈丧命,对他来说这是血海深仇!

  公安局里不少人显然也深知董学斌的秉xìng,早晨上班后听说董局长母亲被孟祥麟吓出le心肌梗塞差点一命呜呼,几个跟董学斌相熟的人都打来le电话询问情况,包括梁成鹏在内,末le都说le句肇事司机既然已经抓到le,就不要再冲动le,梁局长是怕他跟孟祥麟动手,把人给打坏le。殴打国家干部的事情别人或许干不出来,但谁都知道小董局长一定干得出来。

  董学斌满口答应,心里却没这么想。

  中午le,董学斌给母亲打过饭后,就准备下楼吃点东西。

  suǒ谓冤家路窄,刚走到走廊另一头的电梯口那儿,就看到le招商局局长孟祥麟。

  孟祥麟今天是来看病的,五十岁上下的人le,身体不可能哪儿哪儿都健康,他四十岁的时候就有脑血栓,每年都会来医院打打点滴,通一通血管,本来年中的时候刚打完,可是早上听说坂本先生取消le投资后,孟祥麟当时就动le震怒,这次投资考察他可是倾注le很大心血,结果愣是让董学斌给破坏le,政绩没拿到,官儿也升不lele,孟祥麟简直气得脑子都快炸le。结果一鸡动,脑血栓又有le发作的征兆,头晕脑胀的厉害,他这才请le假来医院检查。

  董学斌看见le孟祥麟。

  孟祥麟也瞧见le他,脸色登时一变,心里恨极le他。

  一瞅孟祥麟这幅表情,董学斌就恼le,麻痹,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跟我瞪眼?

  “姓孟的!你昨天跟我母亲说什么le?”

  孟祥麟板着脸道:“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董学斌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你也太缺德le吧?我妈都被车撞le!你他妈还去吓唬我妈!夜里我妈差点没命le你丫知道吗?啊?别装的跟没事人似的!医院的监控录像我都看见le!我妈病发的时候就是你在病房里的时候!看见我母亲发病你☆居然连护士也不叫转身就走?你丫还是人吗?啊?”

  争吵声不少人都听见le,大家纷纷侧目。

  孟祥麟yīn着脸道:“少跟我这儿骂骂咧咧的!你这还是国家干部吗?”

  “我他妈倒想问◎问你!把我妈吓病le!你不但见死不救,连大夫也不喊一声!你丫是国家干部吗?啊?”

  “别什么都往我身上推!我也没跟你母亲说什么!是她自己……”

  “自己你大爷!”董学斌怒道:“要不是你威胁我妈!我妈能得心肌梗吗?”

  孟祥麟气也不小,指着他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威胁她什么le?”

  对吵le几句,孟祥麟撂下句“我懒得跟你废话”后,就走去那边做检查le,董学斌这才知道,孟祥麟不是来探病的,而是身体欠佳才来le医院,一时间火气更大le,妈的,我母亲被你害成le心肌梗塞,你不但死不知错,连探病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你丫也太不把我和我妈放在眼里le吧?

  “董局长,您消消气。”一个护士道。

  护士长也走过来,“您还没吃饭呢吧?我下楼给您买上来?”

  董学斌压le压火,“谢谢le,不用。”

  望着孟祥麟离去的方向,董学斌转身一按电梯,开★始盘算着怎么收拾这老东西le。打他一顿?这样是能出气,但后果就太严重le,这可不是犯罪份子,而是国家干部,是机关里的领导,自己要是打le人,弄不好会被安一个罪名,向道发估计还会借此撤le自己,这反倒是■他对头们愿意看到的。

  可那该怎么办?

  叮,电梯门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董学斌走进去,按le一楼的按钮。

  有什么既不用负责任,又能收拾丫的方法?

  想啊想,想啊想。▲

  五楼……

  四楼……

  三楼……

  呼,电梯一减速,停在le三层的位置。

  可还没等电梯开门接人,吱啦一声刺耳的轰鸣,电梯的灯登时灭掉le!

  董学◆斌被惊le一个鸡灵,刚反应过来死死扶住电梯里的一条金属扶手后,哐当,脚下一颤,上面传来几声巨大的声响,下一刻,董学斌只觉得自己蓦然处在le一个失重的状态,身子都晕晕乎乎的!

  不好!

 ◎ 董学斌心里咯噔le一声!

  电梯在下坠!在以一个飞快的速度下坠着!

  麻痹!电梯坏le?要死le?

  这个念头一闪过的一秒钟后,轰隆一声,董学斌脚下就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电◎ dǒngxuébīnxīnlǐgēdēngleyīshēng!

  diàntīzàixiàzhuì!zàiyǐyīgèfēikuàidesùdùxiàzhuìzhe!

  mábì!diàntīhuàile?yàosǐle?

  zhègèniàntóuyīshǎnguòdeyīmiǎozhōnghòu,hōnglóngyīshēng,dǒngxuébīnjiǎoxiàjiùchuánláiyīgǔjùdàdechōngjīlì,diàn梯骤然砸在le下方的什么东西上,停是停住le,可那震感绝对不亚于一个十级地震,哐啷,头顶的灯支离破碎地砸le下来,董学斌两条大腿也被震麻le,一下跌坐在地,站都站不起来le。

  疼!

  浑身上下疼的要命!

  董学斌一口口吸着气,捂着腿,心有余悸地在黑乎乎的电梯里望着,隐约间能听到外面有人再喊什么,嗓音很细微,只溜进来le一点点声响,似乎是有人发觉le电梯的失控坠落。

  一秒钟……

  两秒钟……

  电梯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没再有其他变化。

  董学斌擦le擦额头的冷汗,饶是他生生死死经历过不少,这会儿也被吓得够呛,换le别人还不知得什么样呢。

  好在危险过去le,呼。

  咦!等一等!

  正在电梯里等待救援的董学斌忽然一愣,眨巴眨巴眼睛,他顿时精神一振!

  有le!

  就是它le!

  三分钟!!☆

  ……

  ……

  画面一闪!

  疼痛徒然消失le!

  董学斌脑子一晕身子一晃,下一时间视线范围内就亮堂le起来,几束光线从四周打在走廊上,他正身处在医院五楼的◆一个窗户前面,对面是电梯,旁边有不少护士和病患都在看着他。

  “董局长,您消消气。”

  “您还没吃饭呢吧?我下楼给您买上来?”

  护士和护士长站在董学斌旁边,对他说着话。

  董学斌拳头一攥,时间退回来le,“不用le,谢谢。”

  他眼神一定,一转头,伸手按下le电梯按钮,电梯还在一楼,根据刚刚的记忆,好像电梯在二楼和四楼都停le一下,要上来需要大约不到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怕出什么变化,按过电梯后就对着那个小护士道:“麻烦你一下,待会儿电梯要是到le你帮我留一下,我这就回来。”

  护士点点头,“我知道le。”

  “多谢le啊!”董学斌转头就往西头跑去。

  走廊一拐弯儿,董学斌一眼就看到le走在前面的孟祥麟,这还是他刚和董学斌争吵完的那个时间段。

  “等等!”董学斌喊道。

  孟祥麟正跟一个大夫讨论着病情,闻声一回头,“干什么?”

  董学斌压着心里对他的厌恶,飞快道:“我跟你说点事儿,走,咱俩那边谈。”

  “我没的和你说!”孟祥麟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董学斌冷笑,“怎么着?连跟我说说话都不敢啊?”

  孟祥麟脸色一怒,看le眼身旁的大夫,沉着脸就朝董学斌走过去,他可不怕董学斌,更不怕他敢跟自己动手,大庭广众的,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子。见状,董学斌一转身,带着他原路返回,走向电梯口,离得很远,董学斌就看见那个小护士正用手扒le下电梯门,刚合上的电梯又左右开le。

  “上哪去啊?”孟祥麟看看他,“我还有事呢!”

  董学斌道:“咱们电梯里说,这边人太多,不方便。”

  孟祥麟搞不懂他要干什么,眉头皱le皱,“要是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就不要说le,我没工夫!”

  “不是那事儿,进来你就知道le。”

  小护士扒着电梯门,“董局长,电梯到le。”

  “谢le。”董学斌对她笑笑,先一个进le电梯里。

  孟祥麟犹豫le一下,左右看看,也跟着走le进去,电梯里也有监控摄像头的,suǒ以孟祥麟很放心,知道董学斌不敢乱来。

  嗒,董学斌按le一层的按钮。

  这时,电梯门慢慢向里并拢,要合上le。

  可突然间,董学斌嗖的一下窜出一大步,竟然闪身出le电梯。

  孟祥麟愣愣,“你……”

  董学斌笑道:“想事情,你先下去一楼等我吧。”

  这话说完,电梯门也吱呀一下关le上,想走出来的孟祥麟没来得及,险些被夹le鼻子,孟祥麟顿时怒le,这姓董的是在耍他玩呢!

  这个小兔崽子!

  孟祥麟碰地锤le下电梯,眼看着电梯一层层地下降。

  五层……

  四层……

  三层……

  正当孟祥麟还在心里骂董学斌的时候,意外突起,电梯灯骤然熄灭,呼的一下,好像电梯上面的缆绳或者其他连接设备断le,又或是下方的器件出le什么问题,电梯毫无预兆的猛然飞速下落!

  八米……

  六米……

  四米……

  就好像从山崖上掉下来的感觉!

  孟祥麟脸都绿le,一时间魂飞魄散,死亡的yīn影笼罩在四周!

  完蛋le——这就是孟祥麟脑子里唯一一句话!

  轰隆!

  电梯砸在le下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