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抓的就是你!】


  第287章【抓的就是你!】

  晚,十一点。

  灰门g门g的夜色下,一辆奔驰商务吱啦一声停在了一家酒店的大门口,刺耳而愤怒的刹车声响彻在寂静的街头,引来不少路人围观。董学bīn一把拉开车门,托着一张阴怒的脸下了车,径直大步走向酒店大厅,他心中想着正在抢救生死不知的老妈,想着向道发的打压,想着孟祥麟的嘴脸,想着日本考察团的目中无人,董学bīn早已经压不住火气了,他要好好算算这笔账!

  “董局长。”

  “董局,您来了?”

  “您吩咐吧,我们听您的。”

  几个警员一直等在酒店外biān,闻声,都踱步迎了上来。

  董学bīn数了数,有四个人,他们年岁都不太大,有jiāo警队的,也有治安科的,虽然董学bīn没法一一叫出名字来,但也都知道他们,其中有两人以qián在那次山体滑坡袭来的时候还曾跟董学bīn并肩战斗过,看看他们几人,董学bīn绷着眉máo道:“这次任务不是局里指派的,也不是县里指示的,全都是我个人的决定,出了责任我一个人承担,一切后果都与你们没半点儿关系。”

  “董局长,您说的这是什么话。”

  “是啊,我们不怕事儿!”

  董学bīn摆摆手,“不用多说了,走!”

  很多领导可能都不喜欢董学bīn,因为他脾气太臭,许多事情都不顾及影响,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钟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但董学bīn的下属却往往都对他非常尊重,因为他很爱护属下,有时候宁愿自己多担一些责任也会保护好下面的人,这跟董学bīn以qián的生活经历有关,也正是他得人心的地方,所以在县里和县公安局都明令对考察团不予追究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敢站在董学bīn这biān听他号令。

  大厅里。

  两个qián台xiǎo姐疑huo不定地看着进来的几个人。

  董学bīn走在最qián面,biān走biān伸手chā进怀里mo出工作证,站到qián台重重将证件往桌上一拍,“公安的,给我查查一个叫张志峰的住哪个房间!”

  qián台服务员看了下证件上的警徽,就在电脑上赶快一查,“在3015。”

  “好,拿上3015的房卡,跟我走。”董学bīn道。

  “抱歉。”女服务员犹豫道:“我需要跟我们经理打一声……”

  董学bīn打断道:“我再说一遍,拿上3015的房卡,跟我走!”

  女服务员看看另外一个值班的,无奈,只好找出了一张备用房卡,走到电梯那里按了下,叮,电梯门开,她就带着董学bīn和几个干警上了三楼,出来后,顺着走廊往右一拐弯,走了十几步后女服务员停下,看看左侧挂着3015牌子的商务间,一犹豫,轻轻用房卡在上面chā了一下。

  滴。

  门锁一响,门开了。

  董学bīn挥挥手,示意女服务员靠biān,后面,两个干警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

  “是谁?”屋里有人警惕地喊了一嗓子。

  董学bīn也跨步走进屋,随手按开了吊灯,一眼就看到了chuáng上躺着的那个日本考察团的司机张志峰,他正在睡觉,一身秋衣秋ku的他腾的从c☆◇huáng上坐起来,瞪着董学bīn这几个不速zhī客。

  一干警冷声道:“张志峰?”

  张志峰看看他们,“……干什么?”

  干警道:“你说干什么!给我穿上衣服起来!”

 ▲ 旁biān那jiāo警道:“今天傍晚六点左右,你涉嫌无照驾驶和人身伤害,打伤了雪铁龙车主和其妻子,晚上九点左右,你无照驾驶撞了人,案发后驱车逃离现场,涉嫌肇事逃逸,甚至怀疑你是故意杀人,跟我们走一趟吧!”这jiāo警扣屎盆子的工夫也不比向道发差多少,直接给他按了顶杀人的帽子。

  张志峰怒道:“跟你们走?你们哪个公安局的?”

  干警喝道:“延台县还有几个公安局?别废话!你走不走?”

  “我跟你们说多少遍了!啊?不是我撞的人!是那女的故意撞的我!你们孟局长不是已经说没事了吗?抓人?谁给你们的权利?凭什么?”张志峰的火气好像比他们还大,拿起手机就翻起了号码,“等我给你们孟局长打电话,这是要干什么?随便抓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蓦地,董学bīn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抓的就是你!”

  “啊!”张志峰吃痛地叫了一声。

  董学bīn硬生生拽着他头发把他揪下了chuáng,张志峰手里的电话也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没有打出去,董学bīn狠着脸将他脑袋提拉到自己眼qián很近的地方,冷冷盯着他的眼珠子,“如果不知道我就告诉你!你的孟局长是招商局的!跟公安局是两个部门!你要是觉得孟祥麟说了算!觉得他能管公安局的事儿!那你等会儿进了xiǎo黑屋以后就给他打电话试试!看他能不能保你出来!”

  张志峰火道:“你给我放开!”

  董学bīn一拽他脖领子,一把将他往地上一扔,“带走!”

  那干警也不客气,一掰张志峰的手直接将他制住,压着他就往外走。

  张志峰嘴里骂骂咧咧地大喊着,末了还叫着跟他同行而来的几个人的名字,察觉到不妙的他已经开始呼救了。他们都住在同一个楼层里,不是门对门就是门挨门,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三个日本人立刻冲了出来,一个是秘书,一个是随行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个看样子是保镖zhī类的人。

  张志峰唧唧喳喳地就用日语说着什么。几个日本人一听,顿时火上眉梢,秘书赶快打电话,另两人则踱步上来推搡着他们,嘴里唧唧咕咕着日语就想把张志峰给要回来,不让他们带人走。虽然董学bīn他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也知道不是好话,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场面有点luàn了。

  干警恼道:“公安办案!都给我一biān去!”

  俩日本人不听,一脸怒火地拽着他们,谁也不让走。

  一旁的董学bīn一直没有言声,就在那biān看着他们,对这几个xiǎo日本他早就看不顺眼了,撞了栾晓萍的时候,他们也是在车里坐着的,可却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叫急救车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开走了,撞了人后还嚣张成这样,简直是目无王法,太不把▲共和国的老百姓放在眼里了!

  “董局长,怎么办?”那干警询问道。

  jiāo警被那日本的保镖推了一下,险些摔倒,“董局!”

  董学bīn眼中一寒,二话不说就抬起脚,冷不丁一脚踹★了过去,咚的一声闷响,鞋子狠狠落到了那日本保镖的xiǎotui上,见对方左tui一弯,董学bīn又踏qián一大步,膝盖向上猛然顶去,顿时磕在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保镖疼得汗都下来了,软倒在地,对着地板一★个劲儿地咳嗽着。

  张志峰惊怒道:“你还敢打人?”

  董学bīn理都不理他,见另个xiǎo日本还在推搡着一干警,他便一巴掌chou了过去,直接给了那xiǎo日本一个嘴巴子,那人脑子一懵◇,差点晕过去,董学bīn大声道:“妨碍执法!当众袭警!这俩人也给我带走!”

  几个干警一听,胆气登时壮了,三下两下就将那两人也压住了!

  旁biān的女服务员都看傻了,她知道这几个日本人身份不一般,在他们入住的时候经理还特意嘱咐过,可谁想领头的这公安二话不说就敢打人,还要把他们抓走?咦?他们刚刚叫董局长?这就是那个公安局的瘟神董局长?怪不得那么大胆子呢!听说董局长连县委书记的亲戚都抓过!这种事情一般人可干不出来!

  “放开!”

  “凭什么抓我!”

  叫嚷声不绝于耳。

  “这可是你们先动手的,袭警这词在日本也有吧?不抓你抓谁!”董学bīn一侧头,看着女服务员道:“你们酒店这层楼有监控设备吧?带我的人过去把刚刚的录像拷贝一份,留在公安局作证据。”董学bīn早惦记收拾收拾他们了,所以方才一直没说话,就是在等机会,见他们还敢推搡干警妨碍执法,哪还会轻饶他们,正好借着机会都把人nong走,连踢带打好好出一口气!老妈zhī所以发病晕过去,他们几个和孟祥麟都要负全部责任的!

  酒店外,几个将那些考察团的人压上了车。

  董学bīn看向一个干警道:“傍晚的打人斗殴,晚上的肇事逃逸,还有刚刚的袭警,马上给我记录在案,存进县局的系统。”

  “是,我这就去办。”

  “走,回局里!”董学bīn拉门上车!

  这次日本考察团来投资的事情可是延台县的大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紧巴巴地盯着呢,这biān一出事,消息立刻传开了,县委书记向道发也被惊动了,听闻董学bīn把考察团的人抓了,还在酒店打了两个日本人,向道发顿时震怒,挂掉周◇秘书打来的电话后就拨了梁成鹏的手机。

  “梁成鹏!你给我搞什么呢!”向道发大声质问!

  梁成鹏愣了下,“向书记,出什么事了?”他还没收到消息。

  “董学bīn把考察团的人抓了!□■抓了三个!他要干什么?啊?我倒问问他要干什么!”向道发火道:“胡闹!”

  梁成鹏脸色微变,“可能里面有误会……”

  “不用说了,你亲自去,马上把人放了!”嘟嘟嘟,电话断了。

  ◎梁成鹏脸色不太好看,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圈后,就一举手机拨通了董学bīn的电话,“xiǎo董!你怎么搞的!马上放人!”

  还在车上的董学bīn淡淡道:“梁局长,不是我董学bīn不讲道理,我就是要一个公道,就这么难?放人?我母亲正在抢救,还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肇事逃逸!伤者病危!难道这么大的案子我连抓人都不能抓?我就他妈不明白了!这法律是给谁准备的?考察团的人是人!我妈就不是人了?”

  梁成鹏一愕,“你母亲病危?”

  “梁局,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事儿后果我一个人承担!”

  挂了电话,梁成鹏马上打去了县人民医院的一个熟人那里,“喂,我老梁,董局长母亲怎么了……抢救?○怎么回事?晚上不是还没大碍呢吗……现在怎么样了……你说……嗯……什么?孟局长去了zhī后……”了解完了情况,梁成鹏碰地一声将手机拍在桌子上,刚刚还对董学bīn的行为有些恼火的他,此时此刻却是不再说话了☆◇。

  他很理解董学bīn现在的心情。

  母亲生死未知,撞人的司机却逍遥法外,换了谁受得了?

  这要是没受太重的伤还好说,可现在,栾晓萍已经被送进抢救室了,她的突发xing疾病明☆显是受了车祸的影响,加上后来孟祥麟不知跟她说了什么,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这么恶劣的肇事逃逸事件,已经跟晚上时的xing质完全不一样了,董学bīn抓人,谁也说不出什么,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梁成鹏沉着脸拍了下桌面,这个孟祥麟!

  他的心已经开始偏向董学bīn这biān了,梁成鹏觉得在这件事上,向书记的处理太过草率了,xiǎo董再怎么惹了你,可那也是延台县的干部,他母亲被车撞了,怎么能对肇事司机一点也不问罪?甚至还让孟祥麟去威胁栾晓萍?这办的叫他妈什么事儿?现在好了!要是栾晓萍真有个三长两短!依着xiǎo董的脾气这件事可就……

  一时间,梁成鹏左右为难起来,知道了栾晓萍病危的事情后,他不可能再给xiǎo董打电话让他放人了,想了想,他眼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人,谢县长和xiǎo董的关系似乎不错,这事儿也只有找谢县长了。

  一个电话……

  两个电话……

  三个电话……

  可偏偏,这种时候居然联系不到谢慧兰。

  梁成鹏rourou脑门,一般像县委书记县长这种位置的人,手机基本不会关的,都是二十四xiǎo时开机,为了防止突发事件,可现在居然联系不着谢县长,这……梁成鹏知道,一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谢慧兰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收不到,既然她现在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表态,那基本可以理解为……她是默许了xiǎo董的作为的,不然应该早就站出来阻止他了,不表态又何尝不是一种表态?

  这事儿不好办了!梁成鹏叹了口气。

  ……

  县人民医院外,奔驰商务和两辆警车停在路biān。

  张志峰嚷嚷道:“给我电话!我要跟你们领导说话!”

  “少他妈得瑟!”董学bīn踹了他一脚,在张志峰龇牙咧嘴地惨叫声中关上警车车门,对着身biān人道:“压着他们回去,我已经打好招呼了,直接关xiǎo黑屋,连夜审问,别让他们舒服了!”

  “明白!”

  几人等董学bīn一走,就纷纷上警车,往县公安局开。

  董学bīn心中焦躁不安,担心母亲的情况,哪里还顾得上回公安局,大步迈进医院大院就往抢救室走。离老妈进去时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了,但里面的灯还亮着,不知是什么结果了。一定要没事啊,一定要没事。董学bīn往墙上一靠,捂着脸上下搓了搓,暗暗为老妈祈祷着。

  “董局长?”一个大夫从身biān路过。

  董学bīn急道:“里面怎么样了?我妈没事吧?”

  大夫道:“还不清楚,刚刚化验出来了,心肌酶突然超标,怀疑是急xing心肌梗塞,刘大夫马上给您母亲做了造影,几个主任刚过来,正在会诊,对□了,一会儿需要做介入手术,请您签一个字。”

  “心肌梗?”董学bīn脸一白。

  大夫宽慰了几句后,抢救室里也会诊完毕了,需要做支架介入手术。

  董学bīn不敢耽搁,赶忙签了字。○le,yīhuìérxūyàozuòjièrùshǒushù,qǐngnínqiānyīgèzì。”

  “xīnjīgěng?”dǒngxuébīnliǎnyībái。

  dàfūkuānwèilejǐjùhòu,qiǎngjiùshìlǐyěhuìzhěnwánbìle,xūyàozuòzhījiàjièrùshǒushù。

  dǒngxuébīnbúgǎndāngē,gǎnmángqiānlezì。

  门关!

  手术开始了!

  董学bīn心急如焚地一转身,趴在墙上闭上眼睛,嘴chun略略发着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响了!

  董学bīnmo起手机,“喂。”

  是向道发的秘书打来的,周秘书上来就吵吵道:“董局长!你知道你的行为属于什么吗?连上级命令都不听了?你要干什么啊你?你给我听好!向书记jiāo代下来了!立刻放人!把★考察团的人送回去!”

  董学bīn一下就怒了,“我送你大爷!”

  周秘书错愕道:“你说什么?”

  “我妈还在医院抢救!我抓个肇事司机管你丫什么事?还让我把肇事者巴巴送回去?你丫▲吃错yào了吧?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董学bīn大喝道:“要我放人也行,肇事逃逸和打人袭警的事情都已经备案入档了,想要消案子我可没有这个权利,你过来公安局给我签一个字,或者让向书记给我打一个批条,只要你们担保,我他妈现在立刻放人!”

  周秘书怒不可遏,没想到他一口一个脏字。

  他当然不可能去签字,向书记也不可能打什么批条,不然出了责任谁负责?更何况他事先听说栾晓萍没什么伤的,怎么现在又抢救了?这样的话就更不可能去打批条,万一栾晓萍出了事,打条子?那不就是留下把柄给别人了吗!(↘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