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忍无可忍!】


  晚,十点。

  县公安局一间办公室里,粱成鹏把董学斌叫了进来,“小董,你先坐。”,董学斌却站着没动,“粱局长,事故鉴定出来了吗?”,“出来了。”粱成鹏看看他,“是〖日〗本考察团de丰田撞de人。”

  麻痹,果然是他们,董学斌狠劲儿上来了,老妈这笔账,他得好好跟这帮人算一算,告了个辞,说话就要去酒店抓人。

  然而,粱成鹏叫住了他,心里面叹了口气后,就将白〖书〗记刚刚de指示跟他说了一遍,“向〖书〗记de意思是,不要追究司机de责任了,尽量低调处理,让他们赔一些医药费。”

  董学斌懵了下,“shí么?”

  “大局为重吧。”粱成鹏无奈道。

  听到这话,董学斌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大局?这还叫大局为重?粱局长,我他妈就不明白了,shí么是大局?老百姓才是大局!老百姓de事情才是大事!现在为了一今〖日〗本考察团去牺牲老百姓de利益!视法律于无物!○这叫shí么大局?这是谁de大局?我看不是延台县de!是他向书记de大局!”

  “别胡说!”,粱成鹏心说这小董真是shí么话dōu敢往外秃噜。

  董学斌怒火滔滔道:“您不是不知道,下午★那起车祸de时候,警方已经做出了很大让步,撞了人打了人,赔个几万块钱就放人走了,您知道当时被打de老百姓和围观de群众怎么看咱们吗?dōu在心里骂我们呢!临走时还反复告诉那司机,他没有驾驶本不能开车!那是无照驾驶!可他们一句话也不听,晚上又撞了人!还他妈肇事逃逸!这已经不是民事纠纷了!是刑事案件!是触犯了法律de案子!怎么着?那些〖日〗本人就能特殊对待?就能一路开绿灯?难道他们是人,咱们延台县de◆老百姓就不是人了?”

  “小董啊,你de心情我理解,可是……”,董学斌道:“被撞de是我妈,我母亲差点就死在那里了,粱局长,我董学斌好歹也为咱们县立过几次功”也为老百姓办过一些事,可现在怎么回▲◎事儿?我连个小〖日〗本de司机dōu比不上?为了一个八字还没一撇de投资,我连秉公执法de权力dōu没有了?我妈就得白白让他们撞?”,粱成鹏又何尝不认为这事儿很操蛋,叹叹气,没有说shí么。

 ◇ 董学斌知道向道发看自己不顺眼,压着自己de晋升,时时刻刻dōu想收拾自己,可董学斌没想到,向道发居然明目张胆地偏向那些〖日〗本人,连基本de道理和法律dōu不管不顾了”欺人太甚了!自己为延台县做出de贡献大家dōu有目共睹,现在非但没落到shí么好处,反而还被处处打压,这他妈叫shí么事几啊!

  向道发!

  你丫真以为我好欺负呢??

  粱成鹏怕他胡来,就道:“这样吧,你先去医院陪陪你母亲,这件事”我在帮你交涉一下。”

  董学斌激动道:“粱局,我不差他们那几万块钱!”

  “我知道,到时候让那司机给你母亲当面赔礼道歉,这样你看行不行?”

  道歉就完了?姜学斌正在气头上”当然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粱成鹏耐心道:“这些dōu是〖日〗本人,里面牵扯de东西太多,一个不好有可能引起很多其他方面de问题,那司机张志峰我虽说是〖中〗国国籍,但很得坂本de信任,就算真de把人抓了,坂本也会给他找律师de”加上你母亲伤势并不太严重,想定肇事逃逸罪基本不太现实,判不了shí么刑de,反倒会给你惹来一身麻烦,小董啊”我也是为你好,只为了出一口气……值吗?”

  值!当然值!

  在董学斌看来,人不就是活de一口气吗??

  粱成鹏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反复劝了他好久,末了才让董学斌回去了。

  出了公安局,董学斌阴着脸开车直★奔县人民医院”路上,电话响了。

  是刚刚去考察团下榻酒店查案de警员打来de,“喂”董局长,上面通知说肇事逃逸案不让我们继续查了”无照驾驶de事儿也不让记录在案,这,这是不是太过分了?那帮〖日●〗本人也是,一点认错de态度也没有,咬死了说不知道您母亲被撞了,简直……这案子太窝火了啊!”,董学斌眼神一冷,“不承认?”,“何止这样,他们还说……是您母亲自己撞上去de。”

  草!董学斌怒气一涌,“还谁说shí么了?”,“还有招商局de孟局长,他刚才一过来反倒还把咱们公安局de人训斥了一顿,那表情像是在说咱们小题大做似de,明明咱们是秉公办案,怎么倒弄得咱们不对了?而且孟局长非常偏颇那些〖日〗本人,一上来问dōu没怎么问,摆明了就是想给那几个小〖日〗本撑腰,好像他们撞了人也是应该de似de!”,“孟祥梆”董学斌眯眯眼睛。

  “董局,我们正在酒店外面,您说现在该怎么办?”,那人请示道。

  董学斌失xiào一声,“上面前下指示了,还能怎么办?”

  “可去……”

  这件事不仅仅寒了董学斌de心,同样也寒了公安局干警们de心,一来大家dōu对小董事长非常尊敬,能为老百姓豁出性命de领导干部全省也找不出几个,所以董局长母亲出事,很多人dōu异常愤怒,再者,董局长母亲是公安局de家属,也是大半个公安局de人,现在被车撞了还讨不了公道,兔死狐悲de情绪也逐渐◆蔓延开来,更何况那些小〖日〗本在接受调查时态度极其恶劣,这让不少办案人员dōu看不下去了。

  “我们dōu听您de,您吩咐吧!”那干警语气坚定道。

  电话那头又响起一今年轻de男声,“●董局长,抓不抓?”,不是所有人dōu怕事儿de,那边留下de几个人早dōu商量好了,他们dōu不甘心案子就这么结束,太窝囊了!

  闻言,董学斌心中一热,有些感动。

  “薹局……”,“您下指示吧!”

  董学斌吸了口气”“原地待命!”

  “是!”,挂了电话,董学斌捋车开进了医院大院,他暂时也没想好该怎么处理呢,就像粱局长说de那样,即使是抓了人,那司机也判不了太重de刑☆,可到时候万一坂本一怒之下取消考察投资,那董学斌de处境可就糟糕了,向道发一定会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所有能在投资考察事情上得利de向系人马也会恨上自己”粱成鹏所说de那句话董学斌此刻也在问自己一就为●了出一口气,真de值吗?

  病房里。

  栾晓萍正望着窗外de月色,旁边摆着那捆儿沾了些血和泥土de毛侥“妈。”董学斌走进屋里”“怎么不睡觉?”

  栾晓萍眼神一收,侧头看着儿子x□iàoxiào,“刚才睡了一会儿,不困了”对了,肇事司机抓到了吗?”,董学斌表情僵硬道:“已经查到了。”,“嗯,你也别太累了,早点回去休息,抓人de事儿让底下人去就行了。”,“我明白。”

  陪○着母亲说了一会儿话,董学斌见老人家精神还不错,就放了心,让老妈好好睡觉,自己则走出去到了医护值班室,找到了今天值夜班de王大夫,跟他问了问母亲de病情”王大夫说恢复de还不错,血压和心跳dōu控制住了◆,只要保证睡眠和轻松de精神状态,调养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另一边,病房里走进来一个中年人。

  集晓萍狐疑他”………………,您是?”

  中年人板着脸道:“我是招商局局长孟祥麟▲,负责考察团接待工作de。”,考察团?招商局?栾晓萍不明所以,但也知道招商局局长是正科级干部,比自己儿子de级别高,于是也拘谨起来,单手扶着床勉强坐起来一些,“孟局长,我这下不了床,怠慢您了”快坐。”她以为对方是来探病de。

  孟祥鼻面无表情道:“不用了,我说几句就走。”,栾晓萍也察觉到了对方态度不是很好,心中不解de很。

  “是这样,撞你de人其实是〖日〗本来de考察团,专门为了这次延台县建厂投资de,金额很大,连县委向〖书〗记和谢县长dōu十分重视。”见栾晓萍愣了一下,孟祥麟继续道:“所以上面让我和你说一声,要顾全大局,等明天对方赔付de医药费就会送来de,这就算到此为止了,你也劝劝董局长,不要做shí么出格de事儿,一切dōu是为了延台县de发展,不能因为这事儿影响到考察投资啊,小栾,你也是教师,是党员,我想应该有这个觉悟。”

  栾晓萍被吓了一跳,县委〖书〗记和县长dōu很重视?

  孟祥麟道:“你也知道董局长de脾气,上面就是不放心他,才让我过来跟你沟通一下,要是考察真因为董局长而天折了,对你儿子今后de发展可是十分不利de,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栾晓萍脸色一白,“小斌会担责任?”,孟祥麟过来这里亲自做栾晓萍de工作,他是很不情愿de,但不情愿也没办法,万一栾晓萍和董学斌dōu不答应死活要往上闹de话,事情就不好处理了,所以孟祥麟必须跟栾晓萍好好“谈一谈”其实就是吓唬吓唬她,让她知道利害关系,一个农村妇女,想来也不敢跟县里对着干,“……明白了吗?你也没受shí么重伤,到时候多让他们赔一些医药费就行了,别害了你儿子。”,栾晓萍镂张道:“我知道了,我马上跟小斌说!”,孟祥麟满意地点点头。

  栾晓萍是真急了,他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撞他de居然是县委〖书〗记dōu很重视de投资商,在栾晓萍心里儿子是第一位de,没有shí么比小斌更重要,自己怎么样dōu无所谓,但却不能害了小斌,不能耽误儿子de前程,想到这里,栾晓萍心中虽然委屈得难受,但还是咬牙忍了下去,不能让儿子因为自己惹祸上身,要是真让县委〖书〗记恨上小斌,那小斌de前程也就彻底毁了。

  栾晓萍越想越着急,突然,她面色惨白了一下!

  “那我走了。”孟祥麟就准备回去了。

  这时”只见栾晓萍忽然痛苦地捂住胸口,豆大de汗珠滴答滴答地落了下来,滴,滴,滴,病床边上de监控仪器开始急匆匆地报警了,血压越来越高,120……130……有0……150,心跳频率也越来越快,80……100……120……135……栾晓萍伸手抓向枕头”想去摸那速效救心丸,但摸了两下却◆没拿到,下一刻,栾晓萍就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床上!

  孟祥麟皱皱眉,没料到她这么不经吓唬。

  原地站了几秒钟,孟祥麟就一句话也没头快步出了病房,准备离开。

  病房里de仪器和护士●台是相连de,病房报警护士台也会第一时间收到,走廊里,王大夫和几个护士飞快跑过来,董学斌也满脸焦急地跟在后面,他们dōu不明白栾晓萍本来病情好好de,为shí么突然又发作了,甚至血压和心跳比刚送来医院de时候还要严重,好像是急性心脏病发作似de。

  妈!你可千万别有事!

  董学斌眼睛dōu红了,与孟祥麟擦肩而过时也没太注意他,一颗心思dōu在病房里。

  孟祥麟没言声”要是栾晓萍真死了,他可不想沾这屎盆子,径直走到电梯口,坐电梯下楼离开了。

  “妈!”

  推开病房门,只见栾晓萍一动不动地侧身倒在床上”生死不知!

  董学斌急急一抓王大夫de手,“大夫!快!快救我妈!”

  王大夫飞快扫了眼血压和心率图,对着护士道:“送抢救室!快点!给赵院长和孙主任打电话!马上抢救!”,董学斌忙问:“我妈怎么了这是?刚刚还好好de呢!”,王大夫绷着脸道:“可能是情绪波动太大引起de突发性心脏病,具体还不能确认,要进一步检查。”,跟董学斌解释了一句后,王大夫立刻吩咐一个护士需要注射de药剂,要他们马上去准备,然后回头道:“一般高血压de病人,心脏状况dōu不会很好,虽然您母亲一直没有心脏病,但也……”,董学斌脸色连变了数下”“能救过来吗?”

  “我只能说会尽最大努力。”大夫没把话说死。

  看着大夫和几个护士推着病床急哄哄地往前跑,董学斌双手重重拍了下脸蛋,往上一捋,抓着头发靠在墙上,手dōu有点颤抖了起来,刚刚老妈病情还没shí么大碍,大夫也说过几天就能出院,怎么会突然发病了?情绪波动太大?不可能啊,临走时老妈还xiào呵呵de呢,看上去已经度过车祸de惊吓了啊?

  等等!

  等一等!

  董学斌突然想起了shí么,一把抓住一个端着托盘走过去de护士,“刚刚谁在我妈病房呢?”,护士一愣,“我好像看见有个男de进去了。”

  董学斌道:“是不是孟祥麟?”

  “……这我就不知道了,孟祥麟是谁?”,董学斌记得之前似乎瞧见了孟祥麟在走廊,但又不是很确定,想到这里,他嗖地一抬头,看见了医院走廊上方那个监控摄像头,就道:“护士,带我去监控室,把刚刚这二十分钟内进这层楼de录像调出来!”,要是别人de要求,护士肯定转身就走,可董局长发了话,她当然没法说shí么,公安局de人是有权查看这些de,于是乎,她就去护士台打电话联系了院方领导,电话里,院方立刻答应了董局长de要求,带着他进了监控录像室,开始调出一段段影像资料。董学斌压着愤怒de情绪,一眨不眨地看着显示器。

  “丰了。

  “就是这个时间吧?”

  两个工作人员指着监视器。

  董学斌头一低,“……对,放大一些!”

  监控视频里,一个中年人de背影突然映入了视线,董学斌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孟祥麟,只见他□板着脸走进了老妈所在de病房,大约五分钟后,也正是老妈发病de当口,孟祥麟快步出了屋,顺着走廊往外走了。

  董学斌彻底怒了,这个老王八蛋!!

  不用问董学斌也能猜到孟祥麟去干shí么了★,肯定是因为考察团de车肇事逃逸de事情,他这是去吓唬老妈,不想让她张扬和追究考察团de责任!栾晓萍刚刚受过车祸de惊吓,情绪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现在又被孟祥麟一吓,突然发病也就解释de通了!

  向道发!孟祥麟!

  我草你俩大爷!!

  董学斌只觉一股热血呼地一下涌上了脑门,他碰de一声将手包摔在了地上,自己母亲dōu让车撞了,你们不但不帮着她讨公道,居然还找人警告她吓唬她?这是要干shí么?这他妈是要置我妈于死地啊!这是我妈让〖日〗本人开车撞了吗?怎么好像是我妈开车把〖日〗本人给撞了?到底谁他妈是受害者??

  好!好!

  你们不就是惦记着那份政绩嘛?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吗?

  我董学斌要是让你们拿到这份政绩,我他妈跟你们de姓!!

  董学斌拿起包来就出了医院,开车往考察团下榻de酒店飞速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