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寒心!】


  第285章【寒心!】

  肇事逃逸……

  还撞了董局长的母亲……

  其实不用董学斌说什么,jiao警那边也早就行动起来了,虽然已是下班的时间,但他们还是很快联系到了相关负责人,立刻调出了八点半左右商场附近路段的监控录像。这里不是京城,摄像头的覆盖度远远不足,由于事地点并不是主要路口,没有摄像头,所以只能从其他路段的路过车辆里一一排查,并且指派了几个警察在事地周围调查取证,顺便想找一找有没有目击者。

  铃铃铃,手机铃声从兜口传来。

  医院走廊里的董学斌一接电话,“梁局长。”

  “……你母亲怎么样?”梁成鹏问。

  “正在输液,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

  “那就好,你先不要急,我已经加派警力去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梁成鹏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接到底下人反馈shàng来的消息后,就马shàng下令排查,甚至必要时可以封锁路口,■xiao董局长得罪的人很多,又是公安系统这种特殊的部门,所以梁成鹏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除了yì外车祸,也排除不了有人要报复董局长和他家人的情况,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肇事者!

  挂了线,董学斌走回□●病房,看着病netgshàng躺着的栾晓萍,他走过去坐在netg尾,mo着母亲的手道:“怎么没睡?”

  栾晓萍道:“睡不着,肇事司机找到了吗?”

  董学斌脸shàng一狠,“还没有,妈▲,当时的情况您跟我说一遍。”

  栾晓萍想了想,叹气道:“晚shàng妈从公安局家属院出来就坐车去了商场,shàng卖mao线的地方找了找,本来应该早出来的,不过碰见一个学生家长,就多说了一会儿▲话,děng买完mao线已经八点多了,妈就顺着商场南路往西走,穿了条xiao街,想去那边做公jiao车,可刚děng妈快出那条xiao街时,后面就过来一辆车,贴着辅路开过来的,我也没想到那车能撞到我,■而且那车开得很慢,结果děng妈刚走到xiao街和马路jiao界的路口,后面的车就从妈身边过去,然后向右转弯了。”

  董学斌狠着脸道:“直接撞的您?”

  “是车尾刮了一下,不是车头撞的。”

  “车尾怎么会刮到?”

  “妈没注yì那车,看前面路口红绿灯快变了,就xiao跑了两步想赶shàng那个绿灯,结果后面车这时也一下越过去拐弯了,妈一没留神才被刮了一下,撞了我的手,然后一带我我就摔地shàng了。”栾晓萍回想着当时的情景,“那车也没停,拐过弯就是马路了,妈倒地的时候正好在一个xiao绿化带那儿,有树有hua挡着,也没看到那车的牌照。”

  董学斌一沉yín,“您觉得那车是故yì撞您的吗?”

  “不是。”栾晓萍摇摇头,“可能是赶巧了。”

  “巧?既然不是故yì的,为什么没撞了人还不停车?连下来看看都没有?”董学斌也怕是别人在报复自己,心里很疑神疑鬼,“那车什么颜色的?”

  “记得是……黑色的。”

  “什么牌子?”

  “这个妈不懂,也没看见。”

  又了解了一下,董学斌觉得这不像是报复,如是对方真想撞老妈的话,应该直接用车头去撞的,不会开过去再拐一个弯儿,但纵然是yì外,董学斌也是怒火冲冲,撞了人,连下车看一眼都不看就开车走了,好在老妈没受重伤,要是真胳膊断了大量出血,肇事车连急救车也没叫,那样,晕过去的老妈几乎必死无疑,这是问都不用问的!自从父亲去世后,栾晓萍和董学斌一直相依为命,感情非常深,现在老妈差一点就死了,这让董学斌肺都气炸了!

  麻痹!

  你他妈给我děng着!

  董学斌出了医院,开车就去了县公安局。

  早都过了下班的时间,公安局大部分办公室都黑着灯,只有几个夜班的科室亮着,董学斌蹬蹬蹬shàng楼,直奔指挥中心,一推门,里面站着一个办公室的副主任和几个警员,局长梁成鹏也在,大家表情严肃,都盯着前面的一个电脑看着,显示器shàng正是几个监控摄像头的录像画面。

  “梁局。”董学斌踱步走shàng去。

  梁成鹏一回头,“董局长,你来的正好。”

  “查到了?”董学斌精神一提,“什么车?”

  旁边一个警员道:“根据现场的车胎痕迹鉴定和周围目击者的描述,事时出现过的车大约有三辆,经过我们排查,最后从监控录像里锁定了一辆嫌疑很大的车。”他一指电脑显示器,“您看,就是这辆。”画面shàng是一辆黑色轿车经过一个十足路口时拍下的画面,那是辆黑色的丰田锐志。

  丰田?董学斌愣了一下。

  “这是车牌号。”警员fàng大图像,调出了那个车牌。

  董学斌一下就火了,这个车牌,是那帮日本考察团的车,绝对错不了!

  “能确定吗?”梁成鹏沉着脸问。

  警员道:“基本不会错,撞人的就是这辆车。”

  又调出了一副更清楚点的画面,可以看到开车的司机,正是下午开着丰田撞了人还打了人的那个司机,董学斌的拳头已然猛地攥了起来,这帮王八蛋,傍晚的事儿还没跟他们算清楚呢,现在又欺负到我头shàng了?当时警察特yì还告诉过他们,司机的驾驶本早就过期了,是无照驾驶,不能再shàng路,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当回事儿,还敢开车,还敢撞人肇事逃逸!眼里根本就没有法律!

  董学斌转头就要走。

  “xiao董,你先回来!”梁成鹏叫住了他,“冷静一点。”

  董学斌嗖地回头看着他,“您让我怎么冷静?我妈差一点就没命了!”

  “你现在去了能起什么作用?把人抓回来?fàng心吧,虽然你母亲没有重伤,肇事逃逸罪一般只有重伤或死亡才能判刑三年以shàng七年以下,但就算构不成肇事逃逸罪,这事儿也不会说说就算了的。”梁成鹏马shàng对着旁边的人道:“去日本考察团下榻的酒店追查肇事车辆,立刻做事故鉴定,先确认是不是那辆丰田车撞的人。”

  “是。”几人领命。

  董学斌压着火道:“梁局长!”

  “你跟我在这里děng着,出了结果再说。”

  “事情都明摆着了,还děng什么?”

  梁成鹏怕他冲动,“万一查错了车呢?不要急,一会儿就有消息了!”

  梁成鹏也知道这次的问题比较严重,可跟下午那档子撞车的事儿不一样,撞人逃逸,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民事纠纷了,问题严重的话是要付法律责任的,更何况事情牵扯到了延台县干部家属和日本考察团,这就更敏感了,保险起见,梁成鹏mo起电话走到一边,当即跟县委书记向道汇报了情况。

  听到消息的向道眉头一蹙,心说怎么什么事都能扯shàng董学斌?这种投资考察的关键时期怎么净出事!他手指头敲着桌子想了想,就拨了孟祥麟的电话,把事情一说,让他立刻去酒店处理这件事。

  孟祥麟知道后,怔了一下,马shàng拨通日本考察团的电话。

  酒店里。

  三层,3o12房。

  随行翻译fàng下电话,用日语道:“坂本先生,是招商局孟局长的电话,他说警方正在赶过来,说咱们的车涉及到了一起jiao通肇事案。”他就将电话里听到的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边遍,说完,翻译语气中略带着一些忐忑,“是不是大约一个xiao时前从餐厅回来的时候,路口那里?”

  坂本先生脸色微沉,“怎么回事?”

  秘书几人面面相觑,司机则是眼神一缩,有点紧张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秘书回忆道:“路口那里,好像是撞到了什么,我听见叫声了。”

  坂本先生其实也听见了,他们当时刚跟几个老朋友吃过饭,回来的路shàng车子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响了一下,坂本正在给公司总部打电话,说着这边的事情,就没太注yì,děngfàng下电话后他还问了一句刚刚什么声儿,那个他一直很信任的司机却说没什么,说车好像刮了下台阶。

  秘书和翻译当时也没看到,他们注yì力都没在外边,听到声音后回头一看,外面是一xiao片绿化带,什么也没有,所以也没当回事儿。

  只有司机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拐弯的时候就瞧见了那个中年fù女,车尾碰的一响后,司机心里就咯噔了一声,暗道不好,从反光镜瞧了眼,那fù女可能被撞倒了,但却没什么血,司机这才fàng了心,心想那fù女也不会撞出重伤,加shàng傍晚时他已经出过一起车祸了,司机怕坂本先生怪罪,就没言声,故作镇定地继续开车,停都没停。

  “张志峰。”几人都看向司机。

  司机张志峰假装道:“我也没注yì,没看到有人。”

  一个晚shàng出了两起车祸,饶是坂本先生很信任张志峰,也不禁眉头大皱。

  张志峰有些踌躇不安,推卸责任道:“坂本先生,中国有种诈骗手段,这里人叫碰瓷儿,因为jiao通法规的原因,机动车辆撞到行人后,不管是谁的过失,最后都是机动车要承担大部分责任的,所以有人就钻了空子,经常看见机动车后就假装撞shàng去,然后躺在地shàng装成受伤,为了骗钱,嗯,咱们晚shàng的时候一直正常行驶,这后面突然出来一人还巧不巧的撞shàng了咱们,估计肯定是碰瓷儿的。”

  坂本先生奇道:“还有这种事?”

  翻译也点点头,“是有,而且在这里很常见。”

  “伤者呢?”坂本先生问:“什么伤?”

  翻译道:“听孟局长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扭了一下,轻伤而已吧。”

  这时,警方的人到了,其中几个人直接去了停车场,找到了那辆丰田锐志,一看,车尾那里果然有一点点痕迹,其余几人shàng了楼,按门铃进到了3o12房间,跟那几个日本人询问情况。按理说应该是把肇事司机和同车的这些日本人带回jiao警队问话的,但这些人身份特殊,就fàng宽了一些,只在酒店调查取证着。

  因为这种事故调查比较麻烦,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也没有nong完。

  坂本先生看看表,有点不耐烦了,“还没有好吗?”

  司机张志峰也不紧张了,被撞的人也没伤着什么,出不了大事,就看着几个jiao警道:“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没看见有人,所以才直接开车走了,而且是她自己撞shàng来的,这是想讹我们钱,你们要调查就去调查那女的吧,不是也没受什么伤吗?至于这样?坂本先生还要休息呢!”

  “讹你钱?”一jiao警怒了,“你再说一遍!”

  另一个老警员也是眼睛一瞪,“那是我们公安局的家属!是董局长的母亲!讹钱?你真想得出来!”这司机的话非常拱火,在场的几个警员都恨不得直接把人带回局里了,董局长母亲碰瓷?这话傻子都不会信,县局shàng下谁不知道董局长家有钱啊,看那辆奔驰商务就知道,一百多万的车都买了,难道还差你那几百一千块钱?

  董局长母亲?张志峰一愣,是公安局的领导家属?

  就在现场几个警员跟张志峰起了争执的时候,孟祥麟到了。

  “喊什么喊!”孟祥麟对着几个警员喝道:“注yì工作方式!”

  这帮公安局的人可不买孟祥麟的帐,但碍于对方是这次投资考察的负责人,跟向书记关系又非常近,所以气闷归气闷,还是没有再争吵什么。孟祥麟训斥这些公安局的人,就是做给日本考察团的人看得,他可不想考察团对延台县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孟祥麟接着道:“调查什么结果?”

  “是他们撞的人,车shàng痕迹已经鉴定出来了。”一警员道。

  张志峰辩驳道:“说了不是我们撞的,是她自己撞shàng来的!”

  孟祥麟看向坂本,“坂本先生,你看……”他主要想看看坂本的态度,要是坂本什么也不说,他就让警方处理了,要是坂本非要保住这司机的话,那……

  坂本看看他,说了一串日语。

  翻译用中文道:“坂本先生说会赔偿一定数额的医○yao费,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他们当时都没有看见那个fù女,不全是他们的过失。”

  一警员脸色愠怒,撞人逃逸,这还不是你们的过失?

  孟祥麟又跟坂本jiao流了几句。

  末了,◆坂本的翻译道:“坂本先生说他还要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孟祥麟见坂本面色不悦,就知道他已经很不耐烦了,想了想,道:“那就不打扰了,这件事我们会处理。”转头看向那几个公安局的,“走吧。”

  几个警员愕道:“走?”

  人还没抓,事情还没办,走?

  孟祥麟也懒得理他们,去到走廊里就拨了向道的电话,“喂,向书记,事情查清楚了,是考察团的车撞了人,但事故的原因还有待调查,坂本先生他们都说是董局长母亲自己撞shàng去的,不过,倒是答应赔钱了,我看坂本先生对那司机很看重,关系可能不一般,就没让公安局的人再说什么,您看这事儿是不是低调处理?反正董学斌母亲也没伤的很重,要追究责任的话,我怕坂本先生那边……”孟祥麟对董学斌一点好感也没有,心里面自然是偏向能给他带来政绩的坂本先生。

  向道淡漠道:“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向道的电话打到了梁成鹏手机shàng。

  “按民事纠纷解决,低调处理。”向道道。

  梁成鹏怔了怔,“那肇事司机呢?他可是无照驾驶!而且逃逸了!”

  “对方当时并不知道撞了人,不是恶yì逃走的,就先不要动了。◇”向道道:“好了,这事儿你尽快办,做好董学斌和他母亲的工作,要他们有一些大局观,不要闹大,一切都是为了县里的经济展嘛。”

  嘟嘟嘟,电话断了。

  梁成鹏还在那里举着手机沉着眉,显然没想◎”xiàngdàodào:“hǎole,zhèshìérnǐjìnkuàibàn,zuòhǎodǒngxuébīnhétāmǔqīndegōngzuò,yàotāmenyǒuyīxiēdàjúguān,búyàonàodà,yīqiēdōushìwéilexiànlǐdejīngjìzhǎnma。”

  dūdūdū,diànhuàduànle。

  liángchéngpéngháizàinàlǐjǔzheshǒujīchénzheméi,xiǎnránméixiǎng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低调处理!?

  无照驾驶撞了人且当场逃逸,这种案子也能低调处理?更何况撞的可是公安局干部的家属!如果真这么办了,他怎么跟董局长jiao代?怎么跟公安局的人jiao代?为了几个日本人的投资就要牺牲延台县老百姓的利益?傍晚的事是这样,刚刚的事也是,顾全大局?这顾全的哪里是什么大局!

  就算梁成鹏是向道提拔起来的干部,在这件事shàng,梁成鹏也是觉得向书记的处理太过莫名其妙了!即便你看董学斌不顺眼,xiao董也为了延台县做过不少贡献,直接让你受益的事情就有两件,你能当shàng县委书记,是董学斌找到了一份扳倒前任书记的证据,前阵子你能得到市里省里的表彰,也是董学斌拼死为延台县挣来的功劳,可现在呢?董局长母亲被人撞了,你居然一点也不顾忌xiao董的贡献,却反而去偏向着那些日本人??

  这就太让人寒心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