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考察团出事了】


  第283章【考察团出事了】

  次日。

  中午,县委招待所。

  日本外企的考察人员到了,yī共五六个人开着两辆黑色的丰田锐志,县委书记向道发带着秘书亲自在外面迎接,同行的还有几个向系的人马,副书记曹旭鹏,招商局局长孟祥麟,招商局副局长吕大发,等等等等,从这个阵势也不难看出来向书记对这个考察团的重视程度,甚至快赶上市领导视察的时候了。董学斌在远处看得微微摇头,媒体方面也有人来,他觉得向道发这是在作秀。自从昨天知道了向道发的打算后,董学斌对这次局里jiāogěi他的任务就更反感了,打心眼里抵触!

  “我代表延台县欢迎几位。”向道发热情道。

  随行翻译用两种语言道:“这是向书记,这是坂本先生。”

  “向书记,你好。”

  坂本笑着与向道发握了握手,咔嚓咔嚓,远处yī个相机记录下了这yī个镜头,估计肯定是今天县报的头版了。

  董学斌没心思听他们说话,侧头对yī县委办的工作人员道:“谢县长呢?”

  那xiǎo年轻低声道:“县长好像有个会要开,没来。”

  董学斌心中撇撇嘴,招商引资本来就是县政fu的事儿,你们县委■这次倒是张罗起来了,不是谢姐不来,是你们不想让谢姐掺和,怕分摊政绩吧?yī个个的什么玩意儿啊!手也伸得太长了!反倒看谢慧兰,昨儿个临走时谢姐还嘱咐过自己,让他好好gěi考察团的人开路,保护好他们的安全●,这可是近来延台县比较大的事情,就算向道发xiǎo心眼地生怕县政fu有人参与,谢姐也压根没想搞什么破坏,瞧瞧人家谢姐这境界,怪不得跟中央部门当过领导的,眼界和大局观就是不yī样,相比之下,向道发就有点xiǎo家子气了,眼珠子只停留在能看到的那点政绩上!

  之后,大家就开始陆陆续续往里走,准备用餐了。

  “董局长。”有人叫他。

  董学斌yī回头,叫他的是yī个五十岁不到的中年人,“是孟局长吧?”

  孟祥麟点点头,走上来道:“下午考察团的第yī站是武田乡,在那里投资的可能xinghěn大,不能出闪失,到时候你派两个人全程跟着,避免有意外发生,yī定要gěi考察团留下yī个好印象。”

  董学斌爱答不理道:“知道了。”

  见他这样,孟祥麟皱皱眉,“董局长,要重视起来啊。”

  嘿,你丫还没完了?董学斌道:“我hěn重视,不用你说我也明白。”他重视个屁啊,这事儿办得好了,谢慧兰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政绩,得了利的向道发也绝对不会记自己的好,以后还会继续找自己的麻烦,要是办不好呢,董学斌还得担责任,为这次失败买单,这种恶心人的任务你让董学斌怎么重视?

  孟祥麟心中厌恶,道:“多的话我也不说了,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面,这责任谁也担不起!”说罢,转头就走了,他比董学斌高着yī个级别呢,又是这次招商引资的负责人,他已经把派来保护考察团安全的董学斌当做了下属看,说起话来自然不是hěn客气。

  董学斌恼了,你yī招商局的,还教训上我了?

  孟祥麟对这次招商的事情可是非常重视的,甚至超过了以往的任何yī次,不仅仅□是对方的投资数额hěn高,还有外企的这份形象,也是打开延台县招商引资尴尬局面的yī个契机,只要宣传得当,以后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和资金会选择延台县,这是hěn关键的yī步,当然了,孟祥麟更看重的还是政◎绩,只要能把这个电子元器件的厂子拿下到延台县,孟祥麟的仕途hěn有可能会借此再上yī个格。

  饭后,向道发等县领导离开了招待所,孟祥麟和吕大发就殷勤地招呼着起考察团的人。

  领头的坂本显然是这事儿的负责人,话语权应该hěn大,决定了资金到底能不能落在延台县,所以孟祥麟他们对坂本先生非常热情,那四十多岁的坂本许也是知道对方有求于他们,这年头谁有钱谁是大爷,于是坂本也hěn少说什么话,▲架子端得hěn足,yī般就是点点头,笑yī笑,或者嗯上yī声,并没有表lu出什么,应酬的工作都是秘书和随行人员负责的。

  不多时,坂本对旁边翻译说了句日语。

  翻译yī侧头,道:“坂本▲先生说要下去乡里看yī看。”

  “没问题。”孟祥麟立即道:“我们在前面带路。”

  吕大发赶快出去安排车,不yī会儿,招商局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就纷纷上车开往武田乡,外企考察团的两辆丰田锐志则在后面跟着。董学斌虽说对这份任务hěn不满,但也没有怠慢,就打了个电话gěi县局临时叫了两个警员,让他们穿上便衣开车同行,负责考察团的安全,又跟武田乡派出所的同志联络了yī下,jiāo代他们做好工作▲。

  铃铃铃,电话响了。

  董学斌yī接,“妈,啥事儿?”

  “吃饭了吗?”栾晓萍的声音在那头响起。

  “刚吃完。”

  “哦,晚上你要是有空,你过妈这里来yī趟■。”

  “有事?”董学斌yī琢磨,“别晚上了,我现在就过去吧,下午也没什么工作了,您跟学校宿舍呢?”

  “嗯。”

  “那行,您等着我吧。”

  “也没大事,你路上慢点开。”

  董学斌就没回公安局,而是先开去了yī个超市,买了些营养品什么的,这才开到了县yī中教职工宿舍,上楼敲了门。

  “妈,我来了。”

  打开门的栾晓萍看看儿子手里的袋子,埋怨道:“怎么又买这些luàn七八糟的。”

  “嗨,您喝去呗,反正对身体有好处。”董学斌侧身走进去。

  “妈见天儿喝也喝不了这么多啊,净瞎huā钱。”栾晓萍从他手里接过东西来,下巴努了下茶几,“茶是刚沏的,正好喝。”嘴上数落儿子糟践钱,其实栾晓萍心里还是hěn受用的,每次xiǎo斌yī来都得gěi她买点营养品,这是心疼她。

  董学斌喝了口茶,“对了妈,什么事?”

  “你等下。”栾晓萍走回xiǎo屋里,等折身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件máo衣。

  董学斌乐道:“gěi我买的?”

  栾晓萍瞪瞪他,“妈gěi你织的,穿上试试。”

  “哎呀,你huā那个功夫干嘛呀,现在买yī件也没多少钱,再把你gěi累着。”以前家里穷,董学斌过冬的máo衣máoku什么的都是老妈yī针yī线织出来的,有时候夏天就得开始织,忙里偷闲yī针yī针起步,几个月才能成型,太累人,现在家里也有钱了,hěn少有人再自己买máo线织máo衣了,“您血压最近不是yī直不稳吗?瞧您……”

  栾晓萍不以为然地拿起máo衣往他身上比了比,“快去试试,不合适妈再改。”

  董学斌心中yī暖,脱掉外套就把máo衣穿上了,“怎么样?”

  “大体合适,袖子有些长了吧?”

  董学斌道:“不长,挽上点儿就行了。”

  栾晓萍伸手mo了mo,满意道:“行,ting合身的,现在天儿也凉了,你穿上就别脱了,这比你那皮夹克暖和多了。”

  máo衣是灰色的,虽然没买的máo衣huā哨,但hěn贴身,董学斌也ting喜欢,对着镜子照了照,他呵呵yī笑,“妈,谢谢了。”

  栾晓萍笑道:“你要喜欢,妈赶明gěi你再打yī个围巾。”

  “别别,可别了。”董学斌忙道:“再gěi您累着,我还心疼呢。”

  栾晓萍哼了yī声,“你要是知道心疼妈,就少去执行那些危险的任务,这次妈还没说你呢,yī失踪就是好几天,妈差点急死。”何止是急啊,董学斌做卧底的那些日子,知道儿子突然失踪的栾晓萍魂儿都没了,成天在家提心吊胆的,生怕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哭了不知道多少回。

  “妈,别说这个了成不,我错了,错了。”董学斌赔笑着gěi老妈锤了锤肩膀,这才把事儿糊nong过去。

  栾晓萍拍了拍肩膀上儿子的手,“行了,妈知道你忙,回去上班吧。”

  “您下午也有课吧?得,我送您去学校。”

  “这儿离学校就两步远的道,送啥。”

  最后,董学斌还是开车gěi老妈送到了县yī中校门口,看着老妈进了校门,董学斌才yī打方向盘掉了◇头。

  晚上。

  董学斌回到公安局家属院打电话问了下,下午的考察hěn顺利,没出什么意外。

  也是,这儿又不是中东,能出什么意外?

  放下手机后,董学斌就去洗了个澡,y☆ī边洗yī边又琢磨起他提正科的事情。忽然,外在卫生间里的手机唧唧喳喳地叫唤了起来,董学斌yī皱眉,关掉淋浴喷头擦了擦右手,拉开塑料帘子就把手伸到外面将手机抓起来,尽量不让手机碰到水,离着耳朵稍远yī些按了接听键。

  “喂,哪位?”

  “董局长,我jiāo通队的,上面说有关外企考察团的事儿全都跟您汇报。”

  董学斌眉头蹙得更深了,“考察团怎么了?”

  那人道:“我现在■正跟现场,考察团的yī辆丰田锐志跟人撞车了。”

  “人呢?有没有事?”董学斌心中yī紧。

  “考察团的人没事,车就是前灯那里被撞huā了yī些,被撞的yī辆后屁股那儿憋了憋,也没大碍,◆但后来被撞的雪铁龙车的车主跟考察团的人起了些争执,双方都动手了,我们刚控制住,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地点在哪?我马上过去!”

  “在西口加油站不远……”

  等那jiāo警说完,董学斌就不耐烦地擦干了身子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招商局孟祥麟的电话,“董局长,考察团出车祸的事儿你知道了吗?你赶紧先去处理yī下。”

  靠,你丫什么时候成我上级了?

  董学斌连话都懒得和他说,啪的yī下挂了线。

  那头的孟祥麟愣了愣,顿时有点怒了,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董学斌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下楼开上车直奔西口的事发地点,那边离得不算远,董学斌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现场,远远看到了yī辆丰田锐志和雪铁龙停在马路边上,几个jiāo警在旁边指挥着jiāo通,警察好像也刚刚到了,两辆警车闪着红蓝色的警灯,毕竟涉及到了斗殴,这已经不全是jiāo警处理的范围了。

  “怎么回事?”董学斌大步走上去。

  yī警察正跟那边说着什么,闻言yī看,赶紧恭敬地xiǎo跑过来,“董局长。”

  雪铁龙边上,yī个青年半坐在地上,嘴角留着丝丝血迹,眼睛青了,头发也luàn糟糟的,他旁边是yī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可能是青年的妻子,正yī边哭yī边gěi青年擦着血,女人脸上也有yī个巴掌印,被打的这下下手hěn重。反观另yī边,坂本先生静静在丰田车里闭目养神,连车都没下,两个考察团的人在外面抱着肩膀站着,也是安然无恙,除了衣服上脏了些,没有受伤。

  董学斌看得大皱眉头,“谁的责任?”

  那警察看看那边,xiǎo声儿道:“是那帮日本人的责任,有路人证明,丰田拐弯调走的时候走了个逆行,结果yī下撞到了拐角的那辆雪铁龙,嗯,您知道,日本的jiāo通规则跟咱们不太yī样,好像顺行逆行跟咱们国内正好相反,他们是靠左行驶的,方向盘位置好像也不相同,可能yī时没习惯吧。”习惯这东西是最难改的。

  “那司机没国内驾驶本?”

  “车本我刚看了,有是有,但却是hěn多年前的了,早过期了。”

  “中国人?”

  “应该是。”

  “打人的呢?”董学斌问,“谁先动的手?”

  警察yī犹豫,“考察团的人说是对方先动的手,但旁边路人和被打的雪铁龙司机都说是那些日本人先打的人。”

  董学斌厌恶地拧拧眉头,不用看也知道先动手的不是那对儿xiǎo夫妻,对方考察团车里总共三四个大老爷们,yī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那雪铁龙司机还带着媳fu,就俩人,怎么可能先去打人?但这件事本身就不好处理,gěi考察团的人带回去拘留?这会影响到他们对延台县的印象,可要不处理吧,跟被打的老百姓怎么jiāo代?

  远处,yī个穿西服的男子不耐烦地走过来,“怎么还没处理好?”

  警察低声对董学斌道:“这就是那撞人的司机,也参与了斗殴。”

  董学斌瞥瞥他,心说撞了人打了人你丫还ting横?

  “我们老板问了,现在能走了吧?”司机看看董学斌他们,“我们还有事呢!麻烦快点行不行啊?”汉语说的不错,yī听就不是日本人。

  那警察知道这伙人的重要xing,马上道:“请稍等,我们正在处理。”

  司机yī咂嘴,看看表道:“这都十几分钟了,你们什么办事效率啊?你们处理不了的话用不用我gěi你们向书记打电话?我再跟你们说yī遍,是对方的车半路突然钻出来的,撞上了以后那男的还推搡我们,先动了手,我们这才正当防卫了yī下,从头到尾都yī点责任也没有!”

  董学斌冷冷看他yī眼,“不是你说你没责任就没责任的!明白吗?”

  那警察yī听他拿向书记压自己,也有点烦了,“哥们儿,你驾驶本早过期了,真要算起来这是无照驾驶。”

  司机脸色yī◎沉,二话不说当即折身回去了。

  警察用只有他和董局长能听到的声音骂道:“狐假虎威!什么东西啊!”

  董学斌也看那司机不顺眼,打了人你还ting有理?

  那边,司机拉开车门低声用◇日语对坂本先生道:“老板,那些中国警察故意找茬,不让咱们走。”司机也知道延台县的那些人巴结他们还来不及呢,就算打了人也不会有事,所以yī点紧张都没有,而且,他虽然是中国人,但后来留学去日本后,偶然yī次救过坂本先生的老婆,是在坂本老婆难产倒在街上的时候,那以后,坂本就非常感谢他,不但掉他来当专职司机,对这司机也是极为信任,不然不会来北河省的时候也带上他这个司机了。

  坂本yī听,眉头皱了起◎来,在他看来这是件xiǎo事儿,xiǎo到都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他们唧唧咕咕地说着什么,董学斌可听不懂,他走到那对儿xiǎo夫妻跟前,“我是公安局的,伤怎么样?”

  青年龇牙咧嘴道:☆☆“警察同志,这帮xiǎo日本也太不讲理了,我正常行驶,走得好好的,突然后面就chā过来yī车把我gěi撞了,我下车跟他们理论,他们还动手打人,您看看,我媳fu也让人打了。”

  董学斌想了想,“◎时间也不早了,还是尽快解决,大家都各回各的家,别耽误明天上班,你看这样行不行,让他们赔点钱,包括医yào费和撞车的损失,三万吧,这事儿就算si了了,你看怎么样?”

  xiǎo夫妻俩都不同意,这口气他们咽不下去。

  董学斌耐着心好说歹说了yī阵,青年才道:“警察同志,我gěi您面子,行,三万三万,不过那穿黑西服的司机,必须得gěi我和我媳fu当面道歉!”

  董学斌觉得这要求不过分,就微微点了头。(↘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