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工作问题】


  第282章【工作问题】

  周一。

  早晨五点半董学bīn就从京城出发了,开车回了延台县公安局上班。

  自从破获博物馆被盗案后,这还是董学bīn第一天来单位工作,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他先和几个同事联络了一下,又跟领导那边报了dào,随即就回dào自己bàn公室处理着一系列落下的工作,董学bīn现在分管的只yǒu惠田乡派出所,大部分积压的文件也都是来自派出所,什么哪哪同志破案yǒu功申请奖励啊,什么置备硬件的批文啊,还yǒu快年底了,很多工作报告和总结都要写。

  中午的时候,桌上电话响了。

  “董局长,来我bàn公室一趟。”是liáng成鹏的声儿。

  董学bīn马上道:“是。”放下手头的事就上了楼。

  局长bàn公室里,liáng成鹏笑呵呵地让董学bīn坐下,“身体怎么样了?”

  “谢谢领导关心,没什么大碍了。”

  “没事就好。”liáng成鹏微微点头,“最近县里的治安状况不是很好啊,抢劫案和入室盗窃案频发,其他刑事案件也不少,你知道日本一个外资企业来咱们县考察投资的事情了吗?具体投资还没yǒu定,但也差不多了,县里对这件事非常重视,这事儿更是向书记亲自联络的,向书记jiāo代下来,务必要给外企考察人员一个好印象,要保证投资环境,保证治安状况,不能出问题。”

  董学bīn知道liáng局长是要给自己布置任务了。

  果然,liáng成鹏接下来就道:“这事儿jiāo给别人我不放心,还是你去bàn吧,一定不要出岔子。”

  董学bīn道:“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嗯,具体事情你跟招商局的孟局长联系吧。”

  “是。”

  延台县的地理环境不太好,招商引资这一项目在其他县市都搞得风风火火的,可在延台县却进展极慢,很少yǒu大企业肯来这边投资,所以延台县才穷,现在能来个投资考察团,还是外企,投资显然不会xiǎo,县委书记向道发重视一些自然是理所当然,这是yǒu关延台县发展的大事,谁都得重视。liáng成鹏给董学bīn的任务,明面上是负责外企考察人员的安全问题,实际上就是为了去捂盖子的,如果哪哪出了问题,就得董学bīn第一时间去捂住,把延台县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外商,把不好的一面藏起来,以确保考察顺利进行,确保外企在延台县落资。

  回了bàn公室,董学bīn点上支烟chou了几口。

  这个任务确实不好干,bàn得好了吧,也落不了什么好,bàn得不好吧,还得承担责任,闹不好就里外不是人啊。

  想了想,董学bīn就拿起电话给孟局长打了过去。

  “喂,哪位?”那话那头声儿yǒu些嘈杂。

  董学bīn道:“孟局长吗?我公安局董学bīn。”

  “噢,董局长啊。”

  “外企考察的人dào了吗?县里让我负责他们的安全。”

  “本来说今天下午来的,不过我刚接了那边的电话,说yǒu事要延误一天左右,不出意外应该是明天。”

  孟局长是这次考察接待的负责人,全名孟祥麟,不dào五十岁,是延台县招商局局长,董学bīn只见过招商局的副局长吕大发,对孟祥麟这个人没yǒu什么接触,但来了延台县这么久,董学bīn的消息也不会像原来那么堵塞了,大概知道孟祥麟是向道发提上来的人,算是向系的铁杆。

  下午,董学bīn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下班出了公安局。

  大院门口,他拿起电话给谢慧兰打了一个,手机关机,估计是在开会吧。

  因为谢慧兰工作很忙,俩人见面又不方便,自打董学bīn放假去吕安市做卧底以来,就跟谢姐打了几通电话而已,还没yǒu见过她,想了一下,董学bīn干脆一打方向盘,朝着县委家属院驶去,还是老样子地把车停在了另一条街上,买了点菜和熟食,便提着东西过马路,走进了家属院。

  谢姐家。

  董学bīn用钥匙开了门,进屋换鞋直奔厨房。

  上次从医院出来后,董学bīn就发现自己包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串钥匙,那是谢姐曾经给他的,后来又收回去的钥匙,董学bīn□猜也能猜dào,肯定是谢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扔进自己包里的,为这事儿董学bīn还乐了好半天,这表明谢慧兰跟他的关系yǒu了好转的趋势,当然,也不排除是谢姐为了不让自己着急才又把钥匙给他的,谢慧兰的心思,董学bīn一直也猜不dào。

  洗菜,切菜,董学bīn就开始准备饭。

  也不知过了多久,叮咚,叮咚,门铃突然响了。

  董学bīn微微一愣,就放下菜刀擦了擦手,蹑手蹑脚地走dào门前,透着猫眼往外一看,是个yǒu一点点眼熟的中年人,看样子是个领导,具体是谁董学bīn一时也没想起来,反正他肯定跟县委县政fu见过就是了。看罢,董学bīn又折身退回屋里,当然不会给他开门,不然自己怎么会在谢县长家的事儿就解释不清楚了。

  十分钟过去了。

  咔嚓,门外yǒu钥匙哩哩啦啦的响声。

  董学bīn眨眨眼,赶忙走dào了卫生间里关上门躲起来。

  吱呀,外面门开了,“……庚县长,进屋吧。”是谢慧兰的嗓音。

  “这个拖鞋行吗?”

  “没事,不用换鞋,呵呵,久等了吧?”

  “没yǒu,我也刚dào一会儿。”

  “开完会以后我又去了趟县委,也不知道你过来。”

  庚县长?董学bīn就想起来这人是谁了,庚yu超,延台县的副县长,也是除了常务副县长以外唯一一个进了县委常委的副县长,听说以前他跟还当县长的向道发yǒu点矛盾,在工作上总是yǒu些分歧,县长向道发当了县委书记,他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听话音,八成现在已经是谢系人马了。

  “谢县长,您别沏茶了,我坐不住,一会儿就回去了。”

  “那也喝杯茶再说,好不好?”

  “哎,那我自己来吧。”

  等了一会儿,才听见他们说起正事,庚yu超道:“谢县长,招商局那边本就是县政fu的部门,招商也是县政fu的工作,向书记这次撇开咱们县政fu直接张罗起外企招商来,这也未免太……”

  “呵呵,向书记也是为了延台县的发展嘛。”

  “话是这么说,可联系了外企考察,dào今天才通知咱们,还不让副县长挂帅直接让招商局孟局长负责,向书记这是一点油水也不想lu给咱们县政fu啊,孟局长和向书记的关系您又不是不知道,既然是为了延台县,为了经济发展,那为什么不让您或者分管副县长挂帅?这也……”

  听着听着,董学bīn也听明白了,庚yu超就是为了日本外企考察投资的事儿,向道发没经过县政fu就促成了这事儿,相关负责人也是向书记的亲信,这就太强势了一些,不给谢慧兰和县政fu一点chā手的机会,等于也是在强调他向道发说一不二的威信,是在甩谢慧兰的脸。

  董学bīn皱皱眉,自己救过谢姐的命,给谢姐解过围,就算谁也没说什么,自己脑门上估计也被别人打上了谢系的标签,那这次liáng成鹏让自己负责日本考察团的安全工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难道是向道发定下的?功,一点也不让谢系的人沾,容易出闪失和过错的地方,倒是jiāo给自己这个谢系人马,这就是打脸了啊,看来谢姐近来和向道发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

  董学bīn心里骂了句脏话,哥们儿刚给延台县挣了脸,立了功,好嘛,你向道发转眼就推给我一堆脏活儿,我招你惹你了?董学bīn一直就看向道发不顺眼,不止是因为谢慧兰的关系,前几个月董学bīn无意中找dào证据挤走原县委书记常磊之后,向道发就是得了利,结果翻脸不认人,连董学bīn一个xiǎoxiǎo的见面要求都没yǒu一点理会,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又来这一套!

  麻痹!你跟我较上劲了是不是?

  不多会儿,庚yu超告辞离开了,碰,门关的声音传了过来。

  为了保险,董学bīn稍等了片刻,直dào确认人真的走了,才轻轻拧开卫生间的门,走dào客厅里。

  屋里没人,谢慧兰也不在。

  董学bīn愣愣,再一看xiǎo屋的门开着,就走了过去,“谢姐?”

  卧室里,董学bīn进来的第一眼就看dào了只穿着一件黑色文xiong的谢慧兰正解开了西ku,弯腰着往下脱,她丰满的美tun就对着董学bīn进来的地方,那条红色的保暖秋ku将tun部裹出一道圆圆的弧度。听dào董学bīn的声音,谢慧兰怔了一下,侧头看看门口,“……什么时候来的?”

  董学bīn视线赶忙一躲,“呃,五点就dào了,菜都切好了?”

  谢慧兰眯眼看看他,“怎么来了也不言声?想吓我一跳吗?呵呵。”

  “咳咳,没yǒu,看你和庚县长一起进屋,我不是怕误会嘛,就进卫生间了,之前想给你打电话说过来的,你可能开会呢,手机关机。”董学bīn就在站门口的位置,不时飞快偷瞄一眼她的屁股,好几天不见,感觉谢姐的tun部又丰润了一些,滑滑溜溜的弧度透着一股成熟的风韵。

  谢慧兰笑眯眯地一瞅她,大大方方地将西ku脱下,平放在chuáng上,又往chuáng尾一坐,抬起tui,手腕子捏住秋ku的松紧带,一欠身,将秋ku往下一拽,边脱ku子边道:“一个女人正在脱衣服,你不觉得应该回避一下才对吗?”

  “对对,那我先出去。”董学bīn一咳嗽,马上一转身给她关上门。

  几分钟后,穿了件针织máo衣的谢慧兰优雅地开门走出来。

  董学bīn夸赞道:“谢姐,你今儿真漂亮。”

  “是吗▲?呵呵……”谢慧兰也在沙发上坐下,捧着茶杯雍容地抿了口茶,“周末回京城了吧?玩的怎么样?”

  董学bīn呃了一声,“啥也没玩,就看了看电视,嗯。”

  谢慧兰笑了一下,“看你红光满面的,◆可不像看电视看出来的。”

  “哎呀,我红光满脸啥啊。”董学bīn腆着脸道:“这不是想你想的吗。”

  谢慧兰呵呵一笑,欠身将茶杯放下,“嘴巴倒是ting甜。”

  董学bīn知道谢姐没萱姨那么好糊nong,没那么好哄,他又怕谢姐说dào他最不想考虑的那个感情问题,就赶紧岔开话题,道:“对了,刚才我听你跟庚县长说外企考察投资的事儿,我刚被liáng局长下了任务,负责考察团的安全,你看这里面是不是yǒu什么猫腻啊?是向道发点名叫我去的?”

  谢慧兰一嗯,“他是不想让你升官吧。”

  董学bīn愕道:“什么意思?”

  “你一等功就立了两次,要是换了别人,就该往上迈一个格了,不过向书记大概是不想你升上去,但你的功绩又抹杀不了,所以碍于这些才想给你指派一些只yǒu过没yǒu功的任务,一来不让你再yǒu立功的机会,二来你万一在哪哪出了差错,就yǒu由头压着你的晋升了。”谢慧兰解释道。

  我靠!董学bīn骂道:“丫也太cào-蛋了吧?”

  谢慧兰笑看他一眼,“你还惦记着提正科的事儿呢?”

  “当然了啊,我还惦记着chun节之前把级别搞定呢。”董学bīn郁闷道:“这是没戏了?”

  “呵呵,也不能这么说吧。”

  “唉哟,谢姐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指点指点我。”董学bīn这近一年的时间做了这么多事,几次都差点丢了xing命■,受的委屈也是一个比一个大,但就因为yǒu着提正科的想法,他才坚持了下来,现在一听向道发是打定了主意要压住自己,正科也不知得猴年马月,董学bīn就yǒu点愤怒了。

  “真想知道?”

  ☆■,受的委屈也是一个比一个大,但就因为yǒu着提正科的想法,他才坚持了下来,现在一听向道发是打定了主意,shòudewěiqūyěshìyīgèbǐyīgèdà,dànjiùyīnwéiyǒuzhetízhèngkēdexiǎngfǎ,tācáijiānchílexiàlái,xiànzàiyītīngxiàngdàofāshìdǎdìnglezhǔyìyàoyāzhùzìjǐ,zhèngkēyěbúzhīdéhóuniánmǎyuè,dǒngxuébīnjiùyǒudiǎnfènnùle。

  “zhēnxiǎngzhīdào?”

  “想啊。”

  谢慧兰笑眯眯地拍拍肩膀,“今儿累了,肩膀酸。”

  董学bīn立刻会意,站起来走dào她背后,轻轻给她捏着,“快说,dào底咋bàn?”

  “嗯。”谢慧兰舒服地虚掩着眼皮,“只要你最近不出什么大错,趁着你刚破了案的这股热乎劲儿,要是yǒu哪个正科的位置空出来,一个提名我还是能帮你争取下来的,相信向书记也不太会拉下脸来在提名的事情上再为难你,当然了,像财务局局长啊,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啊,或者其他一些重要部门的正科职务提名,你就不要想了,那还不是你现在能够得上的。”

  “这我知道,可最近……yǒu缺吗?”

  “没yǒu。”

  “那我就得干等着了?而且就算dào时候上了提名,常委会上向道发也八成不会批?”谢姐在常委会上掌握的票数显然比不了向道发,遇dào这种工作调动的事情,还是向道发yǒu着绝对的话语权的。

  “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说你不要着急,再打一年的根基,dào时候就算向书记yǒu意要压你,也压不住的。”谢慧兰活动了活动脖子,闭着眼道:“再稍稍用点力,往右边一点,那里yǒu些疼,谢谢了。”

  再等一年?

  狗屁,董学bīn可等不了了。

  董学bīn往右边给她用力按按,道:“谢姐,常委会上能不能批我,这个先不说,dào时候的事儿dào时候再说,嗯,现在就是这提名了,你看最近yǒu哪个正科的干部要退休了?或者哪个人要升迁了?”

  谢慧兰想也不想道:“呵呵,暂时没yǒu。”

  得,董学bīn头疼了起来。

  正科的职务看上去很多,实际上跟延台县却根本没yǒu多少,局委bà◆n一把手总共能yǒu几个?而且其中还yǒu好多是董学bīn连蹦带跳也够不dào的,比如财务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监察局局长,这种要职董学bīn的资历还差得很远,也胜任不了,再说其他的局委bàn,比如文■◆n一把手总共能yǒu几个?而且其中还yǒu好多是董学bīn连蹦带跳也够不dào的,比如财务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监察局局长,这种要职董nyībǎshǒuzǒnggòngnéngyǒujǐgè?érqiěqízhōngháiyǒuhǎoduōshìdǒngxuébīnliánbèngdàitiàoyěgòubúdàode,bǐrúcáiwùjújúzhǎng,gōngānjúfùjúzhǎng,jiānchájújúzhǎng,zhèzhǒngyàozhídǒngxuébīndezīlìháichàdéhěnyuǎn,yěshèngrènbúle,zàishuōqítādejúwěibàn,bǐrúwén化局,比如体委,比如林业局,这种偏僻dào不能再偏僻,在仕途上一点前程也看不dào的部门,董学bīn当然也不会去,那样还不如跟公安局待着继续hun资历呢,所以留下的部门就更少了,而在这之下,还要等一把手退休或者工作调动,这又……

  难啊!

  光是等一个提名就难成这个样子!

  董学bīn暗暗苦笑,但却一点放弃的意思也没yǒu,他早前就决定过了,不管怎么样,不管yǒu多难,他都得争一争这个正科,事在人为嘛!

  谢慧兰瞅瞅他,“想什么呢?”

  捏完肩膀,董学bīn给她rou了rou颈椎,“那就等吧,我就不信这几个月延台县正科级的干部一点变化也不会yǒu,万一生个病提前退休啥的,万一成绩突出直接晋升市里啥的,这都yǒu可能啊。”

  “没看出来,你xiǎo子还ting乐观的,呵呵,但愿吧。”

  董学bīnyǒu点汗颜,他这哪里是乐观啊,他这是盼着别人早点出事呢,车祸啊,意外啊,突发xing疾病啊,那样就能尽快空出位置来让董学bīn顶上去了。这个正科职务的提名,董学bīn是说什么也要争取dào的,就像谢姐说的那样,越快越好,不然向道发万一给自己使绊子,万一自己反倒来个什么突发xing的意外,dào时候事情就难免yǒu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