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买彩票!】


  第280章【买彩票!】

  上午十点。

  瞿家小卧室里,身无一物的董学斌和瞿芸萱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说着话。

  “反正也晚了,zhōng午吃完饭再去吧。”

  “小坏蛋,净耽误姨正事儿。”

  “春拍还早着呢,着什么急啊。”

  “你说的倒是轻巧,等快开拍了再着急就晚了。”瞿芸萱横了他一眼,“……把手机递给姨。”接过电话来,瞿芸萱还是给拍卖行打了一个,说自己下午再去,挂下电话后,见旁边的董学斌摸出支烟来叼在嘴里,瞿芸萱就砸了下嘴,埋怨道:“越大越不学好,你身体还没好,别老抽烟。”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嗒的一声,瞿芸萱给他点了上,“抽一根就行了,待会儿◇不许抽了。”

  董学斌笑道:“你咋跟我妈似的。”

  “瞎说八道。”瞿芸萱打了他脑袋一下子。

  “呵呵,对了,公司近来业绩怎么样?上回开了个小拍吧?”

  瞿芸萱伸手从床头○柜的一个抽屉里翻出一个烟灰缸,放到俩人枕头边上,“正要跟你说呢,小拍前阵子刚办完,不过效果很不理想,可能是姨没操作好,可能是当时跟其他拍卖行撞车太严重了,还可能是宣传不到位,反正拍品没收上来什么太好的◇,当天的拍卖人也不多,举牌的就更少了,大概有十几件东西都流拍了。”

  董学斌眨眨眼,“亏大了?”

  “那倒谈不上,亏了一点吧,宣传成本没收回来。”

  “那咱们现在总资产有多少了◇?”

  “资金的话,大约三千万吧,还是上次翡翠专场拍卖后的那么多,一直没怎么上去,主要竞争太激烈了。”

  董学斌道:“慢慢来吧,争取今年资产过五千万。”

  瞿芸萱摇摇头,“五千□万太难了,能到三千一百万姨就觉得不错了。”

  说起这个来,瞿芸萱顿时想起一件事,脸色一正,她抓起保暖秋衣来穿在身上,一扭身,坐在床上看着董学斌,“小斌,跟你说个事儿,昨天慧兰给姨打了个电话,她▲让我跟你好好谈一谈,我觉得也挺有必要的。”

  董学斌一呃,又紧张又纠结,“咳咳,你说。”

  瞿芸萱道:“你那奔驰商务以后不要开了,还有手表,也别带了。”

  “啊?为什么?”董学斌还以为她要说感情上的事儿呢,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句,心zhōng登时一松气。

  瞿芸萱忧虑道:“慧兰说你们县纪委那里,每天都有对你的举报信,有时候一两封,有时候三四封,大部分都是举报你贪污受贿,说你开着一百五十万的车,带着小两百万的表,但以你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这些东西是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董学斌口碑是不错,几次战斗在第一线救过老百姓的命,但人嘛,永远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总会有看董学斌不顺眼的,有举报信也很正常。

  可董学斌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一天三四封?这么多?”

  瞿芸萱一嗯,“慧兰说市纪委甚至省纪委可能也会收到你的举报信。”

  董学斌恼道:“哥们儿行得端做得正,爱举报让他们举报去,上次你不是还说了吗?车也是记在拍卖公司上的,算是你借我的,就算查起来也没什么吧,现在我要是突然不开车了,反倒是做贼心虚了不是?”

  “话不是这么说的。”

  “那怎么说?”

  瞿芸萱耐心道:“以前你就是一个县的公安局副局长,虽然很年轻,也干出了一些成绩,但也仅限于延台县那巴掌大点儿的地方,不算惹眼,可你最近破获的这起博物馆被盗案可是全国都瞩目的大案,你的名字也被很多人都知道了,所以举报信才有这么多,所以才越来越被人关注,这种情况下就得多加小心了,不能再像以前似的不顾形象了,比如一个村的村书记吧,就算开一辆兰博基尼出去,别人也懒得找他麻烦,因为他的级别没到那个程度呢,可要是一个市长开着兰博基尼的私车到处溜达,你觉得这还能一样吗?早被老百姓戳脊梁骨了。”

  董学斌咳嗽一声,“是谢姐跟你说的?”

  “嗯,她说她以前提醒过你,可你不听她的,所以才让我跟你再说说。”

  “你俩说的我也知道,不过没那么严重吧?”

  瞿芸萱语重心长道:“怎么没有?县纪委的举报信,慧兰还能压住,可市里的呢?省里的呢?万一有谁看你不舒服,突然让人调查调查,你怎么办?这种事情本身就说不清楚,我借你车,人家也可以理解为变相行贿,也就是说只要市里或省里有人想动你,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动动嘴皮子你就得革职查办吧,现在这个时期,你立了功,可能上面考虑到影响不会有什么动作,但谁也保不准以后不会,明白不?”

  董学斌也感觉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沉默不语。

  “听姨的,车暂时不要开了,表也放在家里别带了。”

  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董学斌开惯了好车,现在让他一下回到解放前,确实很不适应,可被萱姨和谢姐的话一吓唬,董学斌也是心有余悸起来,谢姐说的是,延台县的举报信她或许还能压住,但市里省里的举报呢?谢姐的手可伸不了那么长,再说董学斌进来得罪的人是越来越多,保不齐谁有个关系能够到市里,一下把自己给办掉呢,这都是说不好的事儿。

  看来真得低调低调了?

  董学斌道:“可我车也开过了,银行上的转账信息也一直在那儿摆着,你不是好几次都给我卡上汇过钱嘛,几十万几百万都有,这……也消不掉啊,要是真有人动我,怎么着都躲不掉了?”

  瞿芸萱踌躇地皱皱眉,“那怎么办?”

  董学斌想了想,“我赌石什么的赚的钱,能不能算我自己的?”

  “……你去地税局交税了吗?”

  “呃,没有,上拍卖出去时不是有税吗?”

  “那是买家的税,不一样,再说赌石本身就是个很擦边的东西,这里赚的钱……不太光明正大吧?”

  董学斌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光明正大地赚一些干干净净的钱,合法合理的钱,只要钱上没有问题,这就是自己的资产了,到时候别说省纪委了,就是zhōng纪委也不怕他们查,而且自己以后再开奔驰带名表,问题也就不大了,自己花自己挣的钱,谁也说不出来什么,只是……上哪儿去挣这合法的钱去?从董学斌的奔驰上看,起码得赚个几百万才差不多啊。

  做股票?可做股票的原始资金怎么解释?

  再赌石?可赌石这事儿本身就有点不清不楚呀。

  吃过zhōng午饭,瞿芸萱就开车回芸德拍卖公司了,董学斌自己一个人跟萱姨家看着电视,一边看一边琢磨着,每次一想到自己的官帽儿随时都会受到威胁,他就心zhōng烦乱,没心思干别的了,溜溜达达了一会儿后,董学斌将手机和钱包往兜里一装,关上电视出了门,下楼遛着弯儿。

  怎么解决呢?

  有什么好办法?

  刚出了小区,滴滴滴,手机短信的声音响了。

  一看号码,竟是刚走没多会儿的瞿芸萱发来的,上面写着:姨是想你小心一点,慧兰也是这个意思,倒不是说真会有人想动你,就怕到时候后悔就晚了,嗯,你过几天回延台县的时候先不要开车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别想那么多了,嗯,当然了,你要是能买彩票zhōng个几百万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呵呵。

  董学斌笑了笑,收起手机进兜里,继续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他忽然愣了愣,一下就站在了原地,咦?萱姨刚刚说什么来着?彩票?彩票?对啊,彩票赚的钱当然是合法的,如果自己能zhōng个头奖,那不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吗?

  就是它了!

  董学▲斌神采飞扬地抬头一扫,马路对面就有一家福利彩票店,说干就干,董学斌走上了人行横道过马路,径直走进店里。里面人还不少,老板在机器后面打着shù字,几个买彩票的人排队选着号,里面有个电视机和一个学校用的黑板,上面写着好多shù字和编号,全是今年双色球的shù字概率。

  “你说下期06会有吗?”

  “悬了吧,不是上期才出过吗?我看08和09这俩shù有戏。”

  “老刘,听我的吧,这期肯定有13和14,不信你就买一个试试!”

  “我觉得02可能性大一些。”

  董学斌看着几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实在有点理解不了彩民的心思,在他看来明明这道概率题根本是无解的,什么shù字都有可能出现,但不知道为什么哥几个却还是成天琢磨这个,机选不就完了吗?当然,这或许就是彩票的乐趣所在吧,就跟京城人喜欢闲聊淡扯一样,不能说这个一点意义也没有。

  董学斌左顾右望,瞧着店里的几样彩票。

  买哪个呢?

  双色球?这个奖金最多,先看看。董学斌以前倒是关注过这些,不过从进了体制后就很少看过了,所以对于规则什么的也记不太清楚了,观察了片刻,又问了几个老彩民,董学斌才心zhōng一摇头,双色球奖金是多,玩法也简单,可自己的back暂时用不上啊,每星期开奖时,截止购买时间到摇奖开奖的时间,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呢,也就是说,董学斌至少要积攒三个月的back才能有zhōng奖的希望,而董学斌担心被人举报,显然等不了三个月了。

  back只有五分钟左右,得找个短一点的。

  董学斌继续寻摸着,哪个呢?哪个截止购买到开奖时间短一点呢?

  “小兄弟,想买哪种,我给你介绍介绍?”那边的店主忙完了,就走到了董学斌身边招呼起来。

  董学斌道:“噢,有没有开奖时间短点的?”

  店主愣愣,“你大概想玩什么类型的?”

  “呃,我打个比方吧,就是截止购买以后,用不了多久就开奖的那种彩票。”

  “哦。”店主恍然道:“你说的是pk拾吧?”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pk拾?这是怎么个规则?”

  店主解释道:“详细规则那边有个画板上写着呢,我给你简单说下吧,就是跟重庆和几个地方的时时彩差不多,每注两元,五分钟一开奖,等于是说截止购买后的一分钟左右,就能出开奖结果了,玩法也有很多,反正最高奖金就是选12345678910,这十个shù字按照顺序排列一下,如果都排列对了,那就能获得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的奖金,这也是单注最高奖金。”

  董学斌心zhōng一乐,嘿,这个挺符合条件的啊。

  “封顶呢?”董学斌问。

  店主道:“你是说奖池吧?pk拾也没什么奖池,反正当期最高奖的封顶是500万,要是四个人zhōng了头奖,那就还是能拿到888888元,要是总共头奖金额超过500万了,跟双色球一样●,就平分,反正一期就是500万封顶,喏,详细的东西你看看那边的说明吧,都有写的。”

  “好,多谢了。”

  董学斌走过去研究了起来。

  五分钟……

  十分钟……

 ○ 二十分钟……

  董学斌终于将细节弄清楚了,可行,这个pk拾玩法绝对可行!就它了!正好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啊!

  董学斌没有急着买,因为back不多,必须保证一次成功,他就站在pk拾开奖电视前一眨不眨地看着,pk拾的开奖并不是那种家用电视直播的,而是跟店里有一台专用频段的电视,直接从福彩zhōng心转播过来开奖,上面是十辆赛车,谁跑第一,车上的shù字就是第一个号码,以此类推,其实就是换一种游戏式的方式而已,这跟双色球的摇球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都是概率问题。

  十几分钟后。

  “pk拾快开了。”

  “走走,看一眼,我刚买了两注。”

  “我也买了,选十的那种。”

  “哟,选十可不容易zhōng啊,看你运气吧。”

  董学斌眼神一定,也跟着看了过去,pk拾购买正在截止,开奖还没开始呢,大约等了一小会儿,从一到十的十辆赛车才出现在起跑线上,一声嘟嘟过后,几辆赛车同时起步,窜出了起跑线!

  “跑了!八号第一!”

  “哎呀,跟我买的一样啊。”

  “别急,开始的排位肯定不是最后结果,都是交替的,是什么shù到终点■才知道。”

  彩民们唧唧喳喳地议论着,有的还攥着拳头嘀嘀咕咕着自己买的shù字。

  现在的排位从第一到第十分别是:8,10,1,9,6,5,7,2,4,3。

  “快完了快完了。■

  “8号怎么下来了!上去啊!开啊!冲啊!”

  在董学斌跟几个彩民紧巴巴的注视下,十辆车终于冲过了终点,最后的结果也出来了,1,2,5,8,10,9,7,3,4,6!

  “唉哟!差一点!”一人抱怨道。

  另个彩民也叹息着摇摇头,“以后不买这个了,比双色球还难zhōng。”

  “我这也完了,就对了两个shù儿。”

  董学斌直目瞪眼的盯着屏幕,将这些s☆hù字飞快记在脑子里。

  别看这种彩票貌似简单,实际上只要懂一点高shù的人都能算出来,十个shù字排列组合,你能一注彩票就选对循序的几率几乎微乎其微,不然也不会有88万的大奖了,没有那么好拿◇的,玩这玩意儿,真是得靠一个运气,运气不好的话,你就是花个几百万买来,也zhōng不了那个八十八万!

  当然,董学斌除外,他自然不会去靠什么运气。

  ok了!back两分钟!

  ……

  ……

  时间骤退!

  彩票店声音一降,回过神来的董学斌只见几个老彩民围在了电视旁。

  “pk拾快开了。”

  “走走,看一眼,我刚买了两注。”

  “我也买了,选十的那种。”

  “哟,选十可不容易zhōng啊,看你运气吧。”

  来了!董学斌赶忙走到店主和彩票机跟前,快速道:“pk拾现在还能卖吗?”

  店主看了下时间,“还行,不过你得快一点了,马上就截止交易了,机选吗?机选还快些。”

  “不,我说您打吧。”

  “……好吧,你快些还来得及。”

  “是选十的玩法。”董学斌急急掐动手指,回想着方才电视上的shù字顺序,“十个shù字是……1,2,5,8,10,9,7,3,4,6。”

  店主弄得很快,“买几注?”

  董学斌一琢磨,“六注!”

  如果能zhōng奖的话,六注88万正好将将超过五百万,这样奖金就都是他的了,呃,当然前提是没有别人再zhōng头奖,不然五百万奖金还要平分的。

  啪!店主手从机器上抬起来,“呼,好了,刚刚赶上。”

  董学斌也呼了口气,“多谢了。”

  店主笑笑,指着那边电视道:“等结果吧,再过一会儿就出来了。”

  董学斌捏着手zhōng买下的彩票,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zhōng,主要是这种随即的东西,难免保不齐会有什么小变化的。

  老天保佑吧!!(↘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