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惊动!】


  第277章【惊动!】

  董学斌挂掉谢慧兰的电话,把手机扔给他们。()

  老刑警瞅瞅他,“董局长,你中午也没吃饭,咱们先去外面吃点东西?”

  “走吧。”瘦脸警察爱答不理★地走上去,“我给你开手铐。”

  董学斌靠在墙上语气微冷道:“走?走哪儿去?我之前的话你们没听见吗?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哥们儿哪也不去!抓我?还给我上铐子?这笔账没算清楚之前,我就踏踏实实住这儿了□dìzǒushàngqù,“wǒgěinǐkāishǒukào。”

  dǒngxuébīnkàozàiqiángshàngyǔqìwēilěngdào:“zǒu?zǒunǎérqù?wǒzhīqiándehuànǐmenméitīngjiànma?jīntiānbúgěiwǒgèshuōfǎ!gēmenérnǎyěbúqù!zhuāwǒ?háigěiwǒshàngkàozǐ?zhèbǐzhàngméisuànqīngchǔzhīqián,wǒjiùtàtàshíshízhùzhèérle,倒要让省领导看看你们是什么居心!”一开始,董学斌就打算一个人好好闹一闹,现在有了谢慧兰那边撑腰,有领导发了话,他底气就更足了。

  老刑警眉头蹙了蹙,“董局长,你……”

  “别跟他废话了!”瘦脸警察上前一步,从老刑警手里接过钥匙,“爱走不走!先把他铐子开了!”

  董学斌笑看看他,“上铐子容易,开可就难了。”

  瘦脸警察脸一狠,“少废话!伸手!”说罢,一把抓住董学斌的手,想强行给他下铐子。

  “哟呵,还敢来硬的?”董学斌眉梢一跳,手腕子猛然往上一撩,碰的一下,一拳头就打中了瘦脸警察的下巴磕上!

  瘦脸刑警捂着下巴龇牙咧嘴,“妈的!你敢袭警?”

  董学斌笑笑,“别给我扣屎盆子,这都是我玩剩下的,对了,不是你叫我伸手的吗?我伸手了啊,干啥?让我伸手有事吗?”

  老刑警拽住了瘦脸刑警,“别动手!先回去报告!”

  董学斌道:“给我拿个枕头和被子来啊,要厚一点的,我就跟这里过冬了。”

  局长办公室里,两个刑警跟孙海汇报了qíng况。

  但孙海刚刚接到电话,省公安厅的领导和专家再有几分钟就到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处◇理董学斌的事儿,想了想,就让瘦脸刑警俩人把xiǎo黑屋的mén锁上,既然他不出来,那就暂时先关着吧,等省领导走了再说,不然万一有记者来了,董学斌突然跑出来大喊大叫地一闹腾,这就没法收场了。捂盖子——这◎就是孙海习惯动用的手段,他是准备一不做二不休了。

  几分钟后,省领导和专家团来了。

  闻讯的记者也蜂拥而至,孙海则和几个市领导在这边迎接。

  xiǎo黑屋内。

  mén■吱呀一声关了,咔嚓,被人从外面锁了上。

  董学斌对着那个竖着栏杆的xiǎo窗户冷笑了两声,往地上一坐,脑袋靠在墙上静静等待着。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mén口有两个警察路过这边,嘴里说着话。

  “专家好像鉴定完了,文物都是真的。”

  “是吗?呵呵,这回咱们市可出风头了。”

  “可不是嘛,走走,去东楼看看,听说省公安厅的霍副厅长也来了。”

  听见章则市公安局哪哪都是喜气洋洋的,董学斌心中渐冷,这本是他该得的东西,现在倒好,被章则市强盗似的一把抢了去,理所当然地按在了他们自己身上,麻痹,换了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啊!

  不久后,一个黑影忽然从窗口上闪了过去。

  一秒钟后,黑影又回来了,趴在窗户上偷偷往里看了眼。

  董学斌皱眉抬头望去,只能看见一个男人的脸,却不知道是谁,他以为是警察,正要再说让他们准备几条棉被,忽地,一个张相机就出现在了窗口上,镜头直接对准了董学斌,略略动了动,似乎还在调整位置,想要照相。董学斌勃然大怒,心说哥们儿都被关起来了,你们还敢照我像?想干什么呀?可紧接着,董学斌心中一愣,觉得又不对,要是章则市公安局的人,怎么可能给自己照相?又怎么会这般鬼鬼祟祟的?

  记者!

  是记者!!

  董学斌鸡ng神大振,虽然不明白所有记者都应该关注省文物被追回的事qíng,怎么会跑来这边照自己,但想来也只有几个可能,最大可能是对方得到了什么消息,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特意想取材个大新闻,其二,谢慧兰以前可是中宣部的领导,人脉关系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也许是谢姐找的人!

  不管了!

  反正是好事儿!

  想到这里,董学斌立即表qíng一变,颓废地坠着脑袋,脸上做出一副悲愤的模样,很入戏。

  照吧!快!

  赶紧照哥们儿!

  咔嚓,咔嚓,闪光灯连续亮了几下,然后窗户上的黑影一闪过后就消失了踪影。

  与此同时,董学斌悲愤的表qíng霍然一收,嘿嘿笑了。

  ……

  延台县。

 ◇ 县长办公室。

  “县长,照片收到了。”电脑前的胡思莲合上键盘。

  谢慧兰微微点头,“打开看看。”

  胡思莲点开邮件一看,上面正是隔着铁栏杆被关在xiǎo黑屋的董学斌,本来应该★★是很严肃的一副图片,手铐啊,森严的xiǎo黑屋啊,可当看到董学斌的表qíng后,胡思莲忍不住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意识到不好,她赶忙闭嘴注意了一下谢县长的表qíng。

  谢慧兰好笑道:“这个xi▲ǎo董!”

  胡思莲知道县长为什么笑,换个不熟悉董学斌的人,肯定以为他受了天大的委屈ne,不然出不来这个表qíng,但认识董学斌的都清楚,表qíng太夸张了,绝对是xiǎo董局长装样子装出来的▲。

  然后,只见谢慧兰又笑了笑,“tǐng好,还带上手铐了,重刑犯啊。”

  胡思莲打了个寒颤,听出了谢县长语气中的冷意,“您看这照片……”

  “留个底存起来。”说罢,谢慧兰就m◇ō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是我……嗯,照片我看了,就用这个,煽qíng效果够了……好,辛苦你了,下午的晚报能见到吗……嗯,我知道你那边也顶着压力ne,如果上边责怪下来追究责任,你什么都不用管,我给你调到中宣部去。”

  胡思莲手腕子一颤,赶紧侧头装作没听见,她做谢慧兰的秘书也有些日子了,但越跟谢县长接触,越觉得这人深不可测,中宣部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中央的实权部mén,不是团委或科技部这种地方,但谢县长一句话说想调就能调?就算她在中宣部工作过也说不过去啊!

  ……

  一个多xiǎo时后。

  章则市公安局内,该散的人都散了,只剩了一些公安系统的人。

  一间办公室里,省公安厅霍副厅长赞许地看看章则市公安局的人,“抓了头目,追回了文物,这场仗打得漂亮啊。”

  孙海笑道:“这是我们分内的事。”

  霍副厅长点点头,“那吴老板和被追回的文物我们都接手了,后续事件省厅来查,对了,把破案经过先和我说一下,等明天再把详细案件经过报到省厅。”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霍副厅长就从省里带着专家赶过来了,只知道破了案,但具体的经过还没来得及问,他倒是也听到了一些传闻,这案子还跟延台县那边有点扯皮。

  几个章则市公安局的人对视一眼。

  孙海一迟疑,微笑道:“这案子,延台县和吕安市的两个同志也参与了,对案件侦破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后来犯罪份子想要坐船偷渡的时候,被我们章则市的两个刑警发现了,及时阻止,才没有让犯罪份子逃走。”他只说了大方向,却并没有提细节,这话听上去确实是事实,但却又跟事实有极大的不相符。

  霍副厅长道:“人在哪儿?”

  “这两个同志就是。”孙海一看旁边的徐哥和xiǎo王。

  xiǎo王很紧张,叫了声霍厅长就没说什么,徐哥倒是沉得住气,很稳重地跟霍副厅长打了招呼。

  孙海解释道:“xiǎo徐跟犯罪犯人jiāo火的时候还受了伤。”

  霍副厅长道:“好样的,听说罪犯有十几个人,还都拿着枪?xiǎo同志,呵呵,当时怕不怕?”

  徐哥鸡ng神抖擞道:“不怕,也没想过那么多,当时知道那批文物在他们手上后,我就想着死也得把国家的东西追回来,决不能让他们运到海外,不然我就是国家的罪人,是人民的罪人了。”

  “说得好!”霍副厅长满意地看看他,“好好养伤,到时候给你们请功!”

  xiǎo王是最了解qíng况的,当时自己和徐哥都临阵退缩了,要不是侯箐好说歹说,他们根本就不会上楼,现在听徐哥说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心里简直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脸都憋红了,但事qíng已经发展成这样,孙局长刚刚又特意嘱咐过他们,这会儿xiǎo王也不敢说什么。

  最后,霍副厅长勉励了章则市公安局的人几句,就带着人走了。

  孙海和其他几个局领导相视一笑,这份政绩算是拿到了。 ○
  同一时间,各地报纸已经摆上了货架,虽然一般的报导早上或者头天就会定稿排版,下午只是印刷和送递就行了,但博物馆被盗这种全国瞩目的大案,自然不会拖到明天再报,肯定是要chā队的,用北京话讲叫“加◇三儿”,很多报社都临时加了一个头版或者副班,将章则市警方破获案件的事qíng简单说了说。

  江海报社,这是一家在省里影响力不算大,也绝对不算xiǎo的报社,因为这种报社都是在当地宣传口下分管的,一般也不会报道什么越界的负面新闻,江海报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以循规蹈矩著称,凡是涉及到政治的敏感新闻,从来都没有见过报,往往报导的都是一团和气的东西。

  可今天,江海报社报纸上的一条新闻却让所有人都大跌了眼镜。

  《英雄成了重刑犯?》

  ——这就是标题,让人一看就忍不住读下去的标题!

  这篇报道几乎占了整整一个版面,开篇却并没有写那个“重刑犯”的悬念,而是反反复复勾勒着延台县公安局董局长的形象,上面提到了董学斌查获黑势力赌博团伙的事qíng,提到了董学斌以ròu身之躯徒手接住跳楼男子的事qíng,提到了他不顾自身安危抢救被山体滑坡淹没的群众的事qíng,还提到了他甘愿做人质继而潜入学校解救被挟持的老师和学生的事儿,等等等等,每一件都触目惊心!

  有些人以前听说过,有些人则是第一次看到。

  但无一例外,所有看过的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普通歌功颂德的报导,大家看得多了,基本都是谁谁谁怎么怎么敬业,怎么怎么心系百姓,怎么怎么加班加点不睡觉,都是些官面上的虚话,有具体事例的实在不多,可描述董学斌的这篇报道,一句官腔都没有,只是用事实说话,把董学斌做过的一件件事全都摆了上来,有照片,有文字,有据可查。

  最后,笔锋一转,提到了省博物馆被盗一案。

  让众人吃惊的是,报纸上居然写到破案的人是延台县的董学斌,这可和刚刚发行的其他报纸说的不一样啊,再往后看,一张照片赫然其上,硬邦邦的xiǎo窗口,yīn森森的xiǎo黑屋,冷冰冰的手铐,还有一张愤怒悲痛的脸,谁看了第一眼都会不由自主地皱一皱眉头,这不就是重刑犯的待遇吗?

  到底怎么了?不是说人家破了案吗?怎么还给抓了?

  报纸上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文章最后一段话是一句反问句:

  为什么破案英雄成了重刑犯?

  为什么破案的●成了章则市警方?

  末了还有一行xiǎo字,据本报记者了解,现在董学斌同志还被关押在章则市公安局里,被秘密看守着。

  还被关押着?

  还秘密关押?

  虽然没有明确说,但◇隐晦的文字让许多人都看懂了!

  这篇报道一出,顿时鸡起了一阵轩然**ō,在其他县市还没什么,但在延台县,许多老百姓看到这篇报道后,简直一下就炸了窝。董学斌可能自己都不晓得,要说延台县谁在老百姓心里的口碑最好,非xiǎo董局长莫属,几次舍身救人,几次xìng命垂危,老百姓都看在了眼里,现在一看董局长竟然被章则市给抓起来了,不少人都怒火朝天起来,排外的思想在每个省市都有,护短的qíng绪自然也同样。

  章则市的电话一下就热闹了。

  有的延台县老百姓直接打到了章则市政fǔ的办公电话,上来就骂。

  有的人则打给了章则市公安局,区分局,派出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连骂带喊地让他们马上放人!

  还有许多曾被董学斌救过的人,比如南柳xiǎo学的老师,学生家长,还有山体滑坡中侥幸逃生的老百姓,听到董学斌被关起来的消息,大家已经开始自发联系了起来,准备直接到章则市公安局要人了!

  网络上,声讨声也是一片接着一片。

  老百姓能有什么攻击手段啊?无非就是一个字——骂!

  也不知是谁组织的,但凡是章则市几个重要网站,都一瞬间被吐沫也淹了!

 ☆ “草!赶紧放人!”

  “这帮王八蛋!谁给你们权利抓人的?”

  “把董局长jiāo出来!破案的是我们延台县!”

  “这帮丫tǐng!抢功抢到我们头上了?”

  还有人说,●“是不是那人真犯事儿了?不然抓他干什么?”

  底下有人骂道:“放你姥姥的pì!”

  下面附和道:“别理那傻b,丫肯定是章则公安局的!”

  声讨声也不仅仅是延台县的百姓,很多网站也都发表了《英雄成了重刑犯》类似的文章,点击量极高,每分钟都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增长着,骂声,斥责声,愤怒声,一波一波朝章则市公安局袭来。

  谁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江海报社也没有想到。

  江海的负责人在办公室里接着领导的一个个电话,心里面苦笑不已,他可被谢县长给害惨了,听那些宣传部领导气愤的语气,好像恨不得现在就撤了他的职。

  ……

  铃铃铃,电话铃声在一辆轿车里唧唧喳喳起来。

  坐在后座的霍副厅长正欣赏着窗外的景色,闻声,他mō出手机看了眼,旋即接起来道:“厅长。”

  “老霍,你还在章则市ne吗?”

  “差不多,快出市区了。”

  “你先别回来了,马上去章则市公安局!”

  听厅长语气不太好,霍副厅长愣了愣,“这是……”有案子?

  那头的声音沉沉的,“江海晚报的事儿你还不知道吧?你买一份看看,然后把这件事立刻调查清楚!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之前延台县和汾州市的几个领导倒是跟我反映过这事儿,我以为是误会,还没当真,自己人怎么可能抓自己人?大概是不确定对方身份吧,可都到现在了,好几个xiǎo时了,人还被关着ne?还给上了手铐?这是要干什么啊?你给我问问孙海他到底想干什么!案子破了,文物找到了,可tǐng好的一件事怎么搞的这么乌七八糟的!给我查!从头到尾地查!”

  霍副厅长就知道事qíng有变,挂下电话后就叫人下车去买报纸。

  等看到报纸上董学斌被带着手铐关在xiǎo黑屋的画面,霍副厅长脸色也变了!

  “开车!”霍副厅长喝道:“回章则市公安局!”

  事qíng终于闹大了!

  连省领导都给惊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