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有多大闹多大!】


  中午,证台县。()

  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胡思莲的声音响起在电话那头,“粱局长,董局长zhǎo到le吗?”

  “还没有。”粱成鹏捂着额头眉头紧蹙,“已经又加派一批人手le,还是没消息。”,“听说董局长是去旅游爬山的?具体地点您知道吗?”,粱成鹏微微一叹,“查过le,不清楚,董局长母亲也不知道这事儿。”,胡思莲自言自语地急切道:“怎么会这样,好端端一个人,怎么说消失就消失le?”语气一顿,胡思莲郑重道:“谢县长很关心这件事,今天已经第三次问董局长le,县长让我转达给您,继续加派警力,必要时可以联系其他地区的警方协助,一定要尽快把人zhǎo到,唉,希望不要是绑架事件吧。”

  董学斌失踪le。

  失踪le足足一个星期。

  一开始谁也没当回事儿,因为局里碍于董局长的伤势,给他放le一个星期的假期,董局长也曾跟上面打过报告,说要跟朋友去外地旅旅游,爬爬山,还说手机可能打不通,但就在昨天,本应该假期结束来上班的,可董局长却是没有来,打手机打不通,打家里没人接,lián董局长母亲栾晓萍和亲朋好友也不知道他去哪le,这一下,不少人都察觉出●le不对劲儿,栾晓萍更是拿着钥匙急急忙忙去le公安局家属院,带着县公安局的干警进到le董学斌家里。

  可看到的一幕,却让所有人心中一紧。

  董学斌的手机、车钥匙、身份证、工作证等等等等▲都在家里扔着!

  手机还不说,但如果是旅游,不可能lián身份证和工作证也不带,买个机票,办个手续,身份证都是必须的,没有它是寸步难行”怎么会lián这个也扔在家里?这根本不合逻辑!

  调查搜索立刻开始le!

  可zhǎole整整一天,也没有董学斌一点消息,好像从人间蒸发le似的!

  众所周知,xiǎo董局长得罪的人很多,查获的案子也很多,谁也不能保证这不是什么绑架事件,所以大家都做好le最坏的打算,出动le不少警力搜索董学斌的下落,直到现在,董学斌已经失踪le一个星期多一点le,但别说具体位置le,lián董局长在不在延台县大家都不清楚!

  zhǎo不◎到!

  怎么也zhǎo不到!

  “这个xiǎo董!到底去哪le!”,办公室里的粱成鹏放下电话,身上的压力很大,谢县长几乎是每隔几个xiǎo时就打来一个电话询问情况,谁都看得出谢县长对这◎事儿的重视,粱成鹏自然也是如此,xiǎo董局长可是他的得力干将”现在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谁不着急?好好一个大活人说蒸发就蒸发le!这实在……

  铃铃铃,铃铃铃,桌上电话响le。

  粱成鹏赶快接起来”“喂。”

  “粱局,责人电话zhǎo您。”这个号码是指挥中心的电话,“说是吕安市公安局的人。”

  “现在除le董异长的事儿直接向我汇报,其他事情zhǎo下面领导处理!”,办公室那副主任道:“粱局,这电话可能就是跟董局长有关的,我们刚刚接到线,打电话的是个女人”说有重要事情要跟您说,电话里还提到le董局长和那起省博物馆被盗的事情,但她只说要和您汇报,其他人不行。”,顿le顿,他道:“那边电话还没断”您看我是不是把线转给您?”

  粱威鹏马上道:“立刻转过来!”,“是,您稍等。”电话那头滴滴一响。

  电话通le,粱成鹏威严道:“我是延台县公安局的粱成鹏,你哪位?”,“粱局长您好。”那头响起一个妇女的嗓音,“我是吕安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人,我叫侯箐”我长话短说,听说延台县警方正在zhǎo董局长?董局现在可能没法联系你们,那边稍微…………有一点麻烦。”,粱成鹏眉一皱”“怎么回事?”

  “董局长在上个星期就去le吕安市一家洗浴中心做卧底,想查那批被盗文物的下落。”

  “卧底?”粱成鹏一愣,“我怎么不知道?”,“可能消息不太准确,董局长也拿不准吧,或许是打算碰碰运气的。”侯箐道:“我也是收到局里的命令,上面撤开大网把几个可疑人员都列为le嫌疑人,我去的就是那家海滨洗浴中心,结果还真碰对le,东西就在他们手上…………”侯箐就把这些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le他。

  粱成鹏这茸知道为什么联系不到董学斌le!

  延舍县县委。

  一间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常委会。

  向道发、谢慧兰、曹旭鹏、黄立等人都在椅子上坐着,讨论着□一个道路规划预案。向道发滔滔不绝地演说着,这时,县委〖书〗记向道发的秘书突然推mén,急急忙忙地走进来,向道发一皱眉,有些不悦,但周秘书却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向〖书〗记跟前,趴在他耳朵边说le足足两分钟的◇话。

  十数个县委常委都停下le手头的事儿,看着那边。

  不多时,向道发碰地一拍桌子,勃然大怒,“还有这种事?”,周秘书转还完梁成鹏的话后,就退到le一旁。

  大家纷纷狐疑地看着向〖书〗记。

  向道发yīn着脸道:“公安局的董局长破获le省文物被盗案!”,谢慧兰和曹旭鹏等常委皆是一怔,董局长zhǎo到le?博物馆被盗案?破le?董学斌给破le?这是好事儿啊?怎么板着一张脸干嘛?

  向道发接下来就道:“但破案地点是在章则市,当地警方见董局长破le案,就强行接手le过去,还把董局长给关起来le!”说罢,向道发看向周秘书,周秘书会意,就详细解释le一边。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曹旭鹏怒然道:“章则市在搞什么!哪有这么办事的!”

  “没带工作证彻人人?给我们打个电话不就能确定董局长的身份le吗?”黄丰也是沉着脸道:“这种借口亏他们也想得出来!这是抢功!”谁都看出le章则市的意图,强行接手案件,到时候省对外发布消息时,就会说破案的是章则市警方,而跟延台县一点关系也没有!

  谢慧兰眼睛眯le眯,“好溧亮的吃相啊。”,黄立看看她,知道谢县长生气le。

  向道发瞅瞅谢慧兰,“谢县长,我去联系市里,省公安厅…………”,“省公安厅我去联系!”谢慧兰痛快道。

  向道发点点头,“好,散会!”lián常委会都不开le。

  这个案子牵涉的神经太多le,政绩”荣誉,名声,谁破le案就会落到谁头上,这已经不是董学斌一个人的事儿le,而是整个延台县的事儿,整个延台县的脸面,这一刻”什么向派谢派的内斗都被暂时放到le一边,他们要做的就是一致对外,不能让章则市白白捡这个便宜!

  回到办公室,向道发马上给市里打le电话”“徐〖书〗记,省博物馆被盗案已经侦破……您知道le?是……可是案件从头到尾都是我们延台县的警方负责的…………对,是董学斌同志……但现在我们的功臣破le案子,却被章则市警方给关起来le,反倒说是他们立的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吧?”,另边,谢慧兰也在行动。

  可她却没有先给省公安厅打电话”因为对省里来说,谁破的案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文物给zhǎo回来,而且案发地点确实是跟章则市,要是扯起皮来”几个月时间也不够扯的,所以,谢慧兰眼珠子一眯,直接从电话本上翻出一个以前的老朋友,一个电话就打le过去。

  “喂,xiǎo李吗?”

  “是我”谢处长,不对,应该叫谢县长le。”

  “zhǎo你帮个忙”现在说话方便吗?”,“方便,有事儿您说。”,“好”你还在日报社工●作吧?我们省单则市附近的县市里,有没有你的熟人……嗯,那就好,zhǎo几个记者,马上去章则市……对,你按我说的办,到时候……”这个电话打le七八分钟。

  挂le线后,谢慧兰想le想,又拨通le□一个号码,“xiǎo斌zhǎo到le,放,心吧。”,电话那头的瞿芸萱松le口气。

  也不知道俩人什么时候换le手机号。

  两xiǎo时后。

  章则市,公安局。

  xiǎo黑屋里,董学斌饿得有些头晕,这几天都在忙着卧底,鸡ng神一直处在一个紧绷绷的状态,睡眠和饮食都很不好,今天早上,他更是什么也没吃,现在都下午le,除le那瘦脸刑警刚才进来扔过来一瓶矿泉水外,一点吃的□也没给他,这让董学斌的怒火更是高到le一定地步!犯罪份子你们抓不到,现在我把罪犯都给击毙le,文物zhǎo到le,你们倒抓起我来le?这他妈叫什么事儿!

  外面隐约听到有些嘈杂的声音,好像是省▲公安厅的领导要来le。

  也对,当时董学斌想的是把文物亲自运到省里给专家鉴定,到时候再顺便归还文物,那样功劳就能记在延台县头上le,如果让省里的人过来,案发在章则市,肯定会有些扯皮,谁想章则市做的这么绝,董学斌把后续查案破案的机会给le他们,他们还不满足,lián查获文物的功劳也想独吞,这都不是人干的事儿!

  吱呀,mén开le,一缕刺眼的光线杀进lexiǎo黑屋。

  瘦脸〖警〗察和一个老刑警走le进来,董学斌看看他们,冷冷一笑。

  “行le,我们跟延台县公安局确认你的身份le,是公安系统的没错。”,瘦脸男子看着他撇嘴道:“你可以走le。

  这个命令是公安局局长别海下的,他原本就打算敲打敲打董学斌,并没想真关他,现在省领导要来le,专家也要来le,事后势必会牵扯到破案经过,董学斌在其中出le很大的力,这是谁也掩盖不le的事实,孙海也没办法把黑的说成白的,反正现在案子已经归章则市le,再关住董学斌也没什么用处,况且省公安厅的领导八成会想亲自见一见破案人员,要让领导看到功臣被关在这里”确实也不像样子。

  董学斌没动窝。

  瘦脸〖警〗察☆皱皱眉,“听不见吗?走啊!”,董学斌失笑道:“你让我走我就走啊?你谁呀?”

  “不长记xìng!你还赖在这儿le?”,瘦脸警察脸上一怒,就要上去!

  一旁的老刑警赶紧拉住他,转头对着董☆学斌温和地笑笑,“董局长,之前都是误会,我们也是照章办事,现在确认你也是公安系统的,自然没事le,而且省里的车队已经快到这边le到时候可能还会有现场表彰会,你要是不出去,省里也不知道你在破案过程中做出le重大贡献,奖章什么的也没办法发。”

  董学斌笑笑,“奖章?我他妈不要le!”

  老刑警微微一怔。

  “你们不是说是你们章则市破案的吗?行啊,那你们就这么向上汇报吧!我跟这案子没关系,都是你们章则市的功劳!”董学斌瞅瞅他们道:“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抓我哪有那么容易?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想我走?mén他妈也没有!要是没人给我一个说法!我一辈子就住这儿le!”

  见他无榇,瘦脸〖警〗察就要骂人。

  那老刑警瞪着他道:“你闭嘴!”

  瘦脸〖警〗察脸一白,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老刑警看向董学斌和颜悦色地拿着钥匙上去,“董局长,你这么待着也难受,我先把你手拷卸le。”

  董学斌手腕子一躲,笑道:“别介啊,这拷子我带着挺舒服,挺满意就这么着吧。”,老刑警心里咯噔le一声,一种不妙的预感浮上le心头。

  董学斌晃le晃手锋,冷声道:★“我倒要看看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le,抓我?咱们也让全国人民看看,看看你们章则市是什么嘴脸!”笑le一下董学斌道:“其实没有我也没关系,你们就上报说那姓徐的破的案,是他查到的藏身地点,犯罪份子也是他击毙★■的,然后你们都串供一下,不就Ple吗?多好你们章则市肯定备受表扬,多大的功劳啊,还要我出去干啥?”

  老刑警和瘦脸〖警〗察都知道不好赶紧出去汇报le。

  别海一听,脸就沉le下来“不走□?他想干什么?”,瘦脸男子道:“孙局,干脆我和老陈他们把人给架出去得le。

  孙海摇摇头,他可不想事情闹大,本来以为一个县里的xiǎo干部,敲打敲打还不容易?没想到事情竟向他很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le,这人还赖在这里耍上无赖le,董学斌要是不出来,事情可容易起岔子,想le想,别海有le主意,他zhǎo到le延台县公安局局长粱成鹏的电话,打le过去。

  延台县。

  县长办公室。

  粱成鹏正在和谢慧兰汇报着情况,突然,手机响le,是个不认识的号码。谢慧兰摆手示意他可以接电话。粱成鹏就按下le接听键”两三分钟后,他放下手机,脸色不太好看,“谢县长,是章则市公安局局长削海的电话。”谢慧兰笑yínyín地一抬头,“哦?他说什么?”

  粱成鹏道:“他已经查清lexiǎo董的身份,准备放人le,但xiǎo董却赖在xiǎo黑屋不走le。”谢喜兰笑子一下,“这个xiǎo董!我就说他吃不le亏!”,粱成鹏苦笑一声,董学斌的臭脾气他再清楚不过le,那根本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让人这么折腾le一遭,不闹出点动静来他肯定不甘心,其实一开始听说董局长被章则市给抓le,粱成鹏就□觉得章则市可能要倒霉le,瞧瞧,这不是来le嘛,碰上xiǎo董那种软硬不吃的主儿,搁谁身上也得头疼!谢慧兰道:“孙局长什么意思?”,“他说让咱们跟xiǎo董说,要略大局为重,如果再跟公安局那边捣luà▲n,就要以妨碍公务罪抓人le。”官大一级压死人,削海的级别甚至比谢慧兰和向道发还要高,那是副厅级的市委常委,“……谢县长,您看这事儿?”,谢慧兰笑笑,“别局长的面子自然得给,给他们打电话,让人把手机给◎xiǎo董,我亲自劝劝他。”,粱成鹏狐疑地眨眨眼,立刻拨电话。

  章则市。

  xiǎo黑屋里,董学斌坐在地上背靠着墙,闭目不语。xiǎo黑屋的mén从瘦脸〖警〗察走后就没有关,但董学斌◆看都不看,他压根就不没打算走,几个过来想给他开手拷的人也被董学斌给轰走le,这是证据,哪能叫人收走?

  蹬蹬蹬,脚步声进le来。

  瘦脸〖警〗察和老刑警又回来le,手里还拿着个电话。

  董学斌懒洋洋地看看他们,又闭le上le眼睛。

  老刑警将手机递过来,低声道:“是你们县长的电话,让你接一下。”

  董学斌一愣,谢姐的?转即就想明白le,这是章则市见拿自己没办法,才想到zhǎo自己的直属领导压自己。董学斌心中一叹,他知道谢姐估计会让自己以大局为重,让自己不要胡闹,于是接起电话无鸡ng打采地喂le一声。

  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董学斌愣住le。谢慧兰只说le一句话,“老实跟xiǎo黑屋待着!一切有我!”,董学斌就激动le!

  靠!谢姐这是让自己有多大闹多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