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被关起来了!】


  第275章【被关起来了!】

  五分钟后。

  章则市,东区岸边。

  急促的警笛声呜呜从远处飘来,七八辆警车姗姗来迟。

  不多会儿工夫,警车就将现场围zhù了,一个个刑警干警拿着枪xià了车,后面还跟着一车武警,全副武装,有的还举着冲锋枪如临大敌。但再看岸边,十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都倒在了血泊里,除了董学斌侯箐那边几个人,就再没有第二个活口了,枪枪爆头,一击毙命,看得后面的武警都有点眉头luàn跳,这个枪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他们那边枪法最好的人,也不可能在这种hun战xià枪枪都打中脑袋。

  一身警服的孙海拉门xià车。

  xiǎo王和徐哥赶紧迎上去,“孙局长。”

  孙海看看现场,“文物怎么样了?”

  徐哥捂着受伤的胳膊,答道:“包括金缕yu衣在内的几样被盗文物一个不少都找到了,主犯吴老板在那边拷着,其他罪犯都已击毙。”侯箐和董学斌也走了过来,但听了这话后,都有点皱眉头,怎么说的好像是他的功劳似的?

  孙海微微点头,“做得好,回去我给你俩请功!”

  xiǎo王讪笑一声,“其实我们也没帮什么忙,都是董□局长击毙的犯人。”

  “董局长?”孙海顺着他的眼神往那边一看。

  董学斌伸出双手和他握了握,“孙局您好,我是延台县公安局的董学斌。”人家是章则市公安局的局长,不管是正的还是副的,级别都◇júzhǎngjībìdefànrén。”

  “dǒngjúzhǎng?”sūnhǎishùnzhetādeyǎnshénwǎngnàbiānyīkàn。

  dǒngxuébīnshēnchūshuāngshǒuhétāwòlewò,“sūnjúnínhǎo,wǒshìyántáixiàngōngānjúdedǒngxuébīn。”rénjiāshìzhāngzéshìgōngānjúdejúzhǎng,búguǎnshìzhèngdeháishìfùde,jíbiédōu肯定在副处以上,董学斌自然要做出一副低姿态。

  孙海听他说县公安局,心里就没太当回事儿,嗯了一声,“xiǎo同志辛kǔ了。”

  那边的侯箐也上来和孙海握手,并做了自我介绍。

  ■孙海显然不太关心董学斌和侯箐,也不太关心到底是谁查获的文物,只要东西被找到就行了,于是乎,他迅速xià令让人将那辆雅阁车保护起来,并亲自过去看了一眼,确认了一xià里面的东西,等看到那件刘胜金缕yu衣★■孙海显然不太关心董学斌和侯箐,也不太关心到底是谁查获的文物,只要东西被找到就行了,于是乎,他迅速xià令让人将那辆雅阁车保护起来,并亲sūnhǎixiǎnránbútàiguānxīndǒngxuébīnhéhóuqìng,yěbútàiguānxīndàodǐshìshuícháhuòdewénwù,zhīyàodōngxībèizhǎodàojiùhángle,yúshìhū,tāxùnsùxiàlìngràngrénjiāngnàliàngyǎgéchēbǎohùqǐlái,bìngqīnzìguòqùkànleyīyǎn,quèrènleyīxiàlǐmiàndedōngxī,děngkàndàonàjiànliúshèngjīnlǚyuyī后,孙海脸上lu出微笑,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可能是给市领导或者省厅的。

  孙局长那边忙着,徐哥这边也没闲着。

  几个相熟的刑警队的人上来打招呼,“徐哥,你受伤了?”

  “不碍事,xiǎo伤。”徐哥笑笑。

  “恭喜您了啊,这次可立大功了。”一xiǎo年轻笑道。

  又一人道:“是啊,全国都在讨论的大案,现在让您给破了。”

  徐哥笑着摇摇头,“我和xiǎo王就是路过赶上了,也没帮上什么。”他说的是实话,但那语气却像是在谦虚。

  侯箐眉头再皱,xiǎo王咳嗽一声,没言声。

  董学斌本来就对徐哥没什么好感,一听这话,顿时有点恶心了,从头到尾这姓徐的就没帮上一点忙,相反,还帮了倒忙,他受了伤被送进地xià室,差点打luàn了董学斌的计划,险些功亏一篑,后来见董学斌自己上去要击毙歹徒,这姓徐的还百般不愿意,根本就没打算查获什么文物,只想躲在地xià室等警察来,要不是侯箐拿了主意,非要上去帮自己,这徐哥肯定也不会冒险上去的,好嘛,怎么现在倒好像是你的功劳似的?

  董学斌不是介意和别人分功劳,徐哥和xiǎo王恰逢其会,就算是什么也没帮,估计上面也得有奖励,三等功二等功啥的估计不会有问题,董学斌也不至于xiǎo心眼到那个地步,甚至大家共患难xià,到时候记录案件经过的时候,侯箐和董学斌也肯定会说徐哥xiǎo王也为案件侦破作出了贡献,在xiǎo楼里为董学斌打掩护什么的,卖一个面子,无所谓的事儿。

  可现在怎么回事?

  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先邀上功了?

  哥们儿可救过你的命!你恶不恶心人?有点忘恩负义了吧?

  徐哥倒是没觉得说错了什么,他惦记着刑警队里的一个职务惦记了很久了,这次见到有机会更进一步,自然要争取一xià,况且他也说自己没帮上什么忙了,怎么理解就是局领导的事儿了。

  侯箐低笑一声,瞅瞅董学斌,“xiǎo徐这是有想法了啊。”

  董学斌也懒得管姓徐的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反正哥们儿的一等功是跑不了了,“侯大姐,这次多亏你的掩护了,不然我也冲不了那么顺。”董学斌的潜意思就是说,打报告的时候给侯箐邀邀功。

  侯箐笑了xià,“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那几枪一人也没打着,净给你添luàn了,哪还有脸要什么功劳?呵呵。”

  瞧瞧人家这境界,董学斌对她还是很有好感的,一来侯箐就是冲着这批文物来的,不像徐哥和xiǎo王那般mimi糊糊被抓来的,二来,明知不可能的情况xià,侯箐还是鼓动了徐哥和xiǎo王跟着他一起上了楼,给他打掩护,虽说她枪法一般,没起到什么威慑作用,但毕竟有这份心,也惦记着国家文物不能流失海外,跟徐哥可不一样。

  过了片刻,董学斌觉得该说正事了,他就走到孙海身边,道:“孙局长,案子也结了,这批文物我准备开车送到省里,让省文物管◆理局和省博物馆的同志先做xià鉴定,然后再把东西尽快还回去。”

  谁知,孙海就淡淡说了句,“不用了,我们会处理的。”

  董学斌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孙海没理他,对着旁边一■●人道:“把那吴老板先带回去,抓紧审问,争取找到其他线索,那批文物也先运回局里。”

  “是。”那人领命走了。

  董学斌有点火了,“孙局长,人你们可以带走,但文物……”

  孙海皱眉●打断道:“你是延台县的同志吧?这次破案你立了不xiǎo的功,我会向上面汇报了,你先和他们去医院做一个检查,处理一xià伤势,这边我们会处理好的。”言外之意就是这案子归章则市接手,跟你没关系了。

  靠!

  董学斌顿时火冒三丈,他一开始想的是,既然案发在章则市,想绕过他们基本不太可能,所以董学斌就打算把那吴老板给当地公安局留xià,等于是将后续处理jiāo给他们,送给他们一个天大的功劳,但这批文物可是董学斌历经千辛万kǔ才拿xià来的,这份功绩他可不准备让给别人,是要归他们延台县的,等于日后媒体报道时,是得说延台县公安局侦破的案件。

  可谁知道,这孙海居然想独吞这份功劳??

  董学斌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了,从开始做卧底到被关在这边地xià室,再到击毙歹徒找到被盗文物,不客气的说,全是董学斌一个人出的力,跟其他人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在歹徒被击毙后,章则市公安局过◎了很久才姗姗来迟,屁都没沾到,好嘛,现在人一来,倒想把功劳给收了?

  没有你这么捡便宜的吧?

  董学斌压了压火,“孙局长,案子全程都是我们延台县在跟进的,从查到犯罪份子葬身地点,到击毙★□歹徒找到文物,都是我们延台县警方在出力,现在您要接手吴老板查后续情况,这个没问题,但那批文物……是不是该给我们县里安排?”董学斌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县里。

  孙海没想到一个xiǎo县的公安●局领导敢和自己顶嘴,不禁多看了他一眼,道:“案发在章则市,我们当然要接手全部案子,这批文物是重要物证,怎么能分开处理?有什么事,让你们领导来和我说!”意思就是他级别不够,没资格。

  董学斌真是低估了这个案件的youhuo。

  一个全国瞩目的大案,既然让孙海赶上了,他当然不会放过,他可不管谁击毙的歹徒谁找到的文物,反正现在案发地点在章则市,那就是他们的了,不但是破案的功劳,找到文物的功劳孙海也不准备留给别人,董学斌要是一个市局的,孙海或许还会跟他们领导商量商量,但一个县局的xiǎo干部,他觉得没有什么商量的必要。

  董学斌看着孙海的眼睛,“您可以派人跟我一起把文物送去省里。”

  “不用那么麻烦。”孙海有点烦了,“我说我们会处理,你听不懂吗?”

  麻痹!董学斌恼道:“孙局长,过分了吧?我案子是我查的,也是我破的,怎么着?现在我连护送文物去省里的权利都没有○了?没你们这么抢功的吧?”

  “你怎么说话呢?”旁边一个公安局的干部阴着脸看看董学斌。

  徐哥和xiǎo王都在不远处看着,没吭声。

  董学斌可是爱谁谁的主儿,天王老子他也没憷过★,见从徐哥那些底xià人到市局的领导都是一副这样的嘴脸,董学斌那臭脾气一xià就上来了,“我倒想问问了,犯罪份子在你们章则市藏着的时候,你们去哪了?我和犯罪份子枪战的时候,你们去哪了?噢,现在人也被击毙了,东西也都找到了,你们倒是蹦出来了,还一脚把我踢开不让我参与?有你们这么办事儿的吗?”

  孙海脸色猛地一沉。

  一章则市公安局的领导道:“同志,别以为就是你一个人出过力,我们章则市警方难道没有参与破案?”

  董学斌笑了,“谁啊?徐哥?行啊,那你问问他怎么破案的!”

  徐哥没言声,他现在确实不好说什么。

  董学斌看着他,用力点了点脑袋,忘恩负义地他见得多了◎,也不差姓徐的一个!

  旁边的侯箐也觉得章则市这帮人办事有点不漂亮,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孙海根本没把一个县公安局的xiǎo干部放在眼里,见他不识好歹,也懒得废话了,摆摆手,“行了,文◎物运回局里,收队!”

  董学斌身子一侧,拦在了雅阁车前,“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谁他妈也别走!”

  孙海阴阴脸,喝道:“捣luàn是吧?把他也给我带走!”他被董学斌nong烦了,我一个市公安局局长,难道还要听你一个县公安局xiǎo干部的吩咐?

  两个警察一xià就冲了上去,一左一右想拿zhù董学斌。董学斌肺都快气炸了,怎么着?还想抓我?他二话不说一脚就踢了过去,见左边的警察躲了开,董学斌身子一冲,一拳撩在了那人的xià巴上!

  碰!那瘦脸警察倒退了两步!捂着xià巴惨叫一声!

  右边那警察怒了,一把掏出了枪顶在了董学斌脑袋上,“你再动一个试试!”地上那些尸体○已经证明了董学斌的战斗力,他有些顾忌对方,于是直接拿出了枪。

  枪?这是在指着我?董学斌怒极反笑,“xiǎo子,你丫开枪一个试试!吓唬谁啊!”

  气氛一xià就凝固zhù了!

 ◎ 孙海一看他,冷声道:“把你工作证拿出来!”

  “呵,你见过有揣着工作证当卧底的吗?”董学斌反chun相讥。

  孙海点点头,“没有工作证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公安局的?把人带走!回去调查调查!”这话有点重了,显然是孙海被驳了面子,心中动了怒。

  闻言,又有两个警察把枪口对准了董学斌,“走吧!”

  侯箐急了,“把枪放xià!都是自己人!我能作证!董局长确实是公安系统的!给董局长单位打一个电话就什么都知道了!”

  章则市公安局的人可不管侯箐的话,领导说了,就得照做,于是直接举着枪将董学斌押金了车里,想押送重刑犯似的。徐哥在一旁看着,却一句话也没说,仿佛忘了董学斌救过他的命似的,xiǎo王急得跟什么似的,想说几句,但徐哥却拉了他一把,xià巴努努孙局长那边,xiǎo王叹叹气,就没敢开口。

  董学斌已经怒到了极点,自己辛辛kǔkǔ潜进海滨洗浴中心,洗了好几天máo巾,还冒着很大风险把章则市公安局的两个刑警给救了,可现在破了案,不但一点好没落,功劳也被他们一把抢走了,还拿枪指着自己??

  好!

  真他妈好!

  孙海也不是真想抓他,能一口气击毙这么多歹徒,能顺着线mo到了犯罪份子的藏身地,普通老百姓不可能有这个本事,但董学斌几次顶撞他,一点上xià级意识都没有,还当着章则市公安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他们的刑警,要是不惩治惩治董学斌,孙海的面子上也xià不来,没有工作证,这正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孙海是秉公办理,谁也说不出什么,大不了晚上再把人放了。

  孙海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从那吴老板嘴里套出话来,抓zhù盗窃博物馆的参与者,这样章则市就能名正言顺地拿到所有的功绩了,也能为他的履历增添一笔厚厚的墨迹,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警车一路开回市中心。

  大家的心情都很兴奋,能破获这样一起大案,对谁来说都是个机遇。

  一辆警车上,董学斌阴着眉máo眯着眼睛,跟谢慧兰待久了,也养成了眯眼睛的习惯。

  旁侧,那个被董学斌打了xià巴的瘦脸刑警狠着脸看着他,“还敢跟我动手?你不是没事儿找不痛快吗?”

  董学斌看看他,“少跟我废话!”

  那瘦脸警察正带着火呢,闻言,立刻从腰上mo出一把手铐来,“你再瞪眼!”

  董学斌笑笑,“瞪你?我都怕脏了我的眼!”

  “草!”那人火了,咔嚓一xià就给他手腕子上了手铐!

  还敢拷我?董学斌压着暴躁的情绪,“行,xiǎo子,我记zhù你了。”

  一个老刑警拿鞋子碰了瘦脸警察一xià,示意他别太过了,明眼人都知道董学斌肯定也是公安系统的,这次立了功,过不了多久就能出去,孙局长要压他回去也是出一出气罢了,没必要闹得这么僵。可瘦脸警察显然不管这个那个了,当众被打了一拳,这口气他可咽不xià去,后果?他才顾不得,就算对方是县公安局的xiǎo领导,那也是跟他们章则市挂不上关系,两个地区的,也不认为对方能报复回来!

  不久,车子开进了章则市公安局。

  车一停,瘦脸刑警就一推董学斌,“xià车!”

  董学斌被押着xià了车,只见那边一辆警车上,吴老板也被几个人押了xià来,带着手铐,跟董学斌一模一样。吴老板也看到了董学斌,嘲笑般地对他笑笑,然后就被人带了进去,董学斌也被瘦脸刑警狠狠推了一把,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几分钟后,董学斌被关进了一间xiǎo屋里。

  瘦脸刑警临走时道:“我们去查查你的身份,要真是公安系统的人,那就再说,可要不是,你就老实给我待着吧!”

  碰,门关了!

  整个屋里就一扇xiǎo窗户,还带着个护栏。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黑乎乎的,连椅子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桌子柜子了,董学斌知道,这不是什么拘留所,而是跟他们县局的xiǎo黑屋是一码事。

  董学斌看着那冰冷冷的墙面,瞧着手上那冷冰冰的手铐,一时间,心头有些悲哀,自己忙前忙后,甚至连命都险些搭上,到了到了破了案,却反倒被关在了这里还带了手铐?董学斌的怒火已经不在xiong口和头顶了,而是蔓延到了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里!

  这事儿没完!

  绝对没完!!(↘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