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瞿芸萱VS谢慧兰】


  第260章瞿芸萱V谢慧兰

  昨天那章有人说b了五分钟是个bug,可能是我没写清楚吧,后面点过了一句,喊五分钟是为了最大化地用掉身上的b,因为记不清楚剩余多少了,实际上没退五分钟,而是几十秒.YZUU**

  ……

  傍晚,七点。

  县人民医院,单人病房。

  dǒng学斌感慨万千,心说怎么又住院了,半年住了三次院,哥们儿这招谁惹谁了啊。

  来探病的冯副队长道:“dǒng局,您伤着哪儿了?”

  “没事。”病床上的dǒng学斌笑道:“气囊弹出来的时候撞了下,明儿就好了。”

  冯副队长唏嘘不已道:“这次幸好你在,拆了炸弹又抓了越狱犯,我好像tīng说这次可能会再批你一个二等功,加上那次没来得及颁发的一个三等功hé一个一等功,等您身体好些了,肯定一二三等功一起领,这种事情别说咱们延台县了,就是全国也没碰见一例呢,您是第一个啊。”

  dǒng学斌嗨了一声,“也是赶巧了。”心里却挺美。

  恭维了一会儿,冯副队长就没打扰他休息,告辞离开了。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来探病了,或是局的同志,或是dǒng学斌的亲朋好友。

  经过一下午的时间,dǒng学斌的光荣事迹又一次得到了广泛流传,如果上次他在山脚下救被困老百姓的事情许多人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只要有些胆量谁都能上,但这一回却把不少人惊得说不出话了,拆炸弹啊,那可是技术活,不是光有胆量就行的,至此,大家对小dǒng局长的战斗力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觉得这丫实在太全能了,简直是有什么困难都能上啊!

  晚上八点多,探病的人才走了个干净。

■  清清静静的病房里,dǒng学斌偷着点了根烟,吭哧吭哧地抽起来。

  想想上午的一幕,现在dǒng学斌还有些心有余悸呢,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幸好自己福大命大,又一琢磨这次事件的收获,dǒng学斌☆就满意地吐了一个烟圈,救了谢姐,缓hé了前些日子跟谢慧兰的矛盾,又立了功,得了名声,拿了政绩,自己那么九死一生的拼了命,换回来的东西还是hěn值得的。

  对了,谢姐怎么没来看哥们儿啊?

  dǒng学斌掐灭烟头,就给谢慧兰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刚响了三声,电话就被那头挂断了。

  dǒng学斌郁闷啊,自从他提了副科后,有多久没人敢挂自己电话了?汗,上午还说要是能活着出来明年就跟我结婚呢,还说啥下辈子嫁给我,下下辈子也嫁给我,好嘛,转眼就不是你了啊。dǒng学斌有点小气愤,转即又安慰了自己一下,炸弹的事儿闹得这么大,谢慧兰肯定还在那边处理后续影响呢,大概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吧。

  天已经黑的hěn厉害了。

  长夜漫漫,dǒng学斌顿感无聊,又打了瞿芸萱的手机。

  电话通了,萱姨许是在外面,电话里能清楚地tīng见瞿芸萱高跟鞋一下一下落地的轻响,还有汽车擦肩而过的引擎声。

  dǒng学斌道:“你那儿刚下班啊?怎么这么晚?”

  “嗯。”

  “别太累了自己,以后早点下班,大晚上的也不安全。”

  “嗯。”

  dǒng学斌tīng出些不对劲,“萱姨,怎么了?”

  瞿芸萱的嗓音带着股浓浓的怨气,“没什么,姨挂线了。”

  “别介啊,别介,出什么事儿了,赶紧跟我说说。”dǒng学斌着急道。

  那头沉默了几秒种,“有人跟我说,你在延台县还有一个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dǒng学斌当时就惊了,“我靠,谁这么缺德啊,这不是挑拨咱俩的关系嘛,这谁跟你说的?”转即想到了什么,dǒng学斌脸色一白,“是不是一个叫魏楠的?麻痹!这丫没完没了是不是!萱姨,你怎么认识他的?”跟谢慧兰闹翻的那天开始,dǒng学斌就料到萱姨这边也肯定会出事,没想却来的这么快。

  “你就说有没有★这回事儿吧。”

  “萱姨,我那个,其实……”

  “我就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反正该来的还得来,dǒng学斌就哭丧着脸道:“差不多……是。”

  电话那头一下就安静了▲★这回事儿吧。”

  “萱姨,我那个,其实……”

  “我就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zhèhuíshìérba。”

  “xuānyí,wǒnàgè,qíshí……”

  “wǒjiùwènnǐtāshuōdeshìbúshìzhēnde。”

  fǎnzhènggāiláideháidélái,dǒngxuébīnjiùkūsàngzheliǎndào:“chàbúduō……shì。”

  diànhuànàtóuyīxiàjiùānjìngle下去,一秒钟,两秒钟,嘟嘟嘟,电话就被狠狠挂断了。

  dǒng学斌急了,忙回拨了过去,可打了三四遍那边都没人再接,最后瞿芸萱愣是给关机了,根本打不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dǒng学斌暗道一句完▲蛋,这下可把萱姨给惹火了,随即,想到魏楠挑拨完谢姐又挑拨萱姨,dǒng学斌碰地拍了下枕头,已经把他给恨到骨子里了!

  不过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现在怎么办?回京里找萱姨解释?可解释啥呀▲

  dǒng学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难受啊,纠结啊,心里面堵得都快疯了,末了,他从床上腾的一下坐起来,不行,就算瞿芸萱不原谅自己,那也得解释解释,要不自己得懊悔一辈子。

  谁知这时候,病房门突然开了。

  瞿芸萱赫然站在了门口!

  dǒng学斌瞪大了眼睛,“萱姨,你怎么来了?啊?我打电话时你就在楼底下呐?”

  原本性子极为柔hé的瞿芸萱,此时此刻却沉着一张脸,没什么话也没说地一把关上门,走进病房站在那儿。

  dǒng学斌赶快道:“你先tīng我说,等我说完你在骂我,事情是这样,当初咱俩还跟京城的时候,我不是老说想hé你谈对象嘛,你那时也没说个准话,当然,我不是怪你啊,就是说这个事儿,后来我就碰见谢姐了,她家里当时逼着她订婚结婚啥的,谢姐不同意,就把我推出去挡了一下,说我是他男朋友,再后来……”dǒng学斌生怕萱姨二话不说地走人,就用最快的速度说了说两人的事儿。

  瞿芸萱一言不发地tīng着。

  dǒng学斌叹了口气,“大概就是这样,我知道我对不起您俩,我,唉,反正是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人。”

  瞿芸萱抿抿嘴,一别脑袋,摸了摸眼角的泪。

  “哎呦。”dǒng学斌急忙跳下床,过去拉住她的手,“别哭别哭,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你要不揍我一顿得了。”

  瞿芸萱一咬牙,当时就扬起了巴掌打向他的脸。

  dǒng学斌龇牙咧嘴地闭上眼,可等了半天脸上也没传来疼痛。

  瞿芸萱手停在半空,想打他,可最终也没舍得落下去,她一甩手,又抹了几滴眼泪珠子。

  昨天晚上,瞿芸萱整整一宿连觉都没睡,脑○子里全是魏楠在电话里对他说的那些话,魏楠曾在芸德拍卖公司拍过东西,一个月以前俩人就认识了,但关系还不算hěn熟,瞿芸萱本来不想把那些话当回事儿的,但她也知道无风不起浪,魏楠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所以今天◎晚上,瞿芸萱就心烦意乱地开车来了延台县,想从小斌嘴里亲口得证,谁想事情竟是真的,这一下,瞿芸萱整个人都好像垮了似的。

  dǒng学斌心疼极了,“别这样,你这样简直比要了我命还难受。”

  “你还知道难受?你还知道难受?”

  “我当然知道了,我,唉……”

  dǒng学斌也不知该怎么说,都hěn不得从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了,他拼命哄着萱姨,心里面也在琢磨着该如何是好,谢姐hé萱姨俩人自己都舍不得,可舍得不能怎么办,这又不是什么旧社会,结婚证只能跟一个人领啊,该死的,自己怎么这么不是东西呢!dǒng学斌自己都恨上自己了!平心而论,dǒng学斌对谢慧兰hé瞿芸萱的感情都hěn真,所以这会儿才痛苦万分,舍下萱姨跟谢姐在一起,dǒng学斌接受不了,舍下谢姐hé萱姨在一起,dǒng学斌也接受不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是萱姨打自己几巴掌,dǒng学斌还能好过些。

  可瞿芸萱生性就是那么温柔,即使是现在这样,也没舍得跟自己动手,也没骂自己,这就让dǒng学斌更难受了。

  蓦然,病房门吱呀一声又开了!

  dǒng学斌看了过去,脸上登时一愕,谢姐居然来了!

  进来的谢慧兰正好看见dǒng学斌在哄着一个hěn漂亮的女人,她眼珠子一眯,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人正是照片上的那个“萱姨”,谢慧兰不紧不慢地关好门,笑笑,“哟,我这是打扰你俩了吧?”

  dǒng学斌苦着脸道:“谢姐。”

  一tīng这个名字,瞿芸萱脸色微微一变。

  谢慧兰笑呵呵地伸出手,自我介绍道:“谢慧兰,小斌的男朋友。”

  闻言,瞿芸萱立刻换了一个表情,毫不退让地hé她握握手,“瞿芸萱,小斌的对象。”

  “呵呵,这可真是巧了。”谢慧兰笑道:“你也是他对象?我怎么没tīng说过?”

  瞿芸萱面无表情道:“我也没tīng说过你呢。”

  火药味顿时在屋里蔓延了开来!

  谢慧兰没再看瞿芸萱一眼,转头瞧瞧dǒng学斌,笑眯眯道:“小斌,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跟我说说,好不好?”

  dǒng学斌额头有点冒汗,知道谢姐是故意的,萱姨的事儿他早说了。

  瞿芸萱也看向了dǒng学斌,“小斌,这位怎么也自称是你女朋友啊?也跟姨说说,行不行?”

  dǒng学斌支支吾吾了起来,心里苦涩的要命,谢姐hé萱姨都是他的心头肉,现在俩人碰在一起了,dǒng学斌只觉脑袋有点天旋地转,乱成了一锅粥,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纠结极了。

  谢慧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唇角挂着浅笑,“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明年找个良成吉日就把婚给结了。”

  dǒng学斌道:“我那个……”

  瞿芸萱眉角一沉,也道:“小斌,咱们不是说今年要孩子吗?”谁说萱姨不会说瞎话,这是张嘴就来!

  谢慧兰皮笑肉不笑道:“哟,你俩发展倒是挺快,都琢磨上孩子了?”

  瞿芸萱淡淡道:“你们发展也不慢啊,都惦记上领结婚证了?”

  dǒng学斌tīng得心惊胆战,赶紧道:“谢姐,萱姨,少说两句,都少说两句。”

  “我也不想多说呢。”谢慧兰找了个地方大大方方地坐了下,翘起二郎腿看看瞿芸萱,微笑道:“可你得给我解释解释现在的情况吧,小斌,我父母你也见了,他们对你印象都hěn不错,你母亲我也见了,老人家对我印象也挺好,呵呵,咱们俩现在似乎就差一个结婚证没领了吧,可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狐狸精来?”这也是睁着眼说瞎话,谢hé韩夫人对dǒng学斌的印象可是非常一般的。

  dǒng学斌,“我这个…□…”

  瞿芸萱一步不退道:“小斌,栾大姐承认你俩的关系了?姨怎么没tīng说?姨就知道我爸妈早把你当女婿看了,你别告诉姨你现在要反悔了?”

  谢慧兰笑吟吟道:“小斌,我家老爷子也早把你○当孙女婿看了,这种时候你不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吗?”

  你一句我一句,把dǒng学斌都快逼疯了。

  瞿芸萱忽然拉住了dǒng学斌的手,拽着他坐在了病床上,咬咬牙道:“姨知道你是被狐狸精蒙了眼睛,这件事姨不怪你,只要你以后跟那狐狸精断绝来往,断绝一切关系,姨就当这件事从没有发生过,以前怎么样,以后咱们还怎么样,姨保证不追究,保证还像从前那样对你。”

  谢慧兰眼皮一跳,也道:“小斌,你年纪还小,经不住狐狸精的诱惑,我也不怪你,只要你以后一心一意对我,就像我上午说过的那样,你曾经做过多少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也都原谅你,咱们还像以前那样好好谈恋爱,你说好不好?”

  瞿芸萱:“小斌。”

  谢慧兰:“小斌。”

  dǒng学斌嘴里苦巴巴的,“我……真不知道。”

  谢慧兰把脸往下一沉,“如果非让你选一个呢!”

  瞿芸萱脸上也不太好看,“跟她还是跟我!你今天给姨一句痛快话!”

  dǒng学斌心里明白,俩人虽都说事后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或者原谅你不计较的话,但实际上,这种罪大恶极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原谅,就算自己选了一个,以后也肯定会被穿小鞋的,甚至另一个人定被自己得罪狠了,这是问都不用问的,但如果dǒng学斌现在还说俩人都喜欢,还说俩人都想要的话,那势必会把两方都得罪得死死的,这也是问都不用问的。

  怎么选?

  根本他妈没法选!

  dǒng学斌知道萱姨心软,就龇牙咧嘴地装起了病,捂着胸口装成一副疼得要命的小样儿,一口口吸着气,“咝,咝……”丫是想能拖几天是几天。

  谢慧兰却不吃他这套,“你觉得能拖几天?一天?两天?这有意义吗?还不如今天把话说清楚,我想瞿小姐也是这么想的吧?”

  瞿芸萱看着dǒng学斌的眼睛,“你喜欢姨还是喜欢她?”

  dǒng学斌装不下去了,无奈拍了下脑门,不言声。

  谢慧兰道:“小斌,如果你说想跟瞿小姐,我谢慧兰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tīng她有些威胁的架势,瞿芸萱皱皱眉,也道:“小斌,如果你说更喜欢她,那姨马上就回京城,这辈子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

  谢慧兰笑看看她,“瞿小姐的话太冲了吧?”

  瞿芸萱瞅瞅她,“跟谢小姐可比不了。”

  “小斌。”谢慧兰道:“该说话了吧?”

  瞿芸萱抿抿嘴,“你就说我们俩你喜欢谁吧。”

  dǒng学斌是越来越急,越来越苦,他也明白现在是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这事儿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不然弄到最后他一个人也娶不到,但选谁啊?他现在已经把谢慧兰hé瞿芸萱伤得hěn深了,哪儿还忍心再让她们难受,这本身就是件纠结到了姥姥家的事情,左右不是人!

  谢慧兰眯眯眼,“想好了吗?”

  瞿芸萱瞅着他,“到底喜欢谁?”

  dǒng学斌已经憋屈的快爆了,选萱姨不行,选谢姐不行,选俩人也不行,这根本就没有活路,dǒng学斌也是恨疯了自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他大声一嗓子,“你们俩我谁也不喜欢!行了吧!”

  谢慧兰笑了,“这是你说的?”

  瞿芸萱表情有点难看,“小斌,你别后悔!”

  dǒng学斌道:“我明白,你俩嘴上虽然争着,心里却气我气得要命,恨我恨得牙痒痒,我知道我不是东西,配不上你俩,我也不耽误你们了,咱们今后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桥,您俩也甭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不值当,别说你们了,现在就是我自己都恨不得拿块板砖拍死我自己。”喘了两口气,dǒng学斌狠声道:“就这样!”

  谢慧兰呼了口气,“小dǒng,你可想清楚了?”

  “我这不是气话,真想清楚了!”dǒng学斌道:“你俩都走吧,我是真配不上你们,这是实话!”

  既然没法跟俩人都在一起,那就谁也不选——这就是dǒng学斌的决定!

  谢慧兰点点头,站起来就往外走。

  瞿芸萱也同样如此。

  说出这番hěn违心的话后,dǒng学斌脑子忽然一晕,只觉病房之间一片天旋地转,连呼吸也十分痛苦,喘不上气来的那种感觉,谢慧兰hé瞿芸★萱的背影渐渐扭曲,根本看不清了,dǒng学斌脚下一绊,身子就径直倒了下去!

  “小斌!”

  “小斌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瞿芸萱hé谢慧兰焦急的呼声。

  “叫大夫!快叫◇大夫!”

  “快来人!来人!”

  下一刻,dǒng学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