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结婚?】


  yī天……

  两天……

  三天……

  yī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

  芸德拍卖公司的翡翠专场终于开始了,其中yī对儿前几天刚被赶工出来的翡翠手镯被yī个香港老板拍了去,成交价格yī千二百五十万,另yī对儿稍好些的玻璃种满绿镯子,让yī个yī口京腔的青年拍了下,落锤价格yī千七百多万,虽然还要抛去税种和其他支出,但芸德拍卖的总资产也yī跃进了三千万大关,借着翡翠手镯的势,公司的名气也随之上升了yī个大大的台阶。

  下午,瞿家。

  入秋了,蓝天滚着yī朵朵花儿yī样的白云。

  金秋的阳光温馨恬静,凉爽的微风习习而过,悄悄带走几片落叶。

  上午的翡翠拍卖董学斌并没有去,而是yī直跟萱姨家里等着,倒不是他不想qīn眼见证什么奇迹的时刻,听着拍卖时萱姨打来电话的现场直播,那yī个个加价声也把董学斌弄得热血沸腾的很,不过考虑到上yī次拍卖野山参和和田玉簪的时候董学斌曾当过yī次托儿,有点恶意竞争的意思,要是这次再碰见上回去过那次拍卖的人,再看自己和芸德拍卖关系不yī般,兴许会生出事端,所以董学斌才忍着没去。

  厨房里,坐在轮椅上的董学斌哼哼着小曲儿,吃力地抻着膀子切菜,准备着二人的晚餐,他腿上的伤势有所好转,不过还是离不开轮椅,案板那么高,水池子也同样,所以洗菜切菜都不那么容易。

  咔嚓,客厅里溅起yī声细细■的响动,是钥匙和开门声。

  yī身职业装打扮的瞿芸萱推门回家,“小斌,姨回来了。”

  “我跟厨房呢,今儿个累了吧?”

  高跟鞋的声响渐渐近了,看到董学斌正用yī个非常难拿的姿势◇切菜,瞿芸萱眼珠子就是yī瞪,唬起脸道:“又找揍了是不?你那个样子怎么做饭?要是磕着碰着……你成心让姨心疼是不?刀放下姨来”

  董学斌笑道:“这点伤算啥啊,能给你做饭是咱的荣幸。”

  瞿芸萱横他yī眼,嘴角露出好气的笑,“你啊,就会哄姨开心。”

  “嗨,我哪会哄人啊,我嘴笨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工作上,董学斌的嘴皮子很溜,大义凛然的话那是张嘴就来,不过对女人,他嘴还真不利落。▲

  瞿芸萱伸出手好笑地捏捏董学斌的脸蛋,还微微yī拧,让他脸蛋挤出yī个怪异的样子,“你还嘴笨?姨都快被你给哄死了,三言两语就骗了姨的初吻,身子上你给摸了,觉也……让你给睡了,你嘴皮子要是再灵□活yī点,姨还不知道得被你祸害成什么样子呢,小东西,就会欺负姨”

  董学斌无辜道:“我啥时候欺负过你?”

  “你说呢?”瞿芸萱溺爱地用食指狠狠yī点他的额头,“小色鬼早晚把给你揍死”

  “呵呵,萱萱,你今儿个真漂亮。”

  “……油嘴滑舌”

  “说真的呢,比平时妩媚多了。”

  “再说姨揍你了啊?yī边去,晚上饭姨做。”

  公司越做越大,事业越做越顺,瞿芸萱的心情应该也是很激动的,所以董学斌才觉得今天的萱姨除了那骨子里的小温柔外,还多带了些许风韵妩媚的味道,时时刻刻都散发着诱人的魅力,看来,萱姨就是那种典型的事业型女人加顾家型贤妻良母,在外干练,在家疼人。

  吃饭的时候,瞿芸萱从包里摸出了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盒放在桌上。

  董学斌问,“什么东西?”

  “呵呵,你自己打开看看,都是给你的。”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先翻开了离他最近的yī个小黑盒子,里面裹着yī层金黄色的绸缎,掀开yī瞧,竟是片挂着绳儿的麒麟佩,佩的料子是翡翠,正是之前从拍卖会拍来的明料上先解石下来的冰种翡翠,上面的墨绿蜿蜿蜒蜒,镂空着yī尊麒麟兽,祥瑞之gǎn扑面而来。

  “咦,这玩意儿怎么没去上拍?”

  “上拍了也就是十几万的价格,咱们也不差这点钱了。”

  “那我带着也浪费啊,还是给你吧,别在腰上多有韵味。”

  “这种佩饰yī般男的才挂的,姨要了也没用,再说了,官场上那么讲究人际关系,哪天你要是送个礼啥的,这东西也拿得出手,呵呵,别看这麒麟佩虽然没有玻璃种翡翠那么精贵,但冰种的翠也不是随随便便能买来的■,就是不送人,挂在腰上也有面子,比挂个金银可排场大多了。”瞿芸萱早为他打算好了,所以那些翡翠的边角料都没舍得卖,全都打了这种小玩意儿,也没花什么钱。

  董学斌苦笑道:“我排场还不够大啊,那奔驰就yī百多万,再大点排场,纪委该请我过去喝茶了。”

  瞿芸萱看看他,“你是姨的好外甥,姨送qīn戚点东西纪委还能说啥?”

  “汗,谁是你外甥啊”

  “呵呵,带上试试。”

  董学斌也豁出去了,将麒麟佩取出来,yī扭挂扣别在了腰上,“嗯嗯,不错,我看看还有啥。”另外两个盒子也是类似的玩意儿,其中yī件是冰种飘绿的翡翠项链,还有yī件是铂金戒指,上面镂着yī块小小的透明玻璃种戒面,这两样因为重量小,颜色浅,所以价值比不上麒麟佩,但每yī样也能有几万块的价格。

  最后,只剩yī个盒子了,外表yī看就能看出,是块表。

  瞿芸萱盈盈笑道:“这表可不能送人,是●姨给你的礼物,百达翡丽,世界名表里最贵的yī个牌子了,这款式还不太好买,姨前两天打听了好几个拍卖会才找到,花了不少钱拍来的,呵呵,你戴上试试。”

  董学斌有点晕,“百达翡丽?你真想纪委找我啊?◆●姨给你的礼物,百达翡丽,世界名表里最贵的yī个牌子了,这款式还不太好买,姨前两天打听了好几个拍卖会才找到,花了不少钱拍来的,呵呵,你戴yígěinǐdelǐwù,bǎidáfěilì,shìjièmíngbiǎolǐzuìguìdeyīgèpáizǐle,zhèkuǎnshìháibútàihǎomǎi,yíqiánliǎngtiāndǎtīnglehǎojǐgèpāimàihuìcáizhǎodào,huālebúshǎoqiánpāiláide,hēhē,nǐdàishàngshìshì。”

  dǒngxuébīnyǒudiǎnyūn,“bǎidáfěilì?nǐzhēnxiǎngjìwěizhǎowǒā?

  “不喜欢?”瞿芸萱情绪微微yī落。

  董学斌忙道:“喜欢喜欢,太喜欢了,来来,你帮我戴上。”

  瞿芸萱这才笑了,“也没让你上班的时候带,平时跟家戴戴就行了。”撩开他的手腕,瞿芸萱慢慢将表给他戴在手上。这表型号是百达翡丽Patek-Philippe-Ref.5971P,机械表芯,外圈儿还镶着yī溜儿钻石,看yī眼就透着yī股奢华和名贵。瞿芸萱看看他,赞赞地点点头,“好,多合适啊。”

  “这表得几万块?”

  “……”

  “呃,几十万?”

  “还要多些吧。”

  董学斌吸了口气,“yī百万?”

  瞿芸萱笑道:“还得多yī点。”

  “……晕,yī百五十万?”

  “再加yī点点就差不多了,不到两百万。”

  董学斌擦了把汗,“比我那辆奔驰商务还贵啊?”

  不过yī分钱yī分货,这个道理董学斌还是清楚的,美滋滋地翻着手腕看着,董学斌心里也是喜欢得紧,“行,反正也防水,以后就不摘了,估计别人看了也肯定以为是假的。”百达翡丽的假货虽说没有劳力士的表得仿品多,但也不少,大街上经常能看到,要是不看到上面的机身编号,估计不是特别内行的人都分不清真假。

  董学斌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膨胀了。

  腰上别着十几万的佩,脖子上挂着好几万的翠,手上带着yī百多万的表,怎么越看越gǎn觉像个暴发户啊,不过说起来,董学斌也确实是个暴发户,yī年前白手起家,身上连yī千块钱都没有,yī年多后的今天,却是有了yī千多万的资产,算yī算,天底下还能有几个比董学斌还暴发户的?

  饭后,瞿芸萱把灯关了,推着董学斌在客厅看月亮。

  快中秋节了,月色朦朦胧胧的,很是美。

  看着看着,董学斌就不老实了,瞥瞥旁边的萱姨,他坏手往身旁yī伸,扶住了瞿芸萱肉呼呼的大腿,手心yī片肉丝袜的细腻触gǎn,这yī个多月了,董学斌除了第yī天和萱姨见面的那个晚上,就没再碰过她,用萱姨的话说就是怕他大腿受伤,憋了这么久,董学斌忍得难受啊。瞿芸萱大腿略略yī抖,低头看看他,嘀咕了yī声“没大没小”,却也没说什么,抬起头,继续看着弯弯的月亮。

  “萱姨,跟你商量点事儿啊。”

  “……你又打啥坏主意呢?”

  “咳咳,没有,就是吧,你看咱们公司赚了这么多钱,也算是个不小的企业了,要是没有那块翡翠毛料,也发展不了这么快,我这个应该算大功yī件吧?嘿嘿,你看是不是那啥,给咱点奖励啊?”这几乎已经成了惯例,每次公司yī赚钱,董学斌就得厚着脸皮提出些非分的要求。

  “姨不是送你表了吗?”

  “你这是物质上的,那啥,精神上也得来yī点啊。”

  “就知道你没憋好心思”

  “汗,我还没说要啥呢啊。”

  瞿芸萱瞪瞪他,“除了那个事儿,你脑子里还能想别的吗?”

  “哎呀,我怎么就想不了别的,我……得,得,你就说行不行吧。”

  “行什么啊,你腿还没好利落。”

  “那还是你在上面呗,那天你不是坐的挺……”

  瞿芸萱脸yī红,狠狠掐了他胳膊yī把,“你再说再说揍烂你小屁股那天姨也是鬼迷心窍了,看你可怜也不知怎么就答应了,今天绝对不行了”顿了顿,瞿芸萱怕吃不住他可怜兮兮的眼神,就加了yī句,“姨最近yī直忙着公司的事儿,颈椎和腰都不太好,没看姨早上出门前还吃了治腰疼的药吗?”

  “啧,那咋办啊?”

  “凉拌。”

  “这个,要不你……拿嘴?”

  瞿芸萱立时脸热,佯作大怒,恶狠狠地拍了他▲脑袋yī下子,“你倒是真不心疼姨”

  董学斌咳嗽道:“我哪能不疼你啊,就是忍不了了,成不?”

  “成什么呀”

  “又不是没拿嘴来过,羞啥。”

  “你说的倒是轻巧早晚被你☆给气死”

  “萱姨,就二十分钟,行不?你要是累了,待会儿我给你按摩。”

  “……”

  “小萱萱。”

  “…………”

  最后,在董学斌磨磨唧唧下,瞿芸萱还是从了,她先去卫生间反反复复刷了刷牙,这才走回客厅,蹲在轮椅前面,凶巴巴地瞪他yī眼,红了红脖子,瞿芸萱解开他裤子的拉锁,慢慢低下头。董学斌这个激动啊,龇牙咧嘴地靠在轮椅上,把手插进了萱姨的头发里,按着她的脑□袋。

  二十分钟后,瞿芸萱嘴巴里唔唔了两声。

  董学斌终于放松了身子,呼了口气,舒舒爽爽地松开了她的脑袋。

  可就在这时,咔嚓yī声,外面的门突然开了

  “芸萱。”是瞿◆母的声音

  董学斌惊得跟什么似的,虽说萱姨的爸妈已经默然了俩人的关系,可这种镜头也不能让瞿父瞿母看到啊,于是他急急伸手去拉裤子的拉锁。瞿芸萱也脸上yī慌,赶快把嘴角上残留的东西用舌头yī卷舔进了嘴里,然后紧紧闭着嘴,急哄哄地伸手去帮董学斌拉裤子拉锁。

  “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瞿母不高兴道。

  瞿父的嗓音也传了过来,“今天公司有个拍卖,可能忙吧。”

  吧嗒,瞿母摸着黑将客厅里的灯打开了,瞬间,瞿芸萱和董学斌的身影就映入了老两口眼中。

  瞿父奇道:“这不是在家吗?怎么不言声?关灯干什么?”

  董学斌尴尬万分地叫了声,“阿姨,叔儿,那啥,刚刚睡着了◎,刚醒,刚醒。”

  瞿父道:“睡觉去屋里啊,跟沙发上怎么睡,再把颈椎睡坏了。”

  董学斌和瞿芸萱脸上都热乎乎的,瞿芸萱还闭着嘴,这时见不说话也不行了,只得硬着头皮yī咬牙,将嘴里那点东○西咕噜yī声全都咽进了肚子里,顿时,差点反胃地当场吐出来,她强忍住干呕的嗓子,抿抿嘴,假笑道:“爸,妈,您俩不是说明天过来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瞿父无奈道:“你妈听公司赚了不少钱,等不及了,老念叨着要来。”

  “吃饭了吗?我再去做点?”

  “不用,我俩吃了饭出来的。”

  瞿父是比较古板的那种父qīn,肚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看不出来,可不代表瞿母看不出来,见屋里黑灯瞎火的,俩人还都这幅表情,瞿母就不经意地往女儿红彤彤的嘴巴上看了yī眼,瞧女儿嘴上不但火辣辣的厉害,还湿乎乎的,瞿母不禁心中有些来气,重重瞪了瞿芸萱yī眼

  董学斌这叫yī个尴尬呀。

  瞿芸萱也有些做贼心虚,不由得咳嗽了咳嗽。

  瞿母哼了yī声,女儿生的这么漂亮,yī直让她特别自豪,长久以来的那份温柔和矜持也是瞿母打小就灌输给她的,总盼着女儿当个大家闺秀,钓yī个金龟婿回来,可没想到自从遇见了董学斌,女儿那矜持劲儿就不知道上哪去了,不但在还没确立关系的时候就跟董学斌睡了觉,现在倒好,更没羞没sào的事儿都干出来了。

  瞿芸萱没话找话道:“路上堵车吗?”

  “凑合吧。”瞿母懒得和她说话,转而把目光放在董学斌身上,“小斌,腿好点了吗?”

  “下个月估计就能下地了。”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比如走路瘸瘸拐拐的?”

  “呃,不会,大夫说没伤的那么重。”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啊。”

  公司大赚三千万的事情,瞿母已经从女儿那里听说了,这yī下,她越看董学斌越顺眼,拉着小斌的手就yī阵寒暄温暖,还旁敲侧击地问◎了问这钱到底怎么处理,董学斌就说全归萱姨管,瞿母登时乐得合不拢嘴,似乎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瞿父则还是觉得女儿的年纪大了董学斌不少,心里总有个疙瘩,不是yī天两天能消去的,所以这会儿也没怎么言声,但大体◇◇还是默认了董学斌这个准女婿的。

  聊着聊着,瞿母忽然丢过来yī个话题。

  她拍着董学斌的手背道:“小斌今年有……二十四了?”

  董学斌yī嗯,“本命年还没过。”

  瞿母☆微微点头,笑道:“你萱姨转年……芸萱转年也该三十了,按理说这么大的人孩子都得有了,可你看看她,是yī点也不着急,唉,她不急我这当**急啊,芸萱他爸也不止yī次和我说这个事儿了,小斌,阿姨看你们俩现在事业上都挺不错的,你副局长也当了,公司那边又是yī下赚了几千万,钱也不缺,gǎn情也不缺,你看……是不是让你母qīn回京里yī趟,商量着商量把你跟芸萱的婚事给办了?”

  结婚?董学斌脑门有点冒汗,“这个,看萱姨的意思。”

  瞿母不悦道:“咋还叫姨。”

  “呃,看芸萱的意思吧。”

  瞿母和瞿父就瞟了瞿芸萱yī眸子。

  瞿芸萱有点脸热,“我俩才处了多久,怎么就谈上结婚了,转年再说吧。”

  瞿母yī下就不高兴了,“你这死孩子,该矜持的时候不矜持,不该矜持的时候瞎矜持,你想急死妈啊?”

  看着娘俩你yī言我yī语,董学斌略显苦恼地揉了揉脑门。

  结婚?gǎn情?

  谢姐?萱姨?

  董学斌觉着不能再拖了,gǎn情上的事必须做yī个了断了

  ……

  【急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