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翠!】


  次日,午前。

  阳光普照,夏日炎炎,几只蜻蜓欢快地在池塘里点着水。

  积水潭医院花园里,在周围几个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和护士羡慕与赞叹的目光中,一个美艳不可万物的女人正推着一个轮☆椅,踩着gāo跟鞋顺着池塘和花圃笑盈盈地往前溜达,轮椅上坐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望望天,看看水,不时回头跟女人说笑几句。俩人自然是瞿芸萱和董学斌了。

  “萱姨,春拍收获怎么样?”

  “呵呵,上次打电话不是和你说了吗?”

  “我是说具体数额,统计出来没有?”

  “嗯,一般规矩大都是一周两周内付款,xiàn在佣金什么的刚刚全部收回来。”

  “咱有多少钱了?”

  “呵呵,咱们拍卖公司当初不是有九百万左右的资产么,后来你给姨买了奔驰,其他又零零散散花了不少,最后的总资产差不多是七百万左右,不过因为你跟第一次拍卖的时候抬出了几个天价,野山参也好,和田玉簪也罢,都给咱们拍卖会打响了不少名气,结果这次春拍收上来了挺多好玩意儿,xiàn在啊,总资产翻了不到一倍吧,大约有一千两百万出头了。”

  董学斌一呃,“这么多?那咱俩xiàn在是千万富翁了?”

  一说起这个,瞿芸萱也是露出了笑容,“是啊,跟做梦似的,呵呵。”

  “唉,想不到哥们儿也有今天呀”

  无论是瞿芸萱还是董学斌,俩人一年前都还是个寻常老百姓,萱姨的家庭情况还好一点,上班族,每月几千块钱薪水,足够花了,董学斌和老妈却是身无分文,穷的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可一年后的今天,俩人却yǐ成了资产过千万的小富翁了,不得不让人有点唏嘘。

  一时间,董学斌豪气干云道:“这还不够,咱们下个目标是两千万。”

  瞿芸萱白他一眸子,“说得简单,哪有那么容易。”

  “你忘了我会赌石啦,走走,咱们先回公司商量商量计划。”

  既然来了京城,也有两三个月的空闲时间什么shì也干不了,董学斌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赚钱,一来是让萱姨gāo兴gāo兴,二来是为了多点闲钱花,董学斌还打算以后买一套好一点的大别墅呢,三来,自然是为了今后官路的顺畅,说不准以后会有用到钱的时候呢,xiàn在先得准备好了。

  俩仨月啊,不找点shì儿干,烦也烦死了。

  芸德拍卖公司。

  顶层,瞿芸萱办公室。

  瞿芸萱开门见山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董学斌董先生,过阵子的翡翠专场拍卖会,全权由他负责。”

  董学斌笑着和他们点点头。

  底下坐着几个头头脑脑,大都是男性中年,闻言,面面相觑。

  瞿芸萱也没有征求他们意见的意思,只是宣布一个决定罢了。

  芸德拍卖还是一家小公司,人员都是新进来的,大多数关系都没梳理妥当,见瞿总直接拽来一个新人就压在了他们头上,大家心里当然有点小意见,不过看到瞿芸萱好像似个大姐姐一般溺爱地推□着那个轮椅,傻子也看得出这叫董学斌的人跟瞿总关系有多近,所以也没人说什么。

  董学斌也没言声。

  在延台县叱咤风云的他,一回到萱姨身边,那股领导的气势顿时就被董学斌收敛住了,许是因为瞿◆芸萱照顾了他太久,一直像个长辈一般,所以在萱姨面前董学斌也提不起什么气势。

  会散,瞿芸萱特意留了一个人,是个小老头,脸上长了不少斑。

  瞿芸萱介绍道:“小斌,这是魏老师,玉石类鉴定专家。”

  董学斌笑着把手伸出去,“您好。”

  瞿芸萱又道:“小斌对赌石也很精通。”

  魏老师也客气地和他握握手,不过却并没把董学斌太当回shì儿,国内讲究的就是论资排辈,董学斌这个年纪的人,就算本shì再大也有限度,赌石?大部分是靠的一个运气,没人敢说自己精通的

  相互认识过后,瞿芸萱笑道:“好了,说说你的计划吧。”

  董学斌讪笑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计划,去瑞丽赌石呗,咱们一起走。”

  瞿芸萱想都不想道:“绝对不行,你伤成这样了还想出远门?路上万一有点什么shì儿,你让姨怎么和栾大姐交代?”

  “嗨,我能有什么shì儿啊。”

  “那也不行。”

  董学斌摊摊手,“那你说咋办?”

  瞿芸萱想了想,看向魏老师道:“京里有没有什么赌石的地方?”

  魏老师苦笑道:“有是肯定有,但料子都不太好,大都是瑞丽缅甸那边的边角料,十赌九输都嫌多了,瞿总,离下次的翡翠专场越来越近了,想从民间收上来好翡翠,基本不太xiàn实,别说最好的玻璃种了,就是冰种也希望不大,毕竟每年京城拍卖会那么多,真正见到的好翡翠又能有几块?有的人家也不卖。”还有句话没说,就算有拿着玻璃种翡翠想上拍的,人家也不会选芸德拍卖。

  瞿芸萱拿起杯子体贴地给董学斌喂了口水,“您有什么好主意?”

  魏老师无奈摇摇头,“我当初就不赞同开什么翡翠专场,这种拍卖有多久没人敢碰了?连那些上海和香港的大拍卖行也避之不及,为什么?好翡翠太少了,肯拿到拍卖会上的人也太少了,大家抢着收还来不及呢,肯卖的十个人里也找不出一个,所以这种翡翠专场,大都是吃力不讨好。”

  瞿芸萱用手帕给董学斌沾沾嘴角,“呵呵,所以才要赌石啊。”

  “但风险……”魏老师叹气道:“我说句不吉利的话,赌石的风险太大,一个不好,整个公司都可能倒了。”

  瞿芸萱笑道:“所以我才把小斌请来的啊。”

  魏老师都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董先生能有多大把握?”

  董学斌摇摇手,“别别,叫小董就行,把握啊,汗,怎么说呢,嗯,反正总不会亏欠就是了。”

  魏老师暗暗摇头,这话有点大了吧?

  瞿芸萱把手帕收起来,微笑道:“广告yǐ经打出去了,方方面面的人该知道的也知道了,可到xiàn在,就收上来了几件糯种的翡翠摆件,估计即便拍得gāo了也挣不了什么钱,实际意义并不大,我最开始考虑的就是让小斌弄几件冰种甚至玻璃种的翡翠回来,这样的话不但能赚了钱,名头也能更响一些,一举两得的shì儿。”

  魏老师无语了,冰种?玻璃种?哪有那么好弄啊

  瞿芸萱顿了顿,“小斌,要不干脆先跟京里看看吧。”

  “也行。”京里石头稍差,但也不见得没有好的。

  “那好,就这么定了,这就出发?”

  “嗯,别忘了拿着支票本。”

  ……

  潘家园旧货市场。

  炎炎烈日,烈日炎炎,许是人太多,这边感觉比延台县还要热上不少。

  不过坐在轮椅上的董学斌非但没感觉到热,反而觉着暖洋洋的,浑身☆上下都透着股舒爽。这里xiàn在没有什么尔虞我诈,没有什么官场斗争,有的只有一个推着轮椅的大美人儿,这种平平淡淡的温馨,是董学斌奢望yǐ久的东西了,他只希望就这么眯着眼睛,走啊走,走啊走,和萱姨走上一◇◆辈子。

  不知不觉,董学斌睡着了。

  等他幽幽转醒的时候,忽然听后面萱姨在和人说话。

  “是啊,真巧,冯总也来这边看看玩意儿?”是萱姨的声儿。

  “嗯,正准备下次拍卖呢☆,就来瞧瞧这边有什么好东西。”是个青年的嗓音,“……这位是?”

  “是我朋友,腿伤了一下。”

  “噢,你们也来看古玩的?对了,听说贵行要弄个翡翠专场?”

  “呵呵,这不,今儿个就是来看毛料的。”

  “哟,那可又巧了,我们公司也准备弄个翡翠玉石专场呢。”

  “嗯?”

  人声鼎沸,热火朝天,董学斌微微睁开眼,发xiàn萱姨yǐ经推着他进了潘家园市场,正在中心位置,从后面的说话声里董学斌也渐渐听明白了,这姓冯的青年也是开拍卖公司的,跟芸德拍卖行离得不远,这种情况下,竞争自然是难免的,听这冯总和瞿芸萱说话的语调,表面看上去没什么,细细一品就能听出,不是那○么友善。

  “咦,小斌醒了?”

  “嗯。”董学斌回头看看。

  瞿芸萱笑道:“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冯义,嘉信拍卖公司的老板,嗯,这是董学斌。”

  冯义以为董学斌是瞿芸萱亲戚■,也没重视,没握手,就点了点头。

  董学斌也没伸手,看他一眼,也点点头。

  冯义大约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看上去和萱姨差不多大,身gāo很足,有一米八几的模样,夹着包,留着个与这个年龄不太相符的大背头,很有股成功人士的气派。冯义没怎么搭理董学斌,跟瞿芸萱说了一会儿话后,他道:“瞿总,你们逛吧,我还约了人,改天有机会咱们约出去做做。”

  “呵呵,没问题。”

  看着瞿芸萱推着轮椅走远后,冯义眉头不禁蹙了蹙。

  冯义的拍卖公司就在芸德拍卖的斜对面,挨得很近,一开始冯义其实并没有把瞿芸萱放在眼里,因为一般的拍卖行都做不太长,没有货源,没有人气,过个一年半载也就自己关门大吉了,可随着芸德的几次拍卖的巨大成功,一种危机感渐渐逼近了冯义,他觉得瞿芸萱这人实在了不起,不仅漂亮,而且有手腕,自从芸德拍卖公司在对面立起来以后,他的生意严重受到了影响,虽然不致命,但谁嫌钱多啊。

  于是冯义才动了想把芸德拍卖弄垮的心思,这种shì情他不是第一次干了。

  远处。

  瞿芸萱也在皱着眉头。

  “怎么了萱姨?”董学斌问。

  瞿芸萱摸出手机,“等姨先打个电话。”拨了个号码将手机拿到耳朵上,“……喂,小桃儿,给我查查嘉信拍卖的网站,看看他们的翡翠玉石专场什么时候开场……网上没有的话就跟人打听打听……对,急shì,我不挂电话,你xiàn在就去查■……”等了大约五分钟,“查到了?你说……什么……确实是那天吗……好了,我知道了。”

  董学斌一眨眼睛,“什么shì?”

  瞿芸萱用手指敲了敲眉心,“那冯义竟然要和咱们同一天开翡翠专场。◇

  “同一天?”

  “是的,早上起来他们网站刚刚挂上的日期。”

  翡翠不好弄,好翡翠更是难上加难,所以纵然是京城这种地方,翡翠专场也是不常能见到的,而如今这潘家园桥东一条街上的两家拍卖行都要在同一天开翡翠专场?董学斌皱着眉道:“他有病啊?那么多日子选哪天不行?”

  “人家八成是故意的吧。”瞿芸萱苦笑道:“有些shì你不太清楚,从咱们开业的那天起,周围的几家拍卖公司就对咱们芸德拍卖不太友善,而且咱们发展势头这么快,第一场的小拍就把各个拍卖公司都给比下去了,看咱们也越来越不顺眼,唉,xiàn在好了,yǐ经公开向咱们开战了,姨还以为要等明年才会面临这种压力呢。”

  董学斌道:“咱们争不过他们?”

  瞿芸萱微微摇头,“咱们根基尚浅,才一千多万的资产,人家却yǐ是参天大树,光是流动资金恐怕就要过亿了,就冲冯义他们拍卖行的牌子,同样的专场肯定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会把拍品送到他们那里,而不是咱们,而且恶性循环下,既然跟咱们同一天开场,那大部分人也都会去冯义的拍卖行,虽然不想承认,但咱们确实没什么胜算。”

  “冯义公司既然这么大,那还犯得着跟咱们较劲?”

  “是怕咱们发展起来吧,防患于未然,而且咱们的发展肯定也损害了他的利益,毕竟是在一条街上。”

  董学斌咂咂嘴,官斗,商斗,怎么到哪儿都是这些?

  靠哥们儿好不容易清净了两天斗争咋又来了?

  瞿芸萱瞅瞅他,“你觉得咱们是不是该改一下日子?”

  董学斌虽然也挺烦斗来斗去的,但一听这话还是一瞪眼睛,“你日子不是都对外公布了嘛,经商得讲诚信,绝对不能改,改了就弱了咱们的气势了,再说了,那日子是咱们先订的,他们后来的,这要一改,咱面子往哪儿搁?”在董学斌的官场之路上,还从来没有过妥协,斗,斗,斗,董学斌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中走过来的,虽然他的道路被谢慧兰批得一无是处,可董学斌却觉得挺潇洒,至少自己比别人活得痛快。

  瞿芸萱笑笑,“姨也是这么想的,咱不改日子。”

  “嗯?是吗?”董学斌一愣,他觉得萱姨不会像自己一样冲动的。

  瞿芸萱解释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恶性竞争谁也讨不了好处,冯义肯定是算准了咱们会躲开他们继而改日子,这就在气势上压过了咱们,等于给了咱们一个下马威,让所有人看了咱们的笑话,可要是不退,硬着头皮上去,那翡翠专场又肯定比不过他们的,甚至可能让咱们公司一夜间垮掉。”

  董学斌冷笑道:“这丫够孙子的”

  瞿芸萱扬起手作势要打,“再说脏字,信不信姨撕你嘴?”

  “咳咳,你继续,继续。”

  瞿芸萱放下手,顺势给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温柔道:“姨也是初入此行,很多shì都不太熟悉呢,这次倒是给姨提了个醒,下次再办这种拍卖,开场时间不能先定了,以免有变啊。”瞿芸萱回头望了望那冯义的背影,“既然他想跟咱们斗,那就斗一斗吧,咱们偏偏还就不改日子了,只要咱们能弄来一批上好的翡翠,也不见得怕了他冯义。”

  董学斌意外地看看她,“有气势,萱姨,你是越来越像个大老板了。” ◎
  瞿芸萱横他一眼,“油嘴滑舌,姨这个老板还不是给你打工?”顿了顿,她道:“嗯,不过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冯义的背景,听说他是京城公安局局长的侄子。”冯学良,那是京城市委常委,副部级的gāo官。

  董学斌诧异道:“冯局长的侄子?”

  果然是京城啊,随便掉下个板砖来都能砸到几个官儿。

  瞿芸萱一嗯,“这种人姨也不想得罪,但欺负到咱们头上,咱们也不能不还手。”

  “说◎的对”

  刚刚冯义没把董学斌放在眼里,董学斌又何尝把他放在眼里了,但让萱姨这么一说,董学斌不由得回头多看了他几眼,原来是冯局长的亲戚啊,怪不得感觉这丫身上有股子盛气凌人的味道呢。那回在王府吃饭○的时候,董学斌和谢慧兰见过冯局长一面,当时看气氛,还以为冯学良也是谢姐父亲一派的呢,后来才知道压根就不是那么回shì儿,冯学良是市长的人。

  “小斌,咱们这次可是只许胜不许败。”

  “放心吧,交给我,到时候咱们让姓冯的改日子”

  “呵呵,但愿如此吧,走,前面有个赌石的地方,去瞅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