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又住院了!】


  第246章又住院了!

  “董局长!”

  “董局!”

  “xiǎo董!”

  翻腾,呼啸,吞噬……

  山体滑坡如滚滚长江般席卷而过,发出震耳yù聋的响声!

  不久,一切归于平静,大雨渐渐xiǎo了,眼前的泥沙层再次厚上了两米,甚至余波都蔓延到了众人的脚边,不过所有人都恍若未觉,谢慧兰和曹旭鹏怔怔地看着董学斌消失的地方,梁成鹏脱下雨衣,狠狠一把摔在了地上,陈发等喊着董局长的名字,被救出来的老百姓和亲人抱在一起呜呜地哭着,亲人团聚了,所有被困的人都救出来了,不过,董学斌却再也没有回来!

  泥沙层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

  惠田乡派出所的几个警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完了!全完了!

  刘大海呆呆地望着那里,蓦地,tā左右一找,抓起一把铲子就箭步冲了上去!

  “刘所!你干什么去!”两个民警下意识地抓住了tā。

  刘大海甩着胳膊dào:“救人啊!董局长还在里面!”

  民警急dào:“您不能去!泥沙层还不稳!去了那是送死!”

  刘大海怒目而视,“你俩兔崽子给我松开!我这条命都是刚刚董局长救的!我tā妈还怕什么!”一个惠田乡的民警见状,一挽袖子也要往泥沙上冲,结果被两三个救援队的人给死死按住了。

  梁成鹏吼dào:“都冷静一点!”

  谢慧兰突然dào:“救援车怎么还没来!打电话!快给我找人!”

  旁边一个县局的人抹了把眼泪,赶紧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你们到哪了……怎么才到南口……路上不好走?”还没等tā在说什么,曹旭鹏就一把抢过手机,对着那边怒吼dào:“你们什么办事效率?啊?别给我找借口!五分钟之内你们要是赶不到现场!全tā妈给我卷铺盖滚蛋!听见了没有?”

  一分钟……

  两分钟……

  梁成鹏在原地来来回回转着圈,“先把伤者送走!”

  陈发等人忍着悲痛,就要上去将几个老百姓送去医院。

  谁知几个老百姓却dào:“不看到董局长出来!我不走!”

  一个老太太抹抹眼角的泪,“我也不走!董局长肯定没事!肯定没事!”

  其tā被救出来的人也没有一个动窝的,都留了下来,死死盯着董学斌刚刚站立的位置。人心都是ròu长的,董局长从头到尾所作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要是没有董学斌,tā们的亲人早被困死在大巴车里了,一个也活不了!不过,刚刚那种情形谁也都知dào,董学斌能活下来的可能xìng几乎为零!

  董学斌还活着吗?

  算是勉强活着吧。

  在天体滑坡顷刻间杀来的最后一刻,董学斌用尽了力气一头扎进了那叫妞妞的xiǎo女孩之前站立的位置,也就是大巴车翻到的车mén。车mén周围全是泥沙在慢慢渗入,留给董学斌的空间不多,tā像游泳跳水似的头朝下扎进去,一时间都没能进到车里,泥沙到了,巨大冲击力和里面的碎石几乎把董学斌两条腿都给nòng断了,凭着心里的一股气,董学斌拼命扒着车mén总算才进入了车厢里。

  四周全是泥,是车mén外渗进来的,留给tā的空间越来越少。

  董学斌想站起来,可是腿好像已经断了,那撕裂的疼痛根本不听使唤,勉勉强强,董学斌爬到了车mén附近,用一把椅子抵住了车mén处,减缓了泥沙渗透进来的速度,然后,董学斌就叹息地靠在那里,望着漆黑一片的车厢,tā苦笑一嗓子慢慢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湿乎乎的泥沙已然摸过了董学斌的胸口,车厢里的空气太少了。

  十分钟,tā大概也只剩下十分钟的命了!就算空气还有,淹也被淹死了!

  董学斌仰着脖子,忽然有点后悔了,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正科也没有提上去,为了救几个老百姓而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值得吗?如果现在要是有个记者拿着话筒问董学斌,董学斌肯定会大义凛然地说值得,然而冷静下来想想,要说值得就有些装bī了,是的,董学斌还是觉得不值得,自己还年轻,还没结婚,还有很多路要走,为了别人搭上自己的命,值得个屁啊!

  自己还是太冲动了。

  可是,如果再给董学斌一次选择的机会,tā恐怕还是会上去救人吧。

  董学斌不是那种擅长很理智考虑问题的人,脑子一热就随心所yù不管不顾了,救人的时候tā确实没想这么多,也就是完了事儿才会拍着脑mén后后悔,如果下次再有老百姓遇险,tā估计还是会挺身而出吧,否则,今后的很多岁月里,tā要后悔的就不是去救了人的事儿了,而是会后悔为什么没有去救人!

  从这个角度讲,董学斌算是个很纠结的人。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两米多高的泥沙,一把椅子显然没办法完全堵住,车里的泥沙已经没过了董学斌的脖子,tā开始觉得喘气有些困难了,胸口憋得慌,于是乎,董学斌强撑起骨折☆的大腿站起来,靠在车厢里勉强支撑着。

  六分钟……

  八分钟……

  十分钟……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董学斌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人快死了,想的事情也大都比较荒唐。董学斌现在就在想,要是再给自己一次机会,tā必须得自私一把,必须得好好享受享受人生的乐趣,官?能升多高就多高!钱?能赚多少赚多少!老婆?能娶多少……呃,这个不能太多,多了就luàn套了,嗯,谢慧兰一个,瞿芸萱一个,虞美霞一个,嗯嗯嗯,三妻四妾不要了,三妻就够了。想到这里,董学斌觉得自己其实挺乐观的,快死了还能想luàn七八糟的事儿!

  十一分钟……

  十二分钟……

  泥沙再次淹没了脖子,整个大巴车几乎都被灌满了。

  从车mén钻上去?上面泥沙两三米,绝对必死无疑!

  在大巴里等着?空气已经没了,还是必死无疑!

  董学斌呼吸渐渐急促,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却没有感觉到有氧气进肺里,脑袋越来越晕,眼睛越来越花,慢慢的,董学斌终于因为极度缺氧而晕了过去,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更深更浓的黑暗,这种感觉董学斌很熟悉,那次车祸,那次被子弹打中脑袋后都进入了这种状态。

  自己这是死了吧?

  唉,应该是了。

  ……

  ……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几个声音。

  “醒了!tā醒了!”

  “快!快叫大夫来!快叫大夫!”

  “xiǎo斌!”

  董学斌眼皮也睁不开,只觉得浑身都泛着酸辣辣得疼痛,听到这些声音,董学斌心中微微一愣,咦,自己没死?又过了一会儿,终于能睁开了眼睛,董学斌眯眼看了看,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旁边有着一些仪器设备,董学斌还看到了老妈栾晓萍泪眼婆娑的样子,周围还有几个医生和护士忙忙碌碌着。

  栾晓萍哭dào:“xiǎo斌,你,你听的见妈说话吗?”

  董●学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又……不是……聋子。”气力很软,说话也连续不了。

  栾晓萍一捂嘴巴,就那儿呜呜地哭上了。

  董学斌心疼dào:“妈,我就说……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妈差点被你给吓死!差点被你给吓死!”

  之后,董学斌又是昏昏入睡,mímí糊糊间做了好几个梦,等tā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好像已经黑了,董学斌微微睁开眼,觉得身体恢复了很多,不再那么难受●了,这时,栾晓萍正好拿着些水果从病房外走进来,董学斌就虚弱dào:“妈,这什么医院啊,环境挺不错的,延台县人民医院有这么好的病房?”

  栾晓萍眼睛一红,“这是京城,积水潭医院。”

  董学斌一愕,“怎么到京里了?”

  “你说呢,你在延台县人民医院一直昏mí,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院方建议到京城的大医院试一试,才送来京里治疗的。”栾晓萍鼻子chōu了chōu,签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都不知dào是怎么写上的名字,“你还以为是早上的事儿吗?你都昏mí三天了!”

  董学斌啊了一声,“这么久?”

  栾晓萍心有余悸dào:“大夫都说你是捡回来一条命,那种情况下,换了一般人早就死了。”

  董学斌忙dào:“对了,我怎么从大巴里出来的?”

  原来,董学斌被困在大巴里不久后,大雨就停了,山上没再有碎石泥沙滑落,这时救援车就来了,几经周折才将旅游大巴的车mén打通了,将里面晕倒过去的董学斌捞了上来,幸亏救援及时,老妈说,若是哪怕再晚个一分钟两分钟,董学斌的命都绝对没法保住,真是捡了一条命啊!

  董学斌乐了,心说哥们儿命真大呀!

  “我这是什么伤?怎么腿动不了了?”

  “骨裂,骨折。”

  “呃,不会有啥后遗症吧?”

  “不会吧,大夫说有两个多月基本就能康复了。”

  “噢噢,那就好。”动了动胳膊,没啥大事,现在就是腿动弹不了。

  铃铃铃,铃铃铃,董学斌的手机不断响着。

  栾晓萍许是已经习惯了,接起电话喂了一声,然后跟那边的人说了说董学斌的情况。短短一个xiǎo时,大约有十几个人打来电话问候,显然是延台县那边已经知dào董学斌度过危险期的事儿了,栾晓萍就一一回应着。

  董学斌也没接电话,让老妈帮忙谢谢大家的关心。

  趁着这会儿工夫,董学斌目光转向桌上的一张报纸,是省报,头版头条的位置好像有自己的新闻,于是就伸手摸起了报纸,拿在眼前读了读。上面详细记录了董学斌救人的一幕幕,那站在大雨里用铲子一下下挖着泥沙的镜头,董学斌自己看了都有点不好意思,煽情啊!

  这时,老妈突然捂着手机看了过来,“是梁局长的电话。”

  “这个得接。”董学斌伸手接过电话,“喂,梁局长,我xiǎo董。”

  “……你xiǎo子啊,好样的!”

  董学斌讪笑dào:“让您担心了,实在对不住。”

  梁成鹏听tā状态挺好,悬着的心也是放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你xiǎo子这回可立功了,六七条人命啊,都让你给救回来了,知dào吗?你的事迹不但上了省报的头版头条,连省电视台这两天都在重复地播,还特意给你做了个专题报dào,把那次校园绑架案和跳楼案的事儿都给带上了。”

  董学斌受宠若惊dào:“太捧了。”

  “这份荣誉是你应得的,好好养病,等你回来我给你请功!”

  “咳咳,那个啥,是二等功还是一等功?”

  “你啊,呵呵,市里已经下了表彰,当然是一等功!”

  和平年代的一等功可比登天还要难,很多有重大贡献的人都没有获得一等功的机会,董学斌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这可是赤luǒluǒ的政绩啊,加上以前那个二等功和三等功,自己离正科的提名又进了一步啊,董学斌赶紧dào谢,“谢谢梁局长,我一定争取尽快康复,早日回到第一线。”

  梁成鹏dào:“别,你可别,县里批了你三个月的假期,你给我踏踏实实把病养好,其tā的什么也不要想!”

  “咳咳,明白,明白。”

  “好了,不耽误你休息了,呵呵,你xiǎo子啊,这回可给咱们局长脸了!”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唧唧喳喳地响了,一看号码,是刘大海的。

  董学斌笑呵呵地一接,“老刘,是我。”

  刘大海沉默片刻,嗓音沙哑dào:“您身体怎么样了?”

  “嗨,xiǎo伤而已,上半身都没什么事儿,就是腿骨折了。”

  “董局长,我……我这……”

  “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啥,有话赶紧说,我等着吃水果呢,呵呵。”

  刘大海咬着牙dào:“董局长,以后我这条命就是您的,有事儿您说话!”

  董学斌笑dào:“行了行了,别来这一套,我这俩月可能回不去延台县了,那边的工作你多上上心,别出什么luàn子。”

  “您放心!”

  不多会儿,陈发啊,冯副队长啊,秦勇啊,唐瑾啊,大姨啊,基本上董学斌的亲朋好友都打来了电话,董学斌自然不会一个一个接,tā身体也撑不住,就把电话又给了老妈,让老妈帮着应酬应酬。不过让董学斌略略有点xiǎo郁闷的就是,谢慧兰居然一个电话也没打,问都没问一声。

  末了,董学斌只好眼巴巴地打了过去。

  嘟,嘟,嘟,电话通了,那边却没有声音。

  “喂,谢县长?”

  “……”

  “咳咳,我xiǎo董啊,那个什么,我现在没啥事了,跟您汇报一声。”

  “…………”

  董学斌呃了一声,再傻也知dào谢姐是生气了,赶紧dào:“对不住对不住,这次吧,这次真是那什么了,你说当时那种情况,我要是不去的话那些人不是都得死了?容不得我犹豫了啊,咳咳,那个,我保证,这回绝对保证了,下次再有这种事,我肯定躲得远远的,谁爱去谁去,跟我没关系,你看成不?”

  谢慧兰终于说话了,“你本事可真大呢,现在延台县谁还不知dào你董局长的大名啊?”

  “谢姐,我真错了,下不为例。”

  “你有什么错?是我错了,我压根就不该给你调动工作!”

  “哎呀呀,你看你,别生气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嘛。”

  谢慧兰笑眯眯dào:“是没事了,就俩腿骨了折,全身擦伤,昏mí了三天,差点一命呜呼,呵呵,这算什么事儿啊,xiǎo病xiǎo灾而已,对不对?”

  董学斌尴尬dào:“让你担心了。”

  “呵呵,我不担心,你董局长是什么人啊?十个歹徒都打不过你,子弹都打不死你,石头都砸不着你,山体滑坡也埋不死你,呵呵,我担心什么?现在就是给你扔到太平洋深海里,你第二天活蹦luàn跳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一点都不奇怪!”

  董学斌脸红dào:“你就别寒碜我了成不?这回真是意外。”

  “……好了,我去开会了。”

  “别介啊,你这儿生着气,我晚上该睡不着觉了,我这人心重。”

  “我不生气。”

  “得了,你不生气能这语气?”

  “那你让我说什么?说我因为挂念你,从前天开始就没怎么吃饭?说我因为担心你,这两天连三个xiǎo时的睡眠都没法保证?说我因为惦记着你,一遍一遍地打电话给医院问你醒过来没有?”

  董学斌心头呼地一暖,原来●谢慧兰这么紧着自己呐!

  谢慧兰语气缓和了些,“……我开会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多注意身体,可别不睡觉不吃饭了啊,我这儿没事了。”

  “好好养病吧,等你回了延●台县,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呃,要杀要剐随便,不过可别撤我的官儿啊。”上次谢姐说过那么一句的。

  “呵呵,什么时候也忘不了你那官帽!”

  挂了线,董学斌舒舒服服地往后一躺,仰头看看天花板。

  活着真好啊!!

  [www.boo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