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救人!】


  天降横祸

  这是谁也始料未及de

  董学斌看着被泥沙淹没de大巴车,只感觉脑袋都快炸了,破口大骂了yī句脏话,yī转身就朝着县领导de方向快步跑过去,现在泥沙里埋着de不止有三四个被困de游客,还有救援队de好几个人,里面就有惠田乡派出所de民警,董学斌当然着急,他de人刚刚已经牺牲了yī个了。见状,公安局局长梁成鹏和救援队de几个负责人也纷纷踱步到了谢县长和曹书记de车队旁边。

  “谢县长,现在怎么办?”

  “这里太危险了,您先转移到yī个安全地方吧”

  “是啊,山tǐ滑坡可能还会有,这里也不安全了”

  几个随行de官员均建议谢慧兰尽快撤离,这种时候,必须要先保证领导de人身安全,绝对不能让谢县长出什么意外。然而,谢慧兰却眯着眼珠子紧紧盯着大巴车被淹没de方向,yī动不动。yī旁de曹旭鹏也没有yī点要撤退de意思,困在车里de人还没救出来,他们要是zǒu了,怎么向老百姓交代?

  梁成鹏叹了口气,“人恐怕是救不出来了。”

  yī个妇女在远处哭喊道:“快救救我儿子啊谁来救救我儿子”

  yī中年夫妇也抓住了几个救援人员de胳膊,“我女儿还在里面救人啊快救人啊”

  “我老伴也在里头”

  可是,救援队de人却没有yī个敢上去de。现在这种情况,想把大巴车挖出来,开辟yī个救援通道,最好de办法当然是用铲车或者其他救援车辆,可先不说救援车辆开不开de过来,路上de时间就是最大de问题,大巴车处在yī个密封de环境里,里面de空气估计也撑不了多久,要是换人上去挖掘de话,从山上源源不断滑落下来de碎石沙土,也足以让人寸步难行——大家来de太急,都没带什么救援设备

  况且,刚刚那么大de冲击,现在人还活没活着都不能确定了。

  冲上去?那是玩命啊

  梁成鹏已经指挥手下呼叫救援车了,等消息反馈回来后,他道:“救援车最快也要yī个多小时才能到。”

  谢慧兰板着脸说,“来不及了”

  曹旭鹏吸了口气道:“是啊,就算车里de氧气能坚持yī个小时,可外面de泥沙肯定在不断从车门车窗里往车里渗,留下de空气只会越来越少,怕是连十五分钟也坚持不了,等救援车到了,什么都晚了”

  梁成鹏道:“那现在……”

  大雨里,几个被救de老百姓de哭声异常清晰。

  谢慧兰当机立断道:“救人马上救人”

  梁成鹏眼角yī跳,“谢县长”他又何尝不想救人,可他不能拿救援队员de生命当儿戏,山上飞下来de沙石重量很足,有de甚至有足球大小,足以致命◆了,要是什么装备都没有就贸贸然地上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谢慧兰语气强硬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就算拿手挖也得给我把人挖出来”

  曹旭鹏yī咬牙,也道:“救人要紧”

  领导发话●了,梁成鹏就算有意见也没办法,他把心yī横,下令道:“找两个身tǐ素质好yī点de警员救人”

  董学斌左右yī找,“刘大海呢?”

  陈发灰头土脸地跑过来,闻言yī愣,飞快四顾yī找,“☆刘所刚才还在呢?”

  又喊了几句刘大海,还是没人回答,董学斌脸色yī变,“老刘也被困车里了?麻痹”场面太乱了,大家又都裹着雨衣,谁也分不清是谁,现在唯yī能想到de就是,刘大海刚刚也参加了救援★,也被泥沙给困在大巴车里了,董学斌咬咬牙,大吼道:“老陈你挑两个人过去救人快点”

  “是”

  陈发立刻喊着两个警员过来,有几个村民将铁铲铁锹递给了他们,看得出来,那两个惠田乡派出所de■警员明显有些发憷,接过铲子来,手都有点哆嗦,但想到刘大海和其他人还被困在泥沙里,俩人壮了壮胆子,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踩着泥沙de边缘站了上去,艰难地往前zǒu。

  这不是泥石流,沙土是从山■jǐngyuánmíngxiǎnyǒuxiēfāchù,jiēguòchǎnzǐlái,shǒudōuyǒudiǎnduōsuō,dànxiǎngdàoliúdàhǎihéqítārénháibèikùnzàiníshālǐ,liǎngrénzhuànglezhuàngdǎnzǐ,háishìyìwúfǎngùdìchōngleshàngqù,cǎizheníshādebiānyuánzhànleshàngqù,jiānnándìwǎngqiánzǒu。

  zhèbúshìníshíliú,shātǔshìcóngshāntǐ表面直接滑下来de,硬度还在。

  虽说泥沙已是没过了小腿,但还稍稍能站住脚。

  yī个警员踩着厚厚de泥土层,晃晃悠悠地迈着步子。

  yī时间,董学斌等人全都紧紧看着他们俩,心都悬了起来

  雨还在下,整个天空都是雾蒙蒙deyī片,可见雨有多大。山tǐ坡面极为不稳定,刚出现过滑坡,现在表层deyī些沙石全都露在了外面,被大雨yī冲,更是从山上咕咕噜噜地滚了下来,要是五六米de冲击还好,可很多石子都是几十米甚至几百米处滚下来de,冲击力之大,简直不敢想象

  yī步……

  三步……

  五步……

  刚zǒu了八步还不到,情况就出现了

  yī块从山顶滚落下来de碎石呼啸而至,咚,yī声与肉撞击de闷响,还没等大家看清楚,那警员就惨叫yī声,捂着腿摔倒在泥层里,身子yī陷,就开始顺着泥沙徐徐向下沉,泥沙表面还是比较软de,有些地方还有yī个个凹凸不平de坑,那警员支着泥土想要站起来,却yī下按到了yī个泥坑里,呼地yī下又陷进去了

  后面de警员yī看,慌忙快zǒu两步想去拉他。

  可下yī刻,连续四五颗石子滚着泥沙也齐齐而至,咚咚咚

  yī颗打在警员de肋骨上,yī颗打在他de脑袋上,警员yī头栽倒在地,生死未知

  董学斌急了,“把他们拉回来快快”

  梁成鹏也大喊道:“快去”

  几个村民和消防队de人yī边捂着脸保护着头部,yī边顶着飞溅在四周de石子泥流,急忙跑上去救人,有些人连泥沙都没踩上去,就因为害怕被沙泥吞没而退到了后面,有些人也被陷到了泥里,连腿都卖不出来,只有五个人到了两个警员出事de地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才将两人拉了回来,都骨折了,好在还活着。

  见到这yī幕,谁也不敢再上去了。

  那不是拼命了那是送死

  谢慧兰de脸★微微沉了沉,“再去”

  梁成鹏见没有人动窝,就亲自点将道:“小李你上”

  那县局de干警身子yī晃悠,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梁局长de话他又不能不听,只好硬着头皮快步zǒu了上去○,他人比较干瘦,在足足有两米多高de泥沙里zǒu着,身子也没有陷下去太多,yī米……五米……八米……离大巴被埋de地方越来越近,可眼看就要到了de时候,嗖deyī下,那小李居然不见了

  “小李▲”

  他掉进了泥坑里

  梁成鹏脸都涨红了,只见那个坑面上有两只手再来回挣扎,拼命抓着泥层想爬上来,可偏偏,那里de沙层却是被雨水混入了,极软,跟泥石流yī样,根本不是能爬de上来de,★”

  tādiàojìnleníkēnglǐ

  liángchéngpéngliǎndōuzhǎnghóngle,zhījiànnàgèkēngmiànshàngyǒuliǎngzhīshǒuzàiláihuízhèngzhā,pīnmìngzhuāzhenícéngxiǎngpáshànglái,kěpiānpiān,nàlǐdeshācéngquèshìbèiyǔshuǐhúnrùle,jíruǎn,gēnníshíliúyīyàng,gēnběnbúshìnéngpádeshàngláide,刚等董学斌和梁成鹏异口同声地大喊救人,小李de手就渐渐软了下来,yī点yī点de失去了挣扎。

  又牺牲了yī个公安局de同志

  梁成鹏眼珠子当时就红了,小李可是他点de兵,自己要是不叫他上去,小李也……

  yī个救援队de人大声道:“不能再去了”

  有人附和道:“是啊,大巴里de人可能早就不行了”谁都怕下yī个点到自己。

  那边,曹旭鹏刚进到车里给县委书记向★道发打了电话汇报了紧急情况,这会儿,他开门从车里zǒu出来,也顾不上躲进秘书de伞里了,大声道:“向书记下了指示必须把人救出来不惜yī切代价”顿了顿,他道:“硬冲不行救援车暂时还到不了快点想个其他de○办法”

  没人说话。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除了有人上去将大巴车挖出来不然什么办法也没有

  可是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了,谁还敢上去??

  梁成鹏和董学斌等人都看向谢慧兰,谢县长眼睫毛yī跳,朗声道:“先把群众转移到县城,伤者送去人民医院,其他人都往南去,找个离山tǐ远yī些de安全地方,我留在现场指挥,等救援车来”

  陈发插话道:“刚刚收到消息,回县里de路被几棵树挡住了。”

  谢慧兰道:“那就先把车停到远处在救援车到来之前必须把路清干净”

  曹旭鹏立刻道:“谢县长那怎么行您也转移吧”

  谢慧兰摆摆手,“不用说了,曹书记,你带着人快zǒu”

  “谢县长”

  “县长”

  “……快zǒu”

  梁成鹏只能先转移群众,马上让人开着中巴车将被救出来de老百姓送到几百米外de安全地点,再往前面就是几棵随着泥沙冲下来de大树和泥层了,中巴车不好过去,加上这里离山很远,暂时还算安全,就将车停在了原地,几个村民开始清理路面。因为有几个人de家属还被困在泥沙里,有两对儿夫妻和几个老人说什么也不zǒu,于是就留在了现场,就在那儿呜呜地哭喊着。

  而梁成鹏和曹旭鹏等yī些领导却yī个也没动,谢县长不zǒu,他们当然也不能zǒu。

  谢慧兰喝道:“老曹老梁你们带人先zǒu”

  这种时候,就看出人与人de不同了,平时谢县长给曹旭鹏他们留下de印象,yī直都是笑眯眯de姿态,很美,很雍容,很强势,但除此之外就看不出其他de了,可这yī次,谢县长那临危不惧de气魄却让曹旭鹏和其他人触动很大,人还没救出来,县长就不会zǒu,这种气魄可不是谁都有de

  轰隆隆

  又是几声巨响传来脚下de地在微微颤抖着

  就是不知道是其他地方发生了山tǐ滑坡,还是这个侧面de又yī波滑坡要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脸上都豁然变色,有些官员立刻带着人撤退到了远处,跟那辆中巴车在yī起,那里还是很安全de。

  谢慧兰冷声道:“还让我说多少遍zǒu”

  那边,yī个老迈de大妈颤颤巍巍地zǒu过来,“谢县长我孙子还在车里石头撞过来de时候他被甩到车后排去了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了他才十岁啊救救他吧救救他吧”

  谢慧兰安慰道:“救援车马上就到我相信他们yī定没事”

  yī对儿中年夫妻泪流满面道:“救援车赶不及了赶不及了求你们快救人吧别zǒu都别zǒu我们两口子给你们跪下了呜呜呜”噗通yī声,俩人竟然跪在了满是雨水de路面上,那妻子yī边哭yī边咚●咚咚地给谢慧兰他们磕头,丈夫yī看,也擦了把眼泪,yī下下地往地上磕头,两次过去,脑袋都出了血

  “我也给你跪下了”老太太和周围几个亲属全都跪在了地上

  “救人吧呜呜呜我女儿要是死了我◇也他妈不活了”

  “小娟还在车里呜呜小娟小娟”

  “谢县长您就发发慈悲吧呜呜求您了”

  众人情绪都非常激动,哭着喊着要让谢慧兰再次下令救人,可是,两个警员都牺牲了,山上de沙石仍然在不停滚落下来,再叫人冲上去挖大巴车de话,死de肯定就不止两个人了,谁de命不是命啊?

  场面简直乱成了yī锅粥

  谢慧兰已经再考虑把中巴车开上泥沙层,是以挡住山上掉下来de石头和泥沙,方便救援,虽然实行起来de难度太大了,但至少要尽yī切努力,不放弃每yī个人,所以谢县长坚持要留在现场指挥,她不zǒu,曹旭鹏和梁成鹏等yī些领导也不敢zǒu,都也说着要留下帮忙,老百姓们却等不及了,非要谢县长现在就派人去挖大巴车,跪在那里磕头,山上又是阵阵巨响传来,山tǐ滑坡随时都可能杀来

  乱了

  全乱了

  看着眼前deyī幕,董学斌登时火了,“惠田乡派出所de人都他妈给我过来”

  陈发yī听,马上带着下面de人迎了上去,“董局长,现在怎么办?到底听谁de?”谢县长让他们zǒu,老百姓让他们救人,梁局长好像又不让他们zǒu,他们底下人都不知道怎么好了

  董学斌眼珠子yī瞪,“你说听谁de?”

  陈发赶紧道:“我们听您de”底下de警员也纷纷表态。

  “好”董学斌yī指旁边,“地上哭de老百姓救援队de人公安局de人包括所有县领导我就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全都给我带车上送zǒu去远处中巴车附近避难听好了是yī个也不落全都给我送zǒu”

  陈发yī愕,“谢县长和曹书记……”

  董学斌沉着脸道:“你没听懂吗?什么叫◎yī个也不落?”

  “……是我明白了”

  收到指示后,大家也没有犹豫,yī个人上了旁边de另yī辆中巴车,直接将车开到了县领导那群人中间,然后,在不少人错愕de视线下,惠田乡派出所de□◎yī个也不落?”

  “……是我明白了”

  收到指示后,大家也没有犹豫,yī个人上了旁边de另yī辆中巴车,直接将车开到了县领导那群人中间yīgèyěbúluò?”

  “……shìwǒmíngbáile”

  shōudàozhǐshìhòu,dàjiāyěméiyǒuyóuyù,yīgèrénshànglepángbiāndelìngyīliàngzhōngbāchē,zhíjiējiāngchēkāidàolexiànlǐngdǎonàqúnrénzhōngjiān,ránhòu,zàibúshǎoréncuòèdeshìxiànxià,huìtiánxiāngpàichūsuǒde民警协警就开始往车上拽人,有yī个死活不想zǒude老百姓,被民警抬到车上后还想跳车下来,结果陈发眼疾手快,直接上了手铐给他拷在了车上

  梁成鹏恼火道:“董局长你搞什么”

  董学斌也不◆看他,大喊道:“都带上车出了责任我担着”

  随后大家就愕然de看到,梁成鹏和曹旭鹏都被民警架着上了中巴车,非常强硬

  点点滴滴下,董学斌对下属de好,所里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de出来,有◆好处de时候,董局长肯定会想到他们,有困难de时候,董局长肯定冲在第yī个,现在,惠田乡派出所de人早已对董局长非常信服,甚至高过了对梁局长和县长de敬畏,所以即便是董局长要他们强行架zǒu梁成鹏几人,他们也没有yī丝要违抗de意思,要是换了其他派出所de人,绝对不会做到这么齐心,架住梁成鹏和曹旭鹏de时候,谁心里不得犯嘀咕?

  这就是董学斌de兵

  这就是惠田乡派出所

  撕心裂肺de哭声从车窗里挤了出来

  “我不zǒu小娟小娟”

  “我儿子还没救出来你们干什么啊?呜呜磊磊”

  “救人吧求你们救人吧别zǒu啊别zǒu啊”

  “老天爷啊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孙子啊”

  最后,连谢慧兰也被yī个女警给请上了中巴车

  谢慧兰眯着眸子看着董学斌,“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董学斌硬邦邦道:“我知道各位领导对不住了今天冒犯了”转头吼道:“陈发开车”

  yī辆中巴车和几辆警车纷纷启动。

  陈发见董学斌没动,愣了愣,把脑袋探出来,“董局长,您上车啊。”

  董学斌呼了口气,yī挥手道:“你们zǒu吧。”

  陈发和惠田乡派出所de同志都面色yī惊,“董局长你要干什么?”

  谢慧兰也是刷地yī眼看了过去,紧紧盯住了董学斌de眼睛,梁成鹏和曹旭鹏可能也是猜到董学斌要干什么了,全都怔住了,“小董”

  董学斌面无表情道:“快开车”

  陈发咬咬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吼出来de,“妈de开车”

  然后,大家就在车窗里震惊de看到,那手上还缠着纱布,明显重伤未愈de小董局长竟是弯腰拿起了yī把铁铲,yī步步地朝着旅游大巴被埋de地方zǒu过去

  所有人都被这yī幕给震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