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突如其来的灾难!】


  yī天……

  两天……

  三天……

  yī晃眼的工夫,六天过去了。

  这天早上,乌云压满了天际,大半边天都是黑压压的yī片,暴雨从半夜开始就降临了延台县的西北地区,降雨量是近十年来最大的yī次。董学斌的伤基本上痊愈了大半,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今儿天气也实在不好,不过董学斌还是顶着暴雨开车来到了县公安局,越是这种鬼天气,对公安机关的考验越大,董学斌这些天跟家里也呆烦了,他急于想投入到工作中去。

  噼里啪啦,雨diǎn打在伞上发出阵阵声响。

  公安局大院里,正要进办公楼的董学斌碰见了刚xià车的龚宗文。

  “董局长?怎么这就上班了?身体怎么样了?”

  “马马虎虎,呵呵,基本没问题了。”

  “怎么没问题,手上不是还绑着纱布呢嘛,这怎么行?”

  “现在能活dòng了,纱布底xià是diǎn儿皮外伤,现在沾水也没大碍了。”

  俩人yī边说着yī边进了楼道,合上雨伞往楼上走。yī路上碰见了几个公安局的领导,纷纷和董学斌打招呼问候,很关心他的身体状况,董学斌跟大家问候过罢,yī拐弯,直接上楼到了局长办公室找梁成鹏,yī来是跟领导报个到,二来是把拿命拼来的那个三等功给落实yīxià。

  办公室里,梁成鹏正在批着yī份文件。

  董学斌关上门,笑道:“梁局长,我来报导了。”

  梁成鹏抬头看了眼董学斌手上的纱布,眉头立刻yī皱,“马上回家休息再批你五天假期你这还带着伤呢怎么回来工作?我知道工作要紧,可身体没好利落,说什么也白搭,看你这样子,我心里头都捏了yī把汗。”

  董学▲斌讪笑着dòngdòng胳膊,“梁局您看,真没事了。”

  梁成鹏道:“那你把纱布拆了我看看”

  “咳咳,实话跟您说,我跟家都待烦了,局里有什么案子?您赶紧给我安排yī个吧。”

 ◆ 梁成鹏好气又好笑道:“你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给你安排工作?”

  “哎呀,我……”

  “你啊,什么也别说了,你要非坚持上班,就回办公室做好惠田乡派出所的联络工作,等你伤完全好了,有你忙◆的时候,现在啊,你的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别给我逞强”最后梁成鹏还告诉董学斌,这几天延台县天气不好,等xià周正式开yī个表彰会,颁发他三等功的证书和奖章。

  回到自己办公室,董学斌百无聊赖地喝◎◆的时候,现在啊,你的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别给我逞强”最后梁成鹏还告诉董学斌,这几天延台县天气不好,等deshíhòu,xiànzàiā,nǐderènwùjiùshìbǎshēntǐyǎnghǎo,biégěiwǒchěngqiáng”zuìhòuliángchéngpéngháigàosùdǒngxuébīn,zhèjǐtiānyántáixiàntiānqìbúhǎo,děngxiàzhōuzhèngshìkāiyīgèbiǎozhānghuì,bānfātāsānděnggōngdezhèngshūhéjiǎngzhāng。

  huídàozìjǐbàngōngshì,dǒngxuébīnbǎiwúliáolàidìhē▲着茶。

  末了,董学斌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喂,老刘,我董学斌。”

  电话那头的刘大海道:“董局长,您在局里?身体没事了?”

  “差不多了吧,最近惠田乡治安情况怎么样?”
  “都还好,就是这场雨xià得太大了,十年不遇啊,乡里有两条山路都出现了问题,问题轻yīdiǎn的我们就派人立了警示牌,严重yī些的地段乡里xià了命令,已经开始联合有关部门采取封路措施了,唉,雨还在xià,而且越来越大,估计晚上也停不了了,照这么xià去,问题肯定会越来越多。”

  董学斌皱皱眉,“咱们人手够不够?”

  “现在的话,勉强还可以。”

  “好,各个方面你尽量协调好,我马上开车过去。”

  “董局,雨这么大,您千万注意安全。”

  “呵呵,好。”

  董学斌就是看着这么大雨许是会出问题,所以才带着伤来上班的,于是他也没听梁局长让他坐办公室◆待着的话,把皮包往怀里yī夹,xià楼的时候碰见了办公室的yī个副主任,正好跟办公室打了声招呼说自己要xià乡里,接着就到公安局大院取了那鹤立鸡群的奔驰商务,开着奔往乡里。

  顶着瓢泼大雨,车◆◆待着的话,把皮包往怀里yī夹,xià楼的时候碰见了办公室的yī个副主任,正好跟办公室打了声招呼说自己dàizhedehuà,bǎpíbāowǎnghuáilǐyījiá,xiàlóudeshíhòupèngjiànlebàngōngshìdeyīgèfùzhǔrèn,zhènghǎogēnbàngōngshìdǎleshēngzhāohūshuōzìjǐyàoxiàxiānglǐ,jiēzhejiùdàogōngānjúdàyuànqǔlenàhèlìjīqúndebēnchíshāngwù,kāizhebēnwǎngxiānglǐ。

  dǐngzhepiáopōdàyǔ,chē子压过yī道道水花。

  董学斌现在的状态,开车还是没什么问题,就是不能太剧烈运dòng。

  十分钟……

  二十分钟……

  本来交通状况还不错的延台县今天也堵了车,费了好半天劲董学斌才把车开出了县城,这回他长了yī个记性,选了yī条车流量比较小的路往惠田乡赶,绕了七八个弯儿,车子终于上了山路。这yī片儿路况不是特别好,道路不太平镇,加上挨着山,不时有石头子从山坡上滚到■公路。

  董学斌集中了些注意力,把车速放缓了yī些。

  豆大的雨diǎn冲刷在挡风玻璃上,yī道道波纹几乎看不清路面了。

  铃铃铃,铃铃铃,手机突然响了。董学斌不敢分心,yī边◎看着路前面yī边伸手去摸手机,摸了好几遍才抓到手里,“……喂,开车呢,哪位?”

  “我梁成鹏,你去乡里了?”

  “嗯,不太放心那边,过去看yī眼。”

  梁成鹏的嗓音有些急切,“青南路那头出事了,你要是再附近,马上赶过去”

  董学斌yī愣,“什么事?路面塌陷?”

  滋滋滋,电话信号有diǎn不好,“……山体……了……我……立刻过去……”嘟嘟嘟,电话断线了。董学斌喂喂了两声,听那头没了声音,他就回拨了过去,结果信号不够打不出去。董学斌心中稍稍yī提,青南路?自己现在的位置就算是青南路的边缘了,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正想着呢,蓦然yī声巨响,异变突起

  只见前方路面突然yī黑,山石,泥沙,呼啦yīxià就从山体上冲了xià来

  董学斌吓得简直魂飞魄散,用最快的速度往侧面方向yī看,只见yī股泥沙滚着碎石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奔驰车冲来,眨眼间已是到了六七米之外,董学斌俩手yī抖,急忙yī打方向盘向左冲去,因为转弯太急,车尾几乎都漂移了起来,在湿滑的路面上转了个yī百八十度的弯

  哗啦泥石飞驰而xià险之又险的与奔驰车擦肩而过

  董学斌都惊出了yī身冷汗,太险了

  他现在才明白梁局长说青南路出了什么事,是山体滑坡刚刚这种程度可能还算是轻微的,要是再往前的路段,因为山体比较陡,加上山上长期开采金矿,极有◇可能发生大面积的山体滑坡甚至泥石流,如果正好有车或者行人经过,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有yī个就得死yī个

  想到这里,董学斌脸色yī变,yī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办?前面肯定有危险原★路返回还是冲过去?

  想了几秒钟,董学斌眼神渐渐yī定,越是这种情况自己才越要起到表率,越要冲到最前面,不然yī看到危险就退到了最后,他这个公安局副局长也别当了。于是乎,董学斌马上发dòng车子,轮胎在水坑里吱啦吱啦地空转,陷在了路边的泥坑了,董学斌急啊,yī拍方向盘,继续踩油门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终于,在董学斌的努力xià,车子慢吞吞地走出了泥坑,yī打方向盘,董学斌躲开了前面的泥石,yī路向前驶去。

  快diǎn啊但愿没人员伤亡吧

  因为车子被陷在了土里,耽误了些时间,董学斌赶到现场的时候梁局长已经到了,他们应该是走的另yī条路。然而让董学斌惊讶的是,他居然从远处还看到了县长谢慧兰和县委副书记曹旭鹏,胡思莲在大雨里给谢县长打着伞,就在车外面和几个相关负责人焦急地说着什么,梁成鹏也在那边和几个人yī起全力指挥着,现场人很多,有消防队的,有派出所,有当地村民。

  yī看这个阵势,董学斌心里就咯噔了yīxià,知道事态很严重了。

  再往远处yī扫,董学斌倒吸了yī口冷气

  山坡xià面的公路上,yī辆大巴侧着翻倒在地,yī块巨石停留在车身不远处,好像是从山上滚xià来的,大巴里的惨叫声铺天盖地,似乎有人受了不清的伤,因为玻璃可能比较厚的原因,并没有全部碎掉,救援队的人正在从仰面朝xià翻到的车门里快速地组织人手将被困人员往外救。

  “小董”梁成鹏看到了他的车,大声喊道。

  这边属于惠田乡的地界了,刘大海和陈发他们也都来了。

  董学斌见情况不妙,连伞都没有打,拉开车门就跑了过去,“梁局长,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梁成鹏擦了把脸上的雨,“你伤还没好,别胡闹,快去穿yī件雨衣,然后你负责指挥派出所这边抢救被困群众,救援速度太慢了,快,小心yīdiǎn把玻璃砸碎,几个窗口分批救人,务必在三分钟之内将人全部救出来,再晚yīdiǎn的话,谁也不知道山体滑坡会有多严重别出大事”

  董学斌yī答应,马上去组织人手了。

  梁成鹏面色沉重,不远处的谢慧兰曹旭鹏也是yī样。

  他们来之前,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yī开始从xià面反馈上来的信息是yī辆旅游大巴被困在青南路了,有三四十人被困,考虑到延台县附近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轻微的山体滑坡,谢慧兰和曹☆旭鹏等yī些领导怕事态恶化,马上亲自赶到了现场指挥救援,可谁也没料到的是,大家刚到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从山体上滚落的yī块巨石和些泥沙生生将大巴给掀翻了,那个场景,简直触目惊心

  谢县长立刻x★ià令救援,闻讯,县委书记向道发也在赶来的路上。

  董学斌来的时候,事发刚刚几分钟,正是最紧急的时刻,现在他也顾不得手上的伤了,随便接过刘大海递来的雨衣快速穿好,喊了几句,让人拿东西砸玻璃,抓★紧yī切时间救援被困者。几个被救出来的妇女和老人都被送进了yī辆救援的中巴车里,想起刚刚的惊魂yī幕,她们有几个人都哭出了声。

  “快再快diǎn”

  “这边出来了yī个来个人接yīx●jǐnyīqiēshíjiānjiùyuánbèikùnzhě。jǐgèbèijiùchūláidefùnǚhélǎoréndōubèisòngjìnleyīliàngjiùyuándezhōngbāchēlǐ,xiǎngqǐgānggāngdejīnghúnyīmù,tāmenyǒujǐgèréndōukūchūleshēng。

  “kuàizàikuàidiǎn”

  “zhèbiānchūláileyīgèláigèrénjiēyīx■ià”

  “别挤别挤yī个yī个来”

  这时,谢慧兰终于看到了正在那儿指挥的董学斌,眼皮顿时yī跳,眯眼对胡思莲道:“让人把董局长请回车里他怎么来了胡闹什么”曹旭鹏和其他几人也都瞧见了○□董局长手上缠着的纱布了,心知他伤还没有好。

  胡思莲急忙跑过去,“董局长董局长”

  “用石头砸玻璃记得躲着人”指挥完,董学斌回头yī看,“胡秘书,什么事?”

  胡思莲飞快道:“◇★谢县长让你回车里说你太胡来了”

  董学斌道:“我现在哪儿有空啊,替我谢谢县长的关心,我的伤不碍事……喂,yī个yī个出来别乱都别乱先紧着老人妇女和孩子”

  胡思莲yī急,“董局长”

  董学斌摆摆手,“你赶紧回去这里危险我没事”

  无奈之xià,胡思莲只好折身返回。

  还没等她跟谢县长汇报,谢慧兰就yī摆手,“我知道了。”

  曹旭鹏砸了xià嘴,“这个小董啊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谢慧兰眯眯眼睛,“不管他了爱怎样怎样”好像是dòng了气。

  咔嚓yī声,靠近车头的yī块玻璃被砸碎了,又多了yī个救援出口,有从车门上被拽出来的,有从玻璃上爬出来的,被困在大巴里的几十个人陆陆续续被解救了出来,不过片刻,已是出来了三十个人,还有yī些人扔在慢慢往外爬,有的可能受了伤,在大巴里躺着dòng不了,嘴里喊着救命

  梁成鹏大声道:“进车里救人”

  董学斌补充道:“准备担架快yīdiǎn”

  要不是知道自己手臂伤势没好,董学斌早就冲上去了,山坡上不断有碎石头滚落xià来,啪啪啪,嗒嗒嗒,yī颗yī颗打在大巴车上,有◎两个救援人员还被石头砸中了大腿,当时就摔在了地上,周围又有yī些救援队的人去腾出手来救他们,抬着担架把伤员和被困群众转移到谢县长和县领导在的地方——那边山林比较茂密,除了yī些雨水冲xià山,还没有发☆生滑坡,很安全。

  yī个……

  两个……

  三个……

  大巴里又被救出了三个人

  谢慧兰和曹旭鹏等人的心都稍稍yī松气。

  董学斌也擦了把满是雨水的脸,微微吐了口气,好在谢慧兰梁成鹏他们来得及时,这些救援人员要是晚yīdiǎn到,短时间内肯定没法将被困者全部转移,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再有三四个人,大巴里的被困者就能全部获救了。

  可偏偏,就在眼看还有两分钟就能把人都救出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轰隆隆山上传来阵阵巨响也不知是打雷还是什么声音

  紧接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xià,大巴侧面的山坡好像微微yīdòng,山体表◎面随着轰隆隆的响声越颤越厉害,连谢慧兰梁成鹏他们那边都感觉到了脚底的震荡,似乎地震的yī般

  谢慧兰脸色yīxià就变了

  曹旭鹏和董学斌几人也脸yī白,胸口好像都被重重地锤了yīxi■à

  然后,大面积的山体滑坡瞬间袭来了

  “啊”

  “山塌了”

  “xià来了xià来了是滑坡”

  “妞妞”

  “大磊”

  “不”

  厚厚的沙石从山坡上呼地yīxià滚落xià来,几乎是眨眨眼睛的时间,已是到了山脚

  几个正在救援的人早都傻了,离的还远的人都慌慌张张地飞奔向县领导的方向,离得近的人,有个反应快的青年见躲闪也来不◇及了,率先从车玻璃跳进了大巴里,后面yī个人也琢磨了过来,紧随其后地yī头扎进去。人的力量当然没法与大自然抗衡,只有躲在大巴里才有yī线生存的希望

  沙石太厚了

  厚到足有yī人多高 ○
  半秒钟……

  yī秒钟……

  巨大的山体滑坡已然呼啸而至,煞那间就将大巴车整个吞没了

  董学斌站的还远,早在看到这yī幕的时候就拽住了旁边yī个发傻的民警,火急火燎地朝县领导那头跑去,山体滑坡只是大巴车的这yī个侧面,其他的地方都暂时还算安全,大部分人都没有受什么伤。

  可是,滑坡过后,大家再往大巴车的方向看去……

  入眼即是yī片茫茫的土黄色

  有沙,有泥,有石,有草。

  可那大巴车……却已经没了

  前面几百米的公路上只有yī层厚厚的泥石,再也看不到大巴车的影子

  泥沙里,yī个没来得及逃走的救援队的年轻小伙子◎,xià面的身子已被泥沙吞没,只露出脑袋在外面,惊恐地瞪着眼珠子,当场就死了。

  刘大海和陈发眼睛都红了,“小孙”

  死的那人,是惠田乡派出所的协警

  好多刚被救出来的被困者都疯了似的跑出了大巴车,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完了完了”

  “妞妞啊妞妞”

  “大磊快救救他我儿子还在车里我儿子还在这里”

  哭声,喊声,叫声,与沙石滚滚的声音交汇在yī起,响彻在天空

  梁成鹏猛然yī攥拳头,晚了?还是晚了yī步?

  大巴已被厚厚的泥土盖得彻彻底底,不少沙石的余波还在席卷着现场,大巴里的人能生还的可能,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来不及了

  yī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

  【还在成都开年会,28号的飞机,更新可能会在晚上,今天刚熬夜写完,就夜里更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