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一问一答!】


  半夜。

  黑乎乎的卧室里。

  “学斌,还,还痒吗?”

  “还有一点,嗯,可以稍稍用点力。”

  “……这,这样?”

  “动作再大一些,咝,对对,就这样”◎

  其实在虞大姐用大拇指给他搓了几下后,董学斌下面就不怎么痒痒了,可却立刻起了反应,变成了心痒痒了,董学斌边吸着qì边虚掩着眼皮,往虞美霞肉肉的大tuǐ上瞟了一眼,又低头看看自己裤衩里那只晃晃▲悠悠的小白手,心里不可自拔地升腾起一股**,就假装还痒痒,继续让虞大姐给他搓着。

  虞美霞咬着下唇浅声道:“现在行了吗?”

  “咳咳,那个啥,还差一些。”

  虞美霞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知道这是在干嘛,对于董学斌的要求,她心里也跟明镜似的,手上稍稍一顿,她停住了动作,几近滴出血的脸庞转向董学斌,看看他,虞美霞一低脑袋,想了一秒钟,想了五秒钟,想了十秒钟,末了,虞大姐手指一颤,默不作声地把头扭到一旁,手上继续做起动作。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虞美霞没再问好没好,小手儿一直在蹭着。

  又过了一会儿,董学斌脚趾头徒然一抖,身子也颤了几下子,愉悦地吐出一口qì。

  好久没跟萱姨那啥了,这下简直太舒坦了

  虞美霞瞅瞅董学斌,也明白不用再给他搓了,她抿着唇慢慢将手抽出来,一回身下了床,单手从写字台上扯出一张餐◎巾纸,翻开擦擦手,随即单tuǐ半推在床上,矮下腰,翻起董学斌的裤头细心地也给他擦了擦,最后将湿乎乎的餐巾纸攥成一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董学斌很幸福,但同样也非常不好意思。

  本◎▲来就是挠个痒痒,谁想却成这样了,他也有点始料未及。

  “虞大姐,这个,咳咳。”

  “……没,没事。”

  “抱歉了,还让你那什么,嗨,瞧这事儿闹的。”董学斌有点脸红。

  ▲虞美霞脸更红,快速摆手道:“我明白,您女朋友不在身边,您手和肩膀又都伤了,短时间内肯定没法……没办法做那事儿,我,嗯,我没事,都是……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了,您,您下次要是忍不住,要是还……还……什么的话■,嗯,到时候您就……就跟我说,不用忍着的。”

  “唉哟,那怎么好意思。”

  “我是您保姆,照顾您就是我的工作。”

  “啧,那工作范围也不包括这个呀。”

  虞美霞没好意思◇看他,“……真没事。”

  “咳咳,真的?”

  “嗯,我,我也是过来人了。”

  不过虞大姐那个表情,却一点也没有“过来人”的大大方方。董学斌自然知道,能让虞大姐一个女人家说出这种话得要多大的勇qì,他心中暖呼得不得了,这么个体贴入微的小美妇,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啊,“今天谢谢了,嗯,早点睡觉吧,被子记得盖严实一点,别着凉。”

  “嗯,你也晚安。”

  “晚安。”

  ……

  第二天早上,客厅餐桌上摆满了早餐。

  今儿个董学斌精神状态好转了一万倍,神清qì爽,劲头十足,要是没有手上缠着的纱布和药膏,任谁也看不出他还是个病号。董学斌很是有些唏嘘▲,这段日子,他真憋了太久了,尝过女人甜头的他这一碰不到女人,那个难受劲儿啊,简直别提了,经过昨儿晚上的小发泄,董学斌总算缓了过来,很痛快,甚至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开饭了。

  虞美霞托着勺子一口口喂着董学斌喝粥,不时还吹吹qì,生怕烫着他。

  虞茜茜今天可能是很高兴,难得撒了一把娇,“娘,我,我也想你喂我。”

  “你都多大了。”虞美霞溺爱看看她,拨了个鸡蛋给女儿,还是喂了她一口,“吃吧。”

  虞茜茜美滋滋地咬了下鸡蛋,“……嗯,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几个,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虞美霞总怕女儿吃不饱,又给她拨了个鸡蛋。

  吃饱饭后,虞美霞拾掇着碗筷。

  虞茜茜忽然幸福地抱住了母亲的手,“娘,现在的日子真好。”

  真啊,真好。想起几个月前她和女儿那段露宿街头要饭的日子,虞美霞心中微微一酸,那时别说鸡蛋了,就是讨一口饭馆的剩菜都不太róng易,虞美霞歉疚地低头在虞茜茜脑门上亲了一口,“咱们娘俩命好,遇见贵人了,有学斌在,以后也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等你大学毕了业,记得报答你哥哥,懂不懂?”

  虞茜茜点点头,“我明白”

  不远处沙发上的董学斌笑道:“你俩嘀嘀咕咕说啥呢?”

  虞茜茜乖巧道:“哥哥,我长大以后,一定会赚好多好多钱,给您买好多好多东西。”

  董学斌呵呵一乐,“行,那就好好学习,今后开公司当老板,到时候我和你娘可就靠着你养活了,呵呵。”

  “好我会努力的”

  虞美霞也笑了笑,温柔地摸摸女儿的脑袋。

  一看表,董学斌说道:“商场开门了吧,虞大姐,你陪茜茜买手机去吧。”

  虞美霞想也不想道:“家里就您一个人,不行的,我不去了,嗯,茜茜自己去应该没问题。”她侧头看向女儿,摸出昨天董学斌给她的五千块钱,塞到女儿手里,“娘得跟家照顾你哥哥,钱给你,你……嗯,你自己去娘不放心,还是叫上你同学吧,让晨晨月月她们跟你一块上商场。”

  虞茜茜捧宝贝似的将钱接过来,“我知道”

  虞美霞嘱咐道:“剩下的钱别瞎买东西,到时候还给你哥哥。”

  董学斌摆手道:“别听你娘的,那手机四千多?那剩下的钱你跟同学吃吃饭喝喝咖啡,嗯,买点衣服也行,这就是奖励你的,你想怎么花怎么花,还给我干啥?”

  虞茜茜眼巴巴地瞅了下母亲。

  虞美霞无奈道:“你哥让你花,你就花吧。”

  虞茜茜欢呼一声,激动道:“谢谢哥哥,谢谢娘”

  小丫头心里美极了,她还从没有拿过这么多零花钱呢,买了手机后,至少能剩下四五百块钱,衣服,书包,发卡,想买什么都行了,想到这里,她就迫不及待地用母亲的手机给月月她们打电话,约在车站见面,然后就兴高采烈地出了门,那蹦蹦跳跳的小模样,看上去好像又开朗了许多。

  女儿一走,虞美霞就道:“这孩子,越来越调皮了。”

  董学斌笑道:“活泼点还不好,我看是好事儿。”

  “嗯。”虞美霞拿起桌上的烟盒,塞进他嘴里一支烟,给他点上。

  五秒钟……

  十秒钟……

  客厅里陷入了一种尴尬和暧昧并存的状态,毕竟昨晚的事儿太那啥了。

  董学斌咳嗽了咳嗽,“今儿天qì挺闷的啊,开会儿空调吧,我看你也出了不少汗。”

  “……我,我给您洗个澡吧?”

  “呃,你这一天都没闲着,算了吧。”

  “我不累,那……我去给您找些保鲜膜别让手臂沾水?”

  董学斌身上确实不干净,昨天救完人就晕倒在了地上,直接被送了医院,加上大夏天的出了不少汗,是该洗个澡了,董学斌心知虞美霞的用意,她是不想女儿看见,所以才等虞茜茜走掉的时候提出这个建议,“好吧,其实擦擦身上就行了,用不着洗那么彻底,差不多就行。”

  卫生间里。

  虞美霞红着脸给董学斌的衣服裤衩都脱了。

  有了昨天的事情,董学斌也放开了许多,大大咧咧地坐在塑料椅子上一动不动。

  虞美霞也比头天躲躲闪闪的样子好多了,将董学斌的手缠上保鲜膜放水,随后试了试水温,就用喷头给他往身上冲,虽然董学斌反复说不用麻烦,虞美霞还是没怠慢,很细心地拿起搓澡巾,吭哧吭哧地给他擦背,水点儿不经意地溅在虞大姐身上,把她那件吊带睡裙弄得有点半透明的味道了。

  “虞大姐,可以了。”

  “还没干净,您再稍等下。”

  不仅后背,虞美霞把他大tuǐ前胸甚至脚丫子都给用搓澡巾搓了一遍。

  看着那一撮撮掉下来的泥儿,董学斌讪笑道:“后背上一直没怎么搓过,够不到。”

  虞美霞不敢往他下面看,把眼神落在搓澡巾上,小声儿道:“我跟家也没什么干的,您以后要是想搓澡,我给您搓就行了,嗯,这边弄好了,您试试水温行不行,刚搓完皮肤可能有点敏感,我给您把身上冲了。”

  “嗯,水温合适。”

  “那您把手稍微抬一下。”

  哗啦啦,哗啦啦,一撮撮泥儿随着水流钻进了下水口。

  董学斌呼了口qì,“这回舒坦了,虞大姐,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给你丈夫洗?”

  “没有,我就是给茜茜洗。”

  “唉,跟你这儿呆了一天,弄得我这辈子都不想走了。”

  “……那您就住过来吧,您不在,我跟茜茜也……也……”

  “也什么?”董学斌从镜子里看看她。

  虞美霞眼神一躲,“我们也想您。”许是觉得这话有些不妥,她又赶紧加了一句,“茜茜几乎每天都问我您什么时候来,我怕耽误您工作,也没敢给您打电话。”

  董学斌笑道:“有什么不敢打的,以后你跟茜茜要是想我了,就打电话叫我。”

  她一嗯,给董学斌身上打着浴液,“一会儿我给您按按摩吧。”

  “太麻烦了,不用。”

  “我新学了几个手法,按摩油也买了。”

  董学斌一呃,没想到虞美霞这么花心思,“虞大姐,其实不用,嗯,你明白我意思吗?”

  虞美霞手一顿,微微点了下脑袋,在他身上搓着浴液,“您对我们母女这么好,我也确实是想报答您,可学习这些,也不……不全是想报答您,我,我嘴笨,不太会说,反正您在家里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我也真把您当亲人看待的,也是真想对您好一点,不都是想报答。”

  董学斌暖笑道:“那就别老您您您的了,多别扭?”

  “嗯,我下次注意。”

  虞大姐刚刚的话让董学斌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对自己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如果一点也没有的话,那董学斌觉得自己不但摸了她,还让她那啥那啥了,实在有点……嗯,怎么说呢,叫趁人之危吧,可如果虞大姐要是也对自己有那么一丢丢意思的话,呃,还是想想别的吧,这问题有点纠结。

  洗过澡,董学斌也没穿衣服,被虞美霞扶着躺在了卧室床上。

  “您……你稍等,我去拿按摩油。”

  “嗯,辛苦了。”董学斌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躺着。

  不过片刻,虞美霞就回了屋,关好门后,她拧开按摩油的盖子,往董学斌的脚背上挤了一些,从下往上揉,□小手儿捋着那滑溜溜腻呼呼的按摩油,一点点推着,每一个脚趾头、每一寸肌肤都被虞大姐细心地关照到了,她手法很到位,显然是从书上学习了许久,很接近专业的了。

  董学斌又好好享受了一把,闭眼倒吸着qì■

  脚趾,脚腕,小tuǐ,膝盖,大tuǐ,肚子,胸口,都被按摩油盖满了。

  虞美霞用胳膊肘擦擦脑门的细密汗珠儿,继续很用心地给董学斌推油,“……你觉得怎么样?”

  “好,好的没办法形róng。”

  虞美霞露出一丝满足的表情,这些天的苦功没有白做。

  董学斌真是从里到外的舒服透了,因为翻身比较吃力,就没让虞大姐推后背,只是前面就够了。那两只小手儿一会儿从肚子推到脖子上,一会儿从腰部推到脚腕子上,简直……唉,啥也别说了。不过还是有点小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异性按摩下,董学斌避无可避的起了反应,加上没穿衣服,这反应就太明显太直接了。

  虞美霞脸热的一侧头,视线快速躲开了。

  “咳咳,不好意思,那个啥,你拿枕巾帮我盖一下吧。”

  “学斌,你……”

  “我?”

  “你要是想了,我,我可以,可以拿手给你……”

  “哎呀,昨天是意外,意外,今儿个不用了,咳咳。”

  虞美霞知道他是口不对心,咬牙道:“我比你大了十岁,你,你不用考虑我什么,我帮你一下,也没事。”

  董学斌清清嗓子,“那个,呃,那麻烦了。”

  虞美霞轻轻一答应,抿着嘴,双手在他大tuǐ上推了推,徐徐探向他大tuǐ根儿。

  董学斌下意识地哼哼了一声,表情急剧变化。

  虞美霞昨天是用的单手,今天用的双手,脑袋也不低头看,红着脖子望着写字台那边。

  五分钟……

  十分钟……

  这种qì氛下,羞耻心什么的早已被无限淡化了。

  董学斌咬着后槽牙,一边享受,一边没羞没臊道:“你以前……咝★,也这么给你丈夫那啥?”

  “……没有。”

  “要不,呼,我一会儿也帮你一下?”

  “啊,不用,我,我不用。”

  “你丈夫去世这么久了,咝,你……没想过男人?”

☆  虞美霞没言声,不知是手上累得还是怎么的,她呼吸稍稍快了一些。

  “那你平时忍不住的时候怎么解决?”

  “……”

  “自己那啥?”

  虞美霞涨红着脸低低头,“我,我不▲  yúměixiáméiyánshēng,búzhīshìshǒushànglèidéháishìzěnmede,tāhūxīshāoshāokuàileyīxiē。

  “nànǐpíngshírěnbúzhùdeshíhòuzěnmejiějué?”

  “……”

  “zìjǐnàshá?”

  yúměixiázhǎnghóngzheliǎndīdītóu,“wǒ,wǒbú■知道。”

  “呃,你自己的事儿怎么会……咝,怎么会不知道,瞎聊嘛,跟我说说成不?”

  虞美霞不吭声。

  董学斌也清楚这话非常那啥,但现在虞大姐正给自己那啥呢,这种情况下,问什么▲出格的话题也没关系了,“你就当随便聊聊嘛,都这样了,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啊,咝,呼,你平时想要那个的时候,都咋办?”

  沉默了几秒钟,虞美霞终于咬着嘴唇道:“我……我自己给自己……”

  董学斌心头微跳,“那个,咝,拿什么弄?”

  虞美霞脑袋都快扭到后面去了,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回答,“……拿,拿手。”

  “三天一次?五天一次?”

  “……”

  “一天一次?”

  “……可能一周……一次,有时候……有时候六天一次。”

  董学斌心跳越来越快,他是真没想到虞大姐会回答这种话题,“那你,呼,那你自己那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谁?”

  “……我丈夫。”

  “每次都想的你丈夫?”

  虞美霞没说话。

  “咳咳,你……嗯,你最近的一次是哪天?”

  “……今天。”

  “今天?什么时候?在哪儿?”

  虞美霞喘息着抿着嘴,“早上,在卫生间里,您还,还在睡觉。”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这一问一答的游戏让他有点上瘾了,“咳咳咳,那,那你身上哪里比较敏感?”

  “……是耳朵。”

 □ “还有呢?”

  “……后背边缘一点的地方。”

  “没了?”

  “……还有……还有下面也是。”

  “啊”董学斌一吸qì,终于忍不住了

  一分钟后。

  虞□美霞拿着纸巾给董学斌把身上擦干净。

  扔掉那团手纸后,虞美霞急急道:“学斌,我,我刚刚什么也没说,我,我去买菜了。”

  **一退,董学斌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嗯嗯,那个啥,早去早回。”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