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被蚊子叮了!】


  晚上十点钟。

  虞茜茜已经回屋睡觉了,虞美霞正在卫生间里给董学斌洗着头发。

  “湿洗不方便,怕您伤口沾到水,我先给您干洗吧。”

  “好,凑合洗洗就行了,不用太麻烦,已经累了你一晚上了。”

  “没关系,我闲着也没事,嗯,这个力度您觉得行吗?”

  “正合适,呼,谢谢了。”

  董学斌眯着眼睛对着厕所的镜子坐着,虞美霞看着镜子,俩手轻柔地插在tā头发里,带着洗发水沫子,很细心地给tā洗着。从董学斌过来以后,这几个小时虞美霞就没闲着,给tā点烟,喂tā吃水果,替tā拖鞋,帮tā洗袜子,董学斌看在眼里,要不是大夏天不洗头的话太过难受,tā也不舍得再麻烦虞大姐了。董学斌抬眼瞅瞅镜子里的大美人儿,“等我手好了,家里的活儿我都包了,你也得空休息几天。”

  虞美霞忙道:“我真不累,照顾您也是应该的。”

  “应该什么呀,哪个保姆这么照顾人的?一月给八千人家也不干啊。”

  虞美霞没吱声,小心翼翼地给tā揉着头发,生怕有洗发水沫子落在董学斌眼睛里。

  董学斌就换了个话题,“我不在这些天,你没带茜茜出去玩玩?”

  “没有,茜茜前天刚正式放暑假。”

  “那你呢?白天看电视?没出去转转?”

  “我,我跟这边不认识什么人,就没出去。”

  董学斌一咂嘴,担心她太寂寞了,“虞大姐,要不你干脆去考个车■本吧,我给你买辆车,你没事的时候也能出去走走转转,旅旅游啊,tiàotiào舞啊,健健身啊,这不都挺好嘛,而且送茜茜上下学,有个车也方便。”

  虞美霞手上一颤,急忙道:“真不用,我人太笨了,肯▲■本吧,我给你买辆车,你没事的时候也能出去走走转转,旅旅游啊,tiàotiào舞啊,健健身啊,这不都挺好嘛,而且送茜茜上下学,有个车也方便。”

  běnba,wǒgěinǐmǎiliàngchē,nǐméishìdeshíhòuyěnéngchūqùzǒuzǒuzhuǎnzhuǎn,lǚlǚyóuā,tiàotiàowǔā,jiànjiànshēnā,zhèbúdōutǐnghǎoma,érqiěsòngqiànqiànshàngxiàxué,yǒugèchēyěfāngbiàn。”

  yúměixiáshǒushàngyīchàn,jímángdào:“zhēnbúyòng,wǒréntàibènle,kěn定学不会。”

  董学斌笑道:“学的差不多就行,我跟那边打个招呼,走走形式本子就能到手了。”

  “真不要了,董局……学斌,我们娘俩欠你太多了,不能再……”

  董学斌故作不悦道:“都是一家人,什么欠不欠的,就你记性好是不是?成天把这个挂嘴上,你也不嫌烦。”

  虞美霞咬咬下嘴唇,不吭声了。

  一看她这样,董学斌心里就是一颤,考虑到虞美霞柔弱怯懦的性格,tā怕自己的话太重了,赶紧补救道:“虞大姐,你和茜茜我都是当做亲人看待的,亲人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个那个嘛,钱不钱的都是小事儿,不是有句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么,就是这个了,你应该也知道我不太缺钱,所以咱家要有什么困难,或者你和茜茜需要点什么东西,你尽管和我说,不用老觉得谁欠谁的,你那是还把我当外人。”

  虞美霞飞快摆手,“没有,没有,我也拿您当……当亲人的。”

  董学斌一嗯,“这就是了嘛,所以啊,你以后也别跟我客气了,成不?”

  虞美霞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

  洗过头,虞美霞开始用吹风机给tā吹头发,现在她把家里常用的大家电和小家电的用法都基本掌握了,说明书上有些不认识的字还是女儿帮着翻译的,熟能生巧,虞美霞每次洗完头洗完澡后也学会了用吹风机吹头,慢慢也熟练了起来,用最弱的暖风,一边捋着tā的发丝一边吹,小手儿弄得董学斌非常舒服。

  片刻后,一身睡衣■的虞茜茜出现在了厕所门口。

  虞美霞关掉吹风机,“咋了?怎么不去睡觉?”

  虞茜茜红着脖子瞅了眼董学斌,“我,我想上茅房。”

  “正好吹完了,你来吧。”董学斌就笑呵呵地站起来,●“早点睡,明儿让你娘带你买手机去。”

  一听这个,虞茜茜立时困意全无,“嗯,谢谢哥哥。”

  虞美霞扶着董学斌,转头道:“这几天你自己睡行吗?娘晚上得守着学斌。”

  虞茜茜重重点◇头道:“我行现在不做噩梦了”

  董学斌听得一皱眉,“虞大姐,你守着我干嘛啊,赔茜茜睡觉吧。”

  “您手动不了,肩膀也是,起床翻身都没办法一个人,您晚上万一想喝个水或者去个……茅房,我在●旁边也方便,不然您怎么下地怎么开门?”虞美霞关切道:“到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睡,有事儿的话您就喊我一声。”刚才董学斌已经开玩笑的说了,tā手臂是一点也动不了,来时按门铃的那一下,还是用脑袋死乞白赖地顶着的呢。

  董学斌心疼道:“你照顾我大半天了,晚上就不用了,我一人没事。”

  虞美霞不听,也不放心,扶着tā走回卧室后,就简单清理了一下写字台,腾出一个能趴在上面睡觉的小空地儿,接着再给董学斌铺床铺枕巾,最后,虞美霞柔弱地走到tā面前,斜着脑袋,红着脸蛋给tā解开上衣扣子和皮带,将衣服一点点从tā身上脱下来,只剩了一条裤衩。

  “您睡吧,我扶您躺下。”

  “哎呀,你就回屋里睡吧,不用守着了。”

  “没事,原来跟街上要饭的时候,我,我跟茜茜也经常趴着睡觉的。”

  等把董学斌扶到床上躺下,给tā弄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后,虞美霞才折身出了去,回小屋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吊带真丝睡裙,抱着一个小枕头回来了,关好门,虞美霞将小枕头放到写字台上,坐稳看看董学斌,就想将桌儿上的台灯关掉,咔嚓,卧室里顿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董学斌听着耳边不远的呼吸声,怎么也睡不着。

  虞大姐好像也没睡,荞麦皮的枕头发出滋滋的细碎响动,她脑袋似乎反复变动着姿势。

  董学斌清清嗓子,“……虞大姐?”

  吧嗒,台灯立刻亮了,“您说。”

  “咳咳,没什么,就是问你睡没睡。”

  虞美霞脸上略略有些枕头压出来的褶子,“没有,今天,嗯,今天不太困。”

  董学斌道:“我也是,脑子里事儿太多,死活睡不着,嗯,要不咱俩说说话?”

  虞美霞看看tā,站起身咬咬下唇,“您要是不困的话,我,我前阵子刚跟公安局家属院的一个大姐学了tiào舞,也,也不知道tiào得■好不好,我给您……给您tiào一个舞吧,这样您可能就睡得香了。”按摩,tiào舞,做饭,这都是虞美霞最近在努力学习的东西,也全是为了董学斌学的,董局长的恩情让虞美霞无以为报,只能从这上面下下功夫,希望○■能让董学斌高兴,能报答一点是一点。

  董学斌苦笑道:“tiào舞太累了,你……”

  虞美霞已经站在了床尾的空地上,“我不累,以前总下地干活,我体力挺好的。”

  董学斌心知劝了她◎也不听,就笑道:“行,那就看看,辛苦了。”

  虞美霞摸出了手机,手指很生疏地点在上面,似乎在找什么,不多时,一首悠扬的曲子从手机里飘出来,虞美霞怕音乐过去了,赶紧把手机放到床上,略显羞涩地站好在那里,右手微微上扬,拿了个姿势,等音乐进行到了一处快慢变化时,虞美霞微微一动,随着音乐开始翩翩起舞。

  看得出来,她舞姿不是很到位,显然刚学没多久,而且每一个动作都有些收着,很紧,放不开的感觉,要是换个内行人,肯定看得大皱眉头,不过董学斌本来就不懂,tā主要看得也不是舞蹈,而是虞美霞肉呼呼的身子,所以董学斌目光扫着虞大姐丰满的身段,看得津津有味。

  这也不知是什么舞。

  有点芭蕾的意思,有点古典舞的意思,估计教虞大姐tiào舞的那人也是个外行。

  虞美霞一边tiào着,一边有意识地在注意董学斌的表情,见tā眯着眼睛看得很入神,虞美霞心中登时一荡,她很开心,觉得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于是虞大姐tiào得更卖力气了,原地轻飘飘地转了两圈,弯腰,手抚大腿,把那成熟女人的丰腴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董学斌享受极了,倍感愉悦地看着她。

  有人给做饭,有人给喂水,有人给点烟,有人给洗头,有人给tiào舞……

  董学斌有种当了皇帝的感觉,心中变得相当充实和满足。

  诺基亚N8里的曲子渐渐飘远,一曲作罢,虞美霞也做了最后一个动作,居然扬着手下了叉,下叉也就是劈叉,对于外行人来说本该是非常有难度的,可虞大姐的柔韧性似乎天生就很好,俩腿一前一后慢慢分开,虽然没有完全下到底,但那浅肉色的三角裤也离木地板不远了。

  董学斌眼睛○微微一瞪,注意力自然不是在劈叉上,而是在虞大姐裙下露出的春光上。

  虞美霞tiào得太专注了,一时间倒是忘了现在腿上并不是裤子,而是那身吊带短裙的睡衣,俩腿这么一劈,绸缎般的裙子顿时顺着大腿根☆■往上快速滑去,隐约停留在了腰jì,而三角裤也几乎完全暴露了出来,两条肉嘟嘟的美腿一览无余。羞得她慌忙用手去捂,笨手笨脚下还差点摔了跟头,乱腾了几秒钟,虞美霞才终于拉着裙子从地板上站起来,肉呼呼的身上尽◎是些细密的小汗珠儿,看来挺累的。

  董学斌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好,tiào得真好,虞大姐你肯定有这方面的天赋。”

  虞美霞尴尬道:“今,今天没tiào好。”

  董学斌夸赞道:“▲挺不错的了,你不是才刚学嘛,呵呵,哪天等我伤好了,你也教教我,到时候咱俩tiào。”

  虞美霞低低一嗯,“那您休息吧?”

  董学斌看看写字台上的枕头,“干脆你也上床睡吧。”

  ◆“不了,不了。”虞美霞赶紧摇头。

  董学斌道:“你睡桌子上我看着心疼,要不你就上床,要不你就回屋,你选一个。”

  虞美霞咬咬牙,往床上看了眼,想了很久,终于慢吞吞地走了过去,小心坐到了●床侧。前些天,虞美霞母女俩和董学斌就在一张床上睡过的,她全身上下还让董学斌摸了个遍,加上给董学斌上厕所时都摸过了tā的那个,虞美霞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那啥的了,担心董学斌半夜有事,她就没有走,迟疑片刻,◎她伸手关上灯,轻轻在董学斌身旁的空地上躺了下去。

  “大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也不知道,把茜茜养大,供她读书,供她上大学吧?”

  “我是说你自己,有什么目标没有?”

  “目标?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只要茜茜过得好就行了,等她上了大学,等她毕业工作了,我就在家给她做饭,等茜茜结了婚有了孩子,我就给她看孩子。”女儿就是虞美霞的一切,她真没想那么多。

  董学斌眨眨眼,“除了这个,你自己就没有点儿想做的事情?”

  虞美霞想了好久,“如果有机会,我想,想找一找我的亲生父母。”

  董学斌愣愣,“咦,你家不是……”

  “我爹娘去世之前,有次吵架时说漏了嘴,我才知道我不是tā们亲生的,后来,我问了些家里的亲戚和邻居,tā们告诉我,我好像是被捡来的。”虞美霞叹叹气,“这件事我还没和茜茜说过。”

  董学斌惊讶了一下,也没有太□多意外,主要原因还是虞大姐长得太漂亮了,一般庄稼人家里的孩子,就算偶尔能生出个漂亮娃来,也不会有像虞美霞这么美艳得离谱的,那回查虞大姐丈夫案子的时候,董学斌翻过档案,好像也扫过一眼虞美霞父母的照片,印●象中俩人都不太好看,当时董学斌也没多想,但现在一琢磨,可不是嘛,遗传基因在那里摆着呢,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大会生出虞美霞这么美的大美人儿啊,原来虞大姐不是tā们亲生的。

  “行,我也尽力帮你找找。”

  “其实我也没抱什么希望,能碰见tā们的几率太小了。”

  “别想那么多了,有缘分的话自然会见到,嗯,不早了,早点睡觉吧。”

  “……嗯。”

  夜色渐浓,月光也被乌云遮住了痕迹。

  嗡嗡嗡,嗡嗡嗡,屋里有蚊子,唧唧喳喳吵得董学斌还是睡不着。

  大约过去了十多分钟,董学斌也没什么困劲儿了,怕虞大姐晚上着了凉,就用脚将身上的被子踢下去一些,脚腕子一抬,用被子给虞美霞的小腿和脚盖住了,不经意间,董学斌的脚心碰触到了一只热乎乎的小脚丫,很滑溜,皮肤很软,董学斌心头就是一tiào,没舍得拿开,而是就在她小脚丫边上停住了,自己脚心隐约搭在她的脚背上,感受着上面的细腻。

  虞美霞许是睡熟了,一动不动,呼吸很均匀。

  董学斌吃力地把脑袋一扭,看着虞大姐风韵犹存的侧脸,闭上眼,鼻子里嗅着她身上飘出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心中一片安宁和温馨。

  嗡嗡嗡,蚊子还在骚扰着董学斌,大腿上,胳膊上,脖子上,都被蚊子叮了包。

  咔吃咔吃,虞美霞身上传来指甲挠肉的动静,她小手儿正挠着大腿。

  “虞大姐?”

  “嗯?”

  “你也让蚊子咬了?”

  “您也是?那,那我找找蚊子。”

  吧嗒,台灯被人拧开了,昏黄的光线打亮了卧室。

  虞美霞在床上半坐着,右侧的大腿上明显有一处红扑扑的小包儿,她抓了两下痒痒,就扯着脖子在屋里寻摸着,看看墙上,瞧瞧床单,瞅瞅半空,终于在床头的梆子上发现了蚊子的踪迹,是一只花不溜秋的大毒蚊子,虞美霞赶快站在床上,弯着腰,迈着退,伸手啪地一把拍过去,可看看手上,却是没打着,眼睛快速在周围一扫,又看到了它,虞美霞赶快去拍。

  董学斌有伤,自己起床都没办法,一直在那儿躺着。

  虞大姐打蚊子的时候,就站在tā的旁边,不可避免的,那裙底的风光尽收董学斌眼底,虞大姐两条美腿从脚踝到大腿根,都被董学斌看了个清楚。虞美霞此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将大腿加紧,捂了下裙子,咬咬嘴唇却没有说什么,抬起头,继续找着那只大花蚊子。

  几分钟后,虞美霞并着腿蹲在了董学斌身旁。

  “……咋了?打着了?”董学斌问。

  虞美霞脸一热,“蚊子落您……落您裤衩上了。”

  董学斌呃了一声,低头一看,角度上却是看不到,“那你给tā轰走再打。”

  虞美霞嗯了一声,轻轻用手在tā裤头上扇了扇风,蚊子顿时飞跑了,虞大姐看准时机,啪的一把打到了它,在翻开手掌一看,手心有不少蚊子吸来的血。拿手纸使劲儿擦了擦,虞美霞下床去洗了手,回来后,掌心多了一瓶风油精,“学斌,你叮了几个包?我先给你抹抹吧。”

  “你先抹你的。”

  “噢,那您稍等。”

  虞美霞借着灯光掰着大腿,用风油精在上面滴了滴,均匀地涂抹上去。

  “……我好了,您叮在哪里了?”

  董学斌伸出腿,“脚上有个,身上有,脖子也是。”

  虞美霞就半跪着走到床尾,低下头,摸着董学斌的脚找了找,旋即拿风油精瓶子轻轻一点,并用手指柔柔地涂抹开来,再往上看看,虞美霞又给她身上脖子上等地方的包儿全抹上了风油精,弄得董学斌身上凉飕飕的,挺舒服。一时间,不算很难闻的刺鼻气味飘散在屋内。

  “抹了四个,嗯,还有其tā地儿吗?”

  “没了吧★。”

  “那,我关灯了?”

  刚要点头,董学斌忽然脸色微变,眉头tiào了tiào。

  虞美霞一眨眼睛,关心道:“您怎么了?是不是胳膊不舒服?”

  董学斌脸上有些尴尬,★“呃,好像还有个包儿,咝……”又疼又痒的感觉让tā倒吸一口气。

  虞美霞赶快低头找着,“在哪?”

  “那个啥,咳咳。”

  “包儿在哪?我给您抹药啊?”

  “在,在……”董学斌丢人道:“就是刚刚落裤衩上时叮的。”

  虞美霞啊了一声,视线一瞥tā裤头,那里可是……叮在那个地方了?

  董学斌也险些骂娘,这该死的蚊子,怎么隔着裤衩也能叮人啊,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嘛。下面不断传来痒痒的感觉,还带着一丝细微的疼痛,那个难受劲儿啊,就不要再提了,董学斌夹着腿蹭了蹭,可非但没有解痒,反而更难受了,想伸手去挠也力不从心,董学斌汗都下来了。

  虞美霞抿着嘴唇低声■道:“我,我给您抹风油精?”

  “风油精能抹那块吗?太凉了吧?”

  “……我,我也不知道。”虞美霞一起身,“我去找找说明书。”

  董学斌五官拧巴在一起,“麻烦你了,稍微快点,咝,呼,太难受了。”有痒却抓不到,这种滋味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

  虞美霞小跑了出去,一分钟后就回来了,“风油精盒子好像让我给扔了。”

  “帮我拿个枕头,咝。”董学斌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夹我腿上”

  虞美霞立刻照做,将枕头塞过去。可董学斌夹着嘎悠了两下子,还是解不了痒。

  董学斌这个急啊,要了命了

  “……学斌。”

  “咝,啥事儿?”

  虞美霞咬着唇瞅tā一眼,“您要真太难受,我,我给您挠挠?”

  董学斌觉得面子上太难看,就下意识地想说不用,可转念一琢磨,上厕所的时候虞大姐已经碰过自己那个了,再碰几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想,董学斌连忙道:“那辛苦了,多谢多谢,咝。”

  虞美霞别着脑袋凑过去,迟疑了片刻,她慢慢伸出手,颤抖地伸进了董学斌的内裤里。

  董学斌不由自主地做了个深呼吸。

  虞美霞眼睛看着木地板,“是这,这里吗?”

  “再往下一点。”

  “这儿?”

  “再往下,对对,就这块”

  虞美霞手上帮tā止痒,不过却没敢用指甲挠,怕伤到tā皮肤,只是用手指肚一点点蹭着,非常温柔。董学斌表情一舒,难受的感觉潮水般的褪去了,然而,一种兴奋感却止不住地又升了起来

  ……

  【求推荐票】

  【急求票,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