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住院了!】


  县人氐医院。

  骨科,单人病房。

  董学斌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已经在医院le,他下意识地扶着病chuáng想坐起来,可手臂顿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左手右手,左臂右臂,两只手从手指头到肩膀都没办法动弹le,上面裹着白白的纱布,里三层外三层,有些地方还有yao物从纱布上印出来,应该是已被院方做过le治疗处理。

  “咦,董局您醒le?”病房里唯一一个xiao护士道。

  董学斌看看他,“wǒ胳膊没事吧?怎么动不lele?”

  护士笑道:“大夫说没大碍,就是肌rou组织严重拉伤,骨头倒是还好,多养几天就能恢复le。”

  董学斌松le口气,“谢谢le。”

  护士走le出去,不多会儿,陆陆续续有不少人都进le病房。

  有消防队的领尊,有县局的干警,秦勇啊冯副队长啊也都来探病le。

  董学斌笑笑,“劳大家挂念le,对le,那跳楼的工人怎么样le?”

  冯副队长感慨道:“工人没事,让您救下来le,就是腰骨和tuǐ骨受le伤,右tuǐ严重骨折,也跟病房住着呢。”

  董学斌脸色一冷,“等他病好le,先治安拘留十五天!搞什么!”

  这时,从县局赶来的粱成鹏也到le,一看董学斌的样子,粱成鹏心中一酸,“董局长,你这次太冒险le,要不是运气好躲开的及时,你可就危险le,唉…………”看看他,粱成鹏道:“不过也幸亏是你冒死伸le一下手,救下le工人,这才没让事态è化,做得好,喏,市里的报纸出来le你看看。”

  一张报纸从粱局长包里拿le出来。

  标题上写着一行大字:公安局副局长徒手接住跳楼男子!

  董学斌苦笑道:“哪是徒手接住啊,就缓冲le一下。”

  粱成鹏指指他,“你啊,还有心思笑呢,知不知道,听到你出事儿le,咱们局里有多少人都提心吊胆着呢?刚才wǒ问大夫le,你的伤没十天半个月恐怕好不le,好好养病吧,再给你放半个月的假期嗯,还有,你昏mí的时候wǒ把这事儿报上去的,市里批准同意,给你记个人三等功一次,证书和奖章,等你病号以后再颁发。”

  董学斌嘴上一乐“谢谢粱局长。”

  粱成鹏道:“这是你拿生命和勇气换来的,不用谢wǒ。”

  其实粱成鹏和秦勇冯副队长他们都想问问,董学斌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不就是个普通工人嘛而且这人还用命威胁县政fu,还大言不惭地要当什么车间主任,至于这么救人吗?差点连自己的命也搭上?这实在有点不可理解,不过也多亏lexiao董局长的惊人表现,这才让事态得以控制,甚至延台县公安局的名声也因此再度打响le一些,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儿。

  等粱局长秦局长他们走le董学斌就美滋滋地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三等功啊,又一个扎扎实实地政绩,离正科的提名又进一步le!

  吱呀,病房men突然开le,高跟鞋的声音急促的迈le进来。

  董学斌尊眼一看愣le愣,讪笑一声,“谢县长。”

  去乡里视察工作的谢慧兰回来le,后面则是秘书胡思莲,谢慧兰在听说le董学斌受伤,连县政fu都没有回直接叫司机开车到le县人民医院,站在病房men口,谢慧兰摆手让胡思莲在外面等着她一关men,两步就走到le董学斌的病chuáng前面眯着眼睛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谢姐?”

  “……”

  董学斌呃le一声,“wǒ这回可不是逞能啊,wǒ是知道能接住他所以才伸手的。”

  谢慧兰瞅瞅他,“为lewǒ?”

  董学斌之所以这么不要命的救人,当然是为le谢姐,不过谢慧兰这么一问,董学斌却有点不好意思说,咳嗽一声,假装道:“没有,你不是说还差不少政绩才能提正科嘛,wǒ想着救下人肯定能拿个三等功,所以才救的,这不,呵呵,粱局长刚才说市里已经批le,就等出院拿奖章le。”

  谢慧兰道:“你觉得wǒ该信吗?”

  董学斌道:“谢姐,这次真是意外,wǒ保证没下次le,以后碰到危险,wǒ绝对躲得远远的。”上次他答应过谢慧兰不会再luan来,谁想刚过去两三天就又拼命le一次,而且还挂le彩住le医院,这让董学斌非常尴尬。

  谢慧兰叹le口气,把进他的头发里温柔地抚le抚,“xiao董,谢谢你。”

  董学斌哎呀le一声,“说le不是为你,谢什么啊。”

  谢慧兰伸手将他散luan的头发一点点捋顺le,慢悠悠道:“wǒ谢慧兰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现场的情况黄〖书〗记都跟wǒ讲le,你为wǒ做的事情,你为wǒ做的所有事情,wǒ都看得清清楚楚。”

  董学斌笑道:“嗨,也没多大点儿事儿。”

  谢慧兰轻轻握住le董学斌绑着纱布的手,没说话。

  董学斌就道:“你赶紧回县政fu吧,好多事等着你处理呢,wǒ这边没事le。”

  “再陪你一会儿,不急。”

  董学斌心中也是一暖呼,看看谢姐美yan的侧脸,嗯le一声。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俩人就这么拉着手坐在一起,谁也没说什么。

  过le会儿,谢慧兰端庄地一捋头发,“你为wǒ做le这么多,wǒ却一直也没为你做过什么,现在想一想,实在是…………”

  董学斌打断道:“说那个干嘛呀,w●ǒ来延台县还是你出的力呢,再说le,咱俩不是谈对象呢嘛,还计较这么多干啥?”

  谢慧兰微微一嗯,“呵呵,那wǒ以后对你好一点。”

  董学斌心中一跳,道:“怎么好?”

  谢慧兰笑◇眯眯他,“你说吧。”

  “……咳咳,那你先把称呼变一变,老xiao董xiao董的多别扭啊。”

  “是吗?wǒ倒觉得xiao董叫着很亲切啊?”谢慧兰一沉yin,“没人的时候,叫你xiao斌?”

  董学斌用力点点头,可却触动le肩膀的拉伤,疼得他龇牙咧嘴,“就xiao斌吧,有外人在的时候你再叫xiao董,嗨,其实也就是个称呼,你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没那么多讲究。”其实董学斌想让她叫“好哥哥”或者“老公哥哥”的,当然,即使有这个心,董学斌也不太有这个胆子。

  “……xiao斌?”

  “嗯?什么事?”

  “呵呵,没事,叫个试试。”

  “你该走le吧?回去吧,wǒ这边不用担心过两天就出院le,你忙你的去。”

  “嗯,那wǒ晚上再过来看你。”

  “别别,你可是县长来一次还好说,两次就过le,别让别人说闲话。”

  谢慧兰低头看看他,笑le一下,伸手扒开董学斌脑men的发丝,站起来,俯身在他额头上wěnle一下随后xìng感的嘴chún慢慢下移,亲到le董学斌的鼻子,脸蛋,最后落到le他的嘴角上,将滑溜溜的舌头塞进他的嘴里配■合着董学斌来le一个两分钟的长wěn,末le,谢慧兰u出xiao舌头,在他嘴chún上笑yinyin地一亲,“好le,那wǒ走le。”

  董学斌早都晕晕乎乎le“嗯嗯。”

  谢慧兰笑笑★,拍拍他的tuǐ,慢慢直起腰。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说话声,好像来le不少人。

  “xiao斌是在这个病房吗?”

  “wǒ表哥怎么样?”

  “董局长没事但谢县长还在,您几位……”

  董学斌一怔,对着谢慧兰道:“wǒ妈和wǒ表妹。”

  谢慧兰就侧头对着外面道:“xiao胡,让xiao董家属进来吧。”

  men一开,一脸焦虑的栾晓萍匆匆走进屋,身后跟着唐瑾和二姨,舅舅跟舅妈也来le。一见县长在,舅舅眼睛一亮,赶紧和舅妈上去客气地打招呼,唐瑾也知道le眼前这位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正是当今县长,一时间变得非常拘谨,只有栾晓萍,似乎都没顾上理谢慧兰,急急哄哄地踱步到病chuáng前,看看儿子,眼泪儿滴答滴答地就往下掉。

  董学斌笑道:“妈,wǒ没事,哭啥。”

  栾晓萍xiao声儿u泣道:“妈跟你说le多少遍le,不要逞能不要逞能,你,你就是不听!”

  董学斌砸le下嘴,“wǒ心里有谱,不是逞能。”

  “早晚被你给吓死!”栾晓萍气得想打他一顿,可却下不le手。

  谢慧兰眯着眼迎上去,伸出手,和栾晓萍握le握,“您是xiao董的母亲吧?wǒ代表县政fu,感谢董局长为县里做出的贡献,不止这一次,上回在南柳xi,如果不是董学斌同志tǐng身而出,那些xi生和老师的生命恐怕也会有危险,董学斌同志是公安局的英雄,也是咱们延台县的楷模。”

  栾晓萍没见过什么世面,慌忙和她握手,“谢县长,您,您过奖le。”

  有谢慧兰在场,栾晓萍唐瑾他们都有点紧张,生怕说错什么话。

  谢慧兰见状,就笑眯眯地一回头,“董局长,wǒ回去le,你注意身体,好好养病。”

  董学斌假装恭敬道:“谢县长,谢谢组织上的关心,wǒ一定争取尽快康复,再次投入组织的怀抱,好好工作。”

  谢慧兰笑着指指他,■“什么叫再次投入组织的怀抱?呵呵,组织上可一直没有抛弃过你。”

  董学斌讪讪一笑。

  谢慧兰转身,轻柔地拍le拍栾晓萍的手,“伯母,您也别担心,xiao董的伤没什么大碍,有个十天就差不○多痊愈le,等他病好le也不急着上班,跟家里多养养,假期不够的话wǒ亲自给他批。”

  栾晓鼻慌张道:“谢谢您关心。”

  谢慧兰打le几句官腔,就推men出le病房。

  胡思莲本也想探望一下董学斌,但谢慧兰没让她进去,现在又走le,胡思莲自然不好单独行动,投给le病chuáng上的董学斌一个关切的眼神,见董学斌微笑着对她点点头,示意没什么事,胡思莲这才跟上le谢慧兰干练的步伐。

  病房内。

  唐瑾实实松le口气,拍着xiōng脯道:“这就是谢县长啊官威真大,wǒ都不敢喘气le。”

  舅妈和二姨也深以为然,领导就是领导,离得老远都倍感压力。

  栾晓萍感叹道:“谢县长可真漂亮,人也有本事,看她也比xiao斌大不le五六岁吧?可都当县长le?”

  舅舅xiao声儿道:“听说谢县长背景很大”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正为找媳fù的事儿发愁呢,闻言就道:“妈,你说谢县长漂亮还是萱姨溧亮?”

  栾晓萍道:“她们俩啊,都漂亮的不像话”应该差不多吧。”

  董学斌看看他,“那你觉得俩人谁好?”

  栾晓萍瞪le儿子一眼,“俩人好不好跟你有啥关系?”

  “哎呀,wǒ不就随便一问嘛。”八字还没一撇,董学斌暂时不想告诉母亲昵,就岔开话题道:“妈,给wǒ削个苹果吧”想吃水果le。”

  栾晓萍心里还带着气呢,“自己削!”

  董学斌哭丧着脸道:“wǒ这俩手都动不lele,怎么削呀。”

  栾晓萍气道:“让你逞能啊!六七层高的楼掉下一人,那得多大的冲力?你也真敢伸手接?你还要不要命le啊?xiao斌”这个官咱们不当le行吗?妈现在整天都提醒吊胆的,睡觉都睡不踏实,就怕你哪天,……说着说着,栾晓萍uu鼻子,伸手抹le抹眼角的泪珠儿,又要哭。

  董学斌有些愧疚,“wǒ错le行不?别哭别哭”下次wǒ肯定注意一点。”

  栾晓萍坐到le病chuáng上,也不理他,打开一个不知是谁拿来的果盘,取出苹果削着皮。

  董学斌招呼道:“xiao瑾,舅舅”舅妈,二姨,你们也坐。”

  唐瑾心疼地瞧瞧表哥的手,“表哥,wǒ们厂子这些天也没什么大事,要不然wǒ请个假过来照顾你吧”你手也动不le,起chuáng都不方便,没个人不行。”

  二姨道:“你个丫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呢”还照顾别人?xiao斌,二姨跟这儿陪你吧。”

  舅妈也赶紧道:“还是wǒ来吧。”

  董学斌摇头道:“别别,谢谢您几位le,wǒ没事。”

  “这还叫没事?”栾晓萍不高兴儿子,拿出一根牙签,在苹果片上xiao心喂着他,“你伤这么重,连自己吃饭都吃不le,没个人照顾你,你怎么吃饭怎么喝水?妈学校那边放暑假le,正好跟这儿看着你。”

  二姨道:“姐,你这两天不是正血压高呢吗?”

  栾晓萍摆摆手,“不碍事,吃点yao已经下去le。”

  二十分钟后,栾晓萍知道唐瑾他们都是请假来的,就让他们都回乡里le。

  然后整整一个下午,董学斌除le一些医院的治疗外,剩下的所有时间几乎都在陪着探病的人说话le,有县局的刑警,有〖派〗出所的刘大海陈发楚峰等人,也有一些连董学斌都叫不出名字的干警和政法委书记黄立跟副〖书〗记曹旭鹏,前面那些人还好说,后面几位可都是重量级的人物,董学斌自然不敢怠慢。晚上。

  栾晓萍拿勺子给儿子喂饭,“怎么这么多人来看你?你这可怎么休息啊?”

  董学斌苦笑道:“wǒ总不能把人轰走吧?明天应该就好le。”

  “唉,要不然…………正说着呢,栾晓萍忽然一捂脑men,身子晃悠le一下,董学斌急忙问怎么le,栾晓萍也没说话,赶快从兜里翻出片降压yao来吃le半片,喘le两口气,这才缓过来一些,“血压高,老病le。

  董学斌急道:“不行不行,您赶紧回家休息吧,跟这儿没黑天没白天地盯着wǒ,早晚还得犯病。”

  栾晓萍倔强道:“妈没事。”

  “您赶紧回家睡觉!”

  儿…………妈走○le你咋办?”

  “wǒ……,只董学斌想le想,“大不lewǒ请个护工来,您就别管le。”

  栾晓萍叹le口气,“护工照顾你细心的le吗?要不让你二姨来?”

  “您就别管le,◆快回去吧,有事儿记得给wǒ打电话。”

  最终栾晓萍也没倔过儿子,加上她这几天确实不太舒服,千叮咛万嘱咐后,栾晓萍才出le病房。

  老妈一走,董学斌脸色就是一绷,其实他从下午开始就憋着niao呢,纵然是自己老娘,可董学斌也不太好意思让老妈给他脱kù子,下午虽说也来le不少男同事,可关系都不太熟,就算熟人董学斌也不好让他们帮忙啊,好在他忍耐力不错,这会儿赶紧叫来le护士,问有没有护工。

  可护士说,护工是还有两个,不过却都是fù女。

  董学斌一下就头疼le,靠,哥们儿一大活人,别是让niao给憋死啊!

  怎么办?舍le这张老脸让护士搭把手?要不就请个女护工来?

  董学斌是个正儿八经的京城人,非常要面子,这事儿实在让他纠结le好半天,到最后,董学斌还是没拉下脸皮来,一咬牙,他连出院手续也没办,叫护士给他穿好衣服和鞋子,装好钱包和手机,董学斌也不顾院方的阻拦,直接出le医院。

  一辆出租车刚拉着人来到医院,董学斌一看,就低头艰难地钻le进去。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去虞美霞虞茜茜那里住上几天,一来探病的人太多,躲一躲也好,二来,虞大姐曾给自己洗过澡,让她帮着那啥的话,董学斌倒是少le些心理障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