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谢县长的腿】


  县长办公室里。

  对于董学斌hé谢慧兰zài谈恋爱的事情,黄立是很震惊的。

  震惊到le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地步,让办公室里的气氛诡异地安静le下来。

  谢慧兰看看他,笑吟吟地开口le,“黄书记,我跟小董的事情除le我家人以外,还从没告诉过别人呢,你也知道体制里有避险原则,我虽然不是小董的直接领导,但有些扯皮的事儿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所以这事儿我就告诉你一个人,真等我们订婚结婚的时候,再公开也不迟。”

  只跟自己一个人说le?

  黄立面露感动,这是何等的信任,说明谢县长已经完全接纳le自己,没把自己当外人。黄立自然也明白这是谢县长施展的一种领导艺术,是对自己的招揽,于是黄立表现出le该表现的神色,他也明白该怎么做,虽然这事儿算不上特别忌讳,但就算是他老婆hé孩子,黄立也不会告诉的。

  不多时,黄立告辞离开。

  董学斌苦笑道:“谢姐,你怎么跟黄书记说le?”

  谢慧兰眯眼一看他,“黄书记是我爸的老部下,之前是跟zhe常书记的,常磊一走,他就靠到le我这边,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得让他知道我对他的信任,好让他跟zhe我一起趟一趟延台县的水,还有,你zài公安局工作,黄立是政法委书记,也是你的上级领导,我对你的重视程度,自然得让他清楚一下,免得你那个臭脾气瞎得罪人,再弄出什么乌龙事件。”

  这话他不爱听,董学斌砸le下嘴,“可不是我得罪人啊。”

  谢慧兰看看他,“从县委书记到公安局副局长,还有你没得罪的吗?”

  “是他们欺负到我头上le,是他们损害le人民的利益,他们……”

  谢慧兰打断道:“呵呵,你总有理。”

  铃铃铃,桌上的电话响le,谢慧兰一接,“喂……哦,小胡啊……谁……嗯,嗯……好,你让他五分钟以后进来。”放下电话,谢慧兰笑道:“好le,你该回去le,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

  董学斌舍不得道:“要不你先推le,让他晚半个小时再来?”

  谢慧兰好笑地瞅瞅他,“工作的事是说推就能推的吗?回去吧。”

  董学斌盯zhe她苗条的身段hé▲倾国倾城的面容,还想多看几眼,上次回京城,基本上就是陪zhe谢姐母亲去le医院,hé谢慧兰的独处时间基本没有,所以董学斌很想她,也不知怎的就那么想,董学斌估计是自己太久没那啥le,以至于现zài让他盯◇zhe谢慧兰的脸看上一整天,他想来也不会看腻。

  谢慧兰美眸一柔,笑孜孜地拉开抽屉取出一串钥匙给le他,“喏。”

  董学斌低头一看,“什么钥匙?”

  “我zài家属院房子的钥匙。”谢慧兰笑道:“你要是不怕坏le我的名声,你晚上就过来。”

  董学斌呃le一声,“那哪行啊,别le别le,让人看见不好。”

  谢慧兰把钥匙一推,“呵呵,来吧,避开点儿人就行,我也想跟你说说话呢,咱们可好久没沟通过le。”拿起纸笔用优雅的小字写le一串地址hé门牌号,谢慧兰将纸条塞给他,“晚上家属院可能人多,你下午提前过去也行,我最快也要七点钟才能到家,等我回去吃饭吧,好不好?”

  董学斌一嗯,“好吧,我看看混不混的进去,主要怕你邻居看到。”

  出le办公室,董学斌下楼取车,到商业街的超市买le一大堆东西,比如土豆啊胡萝卜啊鸡肉啊红酒啊,董学斌hé谢慧兰聚少离多,这次好不容易都zàile延台县,这第一顿饭怎么也得精心准备准备,想le想,董学斌咳嗽一声,又夸张地买le一堆蜡烛hé一大捧红玫瑰,这才出le超市。

  县委家属院。

  有点起风le,乌云滚滚zài头顶,似是有雷阵雨。

  董学斌并没敢把车开进大院里,主要他的奔驰太显眼le些,就将车停到大院外的马路上,从里面取出那些食物hé蜡烛,玫瑰花则被他裹得严严实实,别的包不怕,人家看le也以为是送礼的,可玫瑰这东西可不能让人看见。做完这些,董学斌一呼气,大步朝家属院大门走去。

  门卫没有拦他,董学斌很顺利地摸le进去。

  几个领导家属hé他擦肩而过,大部分董学斌都不认识,远处倒有个熟脸,不过如果不是走le个正对脸,人家也不会跟你打招呼,董学斌大包小包的拿le一大堆,你让人家说什么?哟,董局长您送礼去啊?显然不能这么说。

  片刻后,董学斌终于找到le谢姐所zài的六号楼。

  这楼是新起的,年头应该不长,大约十层高,有电梯。

  “咦,董局长?”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董学斌是做贼心虚,闻言心头一紧,可回过头来后看到那人,却是微微松le口气,“是小华啊。”小华,是董学斌来延台县后第一次立功时本应该抓的那个男孩,别看小华岁数不大,不过黑客技术很高,不然也不会一连攻击县政府网站好几次也没人能查到他,“怎么今天没上学?”

  小华小声儿道:“放暑假le。”

  董学斌点点头,“以后好好学习,别净弄那里拉歪斜的事儿。”

  小华重重一嗯,“我爸妈把电脑锁起来le,我现zài很少碰le。”他对董学斌是很感激的,那次还以为要坐牢le,谁想董局长却放过le他,自那以后,小华老实le许多,再也不敢攻击什么网站le。

  “董哥,您这是干什么去?”小华问道。

  董学斌道:“呃,去办事。”

  小华嘿嘿一笑,“您这是送礼去吧?”

  董学斌瞪瞪他,“知道你还问,去吧去吧,回家去。”

  轰走le小华,董学斌就进le楼道,按开电梯坐上去。叮,电梯到le,走出去的董学斌四顾一望,他本还怕邻居看到,谁想这边一左拐才是谢姐的房子,右边的邻居家门口也有一个墙隔zhe,就算从猫眼里也看不到自己,董学斌放le心,摸出钥匙开门进le谢姐家,将大包小包往门厅里一放。

  屋子挺干净,装修hé家具也比董学斌家豪华多le。

  董学斌本还想参观一下谢姐的卧室,不过一看表,没什么时间le,就赶紧把菜拿出来,套上围裙进le厨房忙活zhe。切zhe切zhe菜,董学斌忽然觉zhe自己zài谢姐面前太势弱le啊,给她洗过衣服,给她洗过袜子,现zài还给她做饭,可忙里忙外le以后,自己连她小手儿都没拉过,实zài……董学斌认为不能再这么下去le,今天自己得主动一点。

  大约七点钟左右,呼啦一声,外面下起le瓢泼大雨,雨点跟豆子那么大。

  紧接zhe没过多会儿,门锁响le响,一身落汤鸡的谢慧兰湿嗒嗒地进le客厅。

  董学斌从厨房走出来,讶然道:“怎么淋zhele?”

  谢慧兰弯腰把鞋脱le,笑道:“我就让司机送到院门口,谁想几十米的道就下雨le,今天不太顺呢。”

  董学斌道:“哟,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等会儿再炒菜。”

  谢慧兰一嗯,看le眼厨房那些菜码,“谢谢,辛苦le。”

  “嗨,这叫什么辛苦啊,快去吧。”

  谢慧兰的西裤紧巴巴地贴zài她纤细的大腿上,拖鞋里的丝袜也湿透le,再有上面的白衬衫,胸口位置隐隐约约露出一抹黑色,文胸的款式几乎都能看到le,上面绣zhe朵紫色的花,看来谢慧兰很喜欢这种风格,那回她落水后去到董学斌家,脱下来的文胸hé内裤也是类似的这种,只不过那回是红花。

  董学斌看得有点燥热,嗓子干干的。

  谢慧兰瞅瞅他,呵呵一笑,不紧不慢地进le卫生间,几分钟后,喷头传来哗哗声。

  董学斌就把玫瑰花拿le出来,又点上le蜡烛关le灯,气氛弄得很那啥。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le,外面的雨也小le许多,过le一会儿,卫生间里传出谢慧兰的声音,“小董,帮我从柜子里那一身衣服来,睡衣也行,西装也行,噢,对le,内衣也别忘le。”

  “好,你稍等。”

  “谢谢le。”

  董学斌搓搓手,就进le谢姐的卧室,拉开le衣柜的门。选衣服的时候,董学斌动le些自己的小心思,他想le想,自己好像还没看见过谢慧兰穿裙子的样子呢,全是西装西装西装,好像除le这个就没别的衣服le似的,翻le翻,董学斌意外地竟没有发现长裙短裙,除le四五身西装外,里面还有几身OL装,大都是黑色白色,没有太鲜艳的。

  就这个吧

  董学斌挑le身咖啡色裙子的职业装,脸红心跳地又捏出le一套黑色内衣hé丝袜。

  “谢姐,拿好le,开下门。”董学斌抱zhe衣服zài卫生间门口说le一句。

  吱呀,门开le,雾气蒙蒙的卫生间里传来一股香喷喷的洗发水味道,紧随其后,谢慧兰光溜溜的身子就出现zài眼前,一点也没有遮zhe掩zhe的意思,她笑眯眯地一伸手,把衣服拿le过来。董学斌真是服le她le,上次是,这次也是,一点女人的矜持都没有啊,您好歹裹zhe个毛巾或者捂zhe点胸口再开门好不好。

  董学斌眼神一躲,假装看向其他位置,心跳更快le。

  很快,一身职业装的谢慧兰就从厕所里走le出来,“呵呵,好久没穿裙子le。”

  董学■斌看得有点迷迷糊糊le,谢慧兰的两条裹zhe肉丝袜的美腿已然露zàile外面,跟萱姨白呼呼肉嘟嘟的美腿不同,谢姐的腿柔顺纤细,但又透zhe一股干练的风姿,弹性十足,很性感,很有魅力,董学斌看得感慨万千☆,不由道:“谢姐,你说你怎么……唉,怎么就这么漂亮呢?”

  谢慧兰笑道:“是吗?”

  “嗯,漂亮的没边儿le。”

  “呵呵,谢谢。”

  董学斌一回身,将藏好的玫瑰花拿l■e过来,“送你的,祝你永远漂亮。”

  谢慧兰颇为意外地看看玫瑰,又瞧瞧桌上的烛光,微笑zhe接le过来,“准备le这么多,让你费心le。”

  “那我炒菜le?”

  “嗯,我帮你◎?”

  “不用,你累一天le,看会儿电视。”

  二十分钟后,几盘菜纷纷上le桌,董学斌开le一瓶红酒给两个杯子倒满。

  谢慧兰的眼珠子一直zài眯zhe,唇角挂zhe笑,心情似乎很好,摸zhe高脚杯转le转。

  董学斌也被气氛感染le,举杯道:“咱俩先喝一杯吧,庆祝……嗯,庆祝什么呢,我想想啊……”

  谢慧兰端庄地笑笑,举杯hé他一碰,“庆祝我找le个好男人。”

  董学斌很不好意思,“谢姐,你就别寒碜我le,我这叫什么好啊。”心里却是极为舒坦,哥们儿这一下午没白忙活啊。喝le一杯后,董学斌给她夹le两筷子菜,“本来点le蜡烛应该吃西餐的,不过那玩意儿我不会做,叫外卖又不方便,就凑合zhe弄le几道中餐,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谢慧兰嚼le嚼,微微一嗯,“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来来,尝尝这个。”

  吃饭的时候,谢慧兰倒是很矜持,慢条斯理地吃zhe菜,雍容极le。

  董学斌的小市民心思其实很重,不太习惯拿zhe架子吃饭,不过有谢慧兰zài面前端zhe那优雅的姿态,董学斌也被感染le,变得非常绅士,吃两口菜后就跟谢姐轻轻一碰杯,浅浅抿一口红酒,很享受这种难得的氛围。

  饭后,俩人坐zàile客厅的真皮沙发里,听zhe电视上的一个小提琴演奏。谢慧兰似乎听得很入神,董学斌却没有这方面的素养,就好像zài听领导讲话似的,越听越困,不多时,他打起le几分精神,想zhe自己必须要主动,对le,今儿个说什么也得先把谢姐的小手儿给拉le。

  董学斌啊董学斌,检验你勇气的时候到le

  董学斌心中一壮,咬咬牙,左手往左边不动手术地挪le挪。

  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突然,一只软乎乎的手握住le他,董学斌愕然无语,发现谢慧兰居然先拉le自己的手,谢慧兰眯起来的眼睛还zài盯zhe电视欣赏zhe音乐,手上却反握住le董学斌,大拇指hé纤细的食指慢慢把玩zhe董学斌的手,摸摸他的指甲,捏捏他的手指,蹭蹭他的手背。

  终于拉手le。

  董学斌心里挺激动,紧le紧谢慧兰的手,感受zhe她肌肤的温度。

  谢慧兰也很有节奏地摆弄zhe董学斌的手指头,好像zài鉴赏一件古玩似的。

  有le这一步,董学斌的胆子立刻大le许多,看来谢姐心中还是有自己的。于是乎,董学斌对于拉拉小手儿已然不满足le,借zhe那点儿红酒的酒劲儿,他松开le谢慧兰的手,左右一动,试探zhe用手背碰le碰谢姐弹性十足的大腿,拿手背的骨头节贴zàile她裙子外面的肉丝袜上。

  谢慧兰侧头瞅瞅他,眸子一眯,却没说什么。

  董学斌没好意思看她,见状,手腕一转,掌心就握住le谢姐的大腿。

  谢慧兰眼角带zhe淡淡的笑,并没有侧头看他。

  得le手的董学斌心◎头大震,自己hé谢姐的关系终于有所突破le啊,这才有点男女朋友的意思嘛,随即,董学斌捋zhe她的大腿慢慢摸zhe,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不时还捏上那么几下子,手感真好啊,尤其是一想到○这两条腿不是一般的腿,而是县长的腿,董学斌就摸得更带劲le,一般人可没有这个福气。

  谢慧兰嘴角一翘,“呵呵,我腿上有什么脏东西?”

  董学斌一呃,没想她会问出这么句话,“没有没有。”

  谢慧兰斜眼看看他,微笑道:“是吗?那你干嘛摸来摸去的?”

  “咳咳,那个啥,呃,没事。”

  “呵呵呵,你啊,倒是真不客气呢。”谢慧兰笑zhe把褶皱的裙子理le理整齐,脸上笑笑,“我去个卫生间。”

  董学斌以为她是生气le,忙收回她腿上的手,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

  等le片刻,谢慧兰推开le厕所门,手里还提zhe一个小塑料袋,黑色不透明的那种。坐zài董学斌身边后,谢慧兰笑孜孜地将塑料袋递给le他,“用完le就扔掉,要不洗干净再给我也行。”

  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没明白什么意思。

  用?用什么?洗干净?

  董学斌下意识地打开袋子一看,顿时,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里面竟是一条热乎乎的连裤肉丝袜,还有件黑底紫花的文胸hé内裤,居然都是刚刚自己给谢慧兰拿去卫生间让她换上的那个,是刚脱下来的

  再看谢慧兰,果然,大腿上没le丝袜的束缚,上身的白衬衫也有明显的两点鼓起

  我靠

  董学斌赶紧把袋子还给她,“谢姐,你给我这个干啥呀,拿回去拿回去。”他自然知道谢姐为什么给他这个,以前zài京城的那次,自己可是拿谢姐的丝袜那啥那啥le的,还被谢慧兰给抓住le现行

  谢慧兰笑道:“呵呵,用不到最好,我穿过的衣服总会有些脏,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

  “哎呦”董学斌做le个打住的手势,“换个话题换个话题”

  董学斌总算见识到le谢姐的脸皮,反正自己的脸没她厚

  ……

  【二更,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