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谢县长的新秘书!】


  下午。

  酷夏的天空仿佛在下火一般,燥热的气息蒸腾着dì面。

  县长办公室内,空调吹chū凉飕飕的温度,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姚义咚咚敲了两下门◇,听门缝里挤chū来一个优雅的“请进”声,姚义才正了正腰板,恭恭敬敬dì推门进屋,将一份文件平放在谢县长的办公桌上,看了眼还在低头办公的谢慧兰,道:“县长,秘书科几位同志的资料都在这里了,您看要是有满★意的,我就给您叫过来看一眼。”

  每次县领导的变动都意味着一次洗牌。

  县长秘书的zhí务也是重中之重,这一块,好多人都盯着呢。

  姚义也是有些自己的小心思的,秘书科的小王跟他爱人关系不错,谢县长快到任的时候,小王就几次三番dì往姚义家跑,又是买东西又是送礼,就希望能争上县长秘书这个缺,姚义作为办公室主任,在这方面有建议权,说话力度很大,更别说谢县长这种从中央调任来的领导了,她对延台县的情况很不了解,姚义的推荐就更重要了,于是,他把小王的资料放在了。

  谢慧兰放下手里的钢笔,拿起文件略微一翻。

  姚义介绍道:“这是小王,人很踏实,工作能力也强,虽然年纪不大,但很成熟。”

  谢慧兰扫了几眼,笑吟吟dì抬头看了看姚义。

  姚义被她看得心头一慌,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肯定瞒不住谢县长。

  谢慧兰随手继续往后翻了几页,末了将文件一放,食指在上面敲着了几下,“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胡思莲同志是不是被撤zhí了?新的工作安排还没有定?嗯,你把这个人的资料给我送一份过来,还有,ràng她来一趟,我看一眼。”

  姚义愣了愣,马上道:“我这就去办。”

  chū了办公室,姚义还在纳闷,心说谢县长怎么想起这个人了?

  然而姚义也懒得琢磨了,小王的事儿他就是帮着争取争取,不行的话也没办法,姚义现在的位置也非常尴尬,他以前是跟着县长向道发的,但向书记高升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姚义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现在却服务于谢县长,难免会ràng谢县长觉得如鲠在喉,还不知会不会动他呢。

  ……

  公安局家属院。

  胡思莲正跟家里无所事事dì听着古典音乐,想跳个舞缓解一下心情,却又没这个心思。

  近十年的努力付之东流,胡思莲一声叹息,心里堵得慌。

  胡思莲的丈夫胡歌在厨房咚咚切着菜,为晚饭做准备,看着妻子这两天明显消瘦了的脸庞,他有些心疼,知道妻子是不甘心,有心劝她几句,可话到嘴边也没说chū来,在家里,胡思莲是领导,胡歌凡事都听她的,怕自己劝了妻子也不爱听,还反招来埋怨,胡歌干脆没言声。

  铃铃铃,铃铃铃,家里电话响了。

  胡思莲跟没听见似的,动也不动dì靠在沙发上。

  胡歌一看,快速擦擦手,解开围裙过去接起电话,“喂,您好。”

  “我是县政府办公室,ràng胡思莲同志接电话。”

  胡歌一愣神,说了句稍等后,赶紧对着胡思莲招招手,指了指电话话筒。

  等胡思莲疑惑dì拿着电话喂了一声,那头就道:“胡主任吗?我姚义。”

  胡思莲微微一惊,语气柔和道:“是姚主任啊,您好您好。”

  姚义开门见山道:“是这样,谢县长ràng你过来一趟,你尽快吧。”

  县长要见自己?胡思莲愕然道:“姚主任,不知道谢县长是……”

  “呵呵,是好事儿,你直接去县长办公室就行了。”

  挂了电话,胡思莲都没想明白,见爱人在一旁眨巴着眼睛问怎么回事,胡思莲揉了揉脑门,“我也不知道,县长好像要见我。”要是她见过谢慧兰也罢了,可问题▲是,从谢县长到延台县以后,胡思莲都只是远远看过她,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现在谢县长却要单独见自己,这不得不ràng胡思莲忐忑了起来。

  胡歌也纠结了,“那你……去不去?”

  胡思莲看他一眼◇★,“县长召见,能不去吗?去拿衣服吧,我换西装”

  胡歌一嗯,从屋里把衣服和皮包都给妻子拿了chū来。

  胡思莲仔仔细细dì打扮了一下,将自己弄得很干练,这才怀着不安的心情chū了门。 ▲
  ……

  县委。

  县政府办公楼和县委办公dì点都在一个大院。

  一路上,胡思莲chū了一身汗,一方面是天气太热,一方面是心里有点紧张。

  咚咚咚,县长办公室门口,胡思莲咬牙敲了敲门。

  “……进。”

  胡思莲推门进屋,“谢县长。”

  谢慧兰眯着眼睛上下审视了她一眼,微微点头,“进来,坐。”

  胡思莲没敢坐,拘谨dì站在那儿。

  谢慧兰呵呵一笑,“别紧张,来,坐下说话。”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胡思莲好歹也从政了这么多年,事到如今也放开了,畏手畏脚反倒会ràng谢县长看轻,于是她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挺着腰板,恭恭敬敬dì看着谢县长。

  谢慧兰笑笑,“听说因为越狱犯的事情,你被撤了zhí?是不是心里面有想法?”

  胡思莲肃然道:“没有,错误是指挥中心的人犯的,作为领导,我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

  谢慧兰笑着一嗯,“觉悟挺高,不错。”

  又聊了几句,谢慧兰突然冷不丁来了句,“小胡,我找你来什么事,姚主任跟你说了吗?”

  胡思莲眨眨眼,“……没有。”

  谢慧兰一点头,语chū惊人道:“我缺一个秘书,你愿不愿意来?”

  什么?我?秘书?

  胡思莲当时就惊了,不敢置信道:“您,您说,我?”她觉得自己听错了。

  谢慧兰优雅dì翘起二郎腿,捧着茶杯抿了一口,笑道:“呵呵,说是秘书,其实就是通信员,没有正式编制,不过你要同意的话,我给你在县政府办公室挂一个副主任,怎么样?愿不愿意?”

  胡思莲被这巨大的惊喜给震懵了,“我,我愿意”

  谢慧兰快眼言语道:“好,手续从简,你明天就正式上任吧,我办公室外面那间以后就是你办公室,至于你的调令和其他手续,过几天再办也不急,这边很多工作等着你处理呢,你得立刻上任,呵呵。”

  胡思莲激动得跟什么似的,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为何会轮到自己?胡思莲百思不得其解,县长秘书这个缺有多少人瞪大眼睛盯着呢,自己一没背景,二没送礼,三还刚刚犯了错误,为什么谢县长要ràng自己当秘书?这完全有点莫名其妙啊不对,肯定是有人给谢县长推荐了自己不然谢县长估计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是谁?

  谁能这么帮自己?

  胡思莲实在想不chū来,赶紧对谢县长表达了感激,“谢谢您的栽培我今后一定认真工作不会给您丢脸的”

  谢慧兰摆摆手,笑眯眯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董局长吧。”

  胡思莲错愕道:“董局长?”

  谢慧兰笑道:“这个董局长啊,也不知道从哪听说我准备找秘书的事儿,下午跟我汇报工作的时候极力推荐了你,他可把你夸到天上去了,说你很能干,很成熟,脑子很灵活,对延台县的事情了解又很深,呵呵,董局长可跟我这儿打了包票了,今后我要是发现你没小董说的那么好,我可找董局长算账去。”

  胡思莲眼圈一红,没想到竟是董学斌推荐的自己

  这份恩情,实在太大了

  chū了县委大院,胡思莲深吸了一口空气,觉得天也蓝了,树也绿了,一切仿佛都变了。在早上的时候,胡思莲还在为政治生命的结束而哀叹着,谁想一转眼却成了谢县长的秘书,因祸得福,重新踏上了仕途的道路。胡思莲按耐住心头的喜悦,不得不想到,人这一生真的是充满了戏剧性。

★  回到公安局家属院时,碰见了几个刚下班的县局领导。

  在官场上,哪里都不缺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在胡思莲从县委走chū来的那一刻,她即将担任县长秘书的事情就被很多人知道了。赵劲松一见胡思莲来了,★立刻笑呵呵dì走过来和她打招呼,“胡主任,不对,应该叫胡秘书了,恭喜高升了。”

  胡思莲微笑道:“调动没下来,还不知道呢。”

  秦勇也进了大院,一见胡思莲,也很客气dì跟她打招呼。

  虽然赵劲松以前经常在打自己的歪主意,虽然秦勇在关键时候没有帮自己说话,但胡思莲还是没有托大,脸上也没挂上什么反感的情绪,一一和他们问好。胡思莲心中有点感慨,早上大家见了她还爱答不理能躲就躲,有些人连正眼也不看她一眼,结果现在却来了个大转弯,比如几个领导的亲属,那个热情劲儿啊,就不要提了。

  胡思莲感慨万千,其他人又何尝没有感慨?

  风向变幻太快了,快到ràng人摸不着头脑。谁也不清楚谢县长怎么突然看上胡思莲了,不但要她当秘书,还准备安排个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zhí务给她,这未免有点太重视了吧?她怎么跟县长搭上关系了?秘书可是领导的传声筒,这种人绝对不能得罪,否则在领导面◇前歪歪嘴,就有你好看的了,所以在知道胡思莲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时候,之前对胡思莲爱答不理的人赶紧想到要补救。

  楼上的胡歌听见了妻子的声音,就打开窗户向下看了眼。

  结果,大家热情万分dì▲将胡思莲围住的一幕被胡歌看到了,他顿时有点傻眼,怎么了这是?自己老婆啥时候成香饽饽了?

  家里。

  胡歌满肚子惊奇,趴在门眼儿上看着外面,等一看到胡思莲的身影,都没用她拿钥匙,胡歌就将门打了开,侧身ràng着妻子进屋,随后一关门,“小莲,刚刚外面怎么回事?他们对你这么客气干嘛?你zhí务不是被……”

  胡思莲妩媚一笑,回身,兴奋dì一把抱住了丈夫,“告诉你个事儿。”

  胡歌更奇怪了,结婚这么多年,妻子很少有这么主动抱他的时候啊,“你说?”

  “我要调走了,调到县政府办公室当副主任。”

  “啊?”

  “还有,我明天开始就是谢县长的秘书了”

  胡歌惊喜道:“真的?谢县长ràng你给她当秘书?”

  “当然是真的。”胡思莲咯咯一笑,踮起脚尖亲了丈夫一口,“快,抱我去屋里,我想做-爱了。”

  “……都该吃晚饭了。”

  “快点”

  折腾了足足一个小时,胡思莲才满身疲惫dì趴在胡歌身上,呼呼喘着气,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兴奋过,这两天憋在心头的阴霾在和丈夫身体纠缠的过程中彻底得到了释放,此时她稀泥似的躺在那里,脸上挂着满足的红晕。

  胡歌搂着妻子的腰,“你还没跟我说呢,你怎么突然成县长秘书了?”

  闻言,胡思莲眼中闪过一抹感激,“是董局长推荐的我,你也知道董局长那人,什么话都敢说,今天跟谢县长汇报工作的时候,愣是把我给推荐了上去,唉,要是换了别人,这么直接dì给人领导推荐秘书,领导就算不生气也得有其他想法,可没想到谢县长竟然点头了,可能经过昨天的案子,她对小董局长印象很好吧。”

  胡歌怔怔,“董局长?”

  胡思莲忽然一拍脑门,“坏了,瞧我这脑子,一高兴把正事儿给忘了。”

  胡歌道:“怎么了?”

  胡思莲爬起来找衣服,“还没去谢谢董局长呢,这份人情太大了。”

  胡歌道:“对对,是得谢谢人家,那个,家里还有两条中华,你都拿上吧,酒要不要?咱家没什么好酒,要不然我下楼去买?五粮液?茅台?”

  胡思莲一沉吟,“拿着烟就行了,董局长很少喝酒,走,咱们一起去。”

  ……

  董家。

  满是油烟的厨房里,董学斌自己炒了几个菜,有葱爆羊肉,有炖鸡翅,有油闷大虾,从厨房chū来的他摘掉围裙,一盘菜一盘菜dì端chū来,旋即呼了口气,坐在椅子上,董学斌拿着筷子瞪着那几盘肉菜,忍着强烈的反胃感,狠狠加了个鸡翅送进嘴里,嘎吱嘎吱dì噘着脆骨。

  之所以弄了这么多肉,主要还是董学斌打算克服那个心理障碍。

  要○是人家知道自己因为击毙了几个歹徒,这辈子就不敢吃肉了,那就太丢人现眼了。

  恶心?恶心也得吃我就不信了

  董学斌硬着头皮把肉往嘴里塞,突然,叮咚,叮咚,有人按门铃。

  去过去一□开,只见胡思莲和胡歌拿着一包报纸裹着的香烟站在门口。董学斌哟了一声,“胡姐,你两口子怎么来了?快进屋。”

  胡思莲看见了桌上的菜,“您吃饭呐?是不是打扰了?”

  “没事,对了,你俩吃了吗?一起吃点?”

  胡思莲笑道:“我俩还真没吃,正饿着呢,那我可不跟您客气了?”

  董学斌把他们请到餐桌旁,“不客气最好,来,尝尝我的手艺,刚做的,还热着呢。”

  胡歌放下手里的烟,自告奋勇道:“董局长你坐,我去盛饭。”

  董学斌笑道:“家里可好久没来人了,喝点酒吧,我去拿。”

  不多时,饭来了,酒也来了,董学斌心说自己还真有先见之明,要是就抄一个素菜,哪里够三个人吃的,就这个董学斌还觉得寒酸,特意又下厨摊了两个鸡蛋,这才凑成了一桌子饭。

  胡思莲起身倒酒,“董局长,这杯我们两口子敬您,大恩不言谢,我……”

  胡歌也举着杯站起来,“谢谢您■。”

  董学斌道:“打住打住,我不就跟县局开会时帮你说了几句话嘛,瞧你,还老挂在嘴上。”

  胡思莲苦笑道:“谢县长今天找我了,ràng我明天去报到,我知道,是您推荐的我。”

  ●董学斌心说还挺快啊,“呵呵,好事儿啊,来来,也别敬酒敬酒的了,吃菜吧,边吃边喝,嗯,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只是说了一耳朵,至于用不用你还是谢县长的事儿,她既然ràng你做秘书,显然是你能力够用,人机灵,跟我没多大关系。”

  胡思莲却非要敬他酒,“先干为敬。”咕噜咕噜都喝了。

  胡歌一咬牙,也喝了个干净。

  董学斌无奈笑笑,“胡姐,这一杯就是二两,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

  胡思莲这才想起董局长酒量不行,赶紧道:“您不用干,随意就行。”

  胡思莲是太高兴了,本来她酒量不错,可喝着喝着却没收住,一下就喝多了。到了后来,晕晕乎乎的胡思莲抽着鼻子哭起来,“……董局长,以后您……您有用得着我的dì方只管说话,我要是……皱皱眉头,我……就不姓胡。”

  胡歌也知道妻子是太激动了,就扯了张餐巾纸给她擦擦眼泪。

  见胡思莲真情流露,董学斌心中一暖,能上胡思莲的忙,他心情也挺不错。

  ……

  【二更,5000字,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