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躲子弹!】(求推荐票!)


  教学楼。

  一层大厅。

  董学斌走进里面的那一刻,碰,门在身后徒然合上le,侧头一看,一个很shòu的犯人正在给门上锁,弄完le那里,犯人上下看le董学斌一眼,撇撇嘴,说le句把手举起来,随即反反复复地搜着董学斌的身,见他身上没有武器和手铐的钥匙,犯人就面wú表情地一推他,让他上楼。董学斌并没有说什么,眼角余光飞快在周围寻摸着。

  二层,一高一矮两个犯人正跟那里等着。

  “这是政府官员?怎么这么年轻?假的吧?”

  “应该不是,老徐不是听见有人喊他董局长le吗?”

  “才二十几岁就教育局局长le?看来这小子上面有人啊,咱们更好脱身le。”☆

  “小王,带他进屋吧,和那帮人关在一起,你和小周一块盯着,别让人pǎole。”

  那个带董学斌来的shòu子立刻点头,往前走le几步后,他拉开一个挂着“五年二班”牌子的教室门,一把将□董学斌推进去,董学斌脚下一个踉跄,撞到le一个课桌,捂着肚子疼得汗都下来le,抬起眼皮往前一看,教室角落哆哆嗦嗦地蹲着几个人,三个十岁左右的小学生,两个女老师和一个男老师。

  shòu犯人一踢董学斌,扬le扬手上的刀子,“蹲过去,别乱动”

  又一个犯人进来le,手上赫然拿着一把警用手枪,两人一起盯着人质。

  几个孩子都哭哭啼啼地围在老师周围,女老师还好,只是手腕上被裹住le□透明胶带,算是给绑住le,男老师则被绳子左右捆住,后面还拴着几张课桌。董学斌走过去,和他们一起坐在墙角位置,再一看,拿枪的歹徒靠在远处的教室墙上,手上握着枪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shòu子举着刀在教室◆tòumíngjiāodài,suànshìgěibǎngzhùle,nánlǎoshīzébèishéngzǐzuǒyòukǔnzhù,hòumiànháishuānzhejǐzhāngkèzhuō。dǒngxuébīnzǒuguòqù,hétāmenyīqǐzuòzàiqiángjiǎowèizhì,zàiyīkàn,náqiāngdedǎitúkàozàiyuǎnchùdejiāoshìqiángshàng,shǒushàngwòzheqiāngsuíshízhǔnbèiyīngduìtūfāzhuàngkuàng,shòuzǐjǔzhedāozàijiāoshì里左右转悠,表情上有点急躁,不时扒开窗帘看看外面的武警们。

  董学斌低声道:“人质就你们几个?还有别人吗?”

  男老师还算镇定,只是手有些抖,“犯人冲进来时就拿枪指着我们给我们绑住le,我不知道其他老师和孩子pǎo没pǎo出去。”

  另个女老师哭道:“陈主任也在,我刚刚听到她喊le,在其他教室。”

  人质不在一起?董学斌皱皱眉,更觉得棘手le。

  那胖乎乎的犯人拿枪往几人那边一指,“唧唧咕咕说什么呢啊?找死le?给我闭嘴”

  shòu子看看他们,逐而将目光移开,“胖哥,你说咱们出的去吗?”

  “当然出的去。”胖子啐le一口痰,“这么多人质呢,我不信警察敢不管,要是敢不放咱们走,先把几个孩子杀le”

  几个小孩儿一听,呜呜呜,哭声更大le。

  胖子一怒,举着枪道:“再哭信不信我毙le你们?啊?闭嘴都闭嘴”

  一女教室花容失色,忙拉住几个孩子不让他们哭,可孩子还小,显然不懂这个,只有一个男孩哭声小le,另外的小孩儿却哭得更是厉害。胖子和shòu子厌恶地皱皱眉,骂le句脏话后也懒得管le,低声在那边交流着什么。

  借着这个机会,董学斌悄声道:“来不及le,一会儿只要我一动,你们立刻趴下。”

  男教师一愕,“他们人多,还有枪,你,你……”

  女教师也急le,道:“小伙子你别冲动。”

  董学斌道:“那也不能坐着等死,你们按我说的做,几个孩子也尽量按倒。”

  另个头发很长的女老师微微一惊,“你不是教育局副局长?你是……”

  “……我董学斌。”

  长发女老师倒抽le一口凉气,“您是小董局长?那个小董局长?”男老师和短发女教师错愕地对视一眼,显然也是听过董学斌大名的,顿时,几个老师生起一起希望,全都紧巴巴地看向董学斌。

  这时,教室门突然开le,一○个白皙的可怕的男人拉着一个没穿裤子的女人进le来。

  长发女教师惊呼道:“陈主任”

  “陈老师”男教师愤怒地攥着拳头,牙都快咬碎le。

  大约四十岁的陈主任下面光溜溜的,披头散◇发,被扔进来后,她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动也不动,双目之中没le神采,眼角还挂着几滴泪珠儿。那白皙wú比的犯人嘿嘿笑着踢le陈主任几脚,把她踢到le董学斌这边,“这老娘们真够劲儿,就是岁数大le点,胖子,shòu子,你俩也玩玩吧。”说罢,这人就走出le教室。

  shòu子本来没有这个心思,但看着陈主任下面的身子,心头顿时火热一片。

  胖犯人呵呵一笑,努努嘴,“愿意玩就玩,中巴车还没来呢☆。”

  男老师吼道:“畜生”

  两个女教师也哭le,陈主任在学校口碑极好,人很善良,没想到却被这帮畜生给……

  shòu子毫不在意,走到陈主任面前,开始脱裤子。

  董学☆斌脸一黑,瞳孔微微缩le缩,五根手指分开,并拢,分开,并拢。蓦地,就在shòu子蹲在le陈主任大腿前,一左一右地劈开她腿的那一刻,董学斌就像一只豹子,嗖的一下窜le出去。shòu子一直都有防备,刀不离手,眼见着董学斌越来越近,shòu子冷笑一声,举起匕首就扎le过去

  噗

  董学斌正好冲在le刀口上,刀尖一下扎进le他的肚子里

  两个女教师齐齐尖叫一声,躺在地上的陈主任也不忍地闭上le眼。

  BAC三秒钟

  ……

  ……

  时间骤退

  冲力向前,董学斌又回到lepǎo步前冲的姿势,想要将shòu子扑倒抢刀子。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董学●斌自然不会再这么做,shòu子好像是个小偷,刀子用的很灵活,反应也快,于是董学斌在一瞬间就改变le策略,前冲的姿态不变,两只手却微微下移le一些,做好蓄势待发的准备。

  shòu子冷笑,挥起匕▲●斌自然不会再这么做,shòu子好像是个小偷,刀子用的很灵活,反应也快,于是董学斌在一瞬间就改变le策略,前冲的姿态不变,两只手却微微下移le一些,做好蓄bīnzìránbúhuìzàizhèmezuò,shòuzǐhǎoxiàngshìgèxiǎotōu,dāozǐyòngdehěnlínghuó,fǎnyīngyěkuài,yúshìdǒngxuébīnzàiyīshùnjiānjiùgǎibiànlecèluè,qiánchōngdezītàibúbiàn,liǎngzhīshǒuquèwēiwēixiàyíleyīxiē,zuòhǎoxùshìdàifādezhǔnbèi。

  shòuzǐlěngxiào,huīqǐbǐ首就扎le过去

  董学斌早知道他匕首挥动的路线le,低喝一声,双手一把抓住leshòu子的手腕,用力一拧,几乎将他手腕给拧折le,匕首登时改变le方向,在董学斌的操控下,狠狠向着shòu子扎去,在shòu子惊恐的注视下,噗嗤,一刀捅进le他的胸口,shòu子不敢置信地低低头,嘴里蠕动着想说什么,却再也没有说出来,眼神一阵涣散,当场死亡

  还剩八人

  这是董学斌第一次杀人,不过他却没时间感触什么le,大吼道:“快趴下”

  惊叫的女教师这才想起董局长之前的话,忙将孩子们扑倒在地。

  靠在墙上的胖子眼睁睁看着shòu子死在面前,根本来不及反应,此时,胖子勃然大☆怒,举起枪对准le董学斌,“找死”

  董学斌毫不畏惧地冲le上去,他不能躲,也没办法躲,自己再快也没有子弹快,离得越远越没有优势,现在只能拼le,必须要和他近身战,只要对方没有一枪打死自己,董○学斌就能用BAC退回去

  然而,他却低估le胖子的枪法,只听砰的一声,时间仿佛都凝固住le。

  在教师和孩子们惊慌的看到,董局长的脑门上多le一个血洞

  “啊”

  “董局长”

  董学斌只感觉脑门一热,下一刻就倒在le地上。

  死le?自己死le?

  周围一片漆黑,一点声响也没有。

  董学斌心头一片惨然,果然还是不行,自己带着手铐,对方又有枪,差距太明显le。他对着黑暗暴怒地大吼一声,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董学斌不想死,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没有提上正科,没有处理好那乱套的感情,这就死le?一辈子就这么结束le?我草你大爷

  一秒钟……

  两秒钟……

  突然,董学斌咦le一声,怎么觉得现在的境遇这么眼熟?

  对le想起来le自己为le救萱姨和一个老人,当时就是被车撞死的,那时也跟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啊,而那以后,自己就有leBAC的能力,也就是说,那次自己靠着BAC死而复生le,这次未尝也不可以啊?

  我靠

  BAC三十秒

  ……

  ……

  画面一闪黑暗骤退

  wú尽的光明重新射入眼球,董学斌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看到le胖子手上的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自己,而自己正在向他冲去回去le时间退回去le董学斌激动得快疯le,活过来le自己没死

  可是,一声枪响再次传来

  脑门一烫,董学斌眼前一黑,又一次倒下le

  你大爷

  BAC三秒钟

  ……

  时间骤退

  董学斌来不及多想,拼le命地将脑袋往旁边一侧,可子弹毕竟是肉眼看不到的,速度也太快le,刚等董学斌微微一动,子弹就第三次射入le脑门,位置只是比先前偏移le一点点——董学斌又死le。

  BAC四秒钟

  ……

  这一回,董学斌提前le一些扭脖子。

  然而胖子发现le这一点,枪口略微一偏,碰,又打中le董学斌的脑袋

  BAC四秒钟

  董学斌知道必须掌握好时机,要等胖子扣动扳机已wú法改变的▲时刻再躲闪,那样才能有一线机会,一次,两次,三次,四次,董学斌一次又一次地用BAC试验着,一次又一次地挣扎在生死线上

  ……

  ……

  教室里。

  看到shòu子被杀,☆shíkèzàiduǒshǎn,nàyàngcáinéngyǒuyīxiànjīhuì,yīcì,liǎngcì,sāncì,sìcì,dǒngxuébīnyīcìyòuyīcìdìyòngBACshìyànzhe,yīcìyòuyīcìdìzhèngzhāzàishēngsǐxiànshàng

  ……

  ……

  jiāoshìlǐ。

  kàndàoshòuzǐbèishā,胖犯人已经失去le理智,举枪对准le董学斌。

  长发女教师和男教师他们心都提到le嗓子眼,恐惧地看着这一幕。

  碰,胖子扣动le扳机,子弹嗖地朝董学斌的脑袋上射去,但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le,董学斌不慌不忙地略一侧头,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耳朵飞出去的,隐隐约约间,一片火辣的感觉从耳朵上传来。躲过去le经过十几次的尝试终于把子弹躲过去le董学斌精神大振

  胖子有点傻眼,整个人愣le一下,碰,又开le一枪

  在几个教师惊愕地注视下,董学斌微微一低头,子弹划着他的头皮飞le出去又躲开le一颗

  胖子惊得跟什么似的,大脑好像都短路le,怎么回事?他能躲子弹?

  董学斌转眼间已是到le胖子身前,他手上带着手铐,双手没办法分开,只能两只手持刀猛然砍在le胖子拿枪的手上,刀子碰到le骨头,并没有砍断他的手,但抢已是掉在le地上,见状,董学斌刀子一扬,划破le胖子的喉咙。胖子捂着脖子,血从指头缝里喷le出来,直到死也没明白为什么对方能躲开子弹

  还剩七个人

  几个教师和孩子也都看傻le,呆呆望着董学斌。

  董学斌知道枪声会吸引来其他同伴,来不及多说,马上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枪。

  咣当,教室门被人从外面踹开le,一个拿刀一个拿棍子的犯人冲le进来,他们还以为有人质反抗所以胖子才开le枪,可刚一进门,俩人就发现胖子和shòu子早已倒地死亡,那个自称是教育局局长的青年却拿着枪指着他们俩,俩人顿时慌le神,忙后退要pǎo,嘴上喊道:“来人胖子死le”

  董学斌冷冷扣动le扳机。

  碰碰

  两枪仅仅开le两枪两个犯人已是接连倒地两枪都击中le头部

  还剩五个人

  董学斌的枪法没有那么准,这两枪里的其中一枪,他本来射偏le,不过又用BAC重来le一次,现在身上的BAC还剩两分钟不到。对别人来说,做过一次的事情就没办法更改,但董学斌则不同,他有BAC这个后悔药,即使是犯le错,即使是有le失误,董学斌也能用BAC重新来过,这是他最大的优势。

  见到死le四个人,男教师都吓傻○le,“董,董局长。”

  董学斌回头把刀扔过去,“在屋里待着我走以后把门锁上”

  出le教室一关门,董学斌心头一提,全神贯注地在走廊里扫le一圈。

  旁边一个教室里,那个抢劫犯◇和几个歹徒举枪的举枪,拿刀的拿刀,旁边屋枪响的一刻大家就警惕le起来,现在见派去查看情况的两个人没回来,众人心中一沉,知道人质那边出事le。

  “大哥,怎么办?”抢劫犯看向一个脸上脖子上长le白癜风的人。

  白癜风男子冷冷道:“你看好人质,只要对方敢动手你就开枪,其他人守在门口”

  抢劫犯立刻用枪指着身侧的两个小孩和一个老师,手指头握在扳机上。

  那个刚刚把陈主任送过去的白皙犯人也握着把枪,对准le门口,另外两个拿刀的人一步一步向前靠近,只等对方一来就将他送上西天。

  突然,门开le。

  “是你?”

  几人才是发现,来人竟是那个教育局局长●

  不过现在他们再傻也该明白,教育局的人不可能有本事连杀他们四人,这人肯定不是教育局的

  白皙男子是犯le强-奸罪入狱的,但是入狱以前确是个用枪的高手,他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在对方开◇□门的一刹那,他就用枪做出le微调,快速对准董学斌一连射le三枪,碰,碰,碰。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人死定le,而且对方真是个外行,竟敢就这么傻愣愣的打开门进屋,他不知道自己这边有枪吗?蠢货

  可偏偏☆méndeyīshānà,tājiùyòngqiāngzuòchūlewēidiào,kuàisùduìzhǔndǒngxuébīnyīliánshèlesānqiāng,pèng,pèng,pèng。tābúyòngkànyězhīdàozhèrénsǐdìngle,érqiěduìfāngzhēnshìgèwàiháng,jìnggǎnjiùzhèmeshǎlènglèngdedǎkāiménjìnwū,tābúzhīdàozìjǐzhèbiānyǒuqiāngma?chǔnhuò

  kěpiānpiān,事情却并没有像他们预料的那样发展

  董学斌根本就没找掩体躲避,脚步向前走着,先是身子略略一侧,一颗子弹划开le他胸口的衣服,带着一丝火辣射穿le走廊的玻璃,紧接着,董学斌微微一蹲,脑袋也顺势向右一歪,嗖嗖,另外两颗子弹一颗擦着肩膀飞le出去,一颗掠着董学斌的脸蛋钻进le墙体里。

  三颗子弹,董学斌不紧不慢地都躲开le

  屋里的几个犯人全都愣住le他把子弹躲开le?躲开le??

  白皙男子觉得自己看错le,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他马上就要继续射击。

  可董学斌没有再给他们机会,他拉开门后的第一时间肯定会有被动,可躲过le那些子弹,就是董学斌反击的时候le,他不退反进,一边往屋里走一边举枪砰砰砰砰连开le四枪,先打死的是那个威胁着人质安全的抢劫犯,一枪正中眉心,第二个死的是那强-奸犯,一枪打在心脏位置,第三个和第四个则是两个还没琢磨过味儿来的持刀犯人,一转眼,九个人里只剩le最后一个。

  那脸上长le白癜风的人,董学斌不是不想打死他,可枪里没子弹le,最后一枪自然打空le。

  董学斌脚下一弹,朝着对方冲上去。

  白癜风男子这下也慌le,抓起一把刀就要扎向人质,“你别过来”

  董学斌还上着手铐,行动不是很灵活,见那把匕首马上就要扎到一个小女孩的脑袋上,董学斌怒火攻心,“你丫敢”抢没子弹le,刀子给le那男老师,现在身上已经没le武器,而且离人质的还有一段距离,显然是赶不上le。千钧一发之际,董学斌大喝一嗓子,双手捏住手枪,用力向前一扔

  咔嚓,手枪扔偏le,砸到le玻璃

  BAC三秒钟

  ……

  ……

  时间一退,再次回到le之前的画面

  董学斌二话不说,又是举起重新回到手中的枪械,猛然砸过去

  抢砸到le歹徒的腿上,他脚下一拌,刀子已是扎进le小女孩的肩膀上

  董学斌眼睛都红le,BAC四秒钟

  ……

  ……

  画面一变

  董学斌看着白癜风男子,再一次用力扔出抢砸le过去

  这一回,枪重重落到le歹徒的手臂上,对方啊地叫le一声,刀子脱手掉落

  董学斌终于看准le机会,呼地扑le上去,胳膊肘猛地落到le歹徒脸上,一声惨叫,白癜风男子满脸是血,下意识地一脚拽开董学斌,董学斌身子一滚,伸手抓住le歹徒刚刚掉落匕首,马上顶在le他的脖子上。

  白癜风男子大惊失色,咬咬牙,终于放弃le抵抗。

  旁边的老师喜极而泣,得救le他们得救le

  董学斌也彻底松le口气,狠声道:“麻痹你丫再得瑟啊啊?pǎo我们延台县闹事来le?瞎le你的狗眼”

  白癜风男子想来也是个人物,事到如今也变得面wú表情起来,看看董学斌,又瞧le瞧他手上的手铐,白癜风男子自嘲地笑le一下,道:“带着手铐,没有武器,还一连杀le我们八个人,你厉害,我这辈子除le我哥还没佩服过谁,你算一个,呵呵,没想到警察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你是武警?”

  “……公安。”

  白癜风男子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怎么躲开子弹的?”

  董学斌笑道:“你说呢?”

  见他不说,白癜风男子叹叹气,“好le,要杀要剐随便吧,回去我也是个死。”

  董学斌道:“你们一行几个人?”他怕楼里还有其他同伙。

  “……九个。”

  “你哥呢?”董学斌认出他来le,逃狱的人里还有他哥哥,他们两兄弟好像是这伙人里最危险的,看资料上说,俩人当初弄过炸弹火药什么的。

  白癜风男子道:“pǎo出来的时候走散le,我哥没跟我们在一起,现在可能……咦。”他突然笑le,“照你话的意思,我哥现在没被抓回去也没死?他也逃出来le?哈哈,那就好,小子,你们有麻烦le,我哥要是知道我被你们给弄死le,他肯定会给我报仇的。”不过一想到眼前这警察连子弹都能躲开,白癜风男子闭le嘴,他又不希望他哥能给他报仇le,如果再碰上这个人,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好le,给我个痛快的吧”白癜风男子一闭眼。

  董学斌可不打算杀他,对方已经失去le反抗能力,现在出手的话就属于犯罪le。

  白癜风男子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蓦然,他狠狠抓住董学斌的手,拉着那把匕首用力刺向脖子

  噗

  血花飞溅

  董学斌皱皱眉,放开le匕首,白癜风男子死不瞑目地躺在le地上,已经没气儿le。

  擦擦手,董学斌对着惊慌失措的人质道:“别怕,安全le,跟我出去吧。”

  至此,短短几分钟内,九名越狱犯全部死亡

  ……

  【6000字,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