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美女县长!】


  夜色浓浓,已是凌晨十二点多了。

  惠田乡派出所,董学斌看着审讯室里的向成栋,大声道:“猥亵妇女,dǎ人,勒索,向成栋,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这些是什么罪名吧?我也不跟你多废话了,大愣子妹妹一家人的医药费,你们几gè尽快给了,嗯,再算上精神损失费,给五万块钱吧,给完钱你们就可以走了,这算你们私了。”

  向成栋恶狠狠地盯着他,“你给我等着”

  董学斌看看他,“不赔钱是吧?◎”

  向成栋冷哼一声,拿起电话也不知dǎ给了谁。

  董学斌道:“不赔钱你就跟这儿待着吧,我告诉你,谁来求情也没用”

  不多时,董学斌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周秘书的电话,走■出审讯室,董学斌轻轻一按接听键。

  周秘书气急败坏道:“董学斌你想干什么啊?”

  董学斌厌恶道:“你少跟我嚷嚷,大半天给我叫起来,让我解决问题的是你,现在不想解决问题的也是你,你劝劝向成栋让他走人不就完了?一gè喝多了的人我还得什么都听他的?派出所是他开的啊?行了,现在他想走也走不了了,被dǎ的家属准备上法院告他呢,正在医院做验伤。”

  周秘书怒道:“马上放人”

  ★董学斌火道:“周秘书,你成心想害我是不是?人被向成栋dǎ成了那样,我要是不给受害者家属一gè交代,同事们怎么看我?老百姓怎么看我?你这是想陷我于不人不义啊?我早说了这事儿你出面调和一下就结了,也闹不成☆这样,得,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只能秉公办理了。”

  挂了线,董学斌没进屋,而是继续跟外面等着。

  果然,铃铃铃,电话又响了,这回是梁成鹏,“……你bǎ向书记的亲戚抓了?”

  董学斌嗯了一声,“调戏妇女,dǎ人,勒索,当时的情况我不抓也得抓啊。”

  梁成鹏皱皱眉,“怎么搞成这样了?”

  董学斌道:“梁局长,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啊,这事儿太恶心人了,周秘书大半夜给我叫起来让我去惠田乡处理向成栋的事儿,还说向书记亲戚让人dǎ了,可我过去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现场是向成栋bǎ我们派出所的亲属给dǎ了,一gè破了相,一gè骨折,伤都不轻,我给周秘书面子,就说这事算了,让向成栋回去,可他倒好,不但不让伤者去医院,还说要他们赔钱,您说这叫什么事儿?”

  “那也不至于抓人啊。”

  “是啊,所以我给周秘书dǎ电话,说让他劝劝向成栋不要bǎ事情闹大,可周秘书上来就指责起我办事不力,非要依着向成栋让被dǎ的人赔钱,梁局长,你说他是不是成心的?我要是真那么做了,老百姓还不戳我的脊梁骨啊”

  梁成鹏叹叹气,“周秘书……太年轻了。”

  董学斌道:“我也是为了向书记考虑,要是不抓人,让向成栋继续瞎说话,对向书记的声誉也是一gè影响,这事儿我想着就让向成栋赔受害人几万块钱,有了这gè台阶,我们也能放人了。”

  梁成鹏清楚,董学斌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虽然有点过了,但大体却没什么问题,反倒是周秘书,太膨胀了,一点也没有考虑到群众和董局长的反应,好像眼里只有向书记和向书记的亲戚,然而巴结领导可不是这么巴结的,若是董学斌当时真让受害人给了钱,向书记估计也得发火。

  瘟神小董,这外号起的还真贴切。

  梁成鹏无奈摇摇头,什么事儿一扯上董学斌,那一准麻烦不断,像这次的事儿,董学斌虽然处理的还算妥当,可向书记那边却不会领他的情,相反,不管董学斌是抓人也罢,不抓人也罢,让人赔钱也罢,不让人赔钱也罢,向书记都得恨上他,这本身就没什么道理可讲。

  之后的两gè小时里,没有人再给董学斌dǎ电话。

  董学斌就在审讯室●里翘着二郎腿抽烟,时不时扒拉一下手机。

  向成栋酒也醒的差不多了,见堂哥向道发和周秘书都没了动静,心头不免急躁了起来。

  董学斌瞅瞅他,“想好了没有?你那几gè朋友已经答应赔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了,现在就差你了。”

  凌晨三点的时候,向成栋终于受不了了,dǎ了电话让家里人将钱送来了。

  dǎ也dǎ了,钱也要了,董学斌就没为难他,开了手铐放人。二愣子去医院照看二叔和妹妹了,大愣子还在派出所等着。董学斌就找到了他,将从向成栋几gè人那儿拿来的八万块钱给了他,“这钱是他们赔的,拿着,给你妹妹他们好好看病。”

  大愣子看着那摞钱,感激道:“谢谢您谢谢您”

  董学斌拍拍他的肩膀,“去吧,早点回去休息。”

  大愣子不是gè能言善道的人,这gè情,他深深记在了心里。

  派出所的其他人经过这件事,触动也是极大,大家都发现小董局长跟一般领导好像不太一样,换了其他人,是不可能为了一gè下属的亲戚去得罪县委书记的家属的,孰重孰轻傻子都能看出来,但小董局长却这么做了,而且做的很彻底,这也让大家看清楚了,跟着这样的领导心里面踏实。

  ……

  第二天中午。

  太阳高悬,热气哄哄的屋里有些燥热。

  昨夜回来的太晚,睡醒觉的董学斌一睁眼,指针都指到十二的位置了,穿了拖鞋下床,董学斌到外屋从皮包里翻出手机,上面有两gè未接▲来电,都是副局长秦勇dǎ来的,董学斌立刻回拨了过去,对于昨夜之事产生的影响有了进一步了解,秦勇告诉他,公安局这边一切正常,县委那里也没什么动静。不过董学斌自然明白,这gè疙瘩埋下了,就算现在没事,以后◎向道发肯定也会跟自己算清楚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爱咋咋地吧

  董学斌昨儿gè刚被向道发甩了一道,当天夜里就bǎ帐还回来了,不管怎么样,反正董学斌的心情是很痛快的,哼哼了几句小曲儿,□董学斌也懒得多想,拿着包开门出屋,准备下楼弄点饭吃。

  家属大院里,隐约听见有人闲聊着什么。

  “听说了吗?新县长来了。”

  “还听说什么,我都看见了,市委组织部部长亲自送下来的,车刚从咱们门口过去。”

  “代县长是中宣部下来的?真是女的?”

  “嗯,我看后座上那人好像是谢县长,那gè相貌啊,简直……”

  见董局长远远走来,俩家属顿时闭了嘴,装作聊起别的,毕竟背后议论领导是很忌讳的事情。董学斌耳朵不错,模糊地听见了一句,情绪顿时有点激动了,本想上去问几句,不过那俩人也不知是谁的家属,他不太熟,也不好多说,正巧这时,旁边的楼道里露出了办公室主任胡思■莲的身影。

  董学斌笑道:“胡主任,今儿休息?”

  胡思莲露出一gè笑容,“没有,回家吃gè饭,正要回局里呢。”

  “噢,那上我车吧,我送你过去,顺路。”

  胡思莲盈盈☆一笑,“谢谢董局长,那我就不客气了。”

  然而,当看到董学斌上了停在楼下不远处的那辆奔驰商务后,胡思莲愣了愣,也跟着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她羡慕不已地左右看看,“昨儿晚上我爱人还问我说楼●下那辆奔驰是谁的呢,原来您换车了?”胡思莲有些感慨董局长的魄力,一出手就是上百万,看来董局长家底很厚啊。

  董学斌摆摆手,“我可买不起,这是我朋友的车,借来开开。”

  胡思莲笑着没说什○么,显然明白这是借口。

  董学斌一踩油门,边开车边道:“听说县长到了?”

  胡思莲这种八面玲珑的主儿自然比董学斌消息来源多,闻言,笑呵呵地嗯了一声,“大概一gè小时以前到的,我刚才跟梁■局长他们一起去了县委,现在谢县长和县委领导、市委组织部部长他们应该在吃接风宴,我级别不够,就回家吃饭了,对了,梁局长让我通知您,下午三点召开全县干部会议,宣读县长任命。”

  董学斌笑道:“我这○还待罪之身呢,就不去了吧。”

  胡思莲也听说了昨儿gè夜里的事儿,知道小董局长又bǎ向书记给得罪了,算起来,胡思莲都记不得董局长得罪过多少领导了,胡一国,赵劲松,于郑智,钱森,常磊,听了董学斌◎这话,胡思莲苦笑了一声,嗓音妩媚道:“说真的,董局长,您是我见过最特别的领导,也是我最佩服的领导。”其中七分确实发自本心。

  董学斌赶快摇头,“呵呵,我这人可不经夸啊。”

  胡思莲很认▲真道:“其实下面好多人都对您赞不绝口,像您这么不畏强权的干部,大家都很少见。”

  董学斌很有自知之明道:“我这叫什么不畏强权啊,这叫政治智慧太弱,我估计再这么下去,全省的领导都得让我给得罪光了。”

  胡思莲被他逗乐了,也知道董局长说的是事实,但是从县委书记到县公安局领导,董学斌虽然得罪了gè遍,可却依然能摇摇摆摆地稳坐在副局长的位置上没有一丝变化,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董局长的能力,要是换了别人得罪了这么多领导,早被弄下台或者调去闲职部门了。

  给胡思莲送回公安局大院,董学斌随便找了gè饭馆填饱肚子。

  饭后,他给谢慧兰dǎ了gè电话,响了两声后,居然被那头给挂断了。

  董学斌汗了一下,心知谢姐那边八成在吃饭或者谈事情,不方便说话,于是也没再dǎ。

  下午两点四十点。

  县委大会议室。

  延台县的干部陆陆续续都到了,董学斌认识的人不多,除了公安局的领导,和其他部门领导都没什么交集,不过董学斌发现,自己不认识别人,可别人好像都认识自己,有的人说话时冷不丁就往董学斌这边看上一眼,有的人还悄悄指指他,但上前主动跟董学斌dǎ招呼的却没有几gè,估计是瘟神这外号闹腾的。

  董学斌也知道自己不太招人待见,溜溜达达地找了gè地方坐下。

  十分钟后,市委组织部慈部长和县委书记向道发等人走进了会议室,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大家很多人还没见过谢县长的尊容,纷纷挑着脖子看过去,县委领导里没什么女人,很快,大家就看到了一gè陌生的面孔,眨巴眨巴眼睛,许多人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几gè很稳重的老领导,瞳孔也是一缩,有的人还皱皱眉头。

  怎么这么漂亮?

  这是很多人心里都泛起的一句话

  谢县长盘着头发,上身是件很修身的白衬衫,下面是黑西裤和黑高跟鞋,那绝美的面容看得人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眼眸中略带着几分笑意,几分威严,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都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而且看上去本来很死板的表情和衣装,却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女人味儿,迷人极了。

  这就是新来的县长??

  大家相视无语,都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没办法,国内的官员女性很少,漂亮的就更少了,像胡思莲这样有点小妩媚的女人,在体制里已经算是比较美的人了,但跟谢县长一比,还是差出了太多,这gè新来的县长实在美得有点过分了。

  向道发听着下面的议论声,心中也在大皱眉头,他不明白上面怎么派了这么gè人下来,平心而论,他虽说也有些赞叹谢县长的完美相貌,可却并不太想跟她搭班子,如果可以,向道发还是希望一gè有经验的老○同志当二bǎ手。

  会议开始了。

  首先,市委组织部慈部长宣读了任命,即日起,谢慧兰同志担任延台县代县长。至于想撤掉“代”正式任职,最快也要等明天的人大任命了。接着,慈部长代表市委发表▲□了讲话,没什么新鲜的,还是那老三样,什么要团结啊,要跟中央保持一致步调啊,最后慈部长对谢县长做出了评价——团结同志,作风踏实,有很强的文字表达能力,思想上和政治上都很成熟。

  慈部长的一番你好★我好大家好已经是惯例了,下面是谢慧兰发言表态。

  谢慧兰走上主席台,笑眯眯地握着话筒,感谢了县委的信任,感谢了延台县干部的欢迎,她会团结干部群众一起,在书记的领导下,在四班子领导支持下,不懈努力——还是那些官面话。不过话虽然很土气,声音却极其好听,仿佛带着一股磁性,加上谢慧兰风姿卓越的相貌,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大家都听得很享受,跟慈部长讲话时的昏沉沉样子完全不同。

  热烈的掌声接连响○起,董学斌鼓掌鼓的很凶,手都快拍红了。

  二十分钟后,会议结束,接下来好像还有县常委会。

  全体干部离席,一边低声交流着一边往外走。秦勇也找到了董学斌和他一起走出会议室,此刻,谢慧兰正●和向道发笑呵呵地说着什么,董学斌路过的时候有意识的停顿了一下,近距离地看了眼好久不见的谢姐,不过谢慧兰却看也不看他,一转身,又眯着眼睛跟几gè领导握手。

  秦勇好笑地拽拽董学斌,“走吧?”

  董学斌这才回过神。

  出了县委办公楼,秦勇呵呵笑道:“我搭车过来的,没开车,要是顺路,搭你车回去?”

  “行。”

  离得老远,秦勇就看到了董学斌那辆奔驰商务,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别说其他领导的专车了,就是县委书记的车也比不了这辆啊,好多老干部看着那车直皱眉。秦勇还以为董学斌开的那辆别克商务呢,苦笑着看了眼董学斌,秦勇揉揉眉心,要说延台县谁胆子大,有几gè能比得上小董局长的?

  众目睽睽下,董学斌满不在乎地开门上了车。

  无奈,秦勇也硬着头皮坐了上去。

  等车开出县委,秦勇道:“谢县长风采卓越啊,要我看,也就董老弟的保姆能勉强比一比。”

  听谢姐被夸,董学斌心里也挺满足,“虞大姐可比不了谢……县长,气质差多了。”

  “对了。”秦勇低声道:“谢县长挺有门路的?

  昨天在秦勇家喝酒,董学斌曾叫出了谢慧兰的名字,所以秦◇勇知道董学斌可能听说过谢慧兰的来路,就想dǎ听dǎ听。不过董学斌却没说,含糊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能活动到基层,还是这么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上面肯定得有人。”体制中人,谁上面没有gè人?或大或小而已了。★◇勇知道董学斌可能听说过谢慧兰的来路,就想dǎ听dǎ听。不过董学斌却没说,含糊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能yǒngzhīdàodǒngxuébīnkěnéngtīngshuōguòxièhuìlándeláilù,jiùxiǎngdǎtīngdǎtīng。búguòdǒngxuébīnquèméishuō,hánhúdào:“wǒyěbúqīngchǔ,búguònénghuódòngdàojīcéng,háishìzhèmeniánqīngdezhèngchùjígànbù,shàngmiànkěndìngdéyǒurén。”tǐzhìzhōngrén,shuíshàngmiànméiyǒugèrén?huòdàhuòxiǎoéryǐle。

  不止是秦勇,向道发和一些县委领导也摸不清楚谢慧兰的来路,要是市里或者省里空降下来的干部还好说,但中央就离得太远了,不是一般人够得到的,加上谢慧兰跟中宣部的时候就一直很低调,恐怕除了董学斌,现在延台县甚至市里都很少有知道谢慧兰其实是京城市委书记谢国邦的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