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抓走!】


  当天晚上,董学斌美颠颠地钻了被窝,渐渐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铃铃铃,铃铃铃,耳边传来唧唧喳喳的电话铃声,董学斌傍晚刚陪秦勇两口子喝了二两茅台,脑袋还晕乎着呢,手臂下意识地在枕头○边上摸了摸,却是没找到手机,董学斌睁开眼睛,窗户外面挂着一抹昏黄的月色,再一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钟了,董学斌心shuō大晚上的谁啊,抓起手机见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就不耐烦地按下了接听键,shuō了声喂,■末了打了个哈欠。

  “董局长,我是xiàng书记的秘书”

  “哦,找我有事?”

  “你们惠田乡的治安到底怎么回事?啊?”

  “……治安?这话怎么shuō的?”

 ○ “xiàng书记的亲戚让人给打了就在惠田乡你马上去处理一下”

  董学斌这才困意全消,反应过来一些,县委书记xiàng道发的秘书?xiàng道发亲戚让人揍了?这确实是大事,可你那是什么语气?一个小秘书也敢shuō话这么冲?好像我是你的下级似的?不用问,肯定是xiàng道发授意秘书打电话过来的,不然给他几个胆子一秘书也不敢这么指责自己,董学斌对xiàng道发很反感,连带着对他秘书也没有好印象,“那我打电话给乡派出所,让刘所长处理下。”

  周秘书皱眉道:“他们要是处理的了xiàng书记就不会让我给你打电话了”

  董学斌有点烦了,不就是打架嘛,抓人罚款不就行了,屁大点儿的事儿还用我出面?

  “董局长,你尽快处理行凶者,务必严惩,我还等着和xiàng书记汇报呢”shuō罢,周秘书很不客气地挂了电话,不是他故意给董学斌甩脸色,他跟董学斌脸面都没见过,主要是xiàng书记对于亲戚在惠田乡被打了的事情很生气,所以周秘书也就带了三分火气,间接传达一下xiàng书记的情绪。

  董学斌一听那头嘟嘟挂线了,顿时骂了句脏话,好你个xiàng道发,我帮你当了县委书记,上赶着投靠你,你丫不但不搭理,连见都不见我?现在你亲戚出事了你倒想起我来了?还他妈让你秘书这个兴师问罪的态度?你什么意思啊?董学斌记得以前xiàng道发当县长的时候,为人挺和善的,没想到这一把手一当,就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恼火归恼火,事儿还是得办的,如果县委书记的亲戚跟自己分管的地面上出了什么事,董学斌也逃不开责任,看周秘书的态度,事情应该不小,可能xiàng道发那亲戚被打得挺惨的。

  从床上爬起来,董学斌快速穿好衣服,拿着车钥匙下楼开车。

  去惠田乡的路上,董学斌给刘大海打了个电话,“老刘,什么情况?”

  刘大海知道董局长问的什么,叹了口气道:“我正想和您汇报呢,xiàng书记的亲戚好像被人打了,我也是刚得到消息,现场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不过打人的好像有咱们派出所民警的亲属。”

  董学斌这才知道为什么叫自己过去,“地点在哪?”

  “在乡里,西口的◆那个大排档,我也正往那边赶呢。”

  “好,我还得有会儿工夫才能到,你控制好局面。”挂了电话,董学斌一踩油门加快了些速度,这种关乎到领导亲戚的案子,董学斌是最不想处理的,尤其还是跟xiàng道发★有关的,处理好了吧,人家不会记你的情,处理稍微有一点不妥,估计还会把你给恨上,里外不是东西。

  惠田乡。

  西口。

  一看远处几辆闪着灯的警车,董学斌就开车过了去,一踩刹车,推门下去。

  “怎么回事儿?”董学斌板着脸道。

  见董局长来了,楚峰和几个民警马上凑上来,“董局长,刘所长正在跟他们交涉,那领头的人叫xiàng成栋,好像是xiàng书记的远房亲戚。”

  董学斌喝斥道:“人是谁打的?”

  楚峰一犹豫,“是大愣子二愣子和他们家里人。”

  董学斌沉着脸道:“把他们给我叫过来搞什么”

  片刻后,大愣子两兄dì被楚峰带过来了,董学斌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训斥,“知道你们是谁的?是协警你们在派出所是维护治安的不是搅乱治安身为执法人员你们不以身作则还敢打人?啊?谁给你们的胆子?你们自己看看像什么样子还有一点组织性没有?还有一点纪律性没有?”

  大愣子死死攥着拳头,二愣子通红着眼睛像一头愤怒的狮子。

  董学斌喘了口气,侧头道:“xiàng成栋伤到哪了?严重不严重?”

  楚峰脸色不太好看,“不严重,就是脸上被打了一拳,基本没受伤。”

  董学斌松了口气,没受太大伤就好办了,要是真缺胳膊少腿的话,跟县委书记还真没法交代,“xiàng书记下批示了,要严惩,打人的都带回所里,等调查清楚再处理。”指指大愣▲子二愣子,董学斌恨铁不成钢道:“回头我再跟你俩算账”

  二愣子咬着牙道:“我没做错那种人就该打”

  大愣子没吱声,但那愤然的眼神显然是和dìdì一个想法。

  见状,楚峰赶紧碰了□碰两兄dì的胳膊,对董学斌道:“董局,其实事情不是那样。”

  董学斌眉一皱,等着他shuō下去,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大愣子两兄dì就是个淳朴的乡下人,轻易不会动气,想来肯定是有些原因,但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人啊,更何况是县委书记的亲戚。

  楚峰看看北边那个大排档后面的饭庄,迟疑道:“事情是这样,大愣子俩人那上大学的妹妹放了暑假,晚上回了延台县,大愣子家里人就来那个大排档吃饭,结果就遇见了xiàng成栋几个人,他们喝多了,吃着吃着就对大愣子妹妹毛手毛脚了一下,结果大愣子家里人不干了,几个人推推搡搡动起手来,那xiàng成栋人多,把大愣子一家人都给打了,后来听到消息,大愣子俩人才赶过来,又把对方打了,末了等对方报了警,我们才知道那xiàng成栋是县委书记的亲戚。”

  董学斌道:“是xiàng成栋他们先打的人?”

  楚峰嗯了一声,“而且除了xiàng成栋被打了一拳,他们一伙人几乎没受什么伤,要shuō打人的应该是他们才对,您是没看见,唉,大愣子他妹妹都被打的……脸都肿了,大愣子他二叔也是……”

  董学斌当即道:“带我过去”

  楚峰和大愣子几人前面带路,进了大排档后面的饭庄。

  饭庄里基本没什么人了,就是外面围着一些看热闹的,屋里的角落,四个中年人正喝着啤酒,哈哈笑笑,好像很过瘾似的,所长刘大海和副所长陈发则在一旁陪着shuō话,看样子这伙人就是xiàng成栋那几个了,可是董学斌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几个人有被人打了的迹象,还抽着烟喝着酒,快活得不行

  反观另一边,董学斌脸色一下就变了。

  窗户下面的桌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一个少女,中年人应该是大愣子他俩的二叔了,他捂着胳膊,拿手纸堵着鼻子眼,献血止不住地往下流,另个青年也是如此,不但脸上被打了,头发也有好几块都秃了掉,显然是被xiàng成栋他们揪掉的,再看■那个少女,八成是大愣子的妹妹,此刻,小姑娘正呜呜地哭,左脸肿了起来,眼眶是青的,两颗门牙有一颗也被打掉了。

  大愣子一回来,就跑过去安慰起妹妹。

  二愣子怒视着xiàng成栋那桌人,好○像随时都要冲上去似的。

  楚峰叹了一口气,“这帮人下手太狠了,一个女人也被打成这样。”

  董学斌登时就火了,周秘书急哄哄地打来电话shuōxiàng书记亲戚被人揍了,董学斌还以为得多大◆的伤呢,这才一来就数落了大愣子二愣子一顿,谁想根本不是这么回事,xiàng成栋被打了?哪被打了?这不是他妈好好的喝酒呢吗?是他们把人打了才对麻痹xiàng道发你他妈给我搞什么啊

  董学斌快步走★◆的伤呢,这才一来就数落了大愣子二愣子一顿,谁想根本不是这么回事,xiàng成栋被打了?哪被打了?这不deshāngne,zhècáiyīláijiùshùluòledàlèngzǐèrlèngzǐyīdùn,shuíxiǎnggēnběnbúshìzhèmehuíshì,xiàngchéngdòngbèidǎle?nǎbèidǎle?zhèbúshìtāmāhǎohǎodehējiǔnema?shìtāmenbǎréndǎlecáiduìmábìxiàngdàofānǐtāmāgěiwǒgǎoshímeā

  dǒngxuébīnkuàibùzǒu上去,“伤到gǔ头了吗?”

  二愣子怒咬着牙道:“这是董局长。”

  那女大学生哭着看看董学斌,嘴里明显少了一颗牙,还带着些鲜血,“我二叔的腿断了,我没伤到gǔ头。”

  董学斌对二愣子道:“什么也别shuō了,先带你家人去医院。”

  那边有个人耳尖,听见了这话,立刻站起来瞪眼道:“谁也别想走打了人就完事儿了?今天事儿还没算清楚呢”看他脸上有一点点淤青的痕迹,这个估计就是xiàng成栋了,一个农村人,没什么气质,老地痞一样。

  刘大海压着火道:“xiàng先生,你们的人也没受什么伤,我看这事儿算了吧。”

  xiàng成栋冷笑道:“没受伤?我这脸上的青是谁打的?我他妈告诉你这件事没完你是派出所所长吧?你的人把我打了,一句算了就能两清了?”他指着二愣子他们,“刚才打人的那几个,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我抓回去,两个协警必须给我开除,还有医药费,给一万吧”

  陈发知道他喝多了,可这话也确实太窝火了。

  大愣子怒然道:“你把我二叔和妹妹打了我们凭什么赔你钱?”

  xiàng成栋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嘿嘿笑道:“是那小娘们先骂我们的,打了也活该,赶紧的赶紧的,抓人赔钱,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不然这事儿不算完,想耗着?那就等你们领导来吧”他是xiàng成栋的发小,当初xiàng道发当县长的时候处处被常磊压着,他们自然很收敛,但现在xiàng道发当了县委书记,他们也自然而然跟着翻身了,有xiàng成栋这个县委书记的亲戚在,大家胆气都壮了许多。

  xiàng成栋骂了句怎么还没来,拿起手机又要给周秘书打电话。

  董学斌瞅瞅他们,“别打了,有事跟我shuō。”

  xiàng成栋撇嘴一看他,“你谁啊?”

  刘大海道:“这是我们董局长。”

  “哟,你就是董局长?”xiàng成栋呵呵一笑,“行,今天我给董局长面子,也不用把那俩协警开除了,但医药费必须得给,不能少于一万。”打了个酒嗝,xiàng成栋道:“而且必须让刚才那些人给我们赔礼道歉。”

  大愣子一家人脸色都很难看,自己人被打了,还要陪对方●钱?哪有这个道理再shuō他们家一xiàng很穷,妹妹上大学的学费有时候都得找乡里乡亲去借钱,怎么可能拿出一万赔医药费?再shuō了,二叔的腿gǔ折了,妹妹的脸被打花了,去了医院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呢,☆他们连看病的钱都没有了

  董学斌眉头越蹙越紧,“我今天来是解决问题的,xiàng先生,你也不想事情闹大吧?先不管什么医药费,现在首要的是先把人送医院看病,至于其他的,明天再shuō。”董学斌想等他酒醒了再谈。

  xiàng成栋脸色微变,“今天的问题今天解决,扯到明天干什么?那点小伤也叫伤?看什么看今天不给我个交代谁也别想走”

  旁边几个人也笑着嚷嚷道:“对赔钱赔钱”

  对方是县委书记的亲戚,谁都知道这事儿讲不了什么道理,现在主要任务就是把xiàng成栋安抚好,将这件事圆满解决,不然牵扯到了派出所的协警,没准弄不好就会遭来县委书记的发难,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陈发想了想,道:“我们协警在工作方式上可能有点问题,这个我们回去肯定严惩,但一万的医药费,是不是太……”

  xiàng成栋有点不耐烦了,看xiàng董学斌道:“你也解决不了?行那我找你们局长我就他妈不信今天没人能给我个shuō法”一边拨电话他嘴里还一边叨唠,“破地儿什么治安啊出来吃个饭也有人碍眼噢,喂,周秘书吧,我xiàng成栋啊……对,那个董局长来了,他也不给我解决……是啊……打人的是他们派出所的警察,他这是有偏xiàng了啊……我也没要别的,打了我,医药费总是该赔把……可不是么……呵呵……”

  等他打完电话,xiàng成栋乐呵呵地招呼着朋友道:“来来,喝酒喝酒,对了。”他瞥了瞥鼻青脸肿的大愣子妹妹和家人,“哥几个,给我盯着点他们几个啊,不赔钱,今天谁也别想走”

  周围几个警察也被xiàng成栋的态度给弄火了,太嚣张了

  董学斌恨不得一脚踹死他,但人家毕竟有关系,xiàng道发又发了话,董学斌就算发火也得忍下来。

  刘大海走过来小声儿道:“董局长,要不然先赔钱吧,闹大了不好。”

  董学斌阴着脸没言声。

  陈发也道:“这种人,惹不起啊,我知道大愣子他们没钱,所里先给垫上?”

  董学斌沉目道:“他们把人打了,反倒还要赔给他们钱?”

  陈发苦苦一叹,“可没办法了啊,他们要是不走,xiàng书记那边……”

  铃铃铃,铃铃铃,董学斌的手机响了,没什么意外——周秘书的电话。董学斌没想好接不接,这事儿太恶心人了。

  xiàng成栋笑眯眯地看xiàng董学斌,“赶紧接吧处理完问题大家都好回家要不你也走不了”

  董学斌心中的火气越烧越旺,沉着眉毛走到饭馆外面,一按接听键道:“喂。”

  “董局长就这么点事怎么还没解决?啊?你让我跟xiàng书记怎么汇报啊?”周秘书也怒了,xiàng书记亲戚被打了,谁知那边却慢吞吞的不处理,人也不抓,钱也不赔,这什么意思?

  董学斌冷着脸道:“周秘书,这边的情况你不清楚,不是xiàng成栋被打了那么简单,我现在就跟现场呢,xiàng成栋就脸上被打了一拳,一伙人一点事儿都没有,反倒是跟他们起冲突的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被他们打的够呛,其中一个人腿gǔ折了,还有个小姑娘也被打的破了相,事情的起因也是xiàng成栋调戏那小女孩引起的,所以这件事的责任本身就在xiàng成栋身上,处理起来……”

  周秘书不耐道:“处理不了?行,那我找别人”

  董学斌眉头一挑,“不是我处理不了,是我怕处理错了继而产生些不好的影响,xiàng书记恐怕也不愿意看到这种事吧?周秘书,我建议你劝劝xiàng成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来也没什么事儿,要是真闹起来,谁脸上都不好看。”

  “有什么处理不了的xiàng成栋要医药费就赔给他啊”
☆   董学斌恼道:“周秘书,你玩我呢吧?大半夜的给我从家叫起来让我解决问题去,还shuōxiàng书记亲戚让人打了,可他哪有事了?就他妈掉了几根汗毛还乐呵呵地跟朋友喝酒呢现在是他把我们派出所的家属给打●了你是不是成心恶心我呢?我给你面子,给xiàng书记面子,巴巴地赶过来给你解决问题,你就这个态度?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周秘书怒不可遏,没想到董学斌敢和自己这么shuō话,“行,你的话我会原封不动地汇报给xiàng书记的”

  董学斌道:“别他妈吓唬我,从小到大我还没怕过谁呢”

  “你……”

  董学斌啪的一下挂掉电话,这三番两次的恶心事已经把他给彻底弄烦了,董学斌知道自己就算解决了问题也落不了好,可没想这帮人竟是这种态度,麻痹,还真把我当个使唤丫头了?想用就用想骂就骂?

  董学斌大步流星地推门进了饭馆。

  xiàng成栋跟人干杯喝了一口啤酒,看看董学斌,乐道:“现在能解决了吧?”

  大家也都知道肯定有人给董学斌施压了,一众民警和大愣子等人都紧巴巴地看过去。

  董学斌点点头,“是啊,能解决了,楚峰,抓人”

  xiàng成栋满意地嗯了一声,“早这样多好,还有医药费也别忘了。”

  大愣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悲愤道:“董局长我二叔和妹妹还有伤呢打人的是我您要抓抓我吧”二愣子抄起一个酒瓶子就站到了妹妹跟前,好像谁要抓他妹妹就要跟谁拼命似的,那女孩儿惊恐地抓住二愣子的手,呜呜哭泣。

  楚峰叹了口气,知道小董局长也是没办法,于是和几个警察走上去带人。

  董学斌瞪了他们一眼,“抓他妈谁呢”

  “啊?”楚峰和刘大海等人愣愣,“您不是让抓人吗?”

  董学斌一指xiàng成栋,“都给我想什么呢人家大愣子二愣子是正当防卫这伙人调戏人家妹妹还把人家亲属都给打了不抓他抓谁?”董学斌见众人都齐刷刷地愣住了,大声道:“等什么呢给我上手铐出了事我担着全他妈给我带走”

  xiàng成栋碰地一下摔碎了一个酒瓶,腾地站起来,“你丫敢动我?”

  董学斌忍他很久了,这下一看,上去就是一脚,咚,直接把xiàng成栋踹倒在地,“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跟我拿他妈领导架子?你丫谁啊?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打了人还他妈挺得瑟不抓你抓谁?”

  大家谁也没料到董局长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楚峰一看就乐了,心头憋着的闷气骤然吐了出去,上去就将地上的xiàng成栋拷上了。

  xiàng成栋大吼道:“你们敢”

  旁边几个警察也反映了过来,纷纷上去拿人,有董局长那句话,大家岂能客气?刚刚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这帮人给气坏了,加上被打的是同事的亲戚,于是大家打得打踢得踢,一瞬间就将xiàng成栋那几个想反抗的同伙给撂倒了,给他们戴上手铐后,大家均有些感慨,跟着董局长办事……每次都那么痛快

  大愣子眼睛都红了,好像有眼泪在里面逛荡,“董局长”

  董学斌摆摆手,“回所里吧”

  刘大海和陈发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他们还清楚的记得小董局长带队出去的几次,第一次是抓教育局局长的亲戚,第二次是抓装财科领导的亲戚,第三次是抓宣传部部长的亲戚,真是一次比一次玩的大,这回轮到县委书记的亲戚了??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