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谢慧兰要来了!】


  两天后。

  绵绵细雨下了一整夜,早晨deshí候终于停了,一抹抹彩虹露出在云端。

  董学斌昨天已经回了公安局家属院住,因为还有些家用电器没送来,加上虞茜茜正期末考试呢,董学斌就没让虞美霞guò来做饭,而是让她跟华美小区住些日子,看看家,督促督促茜茜学习。中午了,董学斌就翻腾了翻腾冰箱,自己瞎弄了点吃de把肚子填饱,随即翘着二郎腿往沙发上一靠,看着新闻联播de重播。难得有一个小假期,董学斌得好好休整休整。

  滴滴滴,滴滴滴,手机短信de声音。

  拿起来一看,董学斌顿shí一愣,因为号码竟是谢慧兰de,谢姐有事一般都打电话,可从没见她发guò短信de,再一瞧短信息de内容,董学斌更是有点懵了,上面写着——“瘟神小董,这外号太牛逼啦”

  董学斌心想那边肯定不是谢慧兰,嗒嗒发送道:“小浩?”

  果然,短信滴滴响起:“嘿嘿,姐夫,你咋知道是我啊?”

  董学斌无语地打了一行字:“你什么shí候见你姐说guò脏字啊,这瘟神你听谁说de?”

  谢浩:“嘿嘿嘿,当然是听我姐说de喽,听我姐说,您跟县里面折腾了不小动静啊。”

  董学斌一拍脑门,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小浩和谢姐都知道了?于是打字道:“你姐呢?”

  谢浩:“我姐在楼上呢,对了,她让我跟你说一声,她这两天就会去延台县了。”

  董学斌:“啊?来旅游?这边有什么好玩de?都谁来?”

  谢浩:“就我姐一个人吧。”

  董学斌:“是不是出差啊?”

  谢浩:“先保密,嘿,等我姐到了您就知道了。”末了还发了个笑脸。

  谢慧兰要来了?董学斌暗暗庆幸,这买房子de事儿自己真有先见之明啊,不然谢姐一来,要是看见家里还有虞美霞虞茜茜一大一小俩美人儿,还不知道谢姐什么反应呢,现在母女俩搬出去了,自己也没什么可怕de了,旅游?出差?不管了,总之得把谢姐招呼好了,这两天放假,正好陪她玩玩。

  想到谢慧兰,董学斌有点魂不守舍了,又想拿她de丝袜干坏事了。

  这shí,裤兜里de手机又响了,电话那头是瞿芸萱de秘书小桃儿de声音。

  “喂,董哥,瞿姐让我给你送车来了。”

  “唉哟,这么快,麻烦你了啊。”

  “不麻烦,我就在商业街把口de电线杆子边上呢,你看我是……”

  “■好,你在那儿稍等我一下,我马上guò去。”

  董学斌精神一振,抓上皮包和手机,穿上鞋子就出门打车奔去了商业街。

  他到deshí候小桃儿正在打电话呢,一看董学斌来了,小桃儿就把钥匙发票□和一些手续文件都给了他,接着就告辞离开了,说是得去省城办事,晚上之前还得回京城呢。董学斌心知芸德拍卖de春拍马上就要开始了,正是忙叨deshí候,也就没留她,等小桃儿一走,董学斌立刻把目光落到了那辆银白色de奔驰商务R500L上。

  优雅de曲线,高贵de身姿,简直就像个大美人儿。

  这么一会儿工夫,已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辆车,纷纷侧目,指指点点地评价着。

  董学斌知道延台县好车不多,开辆奔驰太guò显眼了,就上了车,抓着方向盘爱不释手地捏了捏,看看这儿,瞧瞧那儿,末了一踩油门,开着奔驰在县城外围不是特别堵车de地方撒开花儿地狂跑了一圈,感觉上看,这辆商务车好像跟萱姨那辆S级奔驰速度上差不多了,超了那别克商务好几条街。

  guò瘾啊

  董学斌就去车管部门办手续牌照了。

  好歹也是一个系统de,董学斌办手续自然不用那么麻烦,部门领导还亲自下来招呼董学斌了,闲着也是闲着,董学斌就跟他们随便聊了几句,聊着聊着,话题就绕回了这次延台县领导班子de变动,县委书记调走了,宣传部部长下去了,大家都在想着到底谁会接班,好像市里今天开常委会,议论de应该就是这事儿。

  这种调动无疑是很敏感de,牵动了许多人de神经,董学斌也不例外。

  回家de路上,董学斌想了很多,从来延台县de第一天起,他每件事办de都不是很顺,磕磕绊绊,曲曲折折,虽然最后有惊无险,甚至还意外地弄倒了宣传部长和县委书记,但这些事也足够董学斌看出来,没有后台是万万不行de,不然做起事来总是束手束脚,什么都不敢干。

  后台?上哪找后台去?

  董学斌最近跟梁成鹏走得很近,可惜梁局长不是县委常委,这个后台无疑小了点。

  对了,梁局长背后不是有县长向道发吗?他这回应该稳坐县委书记de宝座了,更何况他能当一把手还是托了自己de功劳,没有自己查金帝山庄,没有那些照片和其他证据,常磊也不会倒台,而那些证据可全是董学斌一个人查获de,向道发应该会领自己de情吧?要是能搭上他de路子,今后de仕途也就顺了

  董学斌觉得自己de政治智慧又一次提高◎了,这是个好机会啊

  把车一停,董学斌就给梁成鹏打了电话。

  “梁局长,我小董。”

  “哦,学斌啊。”

  “那个啥,您看吧,要是有shí间de话我能不能跟向县长汇报一下◎工作?”

  梁成鹏是什么人啊,一下就明白了董学斌de意思,这是想跟向县长搭上关系,“呵呵,那我给你问问。”梁成鹏对董学斌很有好感,那次母亲去京里做手术,全是托了董学斌de帮助,所以就算董学斌不说,梁成鹏也有心思把他给向县长引荐引荐,以前是没契机,现在有了搞掉县委书记de事儿做由头,话就好说了。

  挂了线,董学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心想只要向县长肯见自己,那自己就跟他表明立场,站队在他那边。

  与此同shí,梁成鹏给向道发打了电话。

  梁成鹏开门见山道:“向县长,我们局de董局长在金帝山庄de事情上立了不少功,从抓赌开始到抓人查证据,几乎全是他一个人出de力,听说这个案子市里也在关注,我看具体案件de进展让小董跟您汇报吧。”梁成鹏没有提董学斌表忠心,而是给他制造一个契机,能不能给向县长留下好印象,还是得看小董自己。

  向道发皱皱眉,“小董?就是最开始查案de那个?”

  梁成鹏道:“对,证据什么de都是他查到de。”

  向道发摇摇头,“常书记要查de那个砸奔驰de事儿,就是他吧?太年轻了。”

  梁成鹏一沉吟,道:“这个我承认,小董在某些方面还不太成熟,但办案能力和手段上绝对没de说,不止这次de案子,那回县政府网站被攻击de案子,也是小董局长侦破de,这人很有能力。”

  向道发想了想,“金帝山庄de案子已经结了,到此为止,不用汇报了。”

  梁成鹏一愣,“那小董……您是不是……”

  向道发道:“不见了,以后有机会吧。”

  梁成鹏算看出来了,虽然扳倒县委书记是董学斌穿de线,但向道发对董学斌de印象并不好。无奈之下,梁成鹏并没有在说什么,转头给董学斌打了电话,“学斌,向县长最近有些忙,抽不开shí间,改天吧。”

  董学斌还兴冲冲地等着呢,一听这话,登shí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梁成鹏一迟疑,怕董学斌心里生出什么想法,就道:“现在正是班子调整de关键shí候,以后我再帮你联系。”

  董学斌面无表情道:“梁局长,谢谢您,不用了。”

  梁成鹏心知董学斌■de脾气,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这件事,梁成鹏也认为向道发处理de太草率了,只凭借个人喜好就拒绝了一个主动靠上来de干部?这未免让人寒心了,可能向县长觉得他要当一把手了,这种干部可有可无,反正以后也得听一把手de,所以就懒得见董学斌了,但梁成鹏知道,小董局长并不是一般人,能力也好,背景也好,都是如此,瘟神小董de名头可不是白叫de。

  收起手机,董学斌脸色煞那间沉了下去,向道发那个老王八蛋,●这是看不上自己啊?要是一般shí候也就算了,自己太年轻,太冲动,这个董学斌当然清楚,可有了县委书记调走de事儿,自己可是变相帮了向道发大忙,不然等个五六年向道发也做不了一把手,好嘛,你丫不但不成我de○情,连见都不见我?你什么人啊你

  董学斌就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de家伙,既然向道发这种态度,董学斌也绝不会上赶着巴结他,他那个臭脾气,还从没跟人低guò头,董学斌很记仇,以后就是向道发想见他,想拉拢他,董学斌也绝对不会搭理他了,谁都有尊严,没了你我他妈照样活de好好de,还真以为你多了不起了呐?

  把车开进公安局家属院,董学斌寻思着再找一个后台。

  可是其他de县委常委董学斌都不认识,也没契机,盲目凑上去站队,只会落了下乘。

  后台……后台……到底找谁呢?

  “哟,董局长?”远处,秦勇和他妻子走了上来。

  董学斌收起脸上de烦闷,笑着下了车,碰de一声关上车门,“秦局长,嫂子,刚下班?”

  秦勇惊讶地看看那辆奔驰商务,“我今儿休息,呵,买车了?”

  秦勇de妻子也惊诧地看看那车,就算她不太懂车,也知道这车没有一百多万绝对拿不下来,好家伙,秦勇妻子暗暗吃惊不已,她家老秦一个月工资也没有5000de,想买这种奔驰,这得攒多少年啊?

  董学斌道:“朋友de车,借来开开de。”

  秦勇赞赏道:“好车啊,一百万?”

  董学斌笑道:“差不多吧,我也不清楚。”

  秦勇看看他,在心底重新衡量了一下董学斌,先不说他怎么弄来这么一辆好车,单说小董局长de胆量,那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de,反正就算秦勇有钱能买辆奔驰,他估计自己也不敢买,没办法,实在太惹眼了,瞧瞧,旁边不少下班回家de干部家属哪个路guòshí不惊奇地瞅上两眼?估计都在佩服小董局长de胆量吧?

  秦勇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董学斌de○脾气了,敢作敢当,敢爱敢恨,十分对他胃口。于是乎,秦勇一把拉住他,“董局长,今天我可逮着你了,哈哈,走走走,我去家吃饭,尝尝你嫂子de手艺,不是我跟你吹,普通五星级酒店de厨子也没你嫂子做饭好,她做饭○十几年了。”

  秦勇妻子不好意思地笑笑,“没老秦说de那么邪乎。”

  董学斌见盛情难却,就道:“那就打扰了,等我回家拿瓶茅台,昨天de事儿还没谢谢我秦哥呢。”周围没人,董学斌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不然就算是在一个家属院,就算是关系好de同事,一般也会注意一些,毕竟这是机关,如果商量什么重要de事儿,大家往往会选择饭馆酒店,而不是家里。

  秦勇知道他说de是帮刘立转正de事儿,“☆megùjì,búránjiùsuànshìzàiyīgèjiāshǔyuàn,jiùsuànshìguānxìhǎodetóngshì,yībānyěhuìzhùyìyīxiē,bìjìngzhèshìjīguān,rúguǒshāngliàngshímezhòngyàodeshìér,dàjiāwǎngwǎnghuìxuǎnzéfànguǎnjiǔdiàn,érbúshìjiālǐ。

  qínyǒngzhīdàotāshuōdeshìbāngliúlìzhuǎnzhèngdeshìér,“□嗨,说了小事一桩de。”

  秦家。

  他妻子做饭去了,秦勇则和董学斌在客厅点上烟一根一根地抽。

  “听说了吗?”秦勇压低了些声音,笑孜孜道:“市里刚开完常委会,咱们延台县宣传部◎长de人选定了,是一个不挂常委de副县长上去de,老资格了,他上也没什么意外。”秦勇是从省公安厅下来挂职de,跟市里有人也不奇怪,他de消息应该比其他人灵通很多。

  董学斌眨眨眼,“书记呢?”

  就算周围没外人,讨论这种敏感话题也是很忌讳de,所以秦勇用很小de声音道:“自然向县长上去了。”

  董学斌感觉很窝火,麻痹,到了到了还是让这老丫de当了一把手

  秦勇看看他,“董老弟,怎么了?”

  “没事。”董学斌热脸贴了向道发de冷屁股,这种丢人de事儿自然不好意思说。

  秦勇把烟灰弹了弹,道:“牵一发动全身,不少人都因为这事儿得利了,呵呵,要我看啊,他们都得感谢你董老弟。”小董局长只身一身横扫金帝山庄,拿下钱森,轰走常磊,这已经可以说是个传奇了。

  董学斌心说感谢个屁啊,那向道发不恨我就不错了。

  董学斌岔开话题道:“那县长de人选……”

  说到这里,秦勇面色有些古怪起来,“前几个任命都还好,可就是县长这里挺怪de。”

  董学斌现在已经有了要找靠山de想法,既然县委书记不搭理自己,那只有县长是最合适de人员了,★所以董学斌急于了解下新县长是谁,以便做好准备,“怪?为什么叫怪?不是咱们县de人?”

  秦勇嗯了一声,“上面可能对咱们县有点不满,这回空降了一个县长。”

  董学斌狐疑地瞅瞅他,空降有什◆么奇怪de?自己当初跟国安deshí候,甄局长也是空降de啊。

  秦勇解释道:“不是从市里空降de,也不是从省里,而是从……更上面。”

  董学斌一愕,“中央?”

  秦勇苦笑着点点头。

  “什么部门?”

  “具体情况不清楚,我也是道听途说。”

  董学斌心头有些沉重,在中央部委工作,心气儿一般会比较高吧,自己要是主动投靠,人家会不会接受呢?想着想着,董学斌兀自摇摇头,投靠也分方法和shí机de,自己傻乎乎地跑guò去,就算人家肯接纳自己,估计也不会对自己太重视,这跟没投靠也差不多,董学斌现在想要de是一个死靠山,就是那种不管自己办错了什么事,对方也能帮自己挡下来de那种,呃,不guò这基本不可能,人家凭什么呀,像向道发那种老王八蛋,自己对他有恩他还不搭理自己呢,更别说其他人了。

  董学斌暗暗一叹气,如果不是那种死靠山,那还不如不要呢。

  铃铃铃,铃铃铃,秦勇de手机响了。

  “抱歉董老弟,你先喝着茶,我接个电话。”秦勇转头去了里屋。

  大约十多分钟后,秦勇从卧室里溜达出来,这shí,他妻子也一盘一盘地往外端菜,于是秦勇就招呼着董学斌上桌,开了瓶董学斌带来de茅台酒,一人来了一小杯,喝酒,吃菜,聊天。

  “嫂子手艺可真行,比我强了一百倍不止啊。”董学斌夸赞道。

  秦勇妻子讪笑道:“guò奖了,就是点家常菜。”

  秦勇咦了一声,“董局长还会做饭?”

  董学斌笑道:“可不是嘛,以前跟京里我天天自己给自己做,凑合吃,就是味道差了点,呵呵,嫂子厉害啊,改天我可得跟嫂子学学厨艺了。”

  秦勇妻子乐道:“我也就会做个饭,照顾照顾家里,女人嘛,除了这个也干不了别de了。”

  秦勇大摇其头,“你这话可不对,女人怎么了?有本事de多了。”

  董学斌点头表示赞同。

  秦勇喝了几口酒,话也多了起来,“董老弟,刚才有人跟我说了,咱们延台县这回de代县长好像就是个女人。”

  “哦?”董学斌很意外,能走到正处位置de女人,确实不太多。

  秦勇笑呵呵道:“你们猜咱们新县长多大年纪?”

  他妻子道:“五十了?”

  秦勇摇头。

  董学斌道:“四十?”

  “还是我说吧。”秦勇伸出了三个手指头,“才三十岁,我听了都愣了好半天,三十岁de正处啊,还是女性,你说这……呵呵,不敢说全国,但起码跟全省全市,她肯定是最年轻de处级干部,而且那不是团委,不是省市机关,而是基层de县长,这含金量就更高了,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de。”●

  董学斌怔怔,三十岁de县长?确实离谱deguò分了

  秦勇妻子插话道:“我看学斌三十岁deshí候也肯定能到处级。”

  董学斌赶忙摆手,“嫂子,你可别捧我了,我这副科还没坐☆●

  董学斌怔怔,三十岁de县长?确实离谱deguò分了

  秦勇妻子插话道:“我看学斌三十岁deshí候也肯定能到处级。

  dǒngxuébīnzhēngzhēng,sānshísuìdexiànzhǎng?quèshílípǔdeguòfènle

  qínyǒngqīzǐchāhuàdào:“wǒkànxuébīnsānshísuìdeshíhòuyěkěndìngnéngdàochùjí。”

  dǒngxuébīngǎnmángbǎishǒu,“sǎozǐ,nǐkěbiépěngwǒle,wǒzhèfùkēháiméizuò稳呢,差点都让人给捋了,对了秦哥,咱们县长是从什么部门下来de?”

  秦勇道:“好像是中宣部。”

  “啊?”董学斌眨巴眨巴眼睛,觉得有点不对劲,“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秦勇想了想,“说了一耳朵我给忘了,姓……谢吧?叫什么兰?”

  一听,董学斌脑子懵了一下,惊道:“谢慧兰??”

  秦勇也是一愣,端着de酒杯微微一顿,“对对,就是这名,你认识?”

  董学斌叫了一声我靠,他当然认识了,那是他女朋友啊。然而董学斌却没喝多,知道这种事不能乱说,那是有避嫌原则在里面de,虽然他不是财政局de,不是纪委de,但这里面也有不少问题,真被人知道了谢慧兰是自己女朋友,那自己岂不是得被调走了?

  董学斌忙道:“不认识不认识,听说guò而已。”

  秦勇恍然大悟,“噢,我忘了董老弟以前是跟京城工作了,谢县长很有名?”

  “凑合吧,咳咳……”董学斌心说当然有名了,谢县长老爹是政治局委员,爷爷是前总书记,不到三十岁就任职中宣部新闻局研究处副处长,能没名嘛,不guò董学斌却没有说什么,谢姐为人还算低调,知道她是谢家人de没有几个。

  跟秦勇家吃guò饭后,董学斌快步回了自己家,失神地往床上一躺,瞪着天花板发呆

  我了个去de

  谢姐怎么来延台县当县长了?太突然了啊

  董学斌现在才琢磨guò味儿来,谢浩那短信de不是说了谢慧兰这两天就到嘛,原来不是旅游,不是出差,是guò来任职来了董学斌刚还有点后悔给查到了县委书记de证据,以至于给向道发那翻脸不认人de王八蛋做了嫁衣,可现在,谢慧兰de到来却让董学斌豁然开朗,心情顿shí畅快了起来

  自己女朋友要当代县长了,也就是说,董学斌根本不用考虑什么靠山不靠山de问题了

  这不是现成de嘛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