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臭名远扬了!】


  次日早起,乌云阵阵,报的说好像有雷阵雨。

  吃过早点,董学斌和虞美霞虞茜茜坐在电脑前面继续讨论着该买什么车。

  “哥哥这个好看这个好看”

  “宝马啊?shì不shì有点太张扬了?虞大姐你说呢?”

  “我觉得刚才您看的那辆雅什么的就不错,价钱也合适。”

  “雅阁?延台县还好点,跟京城,随便扔块板砖都能砸到一辆雅阁,买的人太多了。”

  “您,您拿主意吧,我也不懂车子。”

  董学斌靠在椅子上,一手一个,很自然地用手搂着虞美霞母女俩的肩膀,脑子里琢磨着车子,有点犹豫不绝,家用车?越野车?商务车?开惯了单位那辆别克商务,董学斌觉得7座商务车挺方便,至少多拉几个人,可别克商务也好广本商务也罢,都shì二十多万的价位,董学斌却想买辆贵一点的。

  在网页上翻着翻着,虞茜茜忽然呼道:“大奔驰”

  虞美霞瞅瞅屏幕,“这跟那辆别克车差不多。”

  董学斌一看,那shì辆今年新款的奔驰R级进口6座商务车,外形就不用说了,很豪华很雍容,比别克商务流线许多,比广本商务大气许多,shì商务车里的顶级了,看着就很拉风。董学斌眼睛一亮,心说这车漂亮啊,从外观到配置全都没的说,再一看价钱,R级300Lshì70万左右,R350Lshì80万左右,最贵的shìR500L,5.5的排量,价格130万左右,很贵很奢华。

  研究了片刻,董学斌心痒了起来,就买这个了

  呃,不过价格有点离谱了,自己要shì开出去,难免人家说闲话啊?

  想来想去,董学斌干脆给瞿芸萱打了一个电话,为了避免太张扬的问题,董学斌想出一个招ér,就shì把钱给萱姨让tā帮着买车,记在拍卖公司的名头下,然后再把车开到延台县给自己,跟这边上牌子,这样如果真的有人查起来,自己就可以说车shì跟朋友借来开开的了,不用牵扯到钱shì从哪来的这个问○题,省了很多事。董学斌看中的shì哪款最贵的R500L,裸车130万,买了房子后,自己手里还剩下一百四十多万,刚刚好,于shì跟萱姨商量完,董学斌就把钱打过去了。

  搞定过两天等着车送来就行了◎

  董学斌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上,觉得自己挺败家的,刚赚了小两百万,一转眼就没了。

  铃铃铃,铃铃铃,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董学斌以为shì给新家送家具电器的人快到了,今天有电视和冰箱要◇送来,空调什么的可能明天才安。不过拿起来一看,却shì表妹唐瑾的号码。

  “喂,小瑾吧?”

  “嘻嘻,表哥,你知道今天shì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建军节?还没到呢啊?党●sònglái,kōngdiàoshímedekěnéngmíngtiāncáiān。búguònáqǐláiyīkàn,quèshìbiǎomèitángjǐndehàomǎ。

  “wèi,xiǎojǐnba?”

  “xīxī,biǎogē,nǐzhīdàojīntiānshìshímerìzǐma?”

  “shímerìzǐ?jiànjun1jiē?háiméidàoneā?dǎng的生日?过了吧?”

  “真不愧shì国家干部,一张嘴就党啊军队啊,嘻嘻嘻,告诉你吧,今天shì我生日”

  “嗨,瞧我这记性,你在哪呢?生日怎么过?”

  “生日不就那么回事ér嘛,不过啦不过啦,哥,你在家呢?那我带个人找你去。”

  “谁啊?我二姨二姨夫?”

  “哎呀,先不告诉你,你说你有没有空吧。”

  “还神神秘秘的,行行,华美小区认识吗?你来这边吧。”挂了电话,董学斌无奈笑笑,转头道:“虞大姐,中午多准备点饭,我妹妹要来,对了,你要没事的话去楼下订个生日蛋糕吧,辛苦了啊。”

  虞美霞忙说不辛苦,拿着钱包下楼了。

  约莫一个小时后。

  华美小区1号楼楼道里。

  唐瑾挽着一个青年的手,嘱咐道:“喂,刘立,待会ér见了我哥,你说话注意一点啊。”

  刘立shì个面貌清秀、有股子书生气的男子,闻言,他窘迫地挠了挠头发,“为什么先来见你哥?伯父和伯母那边呢?”

  唐瑾很不客气横他一眼,“你懂什么啊,现在我们家里我哥说了算,他要同意咱俩的事ér,那基本上就成了,哎呀,你别挠头了行不行?瞧你那个熊样,紧张什么啊紧张,我哥疼我着呢,只要你不惹他不高兴,他肯定答应咱俩的事ér,姓刘的,你到底想不想娶我呀?啊?”

  刘立苦着脸道:“当然想了。”

  唐瑾哼哼了一声,“那你就好好跟我哥面前表现表现。”

  刘立憨厚地挠挠后脑勺,“这个,你哥shì干什么工作的?为什么家里他说了算?”

  一听,唐瑾得意地笑道:“一会ér你就知道了”

  刘立家住武田乡,shì唐瑾的中学同学,从上学那会ér刘立就喜欢上了唐瑾,成天到晚傻傻地围在tā四周转悠,后来毕了业工作了,俩人也没怎么联系,直到前一阵的同学聚会上才又shì见了面,结果刘立一直都没忘了唐瑾,加上那天也喝多了,他就鼓起勇气跟唐▲瑾示爱了,谁想让刘立兴奋不已的shì,这一告白还真成了,俩人迅速进入了热恋状态,成天腻味在一起。

  刘立的家庭状况不shì很好,一直跟武田乡派出所做协警,并不shì正式警察编制,唐瑾和刘立岁数■也不小了,二十出头,正shì谈婚论嫁的时候,不过刘立一穷二白,工作又不好,他实在shì怕唐瑾家里人不同意这门亲事,这才准备提前做做铺垫,上唐瑾家拜访,谁想唐瑾想了很久,却没去tā父母那边,反而shì先来了tā表哥这里,刘立有些奇怪,但他被唐瑾拿得死死的,也没敢多问什么。

  “我可按门铃了啊,你给我精神一点”唐瑾踢了他鞋子一脚。

  “嗯嗯。”刘立一挺腰板,不过还shì很紧张。

  叮咚,叮咚,叮咚,吱呀一声门开了,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羞涩道:“唐姐姐?”

  唐瑾嬉皮笑脸道:“小茜茜快给姐开门我哥呢?”

  虞茜茜在参加栾颖婚礼的时候见过唐瑾,然而跟董学斌和虞美霞以外的人说话,虞茜茜总显得放不开,很胆怯,“哥哥在屋里弄电脑呢。”咔嚓,将防盗门给他们打开,虞茜茜小心看看刘立,忙掉头跑了,tā怕见生人。

  刘立被小丫头的面貌震了一下,进屋后再看向厨房,又被一个美妇震了一下。

  唐瑾对着厨房招招手,“虞阿姨,我来啦,您做饭呢?”

  厨房开着油烟机,虞美霞才听见有人来了,忙道:“shì小瑾啊,快坐快坐,我给你们沏茶。”

  唐瑾大大咧咧道:“不用啦,我自己来,您忙您的。”

  这时,董学斌从小屋走出来,看到刘立后,董学斌愣了一下。

  唐瑾笑嘻嘻地叫了声表哥,随后介绍道:“这shì我哥董学斌,这shì刘立。”

  刘立心说这名字有点耳熟啊,赶快上去和董学斌握手,“表哥。”

  董学斌就明白了,笑道:“我说小瑾怎么神神秘秘的呢,原来shì谈对象了。”

  刘立脸一红,紧张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董学斌招呼着俩人坐在沙发上,随便聊了起来,唐瑾谈了对象,这事ér还shì很让董学斌意外的,唐瑾性格比较硬,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想找个能容忍tā的男人实在不容易,现在看来,这俩人还磨合的不错,刘立处处都挺让着唐瑾的,看上去对唐瑾十分的喜欢,挺好。

  聊了片刻,唐瑾想起一件事,“喂喂,刘立,你还不知道我哥shì谁呐?”

  刘立怔了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哥shì……”

  董学斌拍了唐瑾脑袋一把,“人家为什么非得知道我?我名声就那么坏?”

  唐瑾咯咯笑道:“忘了跟你说,刘立shì武田乡派出所的协警。”

  董学斌哦了一声,看看刘立,“工作累不累?派出所的活ér可不轻松。”

  刘立拘谨道:“还可以,就shì协助所里处理一些乡里乡亲的小纠纷,除了加班的时候,平时不算很累。”

  董学斌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平时注意安全。”

  片刻后,刘立去了卫生间。唐瑾就拿肩膀拱了董学斌一下,小声ér道:“刘立咋样?”

  董学斌微微点头,“还不错,看着挺正直的一人。”

  唐瑾不高兴了,瞪瞪他道:“什么叫看着挺正直,他本来就正直,当初我俩跟学校的时候,刘立虽然学习成绩差一些吧,不过一直都特认真,老师很少有批评他的,还有还有,有次春游去他捡了五百多块钱,也没自己拿,想也没想就给了老师,还有啊,等我想想,对了对了,还有……”

  董学斌打断道:“你喜欢就行。”

  唐瑾喜道:“这么说你同意我俩的事ér啦?”

  董学斌抓起杯子抿了抿茶,“你又不shì我女ér,我同意管什么用?二姨他们见了吗?”

  唐瑾翘起二郎腿,纠结道:“这不shì没敢告诉tā们呢嘛,我怕我爸我妈嫌他,刘立家庭条件不太好,比我们家还差呢。”

  那边,刘立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唐瑾就闭口不谈这个话题。董学斌跟虞美霞问了声ér饭怎么样了,听得快好了,旋即带着唐瑾他们上了桌,摆好生日蛋糕,插上蜡烛,开始给唐瑾庆祝生日。

  饭后,唐瑾捂着肚皮嚷嚷道:“撑死我了撑死我了”

  虞茜茜很喜欢吃蛋糕,也撑得不行,被虞美霞带进屋里复习功课去了。

  唐瑾见客厅就剩董学斌和刘立,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不时往董学斌脸上看着。董学斌知道tā这次来肯定shì有事,笑笑,也没说话,让了刘立一根烟,见他不会抽,就自己叼在了嘴里。

  唐瑾立刻巴巴凑上来,殷勤地拿起桌上打火机打着了火。

  董学斌深深一吸,边抽烟边道:“瞧你那样ér吧,有事ér就说。”

  唐瑾不好意思地吃吃一笑,看了眼刘立,咳嗽道:“表哥啊,我跟你说说刘立在派出所的事ér吧,别看他就一协警,可上回有个抢劫的案子,抢劫犯拿着刀,周围两个警察谁也不敢上,shì刘立从后面把人扑倒的,这才立了大功,还有一次shì偷车贼,刘立一人放倒了两个……”

  刘立赶紧谦虚道:“两个人里有个shì被群众制服的。”

  唐瑾这个气啊,瞪他一眼,“喝你的茶吧”

  刘立尴尬地一咳嗽,不说话了,他不明白唐瑾跟表哥说这个干嘛。

  董学斌算大概明白,笑呵呵道:“小伙子不错,面对犯罪分子就应该敢于斗争,老百姓的利益……”

  唐瑾见表哥又要长篇大论了,干忙道:“shì吧?刘立不错吧?你看他这么大的功劳,不说让他当个派出所所长吧□,起码得从协警转成正式编制啊,他们派出所啊,也就刘立一个人能干,其他的都不行。”

  董学斌乐了,抓俩小偷就天大的功劳了?还当派出所所长?

  刘立也很脸红,欲言又止,最终还shì没敢言语●

  唐瑾见董学斌不接tā的话茬ér,立刻往他那边坐了坐,挽着表哥的手摇晃了两下,撒娇道:“表哥,我知道你最好啦,过不了多久刘立就shì你妹夫了,你就帮他把警察编制搞下来吧,行不行嘛?”唐瑾打的就shì这个主意,tā怕爹妈不同意,所以准备先给刘立弄个编制,别看协警和民警就一字之差,可其中的差距却犹如天地,成了正式警察,爹妈那边应该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董学斌沉吟了一下,没说话。

  见状,唐瑾摇晃的更厉害了,“表哥,表哥,你就当shì给我的生日礼物好不好嘛?”

  董学斌敲敲tā的脑袋,“行了行了,别晃荡了。”

  唐瑾嘻嘻哈哈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董学斌心说我不答应就散架了,转头看向刘立道:“你们派出所谁分管的?”

  刘立眨巴眨巴眼睛,“shì秦局长。”

  “……秦勇?”

  刘立一愕,“您认识秦局?”

  唐◆瑾哼哼唧唧地拍马屁道:“那shì,我表哥谁不认识啊。”

  董学斌摆手道:“行了,你们坐着,我去打个电话问问,这编制的事ér不太好办,协警转民警,一来要资历,二来要功绩,还得shì那种天大的功绩★,你才刚进协警没几年吧?我问问吧。”

  唐瑾嬉笑道:“表哥,还有你办不成的事ér吗,肯定没问题”

  董学斌好气地揪了tā鼻子一下,“你啊,就会给我往上架。”

  去了小卧室,董学斌拨通了秦勇的电话,“喂,秦哥,吃饭呢吧?”

  秦勇笑道:“刚吃完,董老弟,shì不shì想喝酒了。”

  “可别了,三个我加起来也喝不过你啊,呵呵。”聊了一会ér闲话,董学斌才道:“对了,我有个朋友跟武田乡派出所当协警呢,叫刘立,这小子平时工作成绩还不错,你看他转正式编制容易吗?”

  秦勇呵呵一笑,很痛快道:“你董局长开了口,不容易也得容易啊,刘立,嗯,这人我没听过,这样吧◇,我给你问问,只要没什么问题,我尽快给你办了。”

  董学斌道:“那可就谢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嗨,小事ér。”

  一出卧室,唐瑾就巴巴看了过来,“怎么样?”

  董□学斌没夸海口,“等等吧,不知道呢。”

  还没过十分钟,铃铃铃,刘立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号码,刘立脸上一惊,说了句shì我们派出所所长,然后赶快接起来,“喂,李所长……shì……shì……身份证?填表?您shì说……啊……谢谢您……shì……一定……谢谢李所长。”挂了电话,刘立错愕道:“所长说明天让我去填个表,要转正式编制。”

  唐瑾顿时环住了董学斌的脖子,“谢谢表哥我爱死你啦”

  刘立也激动道:“谢谢您”正式编制,刘立想都没有想过,他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身手又不好,也没做出什么功劳和贡献,可没想到,唐瑾表哥一个电话居然就给搞定了,这本事也太大了。

  唐瑾得意地捅了捅刘立,“现在知道我表哥shì谁了吧?”

  刘立傻乎乎地愣了愣,“shì谁?”

  唐瑾翻翻白眼,“笨死你得了,你跟派出所工作,难道没听过董局长吗?”

  董局长?

  刘立一下就惊了,脱口道:“shì瘟……”说完这个字就觉得不妙,赶忙闭嘴。

  唐瑾气得瞪瞪他,“说什么呐”tā显然也听说了瘟神小董这个外号。

  董学斌有点郁闷,“我就这么有名?也不知道谁起的外号,怎么谁都知道了?”

  刘立心说您能不有名么,跟大望村一个人打七个,七个人三个都毁容了,其中两个现在还跟医院养伤,再有去外省差拐卖妇女ér童案,四个嫌犯每人腿上都挨了一枪,回来全成瘸子了,再说那钱飞,钱森,前任县委书记常磊,但凡shì跟你沾了矛盾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这种情况下,想不出名都难啊

  刘立登时手足无措了起来,打死他也没想到唐瑾的表哥竟shì大名鼎鼎的瘟神董局长

  见他这副模样,董学斌用力一拍脑门。

  靠,哥们ér这shì臭名远扬了啊??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