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大赚!】


  清晨。

  昨夜刚过一场细密的小雨,外面的天还雾蒙蒙的,从窗户缝里挤进丝丝凉爽之意。

  咚咚咚,卧室门被人小心敲了敲,“董局长,您,您该起了。”是虞美霞的声儿。

  董学■斌从床上翻了个身,揉揉眼珠子,打哈欠道:“嗯,给我拿杯水来吧,渴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不多时,一身白色真丝吊带睡衣的虞美霞红着脸蛋走进屋,她身上带着些慵懒,好像也是刚起没多久,虞美霞看看床●上光着膀子的董局长,她脸一烫,躲开视线把水杯轻轻递过去,旋即很自觉地去衣柜里翻出一身衣服和袜子,平平整整地给董学斌放在床头,见董学斌踩着拖鞋坐起来,虞美霞又开始给他叠被子,“早点您是拿到单位吃还是在家吃?”

  董学斌笑着看看她的腿,“我今儿不上班,梁局长给我放了一星期的假。”

  虞美霞下意识地把裙摆往下拉了拉,“董局长,我,我还一直没跟您说谢谢呢,谢谢您给我丈夫报了仇。”

  董学斌摆摆手,“咱俩还客气什么,再说这也是我的工作职责。”

  虞美霞松开裙子上的手,感激道:“我知道您顶了多大的压力,还差点把官儿丢了,我,我,我这人笨手笨脚的,除了做饭和家务活就什么也不会☆了,做饭也做得不好吃,反正我,我这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只要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您只管说话。”

  董学斌拍拍她的小嫩手,“别客气了,弄早点去吧,我出去跑跑步。”

  虞美霞一嗯,两条裹○着肉丝袜的美腿晃晃荡荡地出了屋子。

  穿好衣服,董学斌下楼锻炼身体去了,顶着凉快的空气小跑在街头,围着公安局家属院外围的街巷跑了一圈。

  路过一个早点摊儿的时候,几个小混混正在给钱结账,当看到董学斌的那一刻,其中一个混混脸色大变,低声在同伴耳边快速说了什么,董学斌听到其中里面好像有“瘟神”俩zì,随即混混的同伴们也是齐刷刷地变了脸色,飞快看了董学斌一眼,连找钱都顾不上了,忙急慌慌地◎四散而走。

  显然,瘟神小董的外号已然很是响亮了。

  董学斌差点气死,金帝山庄和钱飞的事儿确实是自己搞的,最多再算上钱森,可前任县委书记常磊的离任可跟自己没太大关系,那些证据照片其实拿○不了常磊怎么样,肯定是县长早有准备,蓄力待发,借着这个照片的契机和金帝山庄的案子才把常磊给逼走的,里面还掺和了市层面的斗争。

  可现在呢?怎么好像谁都以为县委书记是被自己给瘟走的啊?

  我招谁惹谁了我

  董学斌有点小郁闷,金帝山庄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过产生的影响实在太大,直接引起的官场地震连县委书记都遭殃了,为了这个,梁成鹏特意放了董学斌一星期的假期,一来是这些天他忙前忙后确实太累了,二来也是消磨一下影响,是对董学斌的一种保护措施。

  正跑着呢,铃铃铃,铃铃铃,手机响了。

  董学斌也没看来显,呼哧带喘地边跑边接电话,“喂,哪位?”

  “……小坏蛋,你干啥呢?”是瞿芸萱柔和的嗓音。

  “呃,跑步呢。”董学斌掠起一丝想念,“你什么时候来延台?想祸害你了。”

  “狗东西,找揍了是不?”

  “呵呵,说真的呢,啥时候过来?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要去瑞丽买翡翠毛料吗?”

  “本来说去的,姨十几天前刚把翡翠毛料还有翡翠的知识学完,不过一直没走开,春拍的事情忙的姨头都大了,因为你上cì的竞价,抬高了咱们拍卖公司不少名气,这回来◎送东西上拍的人不少,好玩意儿也不少,所以姨后来一想也就没去瑞丽,先好好把这cì春拍做完,等完了事儿姨再淘换点毛料让你鉴定,姨都想好了,咱们到时候开一个翡翠拍卖专场,就拍翡翠,那样的效果比春拍好。”

  董学斌擦擦汗,溜溜达达地边走边休息,“行,听你的。”

  “春拍下星期正式开始,你来不来?”

  “可能悬了,下星期我得上班呢,到时候再说吧,咦,现在都夏天了啊,怎么还春拍?”

  “呵呵,一般拍卖行的春拍秋拍都在那个季节的尾巴上,有很多也是春拍放在六七月,秋拍放在十二月或者一月的,晚一点就晚一点吧,京里大拍卖行太多了,咱们也抢不过人家,晚点还能避免撞车呢。”

  “也对,诶,说起撞车我倒是想起来了。”

  “撞车?”

  “咳咳,我想着是不是该买辆车了?”

  “嗯,有辆车确实方便,那就买吧?”

  “那个啥,你给我汇点钱啊,我现在银行卡里也就几千块钱了,还是刚发的奖金。”

  那头噗嗤一笑,“你啊,不早跟姨说,咱们公司现在流动资金还有五百万能拿出来的,你要多少?”一千万资产的公司,能有五百万的富裕资金,这也就是在拍卖行或者其他特殊行业才能见到,一般来说,能有两百万就不错了,主要还是拍卖行那“空手套白狼”的特殊方式早就的。

  董学斌想了想,“要不你把钱都给我汇过来吧,我再赚点。”

  “……赌石去?还是干别的?”

  “没想好呢,延台这边没啥赌石的地方。”

  “好吧,姨这就给你汇过去,不过你抓紧一点,后期宣传还要资金支持,或者有其他什么事,姨这边没个几百万压着心里没底,毕竟春拍快开始了,等春●拍完了你想拿多少钱拿多少钱。”

  “放心,这星期之内肯定把五百万给你转账回去。”

  挂了线,董学斌回家属院吃早点了。

  等虞美霞去送虞茜茜上学,董学斌一个人跟家往真皮沙发上一靠○,这车他是早就想买了,不过一直没下定决心,总觉得太张扬了一些,然而最近金帝山庄的事儿闹得这么惊天动地,连县委书记扯上了,董学斌也被第一c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既然已经够高调的了,那买个车还算得了什么,低调行事压根就不是董学斌的性格,况且自己车门干个啥的,没车真不方便。

  买辆多少钱的呢?

  汗,先不说车,先赚钱吧

  董学斌点着眉心思考片刻,自己的BAC前阵子积攒了不少,虽然也用了很多,但现在还勉强剩下了二十多分钟,足够干很多事情了。去捡漏古玩?这得靠运气啊,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赌石?附近还真没有赌石的地方,期货?自己不太懂那玩意儿,别再操作不好赔了,嗯,想来想去也只有股票了,这个他熟,当初第一桶金就是靠着权证发财的,那时只能用一分钟,所以局限性很大,现在能有二十多分钟,赚钱的机会就多了。

  咔嚓,门开了。

  身上裹得很严实的虞美霞送完孩子回了家。

  董学斌抬头一看他,乐道:“我说虞大姐,都夏天了,你还长裤长袖的穿呐?也不怕热。”

  虞美霞微微一低头,窘迫道:“那我,我去换吊……吊带。”

  董学斌呃了声,“那啥,我没别的意思,这个,你想怎么穿怎么穿吧。”

  虞美霞还记得董局长上cì说的话,说自己穿吊带短裙的样子很性感,于是咬咬嘴唇,虞美霞走回卧室关好门,等十分钟后她一出来,身上依然换了套滑溜溜的真丝吊带裙,只不过不是那件常穿的睡衣,而是件黑色绸缎似的性感小裙儿。

  董学斌看呆了一下,“新买的?”

  虞美霞手足无措道:“那天您没在,邻居一个大姐拉着逛商场时买的,她说我穿着很好,我也,也不知道好不好看。”

  董学斌大大地点着头,“当然好看,好看得没边了。”

  虞美霞脸一热,“哪里有,我觉得……一般。”

  别人说这话,董学斌只当是谦虚,不过虞大姐这个好像不是,应该是自卑,“大姐,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就是性格太软了,太自卑了,你得有点自信,都是两个肩膀扛一脑袋,谁比谁差?你脸蛋那么漂亮,身材那么好,不信的话你随便找个人问问,整个延台县……不对,整个汾州市里要还能找出一个比你漂亮的人,我跟你的姓”

  虞美霞很不好意思地浅笑了一下,“您过奖了,没有。”

  董学斌看出她应该是挺高兴的,毕竟谁都爱被人夸,于是笑道:“你啊,改天学学跳舞,听说这玩意儿能培养气质,也能培养自信。”

  虞美霞一抿嘴唇,“邻居大姐也这么说过,不过我一点基础也没有,跳舞培训班……太贵了。”

  “你先从我这儿拿钱,要多少?”

  “不行不行。”虞美霞坚决道:“您帮了我们太多,真不能要您的钱了。”

  董学斌瞅瞅他,“呵呵,那行,来我屋,我炒股帮你赚点钱。”

  虞美霞吓了一跳,连忙摇手道:“那个风险太大了,我丈夫以前玩过,赔了好多。”

  每cì听虞美霞说她丈夫这几个zì,董学斌心里不知怎么就不太高兴,瞥瞥她,“你跟我我买就行了,我还能让你赔钱?我知道你也没账户,不过你手里几千块总是有吧?用我的账户就成了,挣了的钱给你。”

  虞美霞微不可察地点点头,没敢再言声。

  “走,看看最近行情去,好久没关注股市了。”

  卧室里,董学斌和虞美霞一起坐在电脑前面,眼巴巴地盯着大盘行情图看着。

  一年没关注了,现在大盘居然又创新低,半年前大盘就不太好,后来跌着跌着也涨过一些日子,然而最近两个月,大盘继续杀跌,线图简直都快成滑梯了,粗略那么一扫,甭管银行板块还是地产板块,甭管铁路板块还是汽车板块,几乎全是绿的,跌的非常凶,各股平均下跌了3%。

  一看这情况,虞美霞观察了下董局长的脸色,小心道:“还是,还是不要买了吧。”

  董学斌看着盘面皱皱眉,随口道:“总有涨的啊,有浮动就有机会,咱们赚得是差价。”

  虞美霞似懂非懂,见劝不动董局长,她就不再说什么了,从旁边的烟盒里摸出一根烟来,轻轻捧着递到董学斌眼前,等他嘴上一叼,虞美霞就拿来了打火机,笨笨呼呼地打着火给他点上烟,末了,见他看得入神,虞美霞还从客厅拿来了瓜子,一粒一粒地剥着,把籽全留给他。

  见状,董学斌得寸进尺地张着嘴啊了一声。

  虞美霞面色微热,小手儿轻捏住一粒瓜子人,放在董学斌的嘴唇里。

  董学斌嚼了嚼,又一张嘴。

  虞美霞立刻喂过去第二粒瓜子,简直是服务到家了。

  董学斌心满意足地眯眯眼,吃了虞美霞喂的十几个瓜子后,董学斌更懒了,后来连喝水都懒得伸手去拿,说一句话,虞美霞就把杯子给他送过来,端着一点点喂他,然后再把杯子放回去,继续剥瓜子。

  不久后,董学斌道:“虞大姐,你歇会儿吧,别剥了。”

  虞美霞就放下手里的瓜子袋,抓起一个蒲扇轻轻给他扇风,怕他热了。

  董学斌感觉到了她的细心和关怀,有点不好意思了,“咳咳,不用扇,屋里有空调,来来,咱们看看股票。”

  虞美霞搁下蒲扇一缕鬓角,“我不太懂。”

  “那我教你,涨跌幅总会看吧?”

  “会一点。”

  董学斌厚着脸皮道:“那里看得见吗?不行坐我腿上?”

  虞美霞咬咬下嘴唇,小声儿道:“我……我能看到的。”

  “咳咳咳,能看见就行,来,我教你炒股基本常识,你看这个,这个就是跌了,线在往下滑,股票的涨跌幅限制都是在百分之十左右的,高不能高过这个,低也不可能,除非是权证,呃,权证也在好像都没了。”

  虞美霞指指屏幕上一个跌幅榜第一名的股,“那这个为啥跌了这么多?超过10%了?”

  编码002603,以岭药业,好像是个医药股,现在股价三十元左右。

  董学斌哦了一声,“这是新股,也就是第一天上市的股,一般涨跌幅不会有限制,第二天就不成了,恢复成10%的限制。”现在新股频频破发,可不像以前那种一中签儿准赚钱的说法了,所以新股第一天跌了这么多,董学斌也没什么意外,毕竟大盘在那拖累着呢。

  几个小时的时间,董学斌一边耐心给虞美霞讲解,一边观察着各个股票的动静。

  今天盘面非常萎靡不振,一直在慢慢往下滑,还有点放量的迹象,不是什么好兆头,各股也是如此,大都低开很多,并且在低位徘徊,涨起来的股票比较少,就算有,涨幅额度也只是1%2%左右,操作起来难度很大,董学斌犹犹豫豫了好久,也没用BAC出手,赚头太小了。

  下午两点半左右。

  “虞大姐,你盯着点盘面吧,看有没有涨幅波动很大的股。”

  虞▲美霞不是很自信道:“……好。”

  离收盘也没半个小时了,董学斌看得无聊,就去卫生间蹲了个大号,等他出来的时候,一看客厅的挂表,已是差十分钟三点了,走回卧室,只见虞美霞正瞪着眼睛死死看着电脑屏幕○,手上笨笨地捏着鼠标,移动起来跟僵尸似的,非常别扭。董学斌好笑道:“有涨了多的吗?”

  虞美霞歉疚道:“我,我不太会用鼠标。”

  董学斌笑笑,“没事,慢慢学,来,换我看一眼。”

  一瞅跌幅榜前列,董学斌微微一怔,咦,怎么好多跌停板的股票都打开了?再一看大盘才是明白,尾市有大资金流入,现在盘面正在冲高,各股也慢慢走稳上冲了。董学斌感觉机会应该来了,就打开涨幅榜瞧了眼,可谁知,正当董学斌想随便点开几个股票看一看日线图的时候,一个股票顿时吸引住了他

  以岭药业,这个新股居然从跌幅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位置一下蹦到了涨幅榜前列

  刚才看的时候股价还三十左右呢,现在已经四十多了

  董学斌愕了一下,他没想到能有这么好的机会,一般情况,从跌停板到涨停板,也就是百分之二十左右的浮动,可因为是新股无限制,所以以岭药业才能出现如此巨大的差价,这种情况虽然时不时会有,但也绝对很少见,董学斌心说看来是有大资金介入了?前期是在故意压盘呢

  O就是它了

  BAC二十分钟

  ……

  ……

  眼前景色一变

  董学斌已是出现在了卫生间,手伸在腰上正要解裤腰带。

  飞快看了眼表,董学斌二话不说地冲出厕所,推门进了卧室,“虞大姐,让开下”

  虞美霞愣了愣,马上躲开到一旁,把电脑留给他。

  董学斌快速翻开以岭药业的行情图,果然,还是停留在三十块钱的价位上呢,他迅速打开交易软件,先将瞿芸萱转到自己银行卡里的五百万全部转进资金账户里,然后有多少买多少,全部现价购入以岭药业,五百万不少,这些钱一进去,给以岭药业顿时拉涨了一毛多钱,吃掉了底下的卖单。

  虞美霞惊道:“您这是……买了?”

  董学斌笑着一嗯,“里面也加上你的钱了,呃,算你一万吧。”

  虞美霞脸有点白,看看电脑屏幕,“那股不是在跌吗?您……您……”

  “放心吧。”董学斌伸着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今天不看了,反正当天买也没法当天卖,明儿个再看,走,咱俩看看电视去?”

  虞美霞满脸愁苦,“我,我想再看一下。”

  董学斌明白一万块对她来说是比不小的数目,摸摸鼻子,就也跟着坐下来。

  以岭药业——30.32元。

  一秒钟……五秒钟……十秒钟……股价还是没动。

  虞美霞急躁地攥着手,死死瞪着股价。

  忽地,一个好几千手的大单子砸了下来,将股价一下提到了32元的位置,几千手实际上是很大的单子了,因为这只中小板的股票股价很高,盘子小,所以跟大盘低价股动辄几万手的单子不能相提并论。

  虞美霞媚态地眉角微微一喜,“涨了涨了”

  董学斌呵呵一笑,见虞大姐高兴,他也挺愉快,还很少看她这么笑过。

  32元……

  34元……

  36元……

  十分钟的时间,股价一路飙升,转眼间到了临近40元的关头,股价稍稍回落了一些,不多时,呼的一下又出现了不少买单,股价顿时越过了40元

  虞美霞惊喜地笑了出来,那成熟女人的味道一览无余。▲

  董学斌看看股票,看看虞大姐,眼珠子有点忙不过来了,唉,人还是得多笑啊,看看虞大姐一笑,多美

  最后,以岭药业收盘在四十元出头的位置上。

  虞美霞激动得不得了,佩服地看看他,▲“董局长,您怎么知道它会涨这么多?”

  董学斌大言不惭道:“分析出来的呗。”

  “您,您真厉害。”虞美霞信了。

  第二天早晨,董学斌又和虞美霞一起巴巴坐到电脑前面,等待着开盘。

  集合竞价开始,不过以岭药业并没有高开,而是跟昨天收盘价差不多的平开,董学斌的BAC不太够用了,就没再折腾,等一开盘就将500万的股票全都卖了出去,末了一查资金余额,500万立刻变成680万了

  足足赚了180万

  董学斌满意极了,这可比前几cì的捡漏省心多了,只不过这种炒股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而且太浪费BAC,否则董学斌真恨不得每天都在股市上折腾折腾。

  关掉网页,董学斌摸出四千块钱递给虞美霞,“这是你那一万块赚的,拿着。”

  虞美霞看看钱,俩手攥在一起迟疑道:“我,我都没出钱,还是您拿着吧。”

  董学斌瞪瞪她,“说好了你投一万的,赚了就是你的”

  虞美霞心知董局长是变着法子想给自己钱,心中感激,咬牙接过了钱,“谢谢您。”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