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瘟神小董!】


  “啊死人了死人了”

  “我就说花盆放窗台上危险瞧瞧出事了吧”

  “那么高地方砸xià来估计是活不成了这人也够倒霉的”

  “可不是嘛,zhàn在哪里不好非zhàn在人家楼底xià,唉,瞧赶的这个寸劲儿。”

  小区周围,不少看热闹的居民都纷纷围了上来,在远处对着头破血流的钱飞指指点点。董学斌zhàn在一旁冷冷低头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地摸出手机叫了急救车,随即打给○公安局用自己的名字报了案。董学斌没法不这么做,要是扔xià钱飞不管,四面八方这么多人看着呢,别再给自己安个围村潜逃的罪名。

  不多时,救护车和警车前后脚到了。

  医护人员抬起钱飞就上了●▲车,警车上则走xià来了几个公安局的领导。

  “董局长到底怎么搞的?”梁成鹏居然亲自来了,身旁跟着胡一国和赵劲松俩人,冯副队长他们也从后面一辆车上xià来了。梁成鹏心中吃惊的很,听到这事儿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没别的,主要是太他妈巧了,公安局刚迫于县委书记常磊的压力放了人,这才过了多长时间,钱飞就花盆给砸了个生死未知?

  解决了钱飞,董学斌心头一块大石落地,解释道:“梁局长,是这样,刚刚我路过这边的时候碰到了钱飞,他非要跟我聊聊天,我俩就溜溜达达地往小区这边走,跟一楼梯xià说话,谁知道突然来了一阵大风,咔嚓一声,等我反应过来时,花盆已经从楼上砸xià来落钱飞脑袋上了,是风吹xià来的,唉……”

  冯副队长一愕,真有这么巧的事儿?

  胡一国阴着脸看看董学斌,他可不信,叫上两个人就上楼查案了。

  赵劲松瞅了眼董学斌,心说如果这事儿真是董学斌干的,那他就太愚蠢了。

  梁成鹏和其他一些警察也都目光凝重,这事儿,大家都怀疑跟小董局长有关,董局长和钱飞的矛盾几乎人人皆知。不过看到钱飞刚刚被送走时的那个惨不忍睹的小样儿,不少干警们心中也透着一股畅快,这种人死不足惜,就是小董局长,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事情可就大了。

  冯副队长悄悄走到董学斌身边,“董局,您这……”

  董学斌苦笑道:“我怎么了?你以为是我雇人扔的花盆呐?”

  “呃,没有。”冯副队长看看他的表情,心里很不确定。

  半个小时后,调查结果出来了。

  胡一国虽然不想相信,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事儿真是个偶然的意外。住在八楼的是个老无赖,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成天跟外面瞎混的那种人,这种花盆放在外面的事情,老无赖两年前就这么干了,当初只有一个花盆,后来底xià一个老头经常遛狗路过他家楼xià,见那个花盆跟窗台上还露了小半个边缘,老头胆小,就上楼告诉老无赖花盆不能这么放,容易出危险,结果老无赖不听,俩人还为这件事吵了一架,后来,老无赖干脆把外面窗台放了三个花盆,故意气他。

  所以,这花盆并不是今天才放了的,董局长还没来延台县时就这个样子了,加上那突如其来的大风也得到了周围老百姓的证实,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事儿跟小董局长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是个意外。

  梁成鹏松了口气,心说也是,小董虽然冲动,但也不至于这么冲动的。

  冯副队长一直替董局长捏了把汗,现在一听,心头顿时乐了起来,真是巧合?哈哈,活该这就叫恶有恶报啊除了胡一国和赵劲松,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同情钱飞的,金帝山庄全是钱飞在背后搞的,这叫自作自受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制裁不了你老天爷也给你办了

  第二天,董学斌没有先上班,而是去了县人民医院探病。

  董学斌探望钱飞,自然没安得什么好心,这钱飞自打上了救护车后就没什么消息了,听说昨天xià午做了开颅手术,一直处在昏迷状态,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也不知死没死,董学斌想着钱飞要是没死,自己今后恐怕就麻烦了,董学斌不怕别人对自己xià手,就怕他们在自己老妈和亲人身上xià手。还有一个探病原因,就是想看一看钱飞家人的态度,是不是把这笔账算在自己头上了,董学斌必须有个心理准备,以做好xià一步的应对方案。

  上楼,拐弯,董学斌跟护士打听了xià,来到了钱飞的病房。

  病房门开着,宣传部部长钱森正坐在床头,焦虑地看着床上晕迷着的儿子。

  “钱部长。”董学斌拿着一袋子水果走进去,“小钱怎么样了?”

  钱森一看见董学斌,脸顿时阴了xià来,指着他道:“你给我出去”

  董学斌摇摇头,把水果放xià,瞥了眼病床上的钱飞,转身离开了。

  钱森确实把这笔账记在了董学斌头上,如果不是他查了金帝山庄,自己儿子也不会被抓,如果不是跟董学斌一起在小区楼xià待着,自己儿子也不会被花盆砸到,全是因为董学斌,钱森已然恨意滔天,如果儿子出了什么事,他发誓,绝对不会放过董学斌的

  走廊里的董学斌也察觉出了钱森的想法,皱皱眉,想着该如何应对。

  突然,身后传来钱森的喊声,“醒了小飞醒了大夫大夫快来”

  董学斌错愕地一回头,醒了?钱飞没事了?靠那丫什么脑袋啊?这都没事?

  几个医生和护士接连跑过去,医院院长也从楼xià赶xià来了。

  ◎董学斌没有进去,钱森既然不欢迎自己,何必过去讨没趣,但他也没有走,主要还是想了解xià钱飞的状态,董学斌就去楼xià大厅坐了一会儿,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上楼再次来到钱飞的病房附近,见一个大夫匆匆与他擦☆肩而过,董学斌就立刻叫住了他。

  “钱飞没事了?”

  “你是……”

  “我公安局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大夫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敢说,“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  董学斌带着一份狐疑,走到病房门口往里快速扫了一眼,xià一刻,他就看见了一幅让他愕然的画面,躺在床上的钱飞双目无神,正痴痴傻傻地对着钱森嘿嘿地笑,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了xià来,屋里还有股尿骚味,再看◆病床上的单子,已经湿了一大片,好像是钱飞尿的

  钱森老泪枞横,“小飞我是你爸啊”

  钱飞还在傻笑,手在周围的仪器上乱抓着。

  董学斌倒吸了一口冷气,走开,转身进了医护办公室,“大夫,钱飞他……”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叹了口气,“你是病人家属?钱飞脑部损伤很严重,做手术的时候就预料到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已经让你们有心理准备了,现在这样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至少是把命保住了。”

  董学斌道:“他以后有机会恢复ma?”

  医生wēiwēi摇头,“想恢复到原来的智力水平太难了,大概一辈子就……”

  董学斌点点头,“谢谢了。”

  出了医院,董学斌仰天伸了个大懒腰,一个傻子,显然没办法对自己家人构成危害了,对钱飞来说,变成白痴恐怕比死更折磨人吧?这就是报应啊可惜不是老天爷的报应,而是董学斌借用了老天爷的力量,辗转提老天报应了他

  可乐呵了片刻,董学斌又是心头一提,钱飞变成这样,钱森的报复恐怕……

  回到公安局大院,董学斌继续思考着对策。

  然而,董学斌没想到报复竟来的这么快

  中午的时候,延台县、汾州市几乎各个网zhàn论坛上都转载了一个帖子,标题是《公安局副局长砸大奔》,xià面的内容居然点名点姓,说了延台县公安局副局长在送亲车队的时候砸了一辆奔驰,什么无法无天啊,什么嚣张不已啊,什么以权谋私啊,后面还有几张图片,正是董学斌那天在栾家大院门口的镜头,好在只拍了被砸得面目全非的镜头,并没有董学斌等人砸车时的照片。

  董学斌脸色wēi变,点开一个延台县的论坛看了看,xià面的回复什么都有。

  “现在的警察啊,唉。”

  “这种官儿就该捋了留着也是祸害”

  “不能这么说,董局长我知道,为乡里老百姓干了不少实事,好多别人不敢抓的人他都敢动,名声不错。”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一看发帖时间,都半个多小时了,可有关部门对这种损害政府形象的帖子居然无动于衷,没有责令网zhàn删除,也没有采取其他措施,董学斌一xià就明白了,这是钱森搞的鬼,报复来了○更让董学斌皱眉的是,xià午县里开会,县委书记常磊竟在会上点名批评了自己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铃铃铃,梁成鹏的电话来了。

  “小董,你可能要动动了,有个心理准备吧,唉。”

  董学斌没有什么意外,“常书记要动我?”

  “工作调整马上就要xià来了,职务上可能会降级。”梁成鹏明白,砸奔驰的事儿只是一个借口,钱飞成了白痴,钱森这是铁了心要给儿子报仇了,也不知钱森怎么说动了县委书记常磊,在这种比较敏感的案子上,常磊竟毫不避讳地zhàn在了钱森身边,这个压力就太大了,常书记开了口,谁也保不住董学斌梁成鹏想不懂,放钱飞那次是,这次也是,常书记在搞什么?难道金帝山庄跟他也有牵涉◎?

  董学斌靠在椅子上苦笑一声,县委书记都要xià手动自己了自己面子还真大

  一时间,县公安局登时热闹了起来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大家刚刚接受了钱飞变成傻子的事实,紧○接着小董局长要调走的消息就来了,以刑警队冯副队长为首的很多人都愤愤不平起来,谁都知道能查获这么大的案子,全是小董局长一个人的功劳,怎么现在不但不给奖赏,反而还要调走降级?跟查获杀人案赌博案的事情比起来,砸奔驰那点小屁事儿算得了什么?再说也是金帝山庄的人先挑衅在先,拿车横在人家婚礼车队前面的,因为这个就要降董局长的职?也太牵强了太让人寒心了吧?

  可是县委书记都发了话,那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谁也无能为力。

  董学斌也是这么想的,要是钱森一个人还好说,可有了常书记的掺和,这事儿自己想躲也躲不了了,找谢慧兰恐怕也没用,谢姐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不过,董学斌却不后悔,他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误,金帝山庄这种祸害,必须要查封,钱飞这种人渣,必须得到惩罚,董学斌问心无愧

  偏偏,就在谁都以为董学斌要完蛋了的时候,意外总是发生的那么突然

  马大凯翻供了在听说钱飞变成白痴永远也恢复不了的那一刻……马大凯翻供了

  或许之前是受到了钱飞的胁迫,想开口又不能开口,现在一见钱飞这样,马大凯立刻老实交代,他承认了钱飞是金帝山庄的幕后老板,杀人案也好,赌博案也罢,全是钱飞指使的,金帝山庄的所有钱也全是钱飞在支配,马大凯自己只拿了很少一部分,他请求警方看在他不是主谋的面子上宽大处理,并表示会戴罪立功,尽全力帮助警方破案。

  负责审讯的是冯副队长的人,那刑警心知问题严重,马上向冯副队长汇报。

  老冯一听,也是为难了起来,钱飞已经那样了,县委书记之前的意思也是就此结案,现在……还能查ma?

  冯副队长拿不准,于是拨通了董学斌的电话,把事情跟他一说。

  董学斌苦苦一笑,“老冯,我都快调走了,这事儿你跟梁局长汇报吧。”

  冯副队长面色一肃,“董局,只要您还在一天,您就是我的领导,您指哪我打哪”这话不是矫情,不是做作,冯副队长是★真这么想的,跟小董局长的接触时间虽然不常,但从那次办案以后,不止是冯副队长,刑警队的其他几个刑警也都对董学斌产生了极好的印象,品性,能力,手段,尤其是董局长骨子里那股不畏强权爱谁谁的劲头,这是最让冯副●队长佩服的地方

  小董局长跟胡一国不止一次叫过板……

  小董局长跟于郑智掰过腕子……

  小董局长跟宣传部部长钱森较过劲……

  这仨人哪个人不比董局长级别高?哪个人不比董局长人脉广?

  跟这些人起冲突,换了谁不得在心里掂量掂量?可董局长呢?从没有发憷过真是爱他妈谁谁谁

  董学斌笑了一xià,老冯的话让他心中一暖,“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冯副队长一犹豫,“……我想查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董学斌wēiwēi点头,“那就查一查到底不过这事儿你不要掺和,太敏感了,我去吧”

  “董局,我没事……”

  董学斌呵呵一笑,“我现在是死鱼不怕开水烫,反正也快走了,得罪人的事儿还是我来吧”

  挂了线,董学斌立刻去了看守马大凯的地方,刚一到,马大凯就交代了一些事情,其他的还好说,只是给钱飞罪上加罪而已,算不得什么,可◎最后马大凯告诉了董学斌一个地址,说这里住着钱飞的一个情人,也是钱飞最相信的女人,之前警察从马大凯那里追回来的赃款只是一少部分,马大凯说大部分钱都在钱飞情人那边,那女人手里可能掌握了很多证据。

 ☆ 于是乎,董学斌带了两个人直奔那女人家里。

  那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也不知是得到了消息还是怎么着,正在家里收拾东西似乎要离开,结果被董学斌几人抓了个正着,董学斌也不管有没有搜查令了,就说了一个字—●—搜

  这一搜不要紧,搜出来的东西竟让董学斌有些心惊胆战

  那是张存了两千万的存折,存折边上有个信封,里面还夹着一些照片,上面都是一男一女,或相拥而抱,或热烈拥吻,男人自始至终都带着墨■镜,可仔细一看也能看出来,这人竟是县委书记常磊

  董学斌心中一惊,怪不得常磊这次这么帮钱森呢,原来是被人拿了短儿想来除了这些照片,钱飞或者钱森应该还有些其他证据吧?比如给常磊送过钱?常磊因此才忌惮的?常书记大概是怕现在这个几乎失去理智的钱森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儿,所以才帮他们的?或者还有些董学斌不清楚的内幕,这就猜不出来了。

  董学斌平静了一xià呼吸,知道这事儿严重了,不是自己能处理的了的。

  马上,董学斌打了梁成鹏的电话,将那些证据的事儿告诉了他。

  梁成鹏想了很久,“……不要让消息走漏,等会儿我跟你联系。”嘟嘟嘟,那头挂线了。

  约莫十几分钟后,梁成鹏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小董,我正在带人赶过去,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董学斌听得出来,梁成鹏身后的县长向道发似乎要出动了。

  上层的博弈,不是董学斌能掺和进去的,把人和证物都给了梁成鹏,董学斌就回家休息了,心中却很是不平静,自己这次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这些证据会牵扯到多少人?不会连常磊也能捋了吧?那样的话自己这个官儿还保不保得住?

  真让董学斌猜对了

  延台县官场大地震了

  第二天,宣传部部长钱森被市纪委的人双规了,有小道消息传出来,钱森是因为贪污受贿被拿xià的,董学斌猜想,大概是因为那张存折,每一笔帐都是有记录的,梁局长可能是摸着这个线索查到的钱森。再过了一天,县委书记常磊被调到了省文物管理局,弄了个闲职给挂了起来。

  一切都来的那么快,来的那么突然

  向县长自从来了延台县后,处处隐忍低调,现在终于发力,一击致命

  不过在县公安局里,还是讨论小董局长的声音更多一些,甚至盖过了县委的变动。

  “听说董局长不走了,还记了个大功。”

  “唉,常书记刚想给董局长调走,怎么自己反倒走了?”

  “钱部长不也是嘛,我看他那意思是要给钱飞报仇,结果……唉,双规了。”

  “那钱飞也够倒霉的,刚从公安局放出去才一个多小时吧?结果遇见董局长了,俩人聊了聊天,钱飞就让花盆给砸傻了?”

  “金帝山庄的案子后来好像还查到了胡一国局长身上,他应该是有那么一点点牵扯,上面给了个党内警告处分。”

  说到这里,聊闲天的众警员齐齐一愣,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

  这小董局长也太他妈能祸害人了吧?

  董局长跟胡一国的纠纷众所周知,可从几个月前开始,胡一国就从没跟董局长这里讨过好,处处吃瘪,处处碰壁,到了到了还被了个党内警告处分,再说钱飞,也是跟董局长有仇,结果呢?金帝山庄倒了,钱飞也被祸害成变白痴了,再有前任县委书记常磊和钱森,刚说要调董局长的职,末了一天还没过去,一个被祸害的双规了,一个被祸害的调闲职了

  我靠你个四舅姥姥

  大家惊得跟什么似的,这小董局长是灾星还是怎么着?咋和他扯上矛盾的人全都遭罪了?

  最神奇就是那一花盆,砸的那叫一个准,砸的那叫一个巧

  渐渐的,继救火队员之后,董学斌的一个新外号在延台县诞生了——瘟神小董

  xià班了,董学斌看着周围同事那既热情又有点躲躲闪闪的目光,心中奇怪,心说你们干啥呢?我长相有这么吓人ma?直到从秦勇那里听说了这个“瘟神”的外号,董学斌差点骂娘,这什么外号啊?也太不露脸了啊

  董学斌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瘟神?我他妈瘟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