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给我砸!】


  十几天后。

  天气渐渐迈入夏季的步伐,四周开始温热了起来。

  董学斌身上的back已经攒下了二十三分多钟,因为他前眸子经常几秒钟几秒钟的用,所以只大概记得个整数,零头记bú太清楚了。晚上回到家,董学斌算计着离前些天的事件已经过qù了很久,金帝山庄的警惕应该稍许放松了,于是董学斌就打电话给了〖派〗出所的楚峰,让他找信得过的人探一探金帝山庄的赌场开没开,并且尽量打探一下金帝山○庄里面的情况,董学斌准备动手了。

  吃过晚饭,虞茜茜语文作业有几道题bú会,董学斌就qù小屋给她耐心讲课qù了。

  ,丁咚”丁咚”丁咚,门铃忽然响了,客厅里传来开门声和虞美霞的嗓音,“■请问你找谁?”

  “……学斌在家吗?”是个女人。

  “噢,董局长在,你俩请进,我给你们倒茶。”

  “大姐你别客气,我们自己来吧。”这回是个男声。

  虞美霞经过这么些天的◎磨练,现在已经知道什么人能放什么人得推了,如果两手都拿着礼物,点头哈腰地要找董局长,虞美霞能推就推了,在家也shuōbú在家,如果气势稍足,什么东西也没拿的,虞美霞自然会放,有时候董局长bú在家,她还●会问对方姓名,bú敢耽误董局长的事,像这次进来的俩人,虽然没什么气势,但一开口就叫了学斌这个称呼,虞美霞自然bú敢怠慢。

  卧室里的董学斌却没听出声音是谁,纳闷道:“茜茜,你自己学习吧,我出qù一下。”

  虞茜茜乖巧道:“哥哥,您忙您的,下面的题我自己可以做。”

  “真棒。”揉揉她的脑袋瓜子,董学斌开门出了屋。

  外面”虞美霞正招呼着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俩人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男的相貌平平,看上qù倒有点小机灵,女的稍稍有一点姿色,但也bú算太漂亮,见董学斌走出来,那女人立刻笑道:“学斌。”

  董学斌觉着有些眼熟,但一时没想起来,“恕我眼拙”你是?”

  女人道:“我栾颖,这是陈大庆。”

  董学斌恍然地一拍脑门,“是表姐啊,你可变漂亮了,我都没认出来。”

  女人略有些拘谨地呵呵笑道:“你也越来越精神了,要是在马路上,我也bú敢认。”

  “这是表姐夫吧?”董学斌笑着过qù和他握握手”“我回延台的时候,听shuō你俩在市里打工呢,这次回来是?”

  陈大庆赶快和他握手,“刚领了证”这次回来是办婚礼的。”

  董学斌才想起十天前老妈好像shuō过一耳朵,“哟,那恭喜了,快坐快坐,虞大姐,拿点水果来,对了,烟也拿一条。”栾颖是董学斌舅舅的女儿,一直跟市里工作,董学斌最后一次见她还是好几年前呢。虽shuō在老爸的事情上董学斌对舅舅舅妈他们有点耿耿于怀,但跟栾颖却没有关系,那时表姐还在到处找工作呢”董学斌自然bú可能记她的仇,这气量就未免太小了一些。

  栾颖却一直以为董学斌很抵触他们家,所以这次过来◇,心里十分忐忑。

  陈大庆早从媳妇儿嘴里听shuō了几年前董学斌父亲病危时的一些纠葛了,心中同样有些七上八下,甚至想着结婚请jiǎn什么的给董学斌母亲就行了,而且一般自己家里人也没那么多讲究,◆请jiǎn主要还是给朋友的,家里人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了”bú过想来想qù,陈大庆还是拉着栾颖硬着头皮来了”他知道,全家上下bú给谁请jiǎn也bú能bú给董学斌,人家现在是公安局副局长,就冲这个,他就得○亲自上门。

  董学彬艮热情,招呼着陈大庆抽烟,又让栾颖吃水果。

  因为父辈的事情,栾颖有点bú敢跟董学斌shuō话,一点也没有当姐姐的威严。

  见状,陈大庆拿腿碰了碰媳妇儿,栾○颖一抬头,咬牙从包里拿出一张请jiǎn来,“学斌,我俩周六办喜事,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

  董学斌接过请jiǎn一看,笑道:“你结婚,没时间我也得有时间,行,一定qù。”

  栾颖松了口气,来之前她还怕董学斌甩她脸色呢。

  “你们先坐着,我回屋一趟。”回了自己卧室,董学斌拉开抽屉找了半天才翻出一个红包来,又从最底下的柜子里拿了五千块的新票儿塞进qù,这算份子钱,要是关系远一点的话都是婚礼当天给,bú过亲戚就无所谓了,提前给了吧。

  出来后,栾颖正跟虞美霞shuō着话,“大姐,你平时用什么化妆品?保养得真好。

  虞美霞尴尬道:“没,我一般bú用。”

  栾颖都快羡慕死她了,早听家里人shuō学斌雇了个特别漂亮的保姆,可一见面才惊为天人,没想到她这么美。

  这时,董学斌走过qù,把红包递给栾颖,“祝你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一看那厚厚的红包,少shuō也有五千块,栾颖急忙推了回qù,“bú用bú用,学斌,你母亲给了,bú能要你的了。”

  董学斌笑笑,“我妈是我妈,我是我,拿着拿着。”

  栾颖没想到学斌bú但没记仇,反而还给了这么多钱,要知道栾晓萍也是给了五千的,加起来就是一万,全家上下也没人给过这么多份子钱的,她实在有些bú好意思拿,可见推脱bú过,栾颖只好收下,“学斌,那谢谢你了,等你结婚的时候姐也给你包个大红包。,“,泐鹏“呵呵,好。”

  周六。

  惠田乡,栾家。

  今天是表姐大喜的日子,离得老远就听见有人试放鞭炮了。

  董学斌开着别克商务进了自家大院bú远的巷子里,一看里头一溜都是车,有的还挂著红气球,董学斌也就没往里开,怕进qùbú好出来了,一拉手刹下了车,董学斌径直往前走,可走五六步了后面也没有动静”董学斌一愣,回头看了眼别克,只见里面的虞美霞正着急着慌地推着车门,怎么也推bú开。

  董学斌汗了一下,赶快折身回qù给她们母女俩拉开车门。

  虞美霞有点丢人,脸一下就红了,“对bú起,我,我bú会开这个。”

  “没事。”董学斌指着里面一个扳头儿,“下回拉这个就行了”一拉就开。”

  虞美霞胆怯地看看远处,“董局长,要bú然我……我别跟您进qù了,我怕给您丢脸。”虞茜茜也跟旁边紧紧拉着母亲的手,大院外面那么多人,让她很bú适应,主要还是母女俩跟大街上要过饭”这种自卑感还深深埋在心底。

  董学斌看她一眼,“你那么漂亮,是给我争脸来了,丢什么脸啊”别想那么多了,走走。”之所以带上虞美霞虞茜茜来,主要还是栾晓萍的邀请,经过那次的拐卖案件,栾晓萍bú放心母女俩,特意让董学斌带她们一起参加婚礼。

  “董局长。”

  “董局,您来了?”

  “董局。”

  bú少惠田乡〖派〗出所的〖民〗警协警都来了”纷纷跟董学斌打招呼。看到这一幕,董学斌苦笑了一下,表姐结婚的事儿他压根就没跟人shuō过,就是怕人送礼,可惠田乡就那么大点儿地儿”瞒得了谁也瞒bú住当地民警,他们估计是自发组织来帮忙的吧,董学斌看▲到楚峰和副所长陈发正跟那边挂鞭炮呢,大愣子二愣子也很殷勤地在搬东西。

  “谢谢大家了,别忙了,里面坐吧,老陈,小楚,你俩也是,进屋喝杯茶。”

  陈发笑道:“bú渴,这就弄完了”董局长,●您看这种挂鞭码在一起行吧?”

  “谢谢,辛苦了。”

  这时,一身很喜庆衣服的舅妈端着一个放着茶杯的托盘快步走出来,“陈所长,您看您,哪能让您忙啊,您快喝杯水。”shuō着,又给旁边的那些〖民〗警协警一人一杯水,紧接着舅妈就苦笑着对董学斌小声儿道:“小斌,你快劝劝陈所长,让他们都进屋里坐吧,大热天的别在外面忙了。”

  远处,〖派〗出所所长刘大海也开车来了。

  正好,董学斌就拉着他和陈发等几人一起进了大院。

  今天来的都是些亲朋好友,要shuō起身份来,当然是刘大海这帮派出所的人最尊贵,舅舅和舅妈bú敢怠慢,和几个亲戚一起迎了出来,招呼着刘大海和〖民〗警们进●了西屋,什么喜糖啊,喜烟啊,早都准备好了。作为女方家属,董学斌今天也没拿领导架子,跟着舅舅他们一起招呼着客人。

  这些人里最引人瞩目的自然只有虞美霞虞茜茜俩人了,凡是看到她俩面貌的,无一bú深▲吸一口气,惊艳万分。旁人这个羡慕啊,尤其那些〖民〗警们,暗叹董局长真有艳福,请保姆都能请来长相这么惊天动地的人,母女俩这一出现,在场所有的家眷女宾立刻失色,就连最漂亮的一个女宾也跟虞美霞虞茜茜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母女俩却有些放bú开,bú知该shuō什各,也bú知该做什么,就紧巴巴地跟在董学斌身后,董学斌qù倒水,她俩也跟着过qù,董学斌qù拿喜糖给客人,她俩也紧随其后,什么也bú干,什◆么bú也shuō,就是跟着。栾晓萍看得有点好笑,心shuō这叫什么事儿啊,赶紧把虞美霞俩人叫了过来,拉着她们qù东屋了。

  招呼完〖派〗出所的同志,董学斌走到院里摸出一支烟。

  嗒,旁边打火机一响,唐瑾嘻嘻哈哈地捂着火凑了过来,“表哥,我给你点烟。”

  董学斌暖暖一笑,夹着烟一探脑袋,点着烟抽了一口,“刚才干什么qù了?一直没看见你啊?”

  唐瑾活泼道:“我qù放炮了,过年时没放过瘾,今天可爽了!”

  “人家迎亲队伍还没来呢,你倒是放上瘾了,等新郎来了没炮竹了咋办?”董学斌敲了她脑袋一下,“二姨那天还跟我叨唠呢,你都大姑娘了,还整天疯疯癫癫的,我看到时候谁敢娶你!”

  唐瑾嘻嘻一笑,“你是我哥,没人敢娶我的话,你也得给我找一个!”

  董学斌被他逗笑了,“我自己还没着落呢”上哪给你找qù!”

  唐瑾想起了什么,立刻惊叹道:“刚才我见了,你那保姆阿姨就够漂亮的了,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大美人儿呢,小茜茜也随虞阿姨,一个比一个美,看得我都嫉妒了,表哥,我将来的表嫂可bú能比虞阿姨和小茜茜差啊。

  突然,外面有人喊道:“来了来了!接新娘的来了!”

  董学斌拍了唐瑾后背一把,“快qù放炮!”

  唐瑾嬉皮笑脸道:“我刚才放够了,bú放了,嘻嘻,我qù关大门,bú让他们进!”

  噼里啪啦,鞭炮声震耳欲聋。

  bú少人都走到院里,有些小一辈的孩子就qù堵住大门”准备等新郎来了要红包才肯开门放人。董学斌虽然也属于小一辈的,bú过他位置毕竟在那儿摆着。好歹也是个副局长,bú可能跟着唐瑾他们一起胡闹”就回了北屋,进到了新娘子的房间。

  舅舅和舅妈今天很是意气风发,女儿栾颖心情也是极好,bú为别的,就为这些来捧场的人,以前他们见了刘大海和陈发,那都是得仰视的”距离太远了,可现在呢?陈副所长早早就来栾家大院帮忙了,惠田乡〖派〗出所的〖民〗警们也同样,开车的开车,搬东西的搬东西”舅舅他们觉得面子上非常有光。

  见董学斌进来,一身婚纱的栾颖笑道:“学斌,你快歇歇吧,坐下抽根烟。”

  舅妈也道:“是啊,看给你累的,快坐快坐。”

  bú多时”新郎陈大庆连闯三关,发了无数个红包,终于进来了北屋。一阵礼数和折腾后,陈大庆才把栾颖横抱起来,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大院,出门上了婚车。头车应该是租的,一辆宝马5系,虽然跟京里可能有点寒酸,但跟这边,这车已经算很好的了,至少bú会掉面子。

  唐瑾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表哥,我坐你车!”

  “行,上来吧。”董学斌招呼了一平虞美霞和虞茜茜,末了,栾晓萍也拉着好友周梅周老师上了别克。

  金帝山庄离惠田乡bú远,钱飞今天是来乡里办点事的,可车刚一进乡里,就听到bú远处在放炮,钱飞随口一打听,立刻听shuō了今天是董学斌家亲戚结婚的大喜日子,钱飞一愣,脸就阴了下来。他对于董学斌的恨本来没有太多,可是前些天的那起县报和省报的冲突,实在地把钱飞的父亲钱森的脸给打得bú轻,老爸被人给摔了脸,钱飞岂能咽下这口恶气?虽然钱森一再嘱咐他看一看情况再shuō,还觉着董学斌可能有省里的背景,但钱飞却没打算放过董学斌。

  “马三儿。”坐在一辆奔驰里的钱飞冷着脸用嘴努努前面的巷子,“开着我车过qù,恶心恶心他们!”

  司机马三儿愣了愣,“怎么恶心?”

  钱飞哼了一声,“你混了这么久,怎么恶心人还用我教?”

  马三儿顿时明白了。

  但钱飞想起老爸的话,就又加了一句,“别闹的太大,适度就行了。”下了奔驰,钱飞就跟远处冷笑着看热闹了。

  一队浩浩荡荡的婚车突然停住了,原因无它,前面一个很窄的巷子口,有辆价值bú菲的奔驰横在了那里,奔驰车头车尾都有些空地,但显然bú够车队通过的,正好卡在了路〖中〗央。

  舅舅见怪bú怪,下车笑道:“兄弟,让一让吧。”

  马三儿开门下车,嬉皮笑脸道:“大喜的日子,给个红包我就走。”

  这种挡车要红包的事情并bú少见,舅舅无奈一笑,从怀里摸出个红包走过qù递给他。

  别克商务里,虞美霞突然一脸惊怒,“是他!!”

  董学斌微怔道:“他?谁啊?”

  虞茜茜恐惧地在母亲怀里缩了缩,“我爹死后,我,我和我娘qù金帝山庄找他们理论过,就是被…………被这个人轰出来的。”

  后座上的周梅脸色一变,“我好像也在金帝山庄见过他。”

  董学斌脸一沉,“金帝山庄的人?”

  栾晓萍怕儿子冲动,忙拉了他一把,“今儿是你表姐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事都以后再shuō。”

  董学斌看看远处的马三儿,压住心头的火,嗯了一声。

  马三儿拿了红包,笑呵呵地道了谢”上车就走了。婚礼车队继续往前开,可还没过十秒钟,前面bú紧bú慢的奔驰忽然一打方向盘,居然又是横在了路〖中〗央,马三儿下车抖了抖红包,笑孜孜道:“才两百,太少了吧,打发要饭的也bú够啊,再来两个红包,再来两个我就走。”

  一般这种日子”谁也bú会轻易跟人红脸的。

  舅舅皱皱眉,咬牙又拿出两个红包来,“这回行了吧?大兄弟,行个方便吧。”

  马三儿满意地点点头,揣起红包上车,奔驰又开走了。

  婚礼车队继续行进,然而又是刚走十几米”奔驰竟又一次横在了路上。

  马三儿很bú高兴道:“怎么有个红包才装了一百?你这是糊弄人呢吧?再给两个红包!”

  舅舅脸色微变,下车强笑道:“大兄弟,今儿是我女儿出嫁,给个面子吧?你一开奔驰的”想来也bú缺这点红包啊。”

  马三儿伸伸手,“我得养车啊,我得加油啊,这bú都得要钱?今天正好手头紧了,再给我俩红包就算了,最后两个。”马三儿料准了对方为了婚礼顺利进行,定然bú会怎么样”所以再一次恶心了他们一回。

  远处的钱飞呵呵笑着,对马三儿的表现十分满意。

  也确实像他所想,董学斌鼻舅bú想婚礼出什么岔子,可一摸兜口,就☆剩一个红包了”他就笑道:“一个吧,实在没有了。”

  马三儿死夹赖脸道:“bú行,两个,少一个我都bú走。”

  婚礼车队被他一个人生生给耽误了下来,而且照这个样子看,即使给了他三个红包”▲他也bú一定会走,没准还会在前面拦着!

  老妈栾晓萍很少骂人,可今天却是忍bú住了”“混蛋!”

  虞美霞和周梅都被金帝山庄的人欺负过,看着马三儿的眼神尽是仇恨。

  董学斌一看。火就窜上来了,拉开车门就下了车,“老刘!老陈!

  刘大海和陈发纷纷下了车,见得如此,那些〖民〗警协警也全都从车上走下来。舅舅和舅妈等人都看向了董学斌,意思是让他拿主意,是继续给红包还是怎么着。

  楚峰自告奋勇道:“董局长,我qù跟他shuō,保准三分钟之内让他滚蛋。”

  “还shuō什么shuō!?”董学斌风风火火地踱步走到奔驰车前”给我砸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砸了?砸车?

  那耳是奔驰啊!?

  楚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没有劝董局长,也没有多shuō别的,董局长shuō砸,那就砸,这种表现的机会楚峰bú会让给旁人,当人bú让地就从地上一个墙角边抄起一块板砖,手猛然一扔,碰,奔驰的侧玻璃顿时huā了!

  马三儿惊道:“你们干什么!”

  董学斌没动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你shuō干什么?你bú是拦着路bú走吗?”

  马三儿急道:“我走,我马上走,别砸了!”这车虽然bú是c级的奔驰,但也好几十万呢,要是赔在自己手里,马三儿可承担bú起,这是钱飞钱老大的车啊!

  董学斌冷冷道:“现在想走了?晚了!”

  楚峰一听这话,又抄起个砖头扔了个过qù,咔嚓,挡风玻璃也huā了!!

  远处的钱飞也是一呆,没想到董学斌竟真敢砸车,脸色登时阴沉的可怕!马三儿脑子里瞬间就闪过了小董局长的传闻,据shuō那次qù大望村,小董局长一个人可是连续废了六七个啊,现在还有一半人跟医院躺着下bú了床呢,而且qù外省办案的那次,小董局长也是一言bú发就开了枪,把四个嫌疑人的腿都给打断了,可以shuō是恶名昭彰、臭名远扬了,还有什么董局长bú敢干的?

  楚峰一带头,剩下的〖民〗警协警也都上了!

  原因无它,董局长现在跟〖派〗出所的威信已然比刘大海还要高出很多了,无论是那次一个打七个,□还是前眸子qù外省办案时出神入化的枪法,bú少人都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今年仅二十四岁的副局长的,而且董局长对他们极好,只要〖派〗出所账上有钱的话,几乎月月都能多拿一些奖金,现在董局长发了话,大家哪儿还会犹★豫?

  大愣子和二愣子两兄弟冲上qù就对着奔驰车门一通乱踹,他俩力量十足,侧门都被踹变形了,一边踢还一边骂,“让你丫bú长眼!”

  后面几个〖民〗警也提着棍子上来了,铺天盖地地一通乱砸!

  “麻痹!连董局长的车也敢拦?找死!”

  “bú长眼的玩意儿!砸!”

  马三儿立刻后怕地退远了一些,心里这个悔啊,心shuō自己要两次红包bú就完了,干嘛还来第三次啊!?

  刘大海和陈发哭笑bú得地对视一眼,也都没阻拦,很多人都知道小董局长脾气好的时候真好,bú好的时候真bú好,惹上他,那就算倒了血霉了。

  舅舅苦笑道:“学斌,这个……”

  舅妈心里虽然很过瘾,但脸上却心惊胆战道:“这是奔驰,这……”

  董学斌一摆手,“出了事我担着。”接着,董学斌对前面喊道:“继续砸!”

  马三儿先前的举动确实很恶心人,一次也就算了,大喜日子●谁也bú会计较什么,两次也就罢了,你既然舍得下脸来,给你红包就给你红包,可有句话叫事bú过三,第三次你还敢拦着?给了你红包也bú走?这就太过了!碰见脾气好点的人,兴许还没什么,可偏偏,董学斌的脾气bú☆好,很bú好!而且这事儿又他妈牵扯到了金帝山庄,董学斌有理由相信,这人是钱飞派来成心膈应自己的,既然这样,那董学斌岂能跟他客气!?

  哐当!碰!

  咚!

  看着奔驰被一点点砸烂,bú少人心里都痛快极了,有的村民还哈哈笑着shuō砸的好!

  短短五六分钟,奔驰已然面目全非,连开都开bú了了!

  董学斌道:“推一边qù!”

  楚峰带着大愣子二愣子跟车尾推,半米……一米“……碰!奔驰车头撞在了墙上!保险扛和大灯也保bú住了!

  董学斌满意地点点头,“大家辛苦了,走,上车!”

  别克车里,唐瑾一脸佩服道:“表哥,你简直太威风啦!”

★  虞美霞和虞茜茜周梅仨人也非常解恨,痛快无比。

  栾晓萍担心道:“小斌,你表姐大喜的时候,你干嘛……“……”

  董学斌道:“是他们先惹咱们的,对付这种人,就得来点狠的,再shuō了,★碎碎平安嘛,呵呵,没事。

  在一些村名敬佩的目光平,大家纷纷上车,婚礼车队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行了出qù,原地,只留下了一辆破破烂烂的奔驰!

  远处的钱飞在车队走后,一把就将手机给摔在了地上!

  钱飞想报警,也想给胡一国打电话,可他也知道,这事儿很可能会bú了了之了!

  董学斌!我草你大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