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大被同眠!】


  晚上,满天星辰,星光点点。

  处理完县报纠纷的董学斌回到家属院,心里面很是过瘾。

  刚拿钥匙拧开自家大门,一股香喷喷的鸡翅味道顿时扑面而来,董学斌眯着yǎn睛吸了口气,侧头一看,只见一身围裙套袖的虞美霞正跟厨房炒菜呢,他换好拖鞋走过去,离得近了才发现虞美霞yǎn眶黑黑的,似乎昨天晚上没睡好,也是,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心里难免会留下些阴影吧,“虞大姐,茜茜呢?”

  虞美霞赶紧看过来,“您回来了?茜茜在屋里做作业呢,饭马上就好了。”

  董学斌点点头,笑道:“吃过饭你就早点睡吧,刷碗什么的你别管了,我刷。”

  “没事没事。”虞美霞感动地慌忙摆摆手,“我不困,嗯,董局长,我,我,我丈夫的事,我是不是继续报案?”

  “先不要了,这两天闹的太大,等一阵子再说。”

  “噢。”

  考虑到虞美霞的安全问题,董学斌不准备让她冒险了,再说也没证据,董学斌打算从其他方面入手,比如金帝山庄的地下赌场,不过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报纸那事儿也好,拐卖虞美霞那事儿也罢,想来金帝山庄这段时间绝对会收敛收敛,所以董学斌要等些日子再跟他们算账,争取一击致命。

  虞美霞今天穿了身很厚的牛仔裤,把大腿和丰臀裹得很紧,弧度尽显,风韵迷人,上身也是一件长袖的休闲衫,看上去很严实,乳沟什么的早都看不到了。董学斌汗了一下,心想是不是自己前几天摸了她,结果■虞美霞有防备了啊?

  饭后,虞美霞收拾完桌子就要给董学斌按摩,这几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了。

  董学斌摇头道:“今天算了,一看你昨天就没睡好,去睡吧。”

  虞美霞咬着嘴唇道:“给您▲按完我再睡。”

  虞茜茜忽然从小屋走出来,红着脸道:“娘,您睡吧,我给gēgē按摩。”

  董学斌呵呵一笑,“瞧茜茜多懂事,虞大姐,别让孩子担心,快去。”

  虞美霞抿抿嘴,也没再强撑着,给董学斌倒满了茶水后她才顶着黑yǎn圈回了小屋,换上睡yī钻进了被窝里,蜷缩着身子把脑袋都给盖上了,可跟昨天晚上一样,虞美霞就是睡不着,一闭yǎn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天被拐走时的画面,虞美霞咬着牙哆哆嗦嗦着,暗骂自己真没用。

  外屋,虞茜茜站在沙发后面,小心翼翼地给董学斌按着脑袋。

  董学斌把电视声音开小了些,“小丫头,你yǎn睛怎么也全是血丝?没睡好?”

  虞茜茜小声儿道:“嗯,我,我害怕,睡不着。”

  “怕啥,虞大姐不是回来了嘛,有我在呢,以后没人敢欺负你娘了。”

  虞茜茜轻轻一嗯,“谢谢gēgē,你真好。”

  董学斌一笑,回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行了,不用按摩了,回屋陪你母亲睡觉吧。”

  等虞茜茜一走,董学斌看了yǎn墙上的挂表,闲来无事,干脆也刷牙洗漱后回了自己卧室钻入被窝,刚一闭yǎn,虞美霞和虞茜茜母女俩诱人的身姿就飘了出来,那倾国倾城的脸蛋让董学斌好一阵心热,使劲儿摇摇头,甩开了那点龌龊的念头,董学斌一拉被子,渐渐进入了梦乡。

  一小时……

  两小时……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女人惊慌的呼声突然杀了过来。

  董学斌一下就睁开了yǎn,匆忙撩开被子下床,急急奔去了母女俩的房间。床上,虞茜茜慌乱地抱着母亲流yǎn泪,被窝里的虞美霞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脑门和身上全都被汗水打透了,yǎn泪珠子也是不由自主地往下掉,虞美霞害怕地死死抱着胸口,好像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

  董学斌一脸担忧道:“怎么了?没事吧?”

  虞美霞咬着下嘴唇用力摇摇头,鼻子一抽一抽的,轻轻哭起来。

  虞茜茜抽泣道:“娘,您别怕,有gēgē在呢。”

  “对,我在呢。”董学斌心疼地坐在床边,把手插进虞美霞头发里慢慢抚着她的长发,一下一下地往下捋着,“别哭了,别怕,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就没事了。”心中一叹,看来这事儿对虞美霞的影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虞美霞不敢睡了,脑子还沉浸在噩梦里,怎么也抽不出来。

  董学斌一看,就道:“茜茜,你自己先睡吧,虞大姐,走,去我屋。”

  主卧室内。

  董学斌关上门,让虞美霞坐到床上,随即道:“梦见什么了?”

  虞美霞yǎn中还带着一丝心有余悸,吸吸鼻子低声道:“我,我梦见害死我丈夫的人要杀死茜茜,还要把我……把我……”虞美霞下意识地抓住了董学斌的胳膊,十根手指头狠狠勾着他,略微有些颤抖。

  董学斌挨着她坐下,抚摸着虞美霞的头发温柔道:“只是个梦而已,放心吧,害你丈夫的凶手我一定会抓到,别怕了,一切有我。”

  虞美霞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一些。

  董学斌心中苦笑,“大姐,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整天哭哭啼啼的,也不怕让孩子笑话,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坚强点,你的家还得靠你撑着呢,你天天这样,你让茜茜怎么办?是不是?”

  虞美霞重重一嗯,但还是没放开董学斌的胳膊。

  董学斌道:“去睡觉吧。”

  虞美霞瞅瞅他,欲言又止地动动嘴唇,脸红着没言声。

  “咋了?有话就说啊?”

  “我……”虞美霞歉意地看看他,“您能不能……能不能等我睡了再走,我,我跟茜茜两个人都不太敢睡,行吗?”她的债款是董学斌给还上的,她的住处是董学斌给的,她被绑架了也是董学斌救的,潜移默化下,虞美霞渐渐有些依赖他了,总觉得有董局长在身边的话,她才能有安全感。

  董学斌无奈道:“好,去你屋吧,等你跟茜茜都睡了我再走。”

  虞美霞感激道:“谢谢您,打扰您休息了,我,我……”

  “没关系。”

  回到小卧室时虞茜茜还没睡,担忧地眨着大yǎn睛望着走进来的虞美霞和董学斌。虞美霞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女儿解释了一句,虞茜茜才点点头,羞怯地看了yǎn董学斌,身子往床的另一端挪了挪,虞美霞也顺势躺下,拉了拉吊带睡yī的裙摆,拿被子把两条丰满的大腿盖住。

  董学斌坐在床边,“好了,我就在这儿坐着,都睡吧。”

  虞茜茜拉住母亲的手,虞美霞也反握住她,慢慢闭上yǎn睛。

  看着这一对儿相依为命的母女,董学斌心中略略有些触动,想抱在怀里一辈子保护起她们的**越来越强,见虞美霞睫毛儿微微抖动,手也紧紧抓在被子上,董学斌就徐徐把手伸过去,握住虞大姐的手,“放松点,脑子里别胡思乱想,要想也想想高兴的事儿,那样就睡着了。”

  虞美霞微微嗯了一声,脑袋往下低了低,慢慢反握住董学斌的大手。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董学斌一看表,都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低头一瞅,虞美霞和虞茜茜好像都睡着了,呼吸均匀,紧蹙的眉心也放开了一些。董学斌打了个哈欠,困得不行了,可虞美霞的手死死攥着他,他怕自己一拿开吵醒虞大姐,郁闷地想了想,董学斌瞧了yǎn虞美霞外面的空地,干脆脱掉鞋子,轻手轻脚地在她旁边躺了下去,脑袋枕到了枕头最外端的一个小角,虽然别扭点,但也凑合了,睡吧。

  刚躺下一会儿,董学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好像过了几十分钟,又好像过了几个小时,迷迷糊糊中,董学斌醒了。

  天还黑着,几缕幽幽的月光照在了他脸上,董学斌困呼呼地眯着yǎn睛下意识地左右一看,呃,他发现自己居然仰巴●脚的躺着,胳膊和腿打开,呈现一个“大”字,几乎占了大半张床的位置,左边是还睡的正香的虞茜茜,可虞美霞却是不知道去哪了,没在屋里。董学斌一汗,知道肯定是自己睡觉不老实,把虞大姐给碰醒了。

  呼啦☆,是厕所水箱的声音。

  片刻后,卧室门微微一响,露出虞美霞的身影。

  董学斌觉得有些尴尬,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自己刚刚挨着虞大姐在一个床上睡了,虽然没干什么吧,但窘迫也是有的,于是乎,董◎学斌干脆飞快闭上yǎn睛装睡。忽然,左侧的虞茜茜可能是听到了门响的动静,yǎn皮一动,闭着yǎn睛叫了声“娘”,手一伸,就抱住了董学斌的胳膊,脑袋也贴在了他肩膀上,虞茜茜嘴角挂着甜滋滋地笑容,也不知梦见了什么。

  董学斌一愕,yǎn睛张开一道细细的缝,看向虞美霞。

  虞美霞踌躇地快步上来,推推女儿,轻声唤道:“茜茜,茜茜……”

  虞茜茜嘴里嗯嗯了几声梦话,没醒。

  虞美霞一咬嘴唇,伸手将女儿抱在董学斌胳膊上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掰开,拿了下来,然后她看看董学斌的睡脸,一低头,小心地碰了碰董学斌的肩膀,小声儿道:“董局长,董局长,您,您能不能……”

  董学斌装死,一动不动。

  虞美霞不敢大声叫醒他,怕董局长生气,原地犹豫了很久,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枕头来塞进了虞茜茜怀里,怕她再瞎抱董局长,接着又取出一床被子,三步一回头,抱着被子到客厅睡觉去了。

  十分钟后,董学斌觉得差不多了,就准备起床出去,把地方留给虞美霞。

  谁知还没等董学斌起来,门吱呀一声开了,虞美霞脸色惨白地咬着嘴进了来,看样子,似乎又是做了噩梦。将门反手关上,虞美霞通红着脸颊看看董学斌,一抿嘴,她脱掉鞋子爬上了床,在董学斌身边慢慢躺下去,几秒钟后,两只软乎乎的手臂抓住了董学斌的胳膊,好像这样才能让她安心似的。

  董学斌心头微跳,左边是女儿,右边是母亲,几人还都睡在一张床上,这等艳福可是别人八辈子也修不来的啊。董学斌明显感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住了,欲火渐渐烧上了身子,微微一侧身,董学斌把脸对向了虞美霞的方向,左手在暖呼呼的被窝里一探,冲动地摸上了虞美霞的大腿。

  很软乎,很滑溜,还带着一点点汗。

  上两次都是隔着裙子或者隔着丝袜摸的,这次可是直接摸到了肉上,感觉自然不同。

  虞美霞身体骤然一僵,以为他是睡梦时不经意的动作,赶紧伸手把大腿上那只手给拿到了一边。然而还没过两秒钟,董学斌的手又是重新摸了上去,在她肉呼呼的大腿上来回捏着。虞美霞脸都快滴出血了,这才知道董局长没睡着,而是故意摸她的,虞美霞低了低脑袋,没敢言声。

  董学斌看着她那软弱的yǎn神,心头一软,低声道:“虞大姐,摸下行吗?”

  虞美霞瘪瘪嘴,小声儿道:“茜茜还在,咱们,咱们,去外面好不好?”

  “她睡的香呢,醒不了。”

  虞美霞羞赧地一低头,没再言声。

  董学斌借着月光瞅瞅她那绝美的面容,把伸进她真丝睡裙里的手抽出来,往那滑溜溜的吊带睡裙上一搭,捏着她的腰顺势向上滑去,最后扶在了她胸口上,虞大姐许是没穿文胸,上面手感极好,“虞大姐,你要不愿意就说话,咳咳,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啊?”

  虞美霞没吱声,头一侧,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五分钟……

  十分钟……

  董学斌过够了手瘾,心里非常满足,他从后面抱着虞美霞的身子,歉意道:“咳咳,那个啥,是不是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全毁了?”

  “没有。”虞美霞咬着下唇摇摇头,“您,您是好人。”

  董学斌无语道:“汗,我好人什么啊,这还叫好人?”

  虞美霞抿嘴道:“我知道您是好人,您一直……一直很尊重我。”

  董学斌有点脸红,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意思再瞎摸了,“天都快亮了,赶紧睡会儿觉吧,要是害怕你就搂着我。”

  董学斌把手一张,虞美霞看看他,轻轻将手伸过去,五根指头插进董学斌的指头里,紧紧和他握在一起,然后虞美霞就理了理方才被董学斌jiū下来的吊带,微微闭上yǎn,脸上滚烫的红霞也逐渐褪去。

  董学斌爱怜地在她头发上亲了一口,也睡了。

  ……

  清晨,鸟儿唧唧喳喳地在枝头乱叫,一缕缕阳光直射进卧室。

  董学斌打着哈欠睁开yǎn,一愣神儿,才想起自己是跟虞美霞■母女俩的床上呢,左右一看,母女都还在熟睡,虞茜茜流着哈喇子,手臂紧抓着董学斌的左胳膊,嘴里呜呜囔囔地说着梦话,虞美霞也是挽着董学斌的右手,被子不知被蹬到哪儿去了,此刻,虞大姐的大半个肉臀都暴露在外,露■出了那肉色的内裤。

  董学斌深吸一口气,淡淡的温馨感挂在了脸上。

  这时,虞茜茜也醒了,困呼呼地揉揉yǎn珠子,条件反射地把脑袋在董学斌胳膊上蹭了蹭,擦掉了她嘴角的哈喇子,可当虞茜茜反■应过来后,小丫头愣愣,脸腾的一红,当时就惊呼一声,“gēgē您怎么睡在这里了?”旋即看到那边睡梦中的虞美霞正一脸安详地抱着董学斌的胳膊,虞茜茜脸蛋顿时一热。

  董学斌尴尬地咳嗽一声,“你娘昨天○■应过来后,小丫头愣愣,脸腾的一红,当时就惊呼一声,“gēgē您怎么睡在这里了?”旋即看到那边睡梦中的虞美霞正一脸安详地抱着董学斌的胳膊yīngguòláihòu,xiǎoyātóulènglèng,liǎnténgdeyīhóng,dāngshíjiùjīnghūyīshēng,“gēgēnínzěnmeshuìzàizhèlǐle?”xuánjíkàndàonàbiānshuìmèngzhōngdeyúměixiázhèngyīliǎnānxiángdìbàozhedǒngxuébīndegēbó,yúqiànqiànliǎndàndùnshíyīrè。

  dǒngxuébīngāngàdìkésòuyīshēng,“nǐniángzuótiān抓着我睡着了,我怕吵醒她,就也跟这儿睡了。”

  虞茜茜小声儿哦了一下,不知所措地捏着被子角。

  董学斌揉揉她的脑袋,“今天休息,困了就再睡一会儿。”

  “嗯。”虞茜茜很不自然地重新躺下,偷偷瞥了一yǎn董学斌,窘迫得不得了。

  俩人的说话声把虞美霞吵醒了,虞美霞睁开yǎn睛,第一yǎn就瞧见了女儿正在羞涩地看着自己,虞美霞一呆,低头瞅瞅自己那不雅的yī装和抱着董局长▲的手,虞美霞脖子登时红透了,慌忙松开董学斌,并快速将屁股上的裙子使劲往下拉了拉,“董,董局长,茜茜,你们醒了?”

  虞茜茜一嗯,没再吭声。

  董学斌也讪笑着咳嗽了咳嗽,大被同眠,这场面□确实有点那啥。不过董学斌脸皮虽薄,却也比虞美霞母女俩厚上很多,见气氛僵硬住了,董学斌就道:“你们娘俩这两天都没睡好,早上想吃什么,今天我做饭。”

  虞美霞忙道:“不用不用,我做,还是荷包蛋和炸馒头片行吗?”

  董学斌往左一侧头,“茜茜想吃啥?”

  虞茜茜低声道:“我,我想吃香肠加面包片。”

  “好,那你们俩躺着,今天你俩尝尝我的手艺。”

  仨人躺在一个被窝里说说这说说那,还真跟一家人似的,这种感觉董学斌已经很久没有找到过了,心中瞬间被幸福感填满,董学斌摸了摸虞茜茜的小脑袋,又抚了下虞美霞的长发,才不由分说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去厨房给他们做饭了。

  ……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