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打脸!】


  当天下午。

  邻省,县第二人民医院。

  大疤已经做完了手术,取出了腿上的子弹。此刻,董学斌站在tā的病房里,盯着tā的眼睛道:“大疤,说真的,我挺佩服你的胆量的,说说吧,幕后指使是谁?”见大疤躺在nà里回了句你说呢,董学斌眉头一板,“没有别人掺和?不能吧?没别人指使的话你敢拐我们公安局的人?啊?”

  大疤一愕,“……什么意思?”

  董学斌看着tā道:“你早上绑的nà人是我保姆,就住在公安局家属院”

  大疤倒吸了一口冷气,tā才明白为什么警方抓捕势头这么凶,为什么一路上关卡nà么多,原来是tā碰了不该碰的人,想到这里,tā有点慌了,语气带着愤恨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不是,是您保姆的事儿跟我无关,我昨天晚上接了一个电话,有个人告诉我明天在一个巷子里守着就行了,会有个特别漂亮的农村女人从nà里经过,保准能卖个好价钱,这样我才去等的,我,我,草tā大爷的,有人阴我”

  董学斌冷声道:“nà人是谁?”

  大疤忙道:“外号叫大头,真名我不清楚,是我挺早以前认识的一人了。”

  董学斌道:“这个大头做什么的?家住哪里?”
★   “家住哪儿我不知道,tā原来是个放高利贷的,现在应该改行了吧?”

  “……金帝山庄你听说过吗?”

  大疤迷茫地摇摇头,“我不是你们省的人。”

  又问了几句后,董学斌出了病◆房,跟医院大院里点了支烟抽,果然如此,有人查到了虞美霞经常去买东西的地方和路过的位置,借tā人的手想将虞美霞拐走,把虞大姐一辈子扔进大山里,没有她的话,nà起杀人案也就没了告状的人,还能因此给董学斌一些震慑,想都不用想,董学斌已经可以肯定是金帝山庄的人干的了,这帮王八蛋,欺人太甚,踩到我头上来了?行,这笔账等我回去咱们再算要是不把你们连锅端了我tā妈不姓董

  钱森,钱飞,胡一国,赵劲松,董学斌沉着脸把这些名字在心里念了一遍

  铃铃铃,电话响了,是梁成鹏打来的。

  “……董局长,案子进展如何了?”

  “我正要和您汇报呢,案子破了,四个嫌疑人全部落网,前阵子被拐走的妇女和儿童也找回来了。”

  梁成鹏微微一愣,“……做得好。”

  董学斌压着怒气道:“我还查出来,选上虞美霞并不是偶然,之前有人给主犯大疤打过电话,透露过tā虞美霞买菜的位置,这是有人故意针对我,针对虞大姐,针对nà起杀人案的。”

  梁成鹏一沉吟,“我知道了,把人都带回来吧。”

  “因为有人袭警,我开了枪,几个嫌疑人也被打伤了,刚做完手术挖出子弹,我想着是不是明天……”

  “今天吧,我联系当地警方,让tā们派车把人送回来。”

  “好。”

  挂了电话,梁成鹏苦笑了一下,交给胡一国半个多月都没破的案子,上午刚给了小董,下午案子就破了,甚至拘留所的nà个陈海亮连一句有用的话也没说,愣是让小董知道了嫌疑人的交易地点,愣是把人给找回来了,这种办事能力,这种办事效率,整个公安局也没一个人比的上啊

  下午,几辆警车拉着大疤和受害者等人往延台县开去。

  由于楚峰tā们被董学斌派去随nà些警车押送犯人了,别克商务里只有董学斌和虞美霞俩人。虞美霞这一次是吓得不轻,坐在副驾上的她两只手紧紧抱着肩膀,隐约能看出有些哆嗦,眼圈也是红彤彤的。 ■
  董学斌瞅瞅她,有点心疼地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怕,有我在呢。”

  虞美霞用力一点头,抹了下眼角惊惶的泪。

  董学斌许诺道:“这次让你受惊了,都怪我,等回去后,我一定把这事儿背后■◆的人全给揪出来,放心。”这种在背后搞鬼的事情,已经把董学斌激怒了,加上虞大姐丈夫的案子,是该跟金帝山庄讨债的时候了

  延台县,公安局家属院。

  刚一进家门,虞茜茜就哭着扑了上来,“娘娘●

  虞美霞也哭了,用力抱住女儿,“茜茜”

  虞美霞在邻省的时候就用董学斌的手机给虞茜茜打电话报平安了,虞茜茜一直在家里等着,现在见了母亲,她是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母亲怎么也不撒手,在她怀里哇哇大哭着,“我……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呢……呜呜……”

  虞美霞抽泣道:“娘回来了,娘再也不离开你了。”

  董学斌心头暖洋洋地,摸了虞茜茜脑袋一下,“让你娘早点睡觉吧,受了一天惊,早休息。”

  虞茜茜哭道:“哥哥谢谢你”

  虞美霞也抹着眼泪看过来,“董局长,谢谢,谢谢”要是没有董学斌,她现在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董学斌摆摆手,“好了,早点睡吧。”

  ……

  第二天早晨。

  董学斌刚进公安局大院,就碰到了胡思莲。

  胡思莲笑呵呵道:“董局长,恭喜您,又立功了。”

  董学斌笑笑,“碰巧了而已,对了,受害者情绪怎么样?”

  胡思莲道:“还算稳定,昨天晚上都送回家了,大疤几个人也都关进了拘留所,正在审讯。”小董局长破了拐卖妇女儿童案的事情早就在公安局传开了,而且还有小董局长抬手连开四枪击中犯罪份子的事迹,也被回来的警察们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胡思莲真有些佩服董学斌了,好像什么案子到了tā手里都会迎刃而解似的。

  董学斌点点头,正要进办公楼,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喊声。

  “董局长董局长”一回头,大院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旁边还有个女孩,正是nà个被拐卖的女大学生。老太太被门卫拦住了,但还是举着一面锦旗大声道:“谢谢您救了我女儿谢谢”

  董学斌一愣,赶忙走过去,“大妈,您别客气,我们应该的。”

  老大妈掉了几滴眼泪,拼命道谢,把锦旗给了tā后,还要拉着女儿给tā磕头。

  董学斌忙扶住她,“大妈,别这样别这样。”

  这时,胡一国的车停在了大院里,下车的tā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一阴。胡一国是完全没想到董学斌竟然破了案,昨天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tā足足愣了好几分钟,还想着是不是哪里搞错了。陈海亮一个字也没说,除了这个就再没有其tā重要线索了,这样也能抓到犯罪份子?tā怎么抓的?

  回到办公室,胡一国给钱飞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nà头的钱飞沉声道:“胡局长,董学斌到底哪儿查的线索?”

  胡一国一叹气,“我也不清楚,但大疤好像交待了是有人打电话给tā,tā才去绑架虞美霞的,姓董的不傻,应该已经怀疑到你头上了,这几天你让金帝山庄nà边消停一会儿吧,至少赌场不要再开了。”

  钱飞冷冷道:“别说tā没证据了,就是有证据我也不至于怕了tā,虞美霞回来就回来吧,这次的事也算给她和董学斌一个教训,姓董的要是还不老实,我有的是办法惩治tā,胡局长,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儿谢谢你帮忙了。”

  胡一国眼睛一眯,“不客气,这个案子的事儿,钱部长nà边……”

  钱飞笑道:“我跟我爸说了,昨天就搞定了,你买一份早报看看吧。”

  胡一国嘴角露出笑容,功绩,政绩,这才是tā最需要的。

  ……

  局长◎办公室。

  梁成鹏把董学斌叫了过来,让tā坐下,“呵呵,听说受害者家属给你送锦旗了?”

  董学斌嗯了一声,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tā心里挺暖和的。

  梁成鹏赞许地点点头,“这个■案子你办的漂亮,上午你把详细破案经过写一份给我吧,我中午报给宣传部,让你也上上报纸,呵呵。”上次的nà起黑客攻击县政府网站的案子,因为太敏感,因为没有抓获罪犯,所以就没在新闻上提,但这次不一样,董学斌这回功劳很大,绝对够上县报前几版了。

  董学斌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梁局长,详细经过已经写好了。”

  “行,给我看看。”

  董学斌早知道梁成鹏会要,所以昨天晚上就熬夜写出来了,把自己的功绩小小宣扬了一下,这种跟报纸前几版露脸的机会实在不多,董学斌自然知道这不是谦虚的时候,tā现在根基太弱,履历太薄,最需要的就是政绩了,而且跟报纸上露露脸,很多县领导甚至市领导都会看到,对自己的威信也是一种提升。

  看完报告,梁成鹏一嗯,“好,就用这个送宣传部吧,具体报导让tā们组织语言去。”一般流程是记者过来采访取材,或者县公安局负责宣传口的人将情况递交报社或者宣传部,但梁成鹏亲自交代下去,分量明显就不一样了,这是在告诉报社的人局长对这件事很重视,版面安排要尽量靠前。

  董学斌连忙道谢。

  梁成鹏将nà份报告书往旁边一放,突然,眼角瞥见了刚刚送来的延台县早报,冷不丁看到了几个字,刷的一下,梁成鹏就将报纸拿在了手里,越看脸越阴,越看脸越沉,末了,tā碰地一把将报纸愤怒地拍在了办公桌上,“报社的人在搞什么胡闹情况还没发过去新闻就已经登出来了?”

  董学●斌愣愣,“怎么了?”

  梁成鹏怒然地把报纸往前一推,“你看看”

  董学斌拿起来一瞧,第二个版面上,赫然有一个“拐卖妇女儿童案”的大标题,再往底下一瞅,董学斌的脸色也变了,上面居然写着在◇bīnlènglèng,“zěnmele?”

  liángchéngpéngnùrándìbǎbàozhǐwǎngqiányītuī,“nǐkànkàn”

  dǒngxuébīnnáqǐláiyīqiáo,dìèrgèbǎnmiànshàng,hèrányǒuyīgè“guǎimàifùnǚértóngàn”dedàbiāotí,zàiwǎngdǐxiàyīchǒu,dǒngxuébīndeliǎnsèyěbiànle,shàngmiànjūránxiězhezài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胡一国的指挥下,破获了一起拐卖妇女儿童的重大刑事案件,抓捕犯罪嫌疑人五名,解救被困乡亲五名,后面还写了胡一国以前破获的几起重大案件,总结表彰了一下胡一国的丰功伟绩,整piān报道完全没有董学斌什么事

  董学斌差点把报纸给撕了,抢功,胡一国又tā妈要抢功

  一般来说,胡一国毕竟是分管刑侦的,就算这个案子归了董学斌负责,上面的主管领导也是胡一国,写了tā的名字倒也勉勉强强说得过去,但可恨的就是,里面根本没有出现董学斌的名字,这案子可是董学斌一手侦破的,不写自己?什么意思nà还用问吗?这是胡一国看见了功劳就一脚把董学斌踹开了tā想独揽

  梁成鹏当时就给报社打☆了电话,但对方说是上面安排的,tā们也不知道,梁成鹏就明白了,肯定是宣传部部长钱森在搞鬼,董学斌要替虞美霞翻案,要找钱森儿子开的金帝山庄的麻烦,钱森这是在敲打董学斌?可你也太不把我这个局长放在眼里了吧■

  梁成鹏一个电话打到了钱森的办公室。

  钱森笑呵呵道:“是梁局长啊,有事吗?”

  梁成鹏冷然道:“钱部长,早报的nàpiān新闻是怎么回事?具体流程我们还没送报社吧?怎么新闻都出来了?”

  钱森笑了一下,“哦,不用送了,底下几个记者已经了解情况了。”

  “了解?了解什么了?这个案子我已经交给董局长负责了,案子也是董局长侦破的,为什么报纸上没tā的名字?”

  “是吗?我记得当初报导失踪人员的时候,案子还是胡局长负责的呢?nà可能是tā们没了解清楚吧,梁局长,报纸已经发出去了,想改也改不了了,反正胡局长也是分管的刑侦,上面写的也没什么错误。”钱森道:“我这边还有点事,先这样吧。”

  梁成鹏明白,钱森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而且tā也不想改

  忍着怒气挂掉电话,梁成鹏道:“钱部长说改不了了,将错就错”

  董学斌的火一下就烧起★来了,钱森你儿子跟背后阴了我一道,差点让虞大姐被人强-奸了,我tā妈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先找我麻烦了?难道nà起杀人案你是知情的?难道金帝山庄的事儿不仅仅是你儿子牵扯在里面,你也是?因为胡一国是钱森派系◇的,董学斌当初只是一直对钱森没有好感,但这事一出,一下就把董学斌恶心坏了,对钱森的愤怒也升腾了起来

  梁成鹏脸色不好看,刚刚还说要给董学斌请功,转眼间却落了一场空,tā很没面子,也没想到胡一国为了抢功,钱森为了给儿子撑腰,竟然使出这么恶心的手段。但钱森背后站着县委书记,梁成鹏又不是县委常委,所以这事儿tā也什么办法都没有。

  “梁局长,我先回去了。”董学斌黑着脸站起来。

  梁成鹏叹叹气,“金帝山庄的事情太敏感了,你注意一点。”

  这是让我收手?怎么可能

  一般人在受到领导三番五次的敲打后,都会知难而退,但董学斌不会,了解董学斌的人都知道,这丫脾气很臭,很倔,认准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回头,当初跟谢老爷子家,tā都敢跟谢老拍桌子瞪眼,面对一个县宣传部部长,董学斌就更不憷了,凡是让自己吃了亏的人,董学斌都会一点点把帐算回来

  钱森你丫给我等着想让我吃◆亏?没nà么容易

  刚回了自己办公室,秦勇就拿着一份早报过来了,“学斌,看早报了吗?”

  董学斌面无表情道:“看了。”

  “什么东西啊”秦勇将报纸摔在桌上,心里也为董学斌抱不平☆,“从查案到查人,tā胡一国一点力也没出,到了到了案子倒成了tā破的了?宣传部在想什么现在咱们局里都在议论这事儿呢,这胡局长吃相也太难看了”秦勇也明白是小董局长得罪了人,得罪了钱森,但秦勇更恨胡一国,当初tā破获的一个贩毒案也是被胡一国这么硬生生抢走的。

  董学斌却比tā知道的多一点,胡一国可不止一点力气也没出,tā反而还想阻挠自己查案呢,现在案子一破tā倒跳出来了,董学斌当然咽不下这口气◎。等秦勇一走,董学斌就打了谢慧兰的电话,“谢姐,忙吗?”谢姐是中宣部的,这事儿还是找她最合适。

  电话nà头飘来谢慧兰轻轻的笑声,“还可以吧,有事?”

  董学斌嗯了一声,“我昨儿个破了□一起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结果今天报纸上却没我的名字,反倒是写了另一个人,把我的功劳全给抢走了,谢姐,我不是看重这些功劳,但该是我的就是我的,凭什么我费劲巴拉地努力了半天,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打了电话给宣传部,部长说报纸都发了,改也改不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呵呵,火气不小嘛,好了,把事情详细跟我说一遍。”

  董学斌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不多会儿,谢慧兰笑着一嗯,“行了,我知道了。”

  下午,又一个拐卖妇女儿童案受害者的家属来县局感谢了,这是nà个八岁男孩的父亲,不过这回tā感谢的不是董学斌,而是胡一国,因为在早报上tā看到是胡一国指挥破案的。见胡一国安然理得地笑眯眯地将受害者家属请到了办公室,不少刑警干警都在心里摇摇头,很多人都对胡一国抢了董局长功绩的事情有些不耻,但没办法,领导就是领导,胡一国背后又有人,小董局长这回是吃大亏了。

  送走了受害者家属,胡一国心中一乐,知道这份功绩肯定会记入自己的档案,而不会记到董学斌的履历里,胡一国很是畅快,回到办公室就给钱森打了电话,“钱部长,这案子的事儿谢谢您了。”

  钱森笑道:“本来就是你分管的口子,不是你的功劳难道还是别人的。”

  胡一国笑孜孜道:“要不是您,这次没准还真被董学斌nà小子抢走了。”

  “不说这个了,呵呵,小飞nà孩子净惹祸,以后你多照顾照顾tā。”

  “我明白。”

  十分钟后,办公室门突然被人急匆匆的推开了

  这人是胡一国的亲信,很得tā的信任,“慌慌张张的怎么了?”

  nà人急忙递过去一张报纸,“这是省报,您快看第三版”

  省报?胡一国不明所以地接过来一瞧,一眼就看到了延台县和拐卖妇女儿童几个字,tā心中怦怦跳了两下,有些激动地想着自己居然上省报了?这可不是县里和市里的报刊,省报啊,影响力比延台县的报刊大了十万八千里。

  可还没等胡一国高兴呢,后面的几行字却一下让tā愣住了

  上面竟写着:在延台县公安局副局长董学斌的指挥下,昨日破获了一起拐卖妇女儿童的重大刑事案件,抓捕犯罪嫌疑人五名,解救被困乡亲五名……

  一模一样跟县早报一模一样

  只是把胡一国的名字换成了董学斌

  怎么会这样?胡一国傻眼了

  同一时间,宣传部部长钱森也拿到了秘书急匆匆送来的一份省●报,一开始tā还不明白怎么了,可当看见nàpiān新闻后,钱森脸色一白,一把将报纸愤怒地拍到了桌上,忽然,tā想到了什么,刷地一把将延台县今天的早报急急拿了出来,把两张报纸的新闻一对比,一瞬间,钱森就◎傻了

  nà省报开piān的叙述,除了办案人的名字不一样,剩下的文字连标点符号都和县早报一模一样一个字都不带差的完全是抄袭这是什么意思?钱森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可能是省报记者偷懒,唯一的解释就是省报社或者省宣传部或者省委里面有人在敲打延台县还是nà种**裸地敲打连标点符号都不带改的,这打脸打得也太狠了吧?

  钱森感觉自己撞到铁板了,这种事情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连省报都惊动了,还不惜用这◎种恶心人的方法敲打自己,这董学斌什么tā妈来路?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省报都定了调子,钱森当然不可能跟省里唱反调,tā有几条命也不够折腾的啊,钱森赶忙打了一个电话,“喂,今天的晚报还没发呢◎吧?推延一会儿,马上把拐卖妇女儿童案的详细资料收集一下,再跟公安局要一些董局长以前的功绩,做一个专题报导,务必强调董局长在拐卖妇女儿童案中作出的贡献”

  报社nà人显然还没收到消息,一时不明白●怎么回事,钱部长怎么自己打自己的脸啊?明明刚报导说是胡局长的功劳啊?tā道:“钱部长,晚报拍板都出来了,正要准备印,现在推延的话……”

  钱森快速道:“按我说的做,马上加进去一piān,给你二★十分钟时间”

  “是。”

  放下电话,钱森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头越来越沉重。

  这么大的事情,想不引人注意都难,风云变幻,小董局长上省报的事情一下就传开了。

  办公室里◎,秦勇看着省报上nà和延台县早报几乎一字不差的内容,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什么情况?开piān的文字居然一个字都不带差的,只是把胡一国名字调换成了董学斌?秦勇吸了一口气,瞬间就看明白了其中的险恶,恶心,太☆tā妈恶心了,省报这是在恶心县宣传部啊

  秦勇哈哈一笑,痛快这脸打的真tā妈痛快

  与此同时,梁成鹏也苦笑着拿着nàpiān省报,心说这个小董可真能折腾,能耐也真大,省报都能请动?这回钱森是吃了个暗亏啊,胡一国也是,让小董这么一闹,胡一国不但没抢到功劳,还弄了一身骚。梁成鹏感慨地笑了笑,小董这一手玩的漂亮啊

  董学斌再次成了县公安局的瞩目。

  胡思莲,龚宗文,孙长虹,赵劲松等等几个领导也都知道了,孙长虹有些幸灾乐祸,赵劲松有些阴沉着脸色,龚宗文皱着眉头用手指点着报刊上写着的“董学斌”三个字,秦勇则眉开眼笑地重新又把新闻读了好几遍。

  下班之前,县晚报也出炉了。

  晚报很明智跟上了省报的调子,上面不但将董学斌在拐卖妇女儿童案中作出的突出表现反复强调,还提了提董局长如何如何心系百姓,如何如何与犯罪份子作斗争,早报上曾出现的胡一国的名字,这一次是一◇个字也没有了

  是的,钱森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最愤然的就是胡一国了,不但到手的政绩没拿到,面子还给丢光了,早报上的每一个字此刻都好像在打胡一国的脸,一巴掌一巴掌地狠狠抽打,胡一国怒然地◎将两份报纸全都给撕了,姓董的咱们走着瞧

  作为当事人的董学斌此时有点冒汗,tā没想到谢姐会把事情弄得这么大,省报打脸?杀鸡焉用宰牛刀?按tā的想法,市里的报纸其实就可以了,然而一想到谢慧兰的位置,董学斌又是苦笑了一下,也对,人家谢姐是中宣部的,接触的全是省委宣传部门和国字辈的报社媒体,市委宣传部的人谢慧兰也不认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