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恼了!】


  县公安局。

  指挥中心办公室。

  接到胡思莲电话的董学斌火急火燎地赶到了这里,碰地一声推门进了去,只见秦勇胡思莲和几个交警队刑警队的人正在商量着什么,现在,不少人都听说小董局长的保姆bèi拐卖走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原因无它,虞美霞是住在公安局家属院的,算是公安局的家属,连公安局的人也敢拐卖?还在家属院不远的巷子里?这已经是在打县局所有人的脸太猖獗了梁成鹏也是勃然大怒,当时就打电话给了指挥中心,让秦勇亲自负责堵截犯罪份子

  董学斌恼道:“胡主任,查到没有?”

  秦勇心里也憋着一口气,“董局长,你先别急,各个路口已经安排了人检查,情况也上报了市里,只要犯罪份子在刚刚那两个小时内没有离开延台,那他们绝对跑不了”现在,公安局的人脸上都不好看,巡警,交警,刑警,几乎一大半的警力都出动搜查了,这是给董学斌面子,也是为了公安局自己的面子。

  董学斌沉着脸道:“两个小时足够他们跑了,有什么新线索?”

  胡思莲道:“目击者认了几个画像,已经确定,就是前些日子拐卖妇女儿童的那个团伙,有监控摄像头照下来,车辆的行进路线是西方,恐怕加上之前的那批b●èi拐卖的人,都是会送到西边的一个山区。”

  麻痹拐卖到我头上来了?

  董学斌知道,这帮拐卖虞美霞的人不可能傻乎乎地跟县城等着,肯定已经跑了,到了乡里村里,这种排查几乎就没了什么作用,★县里的警力不可能撒那么远,也就是说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虞美霞显然正在bèi这伙人运往边远山区的“客户”手中,她一个女人,所面临的危险绝对不仅仅是人身监禁,还有强-奸,殴打,等等等等,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秦勇也明白事态的紧急,虞美霞有多漂亮,家属院的人都亲眼见识过,谁能保证那帮犯罪份子在路上的时候会不会强-奸虞美霞?于是秦勇阴着眉毛道:“犯罪份子很狡猾,负责这个案子的胡局长搜查了半个月也没查到什么,咱们这么bèi动的找人,不是最好的办法,还是得从源头查起,只要知道这伙人是谁,准备把bèi拐卖的人卖到哪里,这样查下去就简单多了”

  董学斌咬着牙道:“秦局长,胡主任,这里麻烦你们了,我去趟拘留所”

  胡思莲道:“您放心,一定尽全力搜查”

  董学斌对虞美霞已经有了些浅浅的感情,想到虞大姐可能面临的危险,董学斌就怎么也冷静不了了,而且这事儿实在太巧了,虞美霞刚翻◆起半年前的案子,自己刚把矛头对向金帝山庄,虞美霞就突然bèi拐卖了,这不能不让董学斌起疑,只要虞美霞永远失踪,没了报案人,这个案子也没法继续下去了,难道是金帝山庄的人?是钱飞?是胡一国赵劲松那些家伙干▲的?董学斌没有证据,也没心思找证据,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虞美霞完完整整地找回来绝对不能让虞美霞有事

  董学斌一个电话打给了拘留所,“喂,我董学斌,昨天抓来的那个拐卖妇女案的嫌疑人,我要审审”虽然胡一国抓来人后那人嘴巴很紧,什么都没有说,但这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了。

  那人道:“董局长,恐怕不行,胡局长特意交代过,除了胡局长谁也不能接触嫌疑人。”

  董学斌语气一狠,“我也不行?”

  “对不起董局长,我们也是按领导的吩咐办,要不您跟胡局长打个招呼,只要胡局长说了就没问题了。”

  董学斌挂了线,带着火气上了楼

  胡一国办公室。

  胡一国正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淡淡品着茶。

  进来后的董学斌眼睛沉沉的,“胡局长,我要拐卖妇女儿童案的资料,能不能给我看一看?还有那个昨天抓来的嫌疑人,我要审一下”

  胡一国面色一冷,“董局长,你什么时候管刑侦了?”

  董学斌盯着他的眼睛道:“我家里人bèi人绑走了”

  “秦局长不是已经在追查嫌疑人车辆了吗?你去等那边的消息吧。”胡一国不疾不徐地笑道:“拐卖妇女儿童案是我负责的,就算涉及到你家里人,规矩也改不了,董局长啊,你把惠田乡派出所的联络工作做好就行了,这个案子你就别管了。”看到董学斌怒火冲天,胡一国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董学斌心中一恼火,“看一看资料都不行?”

  胡一国笑了笑,“我说了,这不是你负责的案子,我的案子我会处理好的。”

  “半个月了屁都没查到一个你就是这么处理的?现在第五第六个受害者已经出现了你还有工夫跟这儿乐呵呵地喝茶?”拐卖虞美◇霞已经触碰了董学斌的底线,危急关头,虞大姐可能正在受辱,而胡一国不但一点也不配合破案,反而跟办公室里舒舒服服地一坐,别人想要案件资料都不给,你什么意思啊?摆明了不想查案?摆明了想让虞美霞自生自灭?你丫■也太没有大局观了

  胡一国碰地拍了桌子,瞪眼道:“注意你的口气我怎么查案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出去”

  董学斌吸了口气,“我再问最后一遍,资料,嫌疑人,你给不给?”

  胡一国怒极反笑,“管好你自己的派出所吧”他不止一次地提到那个从他手里bèi抢过去的惠田乡派出所,显然,胡一国是个极为记仇的人。

  董学斌已经和胡一国撕破脸了好几次,现在也没了顾忌,指着他道:“行,记住你自己的话”胡一国这个拖后腿的姿态,更让董学斌怀疑这事儿和他有关系了,不然他为什么如此推三阻四,连嫌疑人都不让自己见?真的只是因为他和自己不对路才这样的吗?

  等董学斌一走,胡一国就冷冷地抓起电话,打给了拘留所的负责人,“董局长要是去了拘留所,什么人也不能让他提,除了梁局长,其他人要是想提审拐卖妇女儿童案的那个嫌疑人,也必须经过我同意。”这话无可厚非,案子本就是胡一国负责的,按照规矩,别人要想插手此案也确实得经过胡一国同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出了胡一国办公室的董学斌根本没法再等下去了,他忍着胸口强烈到要发疯的怒火,打了梁成鹏的电话,“梁局长……”

  五分钟后,梁成鹏亲自坐镇指挥中心,并召开了紧急会议。

  指挥中心一号办公室里,常务副局长胡一国,副局长龚宗文,副局长赵劲松,副局长秦勇,城关派出所所长万涛,副局长董学斌,主任胡思莲出席会议。很多人都不清楚怎么回事,难道是为了小董局长家保姆的案子?案子虽然不算小,但也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难道又有其他大案了?

  谁知,梁成鹏的第一句话就让大家傻眼了

  “今天这个会,就是为了拐卖妇女儿童一案。”梁成鹏看看下面,“胡局长,以后这个案子不用你管了。”

  胡一国一下就懵了,说什么?不用我管了?

  大家也是不明所以地瞪大眼睛,纷纷朝胡一国看过去。

  还没等胡一国说什么,梁成鹏又开口了,“董局长,这个案子以后归你负责”

  董学斌没有丝毫意外道:“是”

  赵劲松倒chōu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地看了董学斌一眼

  秦勇胡思莲俩人也是愕然一侧头,■看向董学斌

  胡一国早都愣住了,怎么回事?怎么搞的?梁局长把案子给董学斌了??

  龚宗文皱皱眉,看看董学斌,又瞅瞅梁成鹏,什么话也没说,继续低头看文件。

  梁局长的话看上去只是◇简单对拐卖妇女儿童案做了一个工作上的调整,只是一个案子的话,根本影响不到胡一国的权力,同样,身上多了一个案子,董学斌的权力也没有扩大什么。但大家看到的不是这个,而是这背后的一些事情,梁局长什么时候和董局长走的这么近了?

  胡一国现在才想起董学斌刚刚那句“记住你自己的话”,胡一国刚还不让他看资料提犯人呢,现在案子就归董学斌负责了,这是**裸地再打自己的脸啊,胡一国忍无可忍道:“梁局长,案子我已经查到一半了,嫌疑人也抓获了一个,马上就能破案结案了,现在这个时候换人,对案件的进展……”

  梁成鹏打断道:“马上?你都马上一个月了怎么案子还没破?”

  胡一国不服气道:“这次真的快了,我……”

  梁成鹏板着脸一摆手,“不用说了,公安局的家属都bèi绑走了,案子影响太恶劣,必须马上侦破,大家全力配合董局长。”看向董学斌,梁成鹏道:“董局长,看你的了”

  董学斌道:■“保证完成任务”

  梁成鹏点点头,“好散会”

  胡一国的面子又一次因为董学斌bèi扫了,威信再次消弱,气得他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梁局长跟董学斌一直没有什么来往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袒护董学斌了?胡一国想不通,别人更想不通,这个信号实在太突然了

  赵劲松和万涛的心情很沉重,相视看了眼,跟着胡一国一起出了会议室。

  见胡一国吃瘪,秦勇极为舒畅,也再一次衡量了一下小董局长的能量。

  董学斌快步走出指挥中心,时间不允许他耽搁了,直接先去把配枪申请了出来,收好枪械和弹夹,董学斌直奔拘留所。

  另一边。

  胡一国和赵劲松万涛一起回了办公室。

  赵劲松烦闷道:“老万,这事儿你怎么看?”

  万涛皱着眉头道:“按理说不应该啊,梁局长这是什么意思?给董学斌撑腰?他俩什么时候走到一起了?”

  胡一国绷着脸呼了一口气,道:“算了,没了这个案子也好,抓住的那个嫌疑人审了一天也没有开口,警方这边也没有确实证据证明他参与了拐卖妇女案,之所以能把他关进拘留所,主要还是他身上背着一个偷窃的小案子,费了那么半天工夫都没撬开对方的嘴,董学斌去了自然也不行,如果案子一直破不了,责任可就是他的了。”胡一国是有功就上就责任就退的人,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他也想开了。

  赵劲松嗯了一声,“也对,那人嘴挺紧的。”

 ☆ 胡一国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给了赵劲松一个眼神。

  赵劲松会意道:“我那边还有点事,先走了。”

  万涛看看他们,知道他俩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但也没多问。

  拘留所。

☆  董学斌大步流星地疾步走进去,虞大姐,你可千万别有事,等着我,我马上去救你

  “董局长。”拘留所负责人迎了出来。

  董学斌立刻道:“提审陈海亮”

  负责人已经提前接到了消息,▲●知道案子已经归董学斌分管了,于是跟旁边一个看守说了句,旋即对着董学斌道:“我带您去审讯室。”进了审讯室后,董学斌往后面一坐,飞快翻着陈海亮的信息和审讯结果。

  对董学斌来说,每一秒钟都是宝贵的■

  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一个突破口找到虞美霞bèi卖的山区

  走廊尽头,bèi提审的陈海亮bèi人带着一步步往审讯室走,突然,背后响起一个看守低低的声音,“管好你的嘴巴,警方现在没有证☆▲据,什么都不说,你过些天就能出去了,明白吗?”

  陈海亮一愕,想回头看一眼,脑dài却bèi人制住了,他按耐住心头的激动,轻轻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人帮他,但这更坚定了陈海亮绝不开★口的决心,有人护着自己,自己还怕什么?

  审讯室内。

  董学斌命令道:“除了陈海亮,其他人都出去”

  等几人走了,董学斌过去把门从里面一锁,刷地一下盯住了嫌疑人。

  陈海亮大约有四十岁左右,一脸痞气,看上去就是个老油条,加上方才不知是谁给的一粒定心丸,陈海亮心中更加坚定了,嬉皮笑脸道:“姓名陈海亮,年龄三十八岁,家住柳湖村西……”

  董学斌冷冷道:“废什么话●”

  陈海亮笑道:“警察同志,你们审讯的时候不都是这一套吗?省得你问,我就先说了。”

  董学斌沉声道:“陈海亮,我他妈没空跟你废话,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把你的同伙交代出来,都有那些人参▲与了拐卖妇女儿童,还有,这批人会bèi卖到哪里,只要你说了,你放心,我保证你从轻处罚”

  陈海亮软硬不吃道:“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警察同志,真的不是我,那天我是去乡里买dōng西,结果正好碰见你们要抓的人了,我连认识都不认识啊,你们要我说什么?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

  董学斌把脸往下一拉,“别给脸不要脸”

  陈海亮笑笑,“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如果抓到了人,到时候把你供出来,陈海亮,你的罪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你给我想清楚”

  陈海亮不以为然道:“拐卖妇女我没干过你抓到人也和我没关系”

  董学斌也感觉到了这人不好对付,看他脸上的伤,之前审讯时应该用过刑了,威逼利诱,这样的情况下都没开口,自己想撬开他的嘴巴显然太有难度了,怎么办?都两个多小时了时间来不及了

  又问了陈海亮几句,他还是死活不说。

  这时候,董学斌的手机响了,好像是个公用电话打来的,他接起来一听,“喂?”

  “呜呜呜,哥哥……”居然是虞茜茜的哭声,“我娘她……呜呜……你救救我娘……呜呜……救救我娘吧……”

  董学斌一愣,没想到茜茜竟☆然知道了,“茜茜,你别哭,我会把你娘找回来的”

  “呜呜呜……真的吗?”

  “我保证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虞茜茜的chōu泣声小了一些。

  董学斌柔声道:“乖,你现在◇ránzhīdàole,“qiànqiàn,nǐbiékū,wǒhuìbǎnǐniángzhǎohuíláide”

  “wūwūwū……zhēndema?”

  “wǒbǎozhèngwǒshímeshíhòupiànguònǐ?”

  yúqiànqiàndechōuqìshēngxiǎoleyīxiē。

  dǒngxuébīnróushēngdào:“guāi,nǐxiànzài也别上课了,去找我母亲,晚上回家的时候也跟着她一起,先别回公安局家属院了,听话。”董学斌心底深处一直在怀疑这事儿跟金帝山庄有关,所以不敢再让虞茜茜一个人了。

  挂了电话后,董学斌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越危机的时候,董学斌脑子越快,嗖的一下,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上来

  董学斌看看陈海亮,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你进拘留所的这两天可能不清楚外面的状况,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早上,我一个亲戚bèi你们的人给绑走了。”

  陈海亮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董学斌一摸腰间,直接将配枪掏了出来,“为了她,我连这个官帽都可以不要。”

  陈海亮错愕地看看那把枪,心中一慌,但旋即又是一定,这里可是拘留所,自己和他在里面,很多人都知道,陈海亮当然不信对方敢开枪,那简直是开玩笑,吹牛逼呢,陈海亮笑了,笑呵呵地看着董学斌,“你这是要刑讯逼供?我说了跟我无关,你就是开枪打死我也没有我的事”

  开枪?

  扯你妈的蛋去吧

  陈海亮不屑地撇撇嘴,心说你丫吓唬谁啊

  董学斌笑笑,咔嚓一下将手枪上膛,抬起手来就对准了陈海亮,“我耐心有限,再问最后一句,说不说?”

  陈海亮把脑dài一扭,看都不看他。

  “好你有种”董学斌瞳孔忽然一瞪,碰手指瞬间扣动了扳机

  “啊”陈海亮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捂着腿躺到了地上,手指头缝隙里,血液止不住地流淌了出来

  开枪了他真他妈开枪了

  陈海亮瞪大了眼珠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敢开枪?怎么敢开枪??

  董学斌做了个深呼吸,枪口仍然对着他,“再问一遍,那伙■人去了哪儿?”

  陈海亮的第一反应就是,疯了,这人他妈疯了

  董学斌道:“我最后数三下,一……二……三……”

  “我说我说”陈海亮龇牙咧嘴地捂着腿大喊道:“别开枪别开枪”他终于●■人去了哪儿?”

  陈海亮的第一反应就是,疯了,这人他妈疯了

  董学斌道:“我最后数三下,一……二……三……”

  “我说我说”陈海rénqùlenǎér?”

  chénhǎiliàngdedìyīfǎnyīngjiùshì,fēngle,zhèréntāmāfēngle

  dǒngxuébīndào:“wǒzuìhòushùsānxià,yī……èr……sān……”

  “wǒshuōwǒshuō”chénhǎiliàngzīyáliězuǐdìwǔzhetuǐdàhǎndào:“biékāiqiāngbiékāiqiāng”tāzhōngyú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拘留所里开枪,那对方还有什么不敢干的?陈海亮终于明白了bèi拐走的那人在对方心中的分量,急忙吃痛道:“我跟那伙人不熟,我就认识其中领头的人,叫大疤,脸上有个伤疤的那个光头,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对了对了,他们这批货……这批抓来的人都会运到西边邻省的高家村”

  董学斌眯眼道:“继续”

  腿上的枪伤越来越痛,陈海亮哇哇乱叫道:“没了真的没了我发誓快叫救护车救护车”

  董学斌一呼气……BAC五十秒

  ……

  ……

  画面一闪

  “你这是要刑讯逼供?我说了跟我无关,你就是开枪打死我也没有我的事”

  陈海亮可不信他敢开枪,神态自若。

  瞅瞅他,董学斌快速收起枪,拿出手机给刘大海打了电话,“喂,叫上一队人让楚峰领队来县公安局找我,记住,都配上枪,有重要任务……对,拐卖妇女儿童案,已经知道罪犯的交易地点了”董学斌没有从县局找人,虽然梁成鹏说过让其他人全力配合自己,但董学斌也没有,他怕有人会走漏消息,坏了大事,惠田乡派出所这边董学斌已经收服了大部分人,还是自己人用着方便

  听了董学斌这话,一旁的陈海亮有些嗤之以鼻。

  他心说你以为你谁啊知道交易地点了?狗屁不吹牛逼你能死啊?

  出了拘留所,董学斌立刻去和楚峰他们会合。

  期间,不少人也知道董学斌行动了,而且听说好像知道了犯罪份子的落脚地点。

  得到消息的胡一国当时就是一愣,然后就打了董学斌的电话探听消息,“董局长,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董学斌冷声道:“胡局长,这个案子是我负责,我会处理好的,不用你操心了”

  在胡一国办公室时他说了自己的话,董学斌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胡一国火冒三丈,差点把电话给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时看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湘ICP备13003236号-1